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校本管理」的陰謀和成效

「校本管理」是李國章和羅范椒芬時代產品,推行初期,辦學團體大致反對,反對最激烈的是天主教會和循道衛理,衍變成陳日君樞機代表的天主教會與政府對簿公堂,其他辦學團體靜觀其變。最後是天主教會輸了官司,所有學校分批執行「校本管理」。

文:王師奶

架空辦學團體 校長權傾全校

當時對推行「校本管理」的動機有兩種猜想﹕辦學團體規模太大,天主教會有學校300多間,聖公會亦超過100間,單是這兩個團體已接近全港學校總數的三分之一,政府要推行任何政策,擁有龐大數目的辦學團體可以是助力,也可以是阻力。打散它諸事順暢,逐個擊破無往不利,這是陰謀論;其時剛巧一些蚊型辦學團體(辦一至兩間學校)頻頻出事,有校董是書簿商,規定學生幫襯;有校董姨媽姑姐經營校車或食物部等等不正當行徑接二連三發生,於是「校本管理」出爐,以法人團體方式規管,這是陽謀論。

王師奶一介匹婦,不敢置喙真有陰謀陽謀,但從此之後,學校已成獨立個體。翻開「校本管理」網頁看,辦學團體雖仍高高在上,但功能只是「抱負及辦學使命」,其餘人事、資源、課程等等大小事務均由校董會決定。校長崗位等於一間公司CEO,權傾全校,只向董事局負責,辦學團體仍有間接影響力(所委任的校董最高可達總人數的60%)。王師奶於2015年8月25日在本欄寫過﹕「校本管理已推行了一段時間,推行前後有何不同?好在哪裏?教育界似乎沒有評估,教育局更加不聞不問。一個制度如此徹頭徹尾的改變,難道就讓它如無掣火車頭攀高山,落斜坡,衝呀衝?」

地氈底下還有幾多無能校長?

興德學校是一個例子,CEO如不羈之馬,橫衝直撞,天地任佢行。本來一個健康的校董會可以規範校長的不合理措施,可是校董會形同虛設,校監是外行人,是路人甲,根本不知如何管理學校,更不知什麼教育則例和條例。唉!一般校董會,一年才開那三幾次,學校的成敗就靠一個守法而有領導才能的校長,有管理才能和熟悉教育法例的校監。

另一則更荒謬的事件,發生在天水圍順德聯誼總會翁祐中學,一名42歲教師涉嫌非禮15歲女學生,警方拘捕涉案教師,保釋候查。有報道指保釋期間該教師竟然仍在校工作,同一屋簷下,試問那個女學生情何以堪?教育則例寫明可以暫停職務!校長對記者說不會評論事件,只強調會嚴肅處理投訴。點嚴肅吖?讓已被拘捕的教師繼續「人之患」乎!

還幸翁祐中學校董會決定從9月30日起暫停涉事教師職務,不准回校。王師奶不敢肯定教育局有無發揮作用,但校董會安排合理,遲就遲,但遲到好過無到。校董會在作出英明決定的同時,王師奶認為校長亦應被警告處理不當。

「校本管理」成效如何,不能以一兩個個案去評定,但誰又知道被藏在地氈底下的case有幾多?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