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我的學生是一位點心師傅

上次提到每年暑假會有很多年青人來中心做義工,今年義工繼續增加,我也抽了一點時間和他們聊天,分享他們在這個暑假的體驗和作一個總結,本來以為來聽聽他們的故事,沒想到我反被他們訪問,也分享了一些趣事。

他們問我以前暑假在那裡做義工,我笑了出來,和他們解釋以前那個年代並不流行做義工,而且我做的暑期工後來也變成了兼職,也開始我的教琴生涯。

她看著我的腳說:「以後來教琴不要穿人字拖!」現在每次想起都會暗自笑出來。

我開始學鋼琴是10歲那年,兩年多之後我已經有大約六級程度,當然是因為我沒有電腦和手機的引誘。13歲那年的暑假,一位學姐問我有沒有興趣去她家人開的琴行教琴,一個小時30元,我當時腦袋被這30元一直吸引住,而且琴行就在屋企附近,立刻答應。於是放學後換過衣服便去「見工」,老闆娘當時只叫我彈首歌曲給她聽,再和我交談了5分鐘,便叫我星期六開始上班,臨走時,她看著我的腳說:「以後來教琴不要穿人字拖!」現在每次想起都會暗自笑出來。

第一天上班,是下午三時,心情非常緊張,除了擔心自己的能力之外,很想知道學生是什麼人。當我進入門口之前,有幾位穿著廚師袍的男人圍著小圈在外面抽煙,我沒有太為意,因為旁邊正正是一間酒樓。我在房間等待我第一位學生時,心跳加速,想像如果小孩子突然哭鬧怎麼辦,或者家長有投訴又應該如何處理,這突然有人敲門,抬頭一看,其中一個在外面抽煙的廚師入來,叫了我一聲:「Miss!」

我的天!那些煙味和紋身令我不知所措,這時老闆娘才回到琴行,氣沖沖入來說:「呢幾位係點心師傅,佢地落場無咩做,想學琴!」我當時只有硬著頭皮,打開那本橫向的琴書,和他解釋每一個怪獸是不同的音,兩個黑色鍵,三個黑色鍵⋯⋯沒有任何教學經驗的我語無倫次,說了幾分鐘,不知怎麼辦,便教他們五線譜,手一直都不敢觸摸他的手指。琴房擺放一部鋼琴之外,放一張椅子已經是剛剛好,這位點心師傅的背部也剛剛貼在牆壁,他每一口呼吸,我也即時嗅到,我說話時眼睛只看著他的臂彎,頸膊就如上了鎖一樣僵硬。

其實他們坐上琴椅的時候是非常專心,而且很有禮貌地稱呼我 「Miss」……

就這樣,我每一個星期六的下午三時,便一口氣教4位點心師傅鋼琴,每人半小時,其實他們坐上琴椅的時候是非常專心,而且很有禮貌地稱呼我 「Miss」!

現在回想起來,他們用學琴來打發時間,總比去賭博更好,而且他們會輪流租房練琴,我應該向他們致敬。那些豬油味道和紋身永遠也在我腦海裡,還有那一小撮肉屑「攝」在戒指內,也是銘記在心。

龐倩渝
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