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保存期:不要媽媽

贏的才可以選

春假,香港的國際學校一放就是十六天。上次只有弟弟跟媽媽回台灣,姊姊早就是「朋友大過家人」了。

文﹕汪培珽

下午三點的飛機,十二點弟弟還在打包行李,摸摸拉拉是小孩的專利。

我說:「弟弟,快點來吃中飯,我們要出門了。」

弟弟說:「媽媽,你一定要回去嗎?」

我說:「沒有。你要回去我才回去。」

弟弟說:「那你機票怎麼辦?」

我說:「可以取消。」

弟弟說:「我可以自己回去。」

我對着躺在沙發上的姊姊喊:「弟弟不要我回台灣,我留下來陪你囉?」

「不——要。」她哀號。

「弟弟,」我說:「對不起,你要跟姊姊猜拳,贏的才可以選不要媽媽。」

怎麼這麼客氣

等我跳上牀,他就要伸手去關燈了。

我說:「明天我要回去了。你轉過去,我幫你按摩一下。」

他說:「不用。」

我說:「我要利用最後的機會,表達我對你的愛。」

「左邊。」他轉了過去,指了指正確的位置說:

「旁邊有點痠。」

我說:「你為什麼這麼客氣?痠了幾天?」

這位先生,已經這麼熟了,你怎麼還這麼客氣——他每天都有機會跟我說哪裏痠,只要開口,我都會幫他。但是,他很少開口。

原本只是要幫他按摩五分鐘,做作樣子就好。結果當下決定要按到他開口說好為止。

而且等他開口說好,我還要繼續按十分鐘,因為他沒法忍受讓我服務太久,就會說「好了,謝謝」。

果然不到十五分鐘,他說:「好了。太舒服了。我差點就睡着了。」

我說:「再一下。」肩膀和後腦杓是上班族最容易「壞掉」的地方,也要順便照顧。

從我認識他的第一天開始,他就是這麼愛護我,從沒減少過。

汪培珽
旅港台灣親子博客紅人,著作銷量合共達40萬,育有兩名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