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職爸爸﹕世上有比選科更難的選擇

女兒選科,遇到較大的煩惱。這科全級第一,應該選,可是選了這科,自己喜歡但成績沒那麼好的一科就沒法選了。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女兒的煩惱,對我來說一點也不煩惱。六七月年輕人上街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整整一個月,我擔心的不是其他,而是上街的年輕人,包括她的同學,能不能安全回家,能不能全身而退。只要好好的回家,沒有缺手缺腳缺眼缺臉,那就萬事大吉,成績還重要嗎? 太平盛世,理想的生活有一套標準;亂世衰世,作為家長,能夠祈求的最大幸福就是子女平安。亂世,並不是指議事堂被毁壞,或者任何群眾聚集的場合出現的衝突,而是肉眼看不見的文明支柱塌了下來。一般人容易看到表面的亂象,卻很難看見:「天下之患,最不可為者,名為治平無事,而其實有不測之憂。」 有些人寧願亂象紛呈而希望尚存,有些人則只願處身於暗湧埋藏下的風平浪靜裏。前者覺得,有些事不馬上做,就不能心安理得;後者覺得,有些事只要我們暫時不做,就可以安枕而臥。 人的各種取捨,人對何謂好何謂不好,時移世易,往往不可同日而語。幾年前,許多家長還在為孩子不能抽到名校而痛哭;幾年後,家長只能默禱,子女和子女的同學在一次示威後能夠平安無事回家。回望當初,前者之痛哭何輕,後者之痛惜何重。 有人看到議事堂遭破壞而震驚,有人看到年輕人被暴打而悲憤,有人看到交通阻塞而嗟怨,有人看到公義被蓄意殘害而痛心。何者為重,何者為輕,放在不同的天秤上,不同的人有不同結論。 秩序重要還是個體權利重要? 記得有一本中國人畫的漫畫,是關於文革的,在法國出版,法國編輯問他,怎麼看1989年的「六四屠城」,在漫畫中痛批文革種種的他,選擇了不作正面回應,他說:「文革的教訓就是中國不能亂。」法國編輯儘管不同意他的觀點,還是把他的話刊登了出來。 我很納悶,一件對中國影響極為深遠的大事,即使大家接收到相同的事實和資訊,不同的人可以得出截然不同的結論。對我來說,文革的教訓是,打倒獨裁,保護個體;但對另一些人來說則是,寧做順民,不要作亂。在這些人心目中,獨裁而有「秩序」比民主而「混亂」更值得捍衛。 所以,打死一些「暴徒」,可以,只要社會「名為治平無事」即可。 歷史上有些人「理直氣壯」,可以做出他們認為「正確」的決定,每想到他們這些「選擇」,總讓我心底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寒意。這樣的「人」,在以前固然不少,在今天也不會沒有。 成績重要還是平安重要? 只要稍稍想到歷史轉折時刻一些人的選擇,我們日常的選擇就顯得相當輕鬆。成績重要還是平安重要?家長一定知道答案。選科呢?選成績最好的科目,還是最有興趣的科目?我的建議不一定對,但是,我傾向鼓勵孩子選擇後者。反正,怎樣選,相對其他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詳細內容

讀樂樂﹕蔬菜民怨爆發!

