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吳克儉的手尾

吳克儉已成過去式,儘管他最後揚言自己超額完成所有任務,又話自己無怨無悔為市民服務,王師奶表面惡騰騰,其實內心溫柔敦厚,恕人以德,不會窮追猛打。鬧人是基於太愛教育,眼見四圍都是牛鬼蛇神,有擦鞋學者,有御用打手之教育團體領袖,有互相吹捧的乜乜議會主席,有賴死唔走的什麼名譽主席或會長,沒有了權,虛名都照殺。

文:王師奶

曾經嚇得小婦人肅然起敬的什麼港九新界家長聯會,N區家長教師聯會,原來唔使註冊,鍾意點作就點作。早知如此,王師奶會自封為「全港大、中、小、幼、BB班家長教師總會創會會長兼終身首席揸Fit人」,日日接受教育版的記者哥哥姐姐訪問,發完噏風等見報。

王師奶曾以「人亡政息」來形容Ex局長的「蘇州」,任內口輕輕承諾的「壯舉」,卸任後就不了了之,無晒下文。香港人好包容,明知畀人呃,卻視為理所當然,明明尚有一年任期,竟推行減輕書包的三年電子書試驗計劃,香港家長又照吞如儀,在香港做官真係Easy job。吳克儉的手尾不少,王師奶只揀三樣向教育局追數,因為唔多唔少都和楊潤雄局長有關(因為他是吳克儉的副手) 。

第一是三年級的TSA(王師奶好念舊,改唔到口) ,第二是電子教學,第三是防止自殺守門人。

放長雙眼留意TSA成果

先講小三TSA,吳克儉及其猢猻死撐,又話要將考得數據給下屆特首參考,小婦人好想知道這最後一考改完卷未?已有參考數據否?王師奶記得好清楚,負責試卷及題目設計的莊姓校長曾權威地說:「除非有好特殊情况,否則明年會繼續用新型試卷考試。」又叫人放長雙眼留意成果。小婦人唔止放長雙眼,仲滴定放大瞳孔眼藥水等睇莊大仙的預言。教育局前常任秘書長黎陳芷娟話TSA是香港教育支柱,如果明年不考小三TSA,沒有了支柱,香港教育豈不是會散晒?看來新學年開始不久就要決定香港教育生死大事。

電子教學有頭無腳

第二單是電子教學,本來這是孫明揚的「蘇州」,吳克儉夠義氣,最初以為執到寶,誰知手尾長過隔鄰二叔婆條紮腳布。要為學校鋪網絡,要為所有科目寫電子教科書,又要安排人手一部平板電腦,又要培訓老師。這筆數是天文數字,只好分期執行,就像老鼠偷食大餅,呢度咬一啖,嗰度咬一嚿,有頭無腳,有鼻哥無耳仔。最慘是無人肯寫電子書,選修科得三幾千考生,蝕梗生意,誰做冤大頭?王師奶三番四次叫吳克儉煞車,無謂將一張一張金牛當柴燒,並列舉試行電子教學的國家紛紛收檔,英國連執行的辦事處都關門大吉,何苦死撐下去!面子唔值錢㗎,且看楊局長的快刀了。

防學生自殺 「守門人」在哪?

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發表最終報告後,2016年11月7日吳克儉正式公報「在短期內為教師提供有系統的『守門人』訓練,加強及早識別及介入高危學生的工作……」王師奶其時批評滿紙虛文,一眼就看穿是敷衍手段。大半年過去了,「守門人」計劃進行得如何?小婦人向來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願以麥記魚柳包為怡情小注,買「守門人」此時此刻一個都未有。

無意向已解甲的吳克儉兜篤將軍,更無意向剛上任的楊局長催數,只是當斷則斷,當上則上,過去5年實在太混沌了。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