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保存期:教養路上

遇到狗仔就慘了

離出門,只剩一分鐘了。弟弟站在餐桌前塞進最後一口早餐,我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忘了——弟弟從露營回來後皮膚就因為曬傷開始脫皮了。上學前快點擦點乳液,算是修復,也算是保護。

文:汪培珽

時間緊急,於是我趕緊蹲下,避開擋着的椅子腳,直接伸手在弟弟的兩條小腿上猛塗防曬乳。我已經幫孩子擦了超過十年的乳液,今天的舉動,一點不稀奇。

但是我一邊擦,卻一邊說︰「不要給『狗仔』拍到,不然就慘了。」

「為什麼?」也趕着要上學的姊姊問。

我很驚訝他們不知道為什麼?「你媽媽寫親子書,卻用這麼『低下』的姿態,幫這麼大的孩子擦乳液,這張照片絕對值錢。」即使哪一個媽媽這樣做,如果照片公諸於世,也是會被大作文章的。

我怕這樣就會寵壞孩子嗎?不會的。因為如果今天是在公開場合,我還敢這樣做,不要說被公眾撻伐了,我不會先被我的孩子給罵死才怪呢。

負面說詞

飛機一開始下降,就聽到小孩哇哇叫的聲音。年輕時第一次坐飛機,沒人告訴我怎麼回事,那次的下降讓我痛得「生不如死」,心裏還想發生什麼事了。後來有人說嚼口香糖,或是故意打呵欠,但我覺得最有用的是捏鼻子,然後使勁朝鼻子往外噴氣,因為噴氣無處可去,鼻耳相通,噴氣就會從耳朵出來,內外壓力於是平衡,耳朵就不痛了。但這個方式無法言傳給小小孩。

前座的小孩開始嗯嗯啊啊,不舒服。鬧了一會兒後,聽到媽媽的聲音︰

「你是故意的,你壞蛋。」重複說了兩次。

媽媽的口氣,應該是在開玩笑,可是,小孩聽得懂玩笑和真實之間的差別嗎?

等有一天小孩真的搗蛋做錯事時,大人也是用相同的說詞「你是故意的,你壞蛋」時,這就是有些小孩面對父母的管教,卻總是嘻皮笑臉、蠻不在乎的可能原因。

當姊姊弟弟小時候,我以謹慎的態度看待「負面說詞」,連開玩笑也不讓自己使用。因為這些負面說詞,有其嚴肅性。如果大人隨意掛在嘴上,只是在教養的路上自找麻煩而已。

汪培珽
旅港台灣親子博客紅人,著作銷量合共達40萬,育有兩名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