《蔬菜逃家了》 作者:廣川沙映子 譯者:張玲玲 出版社:格林文化 番茄、小黃瓜和牛蒡一邊跨出冰箱,一邊哀怨地訴說:「待在這裏,只會被丟掉!」連頭上長角的薯仔也從陰暗的角落走出,他們痛恨自己被放置了很久,甚至長出有毒的芽,於是決心走出來,參加集會…… 文﹕菜姨姨 不被人類珍惜 食物「出毒計」 在集會現場,不少逃家的蔬菜已經達到忍無可忍的地步,他們決心團結力量,走上街頭,目的是宣泄對人類沒有好好珍惜食物的不滿。這些不甘心的蔬菜,情緒高漲,憤慨激昂,彼此訴說及分享自己被遺忘的經歷,愈講愈氣憤!然而,他們要捍衛的,卻是自己本來已擁有美味多汁的權利,為什麼人類沒有好好珍惜他們?讓他們被遺忘?難怪蔬菜們怒氣冲天,在群情洶湧的氣氛下,竟建議把自己腐爛的毒素混入人類的食物中,讓他們拉肚子,實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絕境! 不要連內心都腐敗 突然,菜園寺院的鐘聲響起,傳來像是蚯蚓發出的細小聲音。是蚯蚓大師,他向蔬菜們說:「請各位蔬菜別恨人類!」蔬菜們怒吼:「要說不怨恨對方?太遲了!」蚯蚓大師接着說:「我很了解你們的心情!就算你們繼續痛恨對方,對你們也沒幫助。其實,每個人都會犯錯,假如我們怨恨對方、做壞事,代表連你們的內心都腐敗,就永遠無法長出美味可口的蔬菜。」 故事不禁聯想到近日《逃犯條例》大遊行事件,過百萬市民在炎熱的天氣下,示威遊行,團結力量向政府爭取撤回修訂。 可惜!政府激起民憤,造成嚴重衝擊事件,往後更引發網路上互相攻擊和發放仇恨的信息,甚至連本來要爭取的訴求也統統忘了!誰製造仇恨與對立?誰令社會分裂? 唉!此時此刻,究竟誰令我們逼上梁山?為什麼社會的和諧與穩定會變成市民的奢侈品?這本書《蔬菜逃家了》那響徹寺院的鐘聲,能喚醒蔬菜們放下暴戾,蚯蚓大師的智慧,讓蔬菜們珍惜自己本來的價值,重新擁有愛。那麼香港呢?有誰具有蚯蚓大師的智慧,能夠喚醒我們珍惜彼此的關係,並學習愛與寬恕?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通識何罪?

先旨聲明,以下論述,完全無關政治。 論治港理念,四任特首中董建華最滿肚密圈,奈何脚頭麻麻,又金融風暴,又SARS肆虐,空有鴻鵠之志,八萬五固然泡影,手下嘍囉相繼落馬,最後自己也站不住「腳」。王師奶對他仍是尊敬的,因為他擁有最「問責」的問責團隊,好過日後只有肯說「經一事,長一智」的卸責局長。王師奶心目中的董建華是鄰家慈祥的老伯伯,是政治的外行人,卻在錯誤的時空投身於政治圈打滾,慈祥不等於精明,結果搞到脚痛收場。武俠小說有句諺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士各有志,王師奶不敢評論董先生在政圈江湖事迹,何况小婦人只關心教育,其他不與焉。 通識只是一個科目 早前董先生主動約傳媒茶叙,將學生七一衝入立法會事件歸罪於通識教育的失敗。董先生並不推卸責任,他說:「我自己也睇漏了眼。」董先生,你太謙虛了,你睇漏咗乜嘢?你睇漏咗通識科會引致班年輕人衝入立法會?你估你係神仙咩,能夠預測20年後的事。王師奶雖然一直反對中學設通識科,緣於初期學生基礎未穩,教師未有培訓,不了解通識概念,未掌握擬題、改卷重點,而羅范椒芬又匆匆上馬,但這都是技術問題,與通識科本身的功能和意義無關。通識何罪?董先生,你說通識是造成現時年輕人問題的原因,你錯了,不要把責任推在通識上,也不要把當年推行通識不可預見的效果抓到自己身上。 通識只是一個科目,是龍是蛇,是神是鬼,全在一念。 至於學生們衝入立法會是對是錯,又是否有幕後人指使,事涉政治,王師奶不敢談,也沒有資格談,而且寫作座右銘「只談教育,不談政治」,是老爹親筆用黄山谷一波三折的字體寫的,畀甕缸做膽,我都唔敢違背。通識這科可算命途多舛,出世時由羅范椒芬催生,不足月,似隻貓仔多過似人;老竇老母未成年,唔識餵奶唔識換片,總之係在災難中成長,在批評中成長,在無厘頭譭謗中成長。王師奶在今年2月寫過一篇〈鴕鳥的梁美芬〉,話梁美芬對通識强不知為知,與葉劉淑儀爭做先知,把學生佔中入咗通識科數。如果與董建華的砌生豬肉比,梁美芬又確實快得多。值得原諒嘅,董伯伯始終係老人家,鬚眉俱白,轉數一定慢啲,不過董伯伯一言九鼎,不計是非曲直,單是轟動國際的衝擊立法會和佔中比,梁美芬輸九條街啦! 羅范椒芬:我梗係撐通識 董建華一「舊」石擊起千重浪,當日推行通識的羅范椒芬被問對「通識失敗」說法時,她說:「我梗係撐通識。」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區蘊詩說:「最近有人就說,會不會通識科令學生變得激進,咁其實我們未見到有實質證據。」羅范椒芬是現屆行政會議成員,和教育局的區蘊詩都向董建華重拳回擊。走筆至此,忽見素所敬重的程介明教授也加入戰團,羅范椒芬又接受電台訪問,揮拳如雨,慈祥的董伯伯看來似氣數已盡,敗走麥城的關雲長。王師奶拍手叫好,事關教育,理宜辯個明白,各路英雄,盍興乎來!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聆聽年輕人

