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導航:離地的同理心

一天老師焦急地敲着社工室房門,說一名中二女生的情况很麻煩,常欠交功課,又累積了不少遲到紀錄,已要求爸爸來校見面。於是幾名老師便和我一起與爸爸見面。 陳先生,女生的爸爸,是一名單親家長,獨力照顧女兒。他特別提到家中的經濟問題,自己需打兩份工,每天都近乎八九點回家。這時候,我左手邊的老師向爸爸表示,太少時間相處是否令女生懶散、「無王管」的原因。爸爸說自己已不斷勸導女兒用心上課,也叮囑她早睡早起,避免遲到等。我右手邊的班主任則溫柔地鼓勵爸爸說,可以的話,減少享受,只打一份工,好好照顧女兒。爸爸尷尬的回應,其實打兩份工也很無奈。然後,坐在對面的輔導老師,鄭重地詢問爸爸,女兒重要還是工作重要?又苦口婆心的勸爸爸要平衡不同角色,就算身邊有人幫忙,最終也得靠自己振作。 最後,會面結束了。爸爸表示歉意,並承諾會努力教導女兒。老師們臨走前還不忙提醒爸爸應該要找社會福利署社工幫忙。 反思說話的影響力 故事到這,讀者有何感覺?平靜?困惑?我要強調的是,這些都不是錯誤的回應,很針對怎樣解決問題。作為輔助專業人員,不能否認說話是其中一樣我們發揮影響力的工具。我們常常要反思自己的說話所帶出的影響,是學生、家長面對困難的幫助?抑或阻礙?對於受問題困擾的人來說,會否更沮喪?對於那個爸爸,那些回應是否令他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的家長?還是更覺失敗、更覺無力?那些回應是突顯了或是扼殺了一個捱更抵夜照顧女兒的好爸爸? 正確答案非最好回應 大人樂於鑽研問題、解決問題。所以當人受問題困擾時,我們不期然着眼於那人做了什麼、應該做什麼。但當我們只重視問題本身,而忽略了人們面對問題的掙扎、無奈、痛苦,我們只不過自說自話罷了。說話的藝術好比一趟旅程。當人們踏上解決問題的起點,整裝待發,我們這些同行者卻一味訴說終點的風光明媚,難免予人離地的感覺。 離地的同理心,往往是忽略了談話旅程裏的內容而回應過急。 正確的答案並非最好的回應。何不食肉糜的故事耳熟能詳,但有時我們做了晉惠帝也不自知,還在那邊沾沾自喜。 文:洪欣欣(香港家庭福利會註冊社工)

詳細內容

多元導航:「癮」是怎樣煉成的?

執筆時,在想什麼是「癮」?「癮」其中一種定義,就是正常與否。不正常,就是說:你有問題!在這追求權力及專業的世代裏,人人被問題化,幾乎無可倖免。 尋成癮原因及立場 或許讓我們實驗一下:現在請你清空腦袋,並試圖不要去聯想一隻白色的曱甴……試圖不要去聯想一隻白色的曱甴……試圖不要去聯想一隻白色的曱甴……(重要的事要說三次!)究竟多少人能夠抵抗這種聯想?很困難吧?因為我們的腦袋並不能有效分辨出「不」的信息。正如我們把人以「問題」標籤化後,其實多多少少也難免認為「人」就等於「問題」本身。 撫心自問,網絡世界的吸引力,就連大人也機不釋手,更遑論年輕人?這就好像媽媽/爸爸用WhatsApp叫女兒/兒子別用電話一般荒謬。有時候我在想,廿年後,當現今的KOL、YouTuber、網絡紅人主宰市場時,網絡成癮已經不再重要了? 往往在打機背後,蘊藏着他們重視和朋友一起的感覺。 別再妖魔化網絡了!我們需要承認它一直給予我們娛樂及陪伴。而「癮」的最大問題,就是嘗試告訴我們網絡只是唯一的娛樂及陪伴。認識不少每天上網打機十小時的年輕人,每當我詢問他們是否只希望以網絡作為唯一的娛樂及陪伴時,他們的答覆都肯定是:不!往往在打機背後,蘊藏着他們重視和朋友一起的感覺。 發掘更有趣人與事 一些輔導派別認為不應把「問題」及「人」混作一談。或許你不同意,但作為輔導人員,堅持這信念很有意思。社會強調多元,人亦然。就像李克勤《一個都不能少》的歌詞提到「每個壞人亦做過好人吧 如若計分 請相加」。堅持把「問題」和「人」分開,正正反映人有很多面,有很多故事值得我們發掘。 條條大路通羅馬,其實解決「問題」,可以不從「問題」本身入手。所以每當人們被「癮」所纏身,要了解的除了「癮」本身,也得明白人們面對「癮」的立場以及抵抗「癮」的背後的原因,理解他們藉「癮」所表達的對他們重要之事。對我而言,改變的可能就更大了。承上說法,既然人有很多面,倒不如增強其他面,例如發掘更有趣的人和事去投入。投入了,「癮」的影響自然就少了。 如果這不是大眾期待的「專業」答案,容許我說聲抱歉。但,這是我的小小希望——專業地和你尋找專業的解決問題的方法! 香港家庭福利會乃本港主要提供家庭服務的非牟利福利機構,致力推動和諧家庭關係,服務範圍包括綜合家庭服務丶兒童照顧服務丶綜合靑少年服務,長者及社區支援服務等。 文﹕洪欣欣(家福會註冊社工)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