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 老二的迷思 (上)

過年前,我參加了學生的婚禮,非常感動。除了一對新人令人眼前一亮,他們兒時的相片,也給我帶來一段又一段美好回憶。學生的父母更把孩子以前的老師,都一一邀請來慶祝,當中包括學校的老師、補習老師、游水教練等。因為這是一個感恩的大日子,作為他兒時的鋼琴老師,對於眼前的孩子已經變成別人的丈夫,我整晚都很難以置信,他小時候的學琴趣事仍然記得很清楚。

還記得那天,媽媽把3個孩子一起帶來,大哥老實、誠懇有禮;三妹嬌柔可愛;惟獨二佬一直站在門口,不肯進來。媽媽也無奈地解釋,他正值反叛期,13歲,比較難搞。我走到門口拿了杯水給他,他勉強接受卻也沒有道謝,眼神一直在迴避。那天見面,哥哥和妹妹也彈了一些歌曲給我聽。他們住得很遠,搭車也要一個小時才來到我家。我問媽媽是否確定需要轉老師,可以再考慮一下,但她毫不猶豫的確定。臨走時,妹妹悄悄過來跟我說:「其實我哋三個之中,二佬彈琴最勁!」這時媽媽和站在門口的老二僵持了幾分鐘,最後他也不肯進來,只好和三個孩子離開。

那天晚上,媽媽再次打電話來致歉,說暫時只有大哥和妹妹學,二仔仍在「考慮中」。

他終於知道自己原來才是「被面試」的人,我一直也沒有太明顯地稱讚他,但我知他是期待的。

過了約3個月,媽媽很興奮地和我說,老二對我的「試用期」通過了,想來一趟我家再詳談,原因是看到哥哥和妹妹進步神速,對於我需要第二輪的「面試」,當然沒有拒絕。

老二這天獨自來我家,戴了一頂鴨舌帽,鴨舌是向後的。我想和他交談,但他態度輕挑,和我「遊花園」之際,不斷在我的房間走動,看看掛在牆壁上的畫、生活照片,連小擺設也動手拿起來看看。最後,我說假如你今天只想來參觀我的房間,看來一早完成了,可是媽媽的一片用心,你卻沒有領悟到。

他馬上坐在鋼琴前面,彈了一整首的《蕭邦幻想即興曲》,音色清脆,手指快,沒有錯音,只是間中有些不協調。我按捺着心裏的激動,保持木納的表情,點頭示意很好。他開始不停地說自己是如何自學這首歌曲,以前沒有YouTube也不易有電腦,只靠聽 CD。再下去,我沒想到他連音階也彈得很好,我問:「為何要轉老師?」原來他的老師已經在去年給他激走了,媽媽只好讓哥哥和妹妹在樓下琴行繼續學琴。

我和他約法三章,說明態度非常重要。如果不配合,可以立即離開。他終於知道自己原來才是被面試的人,我一直也沒有太明顯地稱讚他,但我知他是期待的。

龐倩渝
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