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WTH父親節專題] 外冷內熱「流心」爸爸 胡諾言:「我都唔係好想做一個嚴父。」

坊間總愛把父親的形象塑造成超級大英雄,但其實在子女的眼中,爸爸不是英雄,而是凡人,像流心朱古力般,硬漢子的外殼,包裹著感性的軟心,就如三孩之父藝人胡諾言。

藝人們所追求的目標各異,但自願也好,非自願也好,一旦踏入幕前,頭頂上便多了一個光環,從此不再是凡人。眼前的胡諾言(胡仔)在攝影機的鎂光燈下,演繹型格、童真、沉思的不同形象,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都把光環的魔力發揮到極致。只是,在世上有一處地方,禁止使用光環的魔法,只能以凡人之身每日演出同一齣戲,那個地方叫「胡氏五口之家」。

有些資深爸爸間中想有私人空間,但已為三孩之父的胡仔總愛一家人行動,時常想著與家人分享好吃的、女好玩的事物。

好人當賊扮

那齣戲叫做「爸爸是訓導主任」。

「孩子教養上,我會比較緊張。我要求佢哋要規矩啲,人前人後要有禮貌。」胡仔續道:「譬如我會提佢哋,返到屋企啲鞋要自己執,啲書包要自己擺好啲,瞓覺前要執返好自己啲書。」

胡仔有二女一子,大女胡芷苓最似他,性格自律,功課不用操心;二女胡芷悠最嬌嗲,愛抱抱錫錫爸爸;細仔胡澔錕三歲已有主見,猶如小大人。三子女性格各異,但對於爸爸的看法卻一致。「佢哋會覺得我好煩,知道呢啲嘢一定係出自我把口,呢個亦都係……唔知呢,星座啩,我處女座,可能比較奄尖啲。」

愛攬攬錫錫的二女兒是把胡仔由內歛變肉麻的推手之一。

於是,胡仔在家中不但變回凡人,更變成「煩人」的訓導主任,再加上康樂主任太太陳琪的「神助攻」,角色更加不討好。

「我成日想件事出發點好,話俾小朋友聽,你唔准咁樣、又唔准咁樣,但係佢哋冇人聽。跟住我老婆就會出嚟,唔好理老竇,冇嘢㗎,我哋去玩啦去玩啦,然後啲小朋友就buy曬我老婆。」

他無奈地道:「我有時會同老婆講,永遠就係好人當賊扮。」

三歲的細仔,年紀小小,便已很有主見。

孩子是一面鏡

話語一落,瞬間伴隨著誰能明白我的寂寞,但明知角色沒有「觀眾緣」,為何仍要堅持?答案係愛呀哈利。

他坦言:「我都唔係好想做一個嚴父。但我嘅出發點都係希望佢哋好,想人哋讚佢哋係好好嘅小朋友。」轉頭又說:「雖然嗌十次有九次都做唔到,但我會繼續一路一路去灌輸俾佢哋。」

胡仔雖然是一位嚴父,但心底裏更著緊親子關係。

胡仔回想這方面的堅持,可能是受父母的影響。「細個嗰時,爹地媽咪會提我唔可以咁樣咁樣,要規規矩矩。現在明白係因為小朋友就好似一塊鏡,父母會喺子女身上看到自己嘅缺點,唔想孩子重蹈覆轍。」

然而,教小朋友也如拍戲,有時未必能夠一take過,也有NG的時候。「有時佢哋曳,我語氣大咗少少話佢哋,甚至乎令佢哋喊都有試過。譬如二女比較眼淺,少少嘢佢會喊,跟住就話唔鍾意爸爸。」

弄哭家中公主,嚴父點擺平?「我等佢cool down之後,用啲玩具、零食去𠱁吓佢,咁就冇事了。」

由零開始到跑了三屆馬拉松,胡仔藉此身教,向孩子灌輸只要專注做事,便能由不可能到可能。圖為大女兒與老婆在賽事終點支持胡仔。
胡仔說孩子像一面鏡子,父母會在子女身上看到自己的缺點。

內歛變肉麻

𠱁返公主固然事大,但,這樣一來,說好的嚴父形象呢?事實上,雖然教好小朋友是胡仔的目標,但他心底裏更著緊親子關係。更甚者是,處女座的他,縱使已不是新手爸爸,但仍力求完美,還在不斷地學習與子女的溝通技巧。「溝通唔係我強項。因為細嗰時爹地媽咪要搵食,拚搏為主,好典型嘅香港人,所以唔會好似有啲family每晚坐低食飯傾計。」

父母自少對胡仔的教導,也影響他對子女的教養。

胡仔的父親是消防員,母親則是家庭主婦,兼職在家車衫幫補家計,一家四口雖關係親密,但不會常把「我愛你」掛在嘴邊。「我哋比較內斂啲,有啲乜嘢唔會講出嚟,反而父母會用行動去表達對我同細佬嘅愛。」

小時候一家人到大排檔食飯,到荔園、海洋公園遊玩,或細聽父親昔日在觀龍樓英勇救人的事蹟,又或與父親到鴨寮街逛工具檔攤,已是最親密的親子時刻。

大女兒十一年前出生,胡仔說女兒的性格最像他。

改變他的,就是胡氏「三寶」。「我都好唔怕醜,同仔女講『爸爸真係好愛你,I love you』。」難忘的親子時刻比上一輩更精彩:「最難忘係大女一、兩歲時,同佢一齊上playgroup,一齊參與完成指令。二女就好窩心,每次瞓覺前都要講故仔,做啲肉麻嘢,攬攬錫錫。細仔呢,最珍惜係第一次同佢沖涼,同埋剪臍帶。」

流心朱古力露餡

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由內歛變肉麻,胡仔的嚴父形象就像流心朱古力的外層,開始慢慢地融化,但胡氏「三寶」的「攻勢」沒有減弱,更不時手作禮物送給父親,溫柔地、無聲地戳破嚴父的外殼,甚至直視爸爸脆弱的內餡。

(圖上)胡仔的愛犬,數年前離世了。(圖下)大女兒為了安慰爸爸,親手給他做一隻立體臘腸狗手作。這一份獨一無二的心意成為了胡仔心目中最難忘的禮物。

「我之前養咗兩隻狗,一隻迷你芝娃娃,一隻係臘腸狗,兩隻狗都走咗。臘腸狗養咗十幾年,佢幾年前走時,大女見我唔開心,後來學校勞作班學做立體公仔,佢就做咗隻臘腸狗俾我。」旁人沒有看到他的眼淚,但心思細密的女兒卻透視了父親的內心,用自己的力量安慰爸爸。

說罷,他打開手機展示臘腸狗公仔的相片,續道:「除非我走咗,我死咗,呢隻公仔會一直放喺屋企唔會丟掉。」誓言式的告白,說真的,還是留在心裏好了;否則,餡已露,心已流,訓導主任一角便再不能「演」下去了。

胡氏三寶的「攻勢」令胡仔嚴父外層融化,露出溫暖的流心內餡。

採訪及撰文:《GRWTH日報》特約記者沈一怡

圖片:《GRWTH日報》特約攝影記者安廸及受訪者

編輯:《GRWTH日報》編輯組

協力:許安蕎

場地:The Stadium

刊載於︰GRWTH app

GRWTH社區, GRWTH App, GRWTH教育綜合平台 GRWTH社區, GRWTH App, GRWTH教育綜合平台GRWTH社區, GRWTH App, GRWTH教育綜合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