論盡教育:三皇五帝時你喺邊?

初中歷史要獨立成科,課程重新修訂。有人話教育局立心借歷史科洗腦,王師奶講過N次,今時今日,要洗腦談何容易,Google或百度一下乜都一清二楚。國民教育要洗腦已經不易,單憑一科歷史就可替後生仔後生女個腦洗白白,天唔天真啲吖!

文:王師奶

誰有資格講歷史?

王師奶唔想捲入這場歷史課程風波,你話佢完全與政治無關,真係呃鬼食豆腐,歷史從來就與政治千絲萬縷,不止維多利亞港的海水洗唔清,就算傾長江、黃河的水也洗不去。小婦人幼承庭訓,絕不敢沾一滴這些渾水,也曾憤慨地說過﹕「中國歷史除了錦繡河山,文學精華與數十民族英雄的動人事外,無一足道。」

今日要講的是誰有資格講歷史?負責課程修訂委員會的主席梁元生,是香港中文大學文學院院長,歷史系講座教授,論江湖地位,做修訂委員會主席綽綽有餘,但在記者招待會上,當記者問及課程是否包括六七暴動及六四事件時,梁教授反問記者六七暴動時「你哋喺邊」?這一問引起小婦人的即時反問﹕「梁教授,三皇五帝時你喺邊?」唔好講到咁遠,八國聯軍時你喺邊?原來梁教授認為歷史只是及身而止,你30歲就只能講歷史講到1987年。這樣的邏輯好驚人,就算彭祖咁長壽,都不能提唐高漢武,更加唔好問孔子是否私生子。

王師奶除了覺得梁教授盛氣凌人外,也缺乏學者風範。呢個係記者招待會,啲記者哥哥姐姐發問係職責,即使他們問得不夠深度,或問到委員會認為避忌之處,委員會亦有責任解釋,否則何須開記者「招待」會?不要忘記「招待」的基本禮貌,也不要忘記處高位的人要謙虛。

王師奶雖是牛頭角師奶一名,深知「貧而無諂,富而無驕」的道理,古人有「理直氣壯,義正詞嚴」句,一個有涵養的學者更要進一步明白理直何須氣壯,義正更無詞嚴的必要,這叫什麼?這叫胸襟。

記者會上副秘書長康陳翠華被問到為何六七暴動不在課綱內,她的答覆說中國五千年歷史,難以巨細無遺將「雞毛蒜皮」的事全放進去。王師奶不會評論何者應放,何者不應放,但對副秘書長當時辯解的語氣及態度,總覺得官氣逼人。幸好她事後在立法會承認用詞不當,強調並非貶低個別歷史事件,雖然仍有撐飯蓋的意味,但態度仍可接受。因為是必修科,教科書出版商一定會爭奪市場,王師奶預言無出版商會蠢到詳列課程以外題材,萬一被審書小組釘死,血本無歸就慘過遊刑。

有幾個學者有讀書人風骨?

王師奶喜愛歷史,但從來對歷史都存懷疑態度,因為歷史是由當權的人寫的。以前尚有所謂史官,寫幾多真料要看他的膽量而定;今時今日連史官都無,看歷史就憑出版商文化人的道義了。說真話,有多少個出版商會和錢作對?有幾多個所謂學者有讀書人的風骨?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