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樂器是我的好朋友!

最近我們得到一些二手樂器的捐贈,當中有很多樂器是非常新簇的,當中還貼上學校名稱、班級和姓名。其中有一支大提琴是我朋友捐出的,上面掛住一個$38,000的價錢牌,我立刻致電朋友問清楚是否錯誤拿錯了,朋友斬釘截鐵說:「唉!見到這個琴也傷心!」原來兒子在學校學了半年大提琴,老師着急地要家長玩些昂貴的樂器,說學校的樂團上年輸給某某名校,是因為學員的樂器質素不夠水準,如要明年要取得冠軍,首要的不是先練其功而是先利其器,全部樂器均要買過萬元或以上。家長拿着通告很無奈地也要接受,相信學校是對的。

沒想到冠軍終於拿了,但同時兒子堅決不再學大提琴了,兩母子為了這事經常吵架。

媽媽情願把樂器捐贈給我們深水埗的小朋友,也不要在家裏看到這件被冷待的樂器。


基金會最近的回收樂器,「共享音樂」計劃得到各界的支持,唯沒有地方擺放。
學員獲得免費學習音樂的機會,成為基金會的音樂大使,把所學的奉獻給其他小朋友。

夜闌人靜,我仍然陶醉在音樂中,手指在空氣中跳動,忍不住拿着樂譜到廁所看

這件小小事情令我想起幾十年前,我很幸運可以有機會學鋼琴,可是家中的鋼琴就放在電視機旁,每次我必須要等到沒有人在家,把握機會才可以練琴。有一次,老師終於教了我最喜歡的蕭邦夜曲」,那條旋律不停在我腦海中出現,搭車回家途中心裏面越想越激動,很想快些和我的鋼琴相見,然後與它一起彈奏。我差不多到達門口時,已經聽到電視機的聲音,心一沉,知道今天應該沒機會。一開門便看見媽媽努力在車衣服,一件件重重厚厚的牛仔褲鋪滿在鋼琴上,近看遠看,這個鋼琴只是家中的一件傢俬。媽媽見我,立刻着我幫忙剪線,因為明天要交貨,我一邊幫忙剪線一邊偷望鋼琴,心裏面的夜曲旋律未曾減退,只是看見鋼琴默默地承受着一疊又一疊的牛仔褲。夜闌人靜,我仍然陶醉在音樂中,手指在空氣中跳動,忍不住拿着樂譜到廁所看,第二天,上音樂課的時候,老師在彈琴唱歌,我心想如果現在讓我彈1分鐘鋼琴會多好呢?

基金會按一些特別需要的學生,可以讓他們把樂器帶回家的,其中有一位女孩子因為媽媽生病,不可以來中心練習,於是我們讓她把中提琴帶回家,我記得當天,我搭着她的肩膊,看着她的眼睛說:「這是你的好朋友,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她。」過了半年,我到她家裏探訪,一直看不見中提琴,我心想,難道一個100尺的劏房也找不到一個中提琴,心裏開始多疑,會否她已經把這件樂器丟在外面的垃圾站?最後,我忍不住問她為何沒有看到樂器,她面上充滿笑容立刻爬上床,揭開被單拿出中提琴出來,原來她每晚也抱着琴睡覺,因為中提琴是她的好朋友。我立刻抱着她,心裏非常內疚,不能發一言。 

有很多東西放在眼前,我們已經習慣了他/她的存在::一件樂器、一份樂譜、一個人、一份愛。

龐倩渝
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