示威者衝擊立法會那晚,朋友聲嘶力竭在臉書呼喊「誰能說服我這有用嗎」,那一刻我感受最深的其實是自己的無知。如果我們生在另一個合理的、有數得計的宇宙,100萬人遊行已經非常有用,200萬遊行簡直不得了,還未算上來自世界各地的支持和眾籌在外媒登廣告的聲勢。可惜在我們活着的這個宇宙,所有努力只換來幾場空言懊悔的爛戲碼。 政權是破壞立法會施暴者 立法會確實多處被破壞,影像令人不安;但我也確實知道,這個政權才是破壞立法會最深的施暴者——議員被DQ根本是一場場刃不見血的殺戮!面對制度暴力,年輕人把生命都編織進蓆子上去抗爭,我等「廢中」根本沒資格割蓆,只祈求他們和香港都平安,也祈求自己起碼不成為攔着輪子前進的人。 這陣子,「年輕人心聲」忽然大熱,特首說要聆聽、政務司長說要聆聽、教育局長也說要聆聽……嘴巴非常積極,可是執行卻很誠實。該撤回的修訂從「暫緩」變成更莫名其妙的「壽終正寢」,至於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來檢討這件重大的社會事件,理應爭議甚少,過去亦有先例,但答案由始至終都是鐵板一塊:「我們有既定機制」。 社運青年追求社會公義 最具體可行的兩個訴求尚且得到如此回應,真心不知道高官們聽進了什麼。 又或者,人在高處,聆聽不再是打開耳朵和心靈的人際互動,而是只說不做的公關通用語,像「真誠道歉」、「一力承擔」、「開誠布公」那些四字詞那樣,一一被淘空了內涵? 趙永佳教授在雨傘運動後,受港府中央政策組委託做的研究,是聆聽年輕人的一個起點。他近日在明報撰文簡述訪問25間中學共2896名中五學生的結果,包括:「雖然年紀愈輕對政府政策的確相對有較多不滿,但這些不滿,不是源自他們對自身生活的焦躁不安,反而更多是出於對普世價值的認同,以及對香港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之不信任……這顯示了社運青年的動機,可能並不是個人的私利,而是追求社會公義。」 主流的年輕人不是「反政府」、「社會輸家」、「反社會人格」,他們的憤怒不僅僅在於買不到樓上不了位,而是社會政治制度的不公。如趙教授所言,這樣的研究結果是「不方便的真相」,管治者沒有認真聽進去,以致跟一整代甘犧牲個人前途也拒絕噤聲的青年,失諸交臂。 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我真心誠意地相信着,也希望年輕人好好照顧自己,不要輕言離場。  

詳細內容

言語自聊﹕如何講故事?

