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姓家長:讚許四處餵哺母乳的媽媽

近日,加拿大有一位名業餘冰上曲棍球球員因在社交媒體上載了一張照片而成為了受各方傳媒採訪的網絡紅人。這照片拍了她在球賽中場休息時讓她的小嬰孩直接哺乳、基本上露出她的上半身。球員亦就照片予以解釋,基本上說覺得嬰孩肚餓從媽媽身上喝奶是很自然的事,雖然有人以批判性眼光去看她這樣做,但只要令嬰孩能很自然地得到母親提供的人奶就滿足了。

事後這位媽媽Serah Small將照片放上自己的FB,她說不是為了得到點撃率,而是讓大眾明白當眾餵哺母乳並非可恥之事。(Milky Way Lactation Services FB圖片)

我是不知廉恥的,嬰孩肚餓時就要喝奶,而這就是最自然、最快讓他喝到的方法,大家要怎樣看我都沒所謂!

這故事令我想起一個在墨爾本大學法律系任教的老朋友。她的孩子們中,有一個是在我上一、兩次去墨爾本度假時只是嬰兒的兒子。每當她兒子肚子餓時,無論餐廳有多少人,她都會二話不說那樣抱起兒子、把上衣揭起,然後讓兒子哺乳,然後笑着說:「我是不知廉恥的,嬰孩肚餓時就要喝奶,而這就是最自然、最快讓他喝到的方法,大家要怎樣看我都沒所謂!」

聽到朋友這句話,我不禁在想,為何她會覺得用最天然、最有益的方式餵兒子喝奶是「不知廉恥」?她每次這樣做,又的確會令餐廳內某些人(特別是如果我們去吃中餐)以一點不滿的眼神看她。個人來說,除非我要很不禮貌地擰側頭與她聊天,否則我絕對不可能看不到朋友的雙乳。

為何現在女性在生活中讓嬰孩哺乳會變成好像是不光彩的事?

但看到又如何?整個情況一點情慾成分都沒有,她一路餵一路繼續進食、一路繼續與我聊天,我亦不是以猥瑣眼光看她,她亦因此不需亦沒有感到尷尬。為何會有人覺得是問題?試想想,就算是要嬰孩用奶瓶喝奶,奶嘴都是模仿女性乳頭的,正因為這才是符合嬰孩的本能。而這其實亦是一個現代發明:以前在農田工作的女性都是要帶着嬰孩在身,一路工作一路讓嬰孩哺乳。為何現在女性在生活中讓嬰孩哺乳會變成好像是不光彩的事?

就此,我不是說女性的乳房在情慾生理與心理觀感及社會文化或倫理上沒有其意義、地位或某程度上的禁忌。不過,一切都要看情況吧。說得極端一點,如果大家在蒼井空過往的成人電影、寫真集工作情況下見到她雙乳,大家就此無論是感到快感或世風日下我都可以理解。但倘若大家將來見到蒼井空哺乳嬰孩的影像都只懂用上述眼光去看,這就只是大家心邪,問題不在於讓嬰孩哺乳的女性。如果哺乳景象都只令大家覺得有傷風化、引人入罪,這與有些人說女性衣着可以導致女性被性侵犯那種謬論有何分別?

我們不應該以批判,甚至猥瑣態度去看這些萬能媽媽,應該給這些願意四處讓嬰孩哺乳的媽媽支持與讚許。

現代女性無倫是在工作、生活層面上都是既多元化亦忙不透氣。她們大可以在這忙碌中用較容易、較不累、較不會令她們受盡白眼的方式去餵嬰孩。所以,當她們願意不怕辛苦地帶嬰孩,讓他們以最自然的方式喝到媽媽的奶,我們不應該以批判,甚至猥瑣態度去看這些萬能媽媽。我們應該正面地給這些願意四處讓嬰孩哺乳的媽媽支持與讚許。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在香港出生、澳洲長大、回流香港多年的阿仔個爹爹、老婆個老公及香港執業律師,親子、飲食、社會文化、時事、法律評論員,曾被批評者謔稱為「澳洲西人」,卻因自己愛上這外號而據為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