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姓家長:當大學被弄到連補習社都不如時

上星期,香港各大學向學生通知其派位結果。同時,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與一群選擇了入讀港大醫科的中學文憑試(DSE)及國際文憑試(IB)的滿分「狀元」開了一個記者會。期間,學生們再一次提他們的抱負,院長亦提醒他們做「狀元」與做好醫生是兩回事,院長更與學生音樂合奏。

如果港大醫學院想勸勉這批「狀元」不要以為中學成績好就是一切,他們私底下對這群學生說都可以了,不需要開個記者會吧……

見到各傳媒對此的有關報導時,我感到費解(我不是對那群參與記者會的學生有意見,而是「擺佢哋上枱」的港大醫學院)。如果港大醫學院想勸勉這批「狀元」不要以為中學成績好就是一切,他們私底下對這群學生說都可以了,不需要開個記者會吧。同樣地,對於一群「狀元」的抱負,他們在文憑試放榜時都已經有機會對傳媒說,何必再多此一舉?至於醫學生與教授表演音樂,很多大學內或醫學界晚會都能提供表演機會,為何需要一個記者會?

所以,邏輯上,這個記者會的潛議題就只能是有意或無意地為港大醫學院提供一個機會去炫耀自己有那麼大本事、令它能吸引本地最精英學生。這在不同層面上都是大錯特錯。

首先,可能我才疏學淺,但我好像不多見世界頂尖大學會在取錄個別尖子中學生後開記者會。理由很簡單 – 既然是頂尖大學或學系,它們一方面在研究工作上已有極高的聲譽、它們收的學生是高才生亦是理所當然的,根本不需要大肆鋪張。港大醫學院做一個這樣的記者會,不但不是在展示其實力,反而是反映一份欠缺自信,好像很擔心外界不知道其部門及學生的程度去到哪裏,是一種自卑、惹外界懷疑究竟港大醫學院是否已大不如前的表現。

就是這種炫耀所代表的潛在價值觀。作為一個社會,這記者會是否在對我們說,讀書最頂尖才是唯一王道?

第二,而是更重要的,就是這種炫耀所代表的潛在價值觀。作為一個社會,這記者會是否在對我們說,讀書最頂尖才是唯一王道?這記者會是否在對我們說,讀書就是為了揚威立萬?這記者會是否對我們說,如果你不是「狀元」級(就算要做記者會,為何不隨意抽幾個入讀醫科的學生、而要只選「狀元」?),無論你有什麼其他本領或善良都只是?這記者會是否對我們說,怪獸家長那一套要小孩十項全能(例如在記者會有所表演的演奏)、但到學習時都是功利地要入讀較「實際」的專業科別才是對的?

最後,在香港,會這樣為了有考試成績彪炳學生去大肆宣傳的,通常都是一群補習社。不過,補習社的本質就是「賣」考試成績,基本上不是標榜自己是在推廣什麼崇高理想。大家可以對去補習社的學生與其家長的價值觀有異議,但至少是明刀明槍的一買一賣。反觀,大學(特別是像香港大學這些老牌「高尚」大學)所「賣」的是一套較廣、較着重獨立思考的人文價值觀,就算港大醫學院今次的記者會都有院長從這方向勸勉學生的對白,但他們做出來的效果就偏偏與補習社的無異。

想到這份有意無意的表裏不一,我只能說,至少在觀感上,這個記者會令大學看來連補習社都不如,因為補習社至少有份赤裸的率直。當大學是這樣時,難怪愈來愈多家長不想兒女們在香港這種環境下接受教育。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任建峰
在香港出生、澳洲長大、回流香港多年的阿仔個爹爹、老婆個老公及香港執業律師,親子、飲食、社會文化、時事、法律評論員,曾被批評者謔稱為「澳洲西人」,卻因自己愛上這外號而據為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