最近到倫敦上課,來回學院要坐地下鐵,最深刻的是有逾半乘客都在閱讀,不像香港所有乘客都低頭看手機。除了因為英國地下鐵手機網絡沒香港般「先進」,在地底下沒有信號,另一個原因是閱讀風氣,有人說城市內的廣告多少反映了當地人的喜好,在倫敦的行人隧道,我很容易便找到新發行書本的海報,無論是小說散文抑或傳記,都有相關的廣告,可見書本仍然有它的市場。 對話式閱讀提升語言能力 閱讀重要,老師、家長都一樣知道,所以才紛紛威迫利誘,希望培養小朋友對閱讀的興趣。但小朋友最有效的閱讀方法並不是從書架拿下圖書、照書本內容讀出來,然後問數條問題(當然我不完全否定這方法)。今天我分享的是一個比以上更有效的伴讀方法——對話式閱讀(dialogic reading)。 這方法為美國愛荷華大學閱讀研究中心所推介,它是一套互動、以小孩為本(child-centred)的學習技巧,適合所有年紀的孩子。有研究比較兩組小朋友,分別以對話式閱讀或傳統閱讀連續伴讀數星期,結果指出:對話式閱讀更能有效提升小朋友的語言能力,包括口語表達能力、理解能力。 這方法有個口訣叫PEER,家長可以由一些簡單的繪本圖書開始,每頁都跟着PEER這四個步驟進行。 第一步(P)─ 誘導 Prompt 家長可以就書本上的圖畫問問題,最簡單的是各類Wh-問題,例如:哪裏、怎樣、為什麼等。如果小朋友年紀稍大,可以問更開放式的問題,例如這裏發生了什麼事? 第二步(E)─ 評估 Evaluate 家長應耐心聽完小朋友的回應,並作出評估,讚賞小朋友對內容的觀察力或有趣的答案。 第三步(E)─ 擴充句子 Expand 這是根據小朋友的答案而擴充句子,當然這部分就用上了事前對每頁圖畫的準備,例如是特定詞彙或句式。例如家長想小朋友學習連接詞「因為……,所以……」,可以在擴充回應說:「因為白雪公主吃了毒蘋果,所以暈低了。」又或是想小朋友多用四字詞,可以在此部分加入:如果小朋友說了「哥哥突然想到一個辦法」,家長可以改為「哥哥靈機一觸」。這部分變化較多,但家長謹記要根據小朋友的語言能力擴充句子。 第四步(R)─ 重複句子 Repeat 這步驟很簡單,就是讓小朋友重複以上的句子。 有效的方法往往是需要付出的,這方法對家長的準備有一定的要求,家長未必可以像從前一樣,隨手拿起一本從來沒看過的圖書,然後盲目地照書直讀。剛開始這方法的時候,家長可選擇一些較簡單的故事 (放心,你的小朋友會因為有你一起互動而高興,不會嫌故事沉悶的),家長應先看看故事,想一些誘導問題和擴充的句子或句式,亦可就書本的題材寫下一些你想小朋友學習的關鍵詞彙,之後才開始與小朋友一起閱讀。 剛開始是有點困難的,畢竟很多家長也久久未有讀書!但日子有功,很快就能減少準備的時間,希望你和你的小朋友會有一個新的閱讀體驗! 作者簡介﹕言語治療師、家庭輔導及家庭教育文學碩士 文﹕Konnie姑娘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0期]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日本人:而我不知道首相是誰

日本的選舉看板,因為有數字的關係,確實很像一塊棒球計分板! 當你路過日本公園的時候,有否見過公園旁有一塊大白板,你可能會看見一些海報貼在上面,或者只有空洞洞的白色看板,上面貼上一些藍色線。有一次臨近選舉,我跟一個日本同事經過公園,我隨意問她,真的有人會看這些看板來選擇投給誰的嗎?她竟然摸不着頭,完全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反問我選擇什麼。我以為自己的日語不靈光,再解釋一遍,然後指着貼滿人像海報的看板,大喊:「你不會不知道這一塊是選舉競選看板來的吧?你從來沒有抬頭看過嗎?」她答我:「有啊,我以為是棒球計分的看板。不過,這個世代誰會對選舉有興趣?」 選舉看板誤當棒球計分板 誰會對選舉有興趣?先不說最近因《逃犯條例》修訂掀起的政治運動,我們這一代80後香港人,一向被冠上「政治冷感」之名,一路以來只會向錢看,所以登記選民的人數,80後位居榜尾;但只要你住過日本,便能了解何謂真正的「政治冷感」。 很多人以為日本只有青年人對政治冷感,其實不少老年人也一樣。最近在電視看到一個街頭訪問,問到誰是現任首相,有人連現任首相是安倍晉三也不知道,還反問主持人他不是下台了嗎。但問到哪個明星是首相的孫子,有幾個OL二話不說便立即回答Daigo(前首相竹下登外孫,北川景子的丈夫)。 所以當一名台灣主持看見日本人連這些基本常識也不懂的時候,頓時瞠目結舌,大叫:我深信沒有台灣人不知道總統是誰。 犧牲玩樂的港青更有希望 其實日本已實施民主制度多年,在選舉的投票率上總是相對偏低。節目提起2014年的眾議院選舉投票率為52.66%,在1億選民人口中,近5000萬人沒有去投票。其實日本於2016年將登記選民的年齡由20歲為18歲,縱使多出240萬新選票,但是日本的投票率依然未見有起色。主持人問到他們為何對政治漠不關心,他們一致覺得就算誰人當選也一樣,不如花時間來看看漫畫、打打機更好。 回顧香港,當青年人開始關心時下政局,寧犧牲自己打機睡覺拍拖的時間去上街,不斷鼓勵大家登記做選民,不是比「而我不知道日本首相是誰」的青年更有希望嗎?

