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姓家長:父母家教與子女對外傭態度

阿仔有一個十分老友的同學,最近在同學家中舉行了一個小型生日會。同學的家人聘用了一位菲律賓外傭為他們打理家務,生日會的食物全部都是由她做的。到了生日會尾聲,外傭累到要坐下休息一會。就在這一刻,阿仔同學的家姐就拿了一個杯到外傭面前,然後倒了一杯水給她喝。

生日會後幾個星期,我們一家三口又與阿仔的同學家人去燒烤。他們的外傭都有出席,有幫手一起烤食物,也有一起吃。同學的家姐見到外傭烤東西烤到滿頭大汗時,她主動走去烤爐幫忙,與外傭一起烤。

順帶一提,阿仔那位同學雖然未有他的家姐那麼細心,因為始終只是一位九歲小孩,而她的家姐是一位成年人;但他平日對外傭亦是恭敬與有禮的。有時他因只顧玩樂而忽略了對外傭應有的禮貌與尊重時,他的父母都會不時提點。

如果一個人在孩童時期已經那麼目中無人,又或者對不同人有不同禮貌或尊重標準的雙面人,他們長大後又會變成什麼怪物?

我曾對阿仔同學的媽媽說:「你們兩公婆真的好,不只自己平時懂得尊重在你們家中工作的外傭,還懂得教導子女都要有同樣的態度。」那位媽媽對我說,要有這份尊重是必然的。外傭離鄉別井來港工作,雖然是有比在家鄉可觀的收入,但始終都是放棄了親身照顧孩兒的時光而來到他們的家,照顧他們的孩兒們。縱使這外傭已在阿仔同學一家工作多年,與這家人關係良好,外傭的孩兒讀書十分生性、離出人頭地的一天已不遠了,但她每次與僱主提起與孩兒分隔兩地時,都仍會落淚。

當然,不是每一個聘請了外籍家務助理的家庭,都如上述一家人聘用的那麼好。無論如何,作為僱主、作為人,我們不是都需要給僱員(特別是同住的僱員)多一些禮貌與尊重嗎?如果外傭表現不好或行為不當,作為僱主的大可以禮貌地提點,嚴重的甚至可以選擇解僱,但都不是對外傭無禮、不尊重,視她們如「妹仔」吧。

就此,其中一樣令我討厭的事,就是見到有孩子對外傭不尊重的行為或心態。這方面的例子實在是多籮籮。見到外傭不打招呼;要求外傭援助時連她們的名字都不用、只會以「朕就是法律」的語調要求外傭做事,遑論對外傭稱呼一聲「aunty」、「姐姐」、「阿姨」或說一句「謝謝」;對外傭呼呼喝喝;拿太多食物後吃不下就要求外傭吃「口水尾」。自己會說一些像罐頭的食物比不上新鮮食物有益,但就會說「罐頭這些東西是給工人食的」。

小孩無知,試問他們可以在哪裏學到這一套惡劣作風?你懂的。再者,如果一個人在孩童時期已經那麼目中無人,又或者對不同人有不同禮貌或尊重標準的雙面人,他們長大後又會變成什麼怪物?

所以,對我來說,一個孩子怎樣對待家中外傭,是孩子有沒有家教的重要指標。而阿仔那位同學、家姐、父母就好好向我展示了何謂「有家教」。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任建峰
在香港出生、澳洲長大、回流香港多年的阿仔個爹爹、老婆個老公及香港執業律師,親子、飲食、社會文化、時事、法律評論員,曾被批評者謔稱為「澳洲西人」,卻因自己愛上這外號而據為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