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羅乃新寶貝

在演藝畢業那年的合照(照片提供: 龐倩渝) Ms Loo 早前與可愛的孫女一起為音樂兒童基金會擔任旁白(照片提供:音樂兒童基金會)

羅乃新老師這個名字,對學音樂的人來說,一點都不陌生,就連不學音樂的人也對她熟悉,都聽過她的名字,因為在不同的媒體報導、音樂會、演講,甚至戲劇、電台節目主持人、教會見證等等,大大小小的場合也有她的足跡。這十幾年,她更踏入監獄,每星期風雨不改地義務教授在囚人士音樂,用心也用力去教,更用著自己的網絡和人脈,邀請不同名人去做嘉賓,香港這個金錢世界,常常要說回報的社會,好像有點格格不入。

她能夠記得每一張CD在那裡買,為何買,每一個故事好笑得來又意義深遠,當中啟發我們不少……

雖然Ms Loo不是我在演藝學院的鋼琴老師,她只教過我一個科目-世界音樂,一個星期只有一小時,卻是我們每個學生每星期最期待的堂,Ms Loo每次也挑著一大袋重重的CD,所有都是她多年來的珍藏,她能夠記得每一張CD在那裡買,為何買,每一個故事好笑得來又意義深遠,當中啟發我們不少。

直到乞丐開始想利用她的善心,她也耐心的傳播愛心見證,最後連乞丐也不好意思便消失了。

Ms Loo應該是最多音樂人的「契媽」,她和學生就像朋友一樣,也當每一個是自己子女來對待,上課常常把雙手按在學生手上去彈奏,一起感受音樂的節奏和情感,又會與學生忽然起舞,大笑大哭,一小時的課就像10分鐘那樣快過。我們很多時候會與Ms Loo 吃宵夜,看電影,談心事。她把別人的事情當作是自己的事情,會為之流淚,為之歡笑。街上遇到乞丐,不單投錢給他,買吃的給他,更多次探訪,直到乞丐開始想利用她的善心,她也耐心的傳播愛心見證,最後連乞丐也不好意思便消失了。

我第一年成立音樂兒童基金會的時候,最初幾個月很迷茫,放棄了不錯的收入,去到深水埗這個全港最貧困的地區工作,當中是有軟弱的體會。就在最無助的時候,一個星期天早上,偶然看到Ms Loo 在電視的訪問,她演說音樂如何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在鋼琴前彈奏一首舒伯特的即興曲,我心中的結也隨即解開,我那種堅定的心再次重燃,音樂實在太美好,每個孩子也應該去聽去感受。

Ms Loo 今年70歲(希望她不要介意我透露),她的時間表排得密密麻麻,又到處出國演奏,她的精力彷彿是30歲那樣充沛,生活過得那樣充實,我每次見到她,也不禁叫她一聲「寶貝!」

龐倩渝
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