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姓家長:媽媽,我終於做運動了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在電視看過很多運動。但除了在學校小息時或在放假時與同學玩一下,我基本上沒有運動,某程度上是媽媽造成的(當然,自己的懶惰亦是一個因素)。

媽媽在很多方面都算得上是前衛,但說到他兒子參與任何室外或體育活動,她絕對是一個典型過度緊張的傳統華人家長。去踢足球、打籃球?小心曬黑、出汗、受傷!去打木球?小心個硬球打到個頭搞到腦出事、或打到敏感部位!去健身室練肌肉?小心受傷、舉重會令人矮、練到很「大隻」會「核突」到令人失去自信甚至自殺(媽媽真的有這樣對我說過)。踩單車?小心跌親(而我在學懂踩單車過程中跌傷了手都曾被她一路心痛一路責罵)。跑步或行山?很容易弄傷膝頭!

看着媽媽的病情惡化、看着她對家人(特別是孫兒)的依依不捨,我下了決心、要努力嘗試令自己長命一點,所以開始了跑步。

為何媽媽會這樣?其實她自己都是不願運動的人。每次提議她應該多做運動,她都會諸多推搪。她會說她睡得不好、很累。她無論任何天氣都會找到一些因天氣而不適合做運動的理由。她會說因為多年工作辛勞、筋骨已傷,做不到任何運動。她甚至會說她因小時家境還好、我外婆會駕車帶她四周去,所以她不喜歡行行走走。

但是,我近5年逐漸開始多了做運動,理由竟然是基於媽媽。她5年前被發現患上肺癌,當時只有65歲。她因多年來體能欠佳,健康每況愈下的速度及痛苦程度特別快、特別深。同時,我亦發現原來肺癌可以是遺傳的,而我多年來都像媽媽一樣,心肺系統十分弱,不時會有氣管病。有這遺傳的人主要是要靠多做運動、提升體能才能減低患肺癌的風險。

我不知阿仔會否成為運動健將,但希望他至少會因多做運動而身體健康。我亦希望自己開始多些做運動能有助驅走各種毛病,好讓我能夠長命在老年時享天倫之樂。

看着媽媽的病情惡化、看着她對家人(特別是孫兒)的依依不捨,我下了決心、要努力嘗試令自己長命一點,所以開始了跑步。除了對身體好,跑步更能幫助我抒發逐漸失去媽媽的情緒。到她離世時,每一次我感到份外悲傷時就去跑,但我始終有太多時間欠缺運動,所以跑了幾年後就逐漸開始頻頻受傷,每次受傷就要休息,每次休息就會再一次體能下降及患病。直到近月,經物理治療師多番勸喻人到中年單靠跑步是不足後,我才開始在跑步外加插練肌肉、筋骨、關節的健身運動。雖然體能開始有點兒提升,但到了我這個年紀才由零開始,的確是十分吃力。

所以,對於阿仔的運動習慣,我早已決定了不要步媽媽怎樣不太支持我做運動的後塵,讓他多參與各種運動。當阿仔見到我在家很吃力地做拉筋或提升體能的運動而取笑我時。我會趁機提醒他要多做運動,否則就會好像我那樣感到吃力。

我不知阿仔會否成為運動健將,但希望他至少會因多做運動而身體健康。我亦希望自己開始多些做運動能有助驅走各種毛病,好讓我能夠長命在老年時享天倫之樂。

任建峰
在香港出生、澳洲長大、回流香港多年的阿仔個爹爹、老婆個老公及香港執業律師,親子、飲食、社會文化、時事、法律評論員,曾被批評者謔稱為「澳洲西人」,卻因自己愛上這外號而據為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