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手背與手掌之間 (上)

第70 屆香港學校音樂節剛剛結束,這個已經成為全港學生,老師和家長一年最忙碌的活動之一。過去很多年,我為學生伴奏、加練、打氣等等,入場3小時包括等候工作人員機械式的開場白、等候學生出場、等候學生彈奏最後一個音,等候結果、等候歡笑、等候失望……一切也記憶猶新。

住在劏房的小孩不可以在家中練習,天台是唯一的方法。(兒童基金會提供圖片)

有些媽媽更不惜長途跋涉,四處「觀摩」不同評判的喜好,讓自己孩子比賽那天能夠取悅評判

基金會的學生本是「與世無爭」,雖然參加,心情是緊張,但他們的目標只為一個,就是取得76分或以上就已經心滿意足。因為只要拿到76分,表示可以取得一張官方頒發的證書。兩年前有街坊從深水埗走到柴灣去聽自己孩子,還沒有搞清楚是什麼活動,奇怪為何每人都玩同一首歌曲,不停左望右望,有點納悶,等孩子出場時才目瞪口呆地欣賞,心裏激動。另一邊廂,旁邊一位媽媽,手上已經為每個參賽者寫下評語,看看有誰可以與自己的孩子匹敵。有些媽媽更不惜長途跋涉,四處「觀摩」不同評判的喜好,讓自己孩子比賽那天能夠取悅評判——要身體擺動或保持笑容,要維持長音或連跳分明。媽媽是專家,每年一次的專家。

孩子取得驕人成績,是我們最大的推動力。(兒童基金會提供圖片)

這個校際比賽成就了一個又一個家庭喜慶活動,比起其他孩子外出共進晚餐去慶祝,更經濟和溫馨。

兩年前基金會的孩子開始參加了校際比賽,很感恩有些孩子取得非常好的成績,我們更在聖誕節的派對特別表揚他們,更贈送$50超級市場禮券。領取一刻,有家長眼泛淚光,有些爸爸也到場支持。這個校際比賽成就了一個又一個家庭的喜慶活動,比起其他孩子外出共進晚餐去慶祝,更經濟和溫馨。

今年,我兒子也參加了校際比賽,他每年跟隨學校參加不同的比賽,有獎或沒有獎都已經很平常。他常常聽我分享以前的故事,更加明白比賽是一個很好的鍛鍊,只取經驗不要看輸贏太重。那天,我想現場支持他,因為這次他參加中學高級組,樂曲非常難,還要背譜,很多孩子就是錯了一個音便把整首樂曲背不完,非常可惜。

我們吃了點小食,輕鬆到達會場。甫入場,見到基金會的瑩瑩 (化名)靜靜坐在一邊看書,我驚醒過來才發現原來她和兒子是同場,我頓時化身平時的「胡太」,坐在她旁邊,和她一起看譜,還過兩招給她壓場的技巧,完全忘記了兒子。他把一切也看在眼內,直到他和我說:「媽咪,我去個廁所!」

龐倩渝
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