詳細內容

辣媽CEO﹕派位的眼淚

上個禮拜適逢接連兩日升中派位及DSE放榜,我從各媒體報章見得最多的,是眼淚!考得好喜極而泣的,屬少數。大部分都是因為未能獲派心儀中學,DSE成績未如理想,這些場面年年見,雖然司空見慣,但學生們那徬徨無助惶恐茫然不知所措的淚眼,依然令我心有戚戚然久久不能平復。 考入名校就是人生勝利組? 之前的小一派位放榜,相同的情况,一樣的眼淚。有父母獲悉女兒成功考入第一志願名校,泣不成聲,對着傳媒說開心過結婚。亦有家長說好過中六合彩,放下心頭大石云云。在父母的心目中,難道就沒有比子女考入名校更值得高興的事嗎?只要能夠考入名校就是人生勝利組? DSE考試成績好與壞,不要告訴我從孩子平日讀書成績中,看不出端倪吧?子女是不是讀書的材料,做父母的不可能不知,為什麼視而不見,不肯正視?這個問題我問了這麼多年,都未能夠找到答案。我聲嘶力竭,不惜公開一對子女的成長經過,兩個都是DSE考試的失敗者經歷,因為我相信事實勝於雄辯,用結果去證明DSE考試的成敗,絕對不可能影響任何人的前程前途。 我最看不過眼的是那些不停在其他人面前,數落奚落自己子女的父母。即使DSE考生都只不過是17、18歲的年輕人,有幾多社會人生經驗?明明最需要的是鼓勵、支持、信任和關懷,結果得到的是指摘、批評他們考得咁差冇鬼用。真正情何以堪! 講起來怪獸父母確實無賴,做什麼都是一廂情願自以為是,因為花了咁多心機咁多錢學習補習,不斷催谷,子女成績還是不理想,就是子女的錯。反省這兩個字,我相信在怪獸父母的字典裏面,絕對不會有! 讀書非年輕人唯一出路 有一句諺語:「每個人都身懷天賦,但如果用會不會爬樹的能力來評定一條魚,它會終其一生以為自己愚蠢。」 第一屆DSE考試放榜日,我寫過一篇〈烏龜與雄鷹〉來勉勵學生:「愛子心切是常情,但愛中必要有心及用心,否則是『受』,不是愛。」讀書從來不是年輕人唯一的出路,講真,亦不是人人適合。每人頭上都各有一片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才,只是需要時間發掘培養。只要有恆心,不怕蝕底肯捱苦,鐵杵亦可磨成針。通往成功的路上,沒有勝負之分,只有快慢而已。烏龜爬得慢,但只要能夠堅持往上爬,在頂峰看到的風景,和雄鷹的完全一樣。反而雄鷹只會鳥瞰,看不到烏龜爬上來時,沿途所見的明媚風光。到底誰該羨慕誰? 大小T兩人DSE放榜時,我都沒有陪伴他們回校。因為根據平日他們兩人的讀書學習,考試表現,結果如何我心中有數,所以一早做好心理準備,我就是他們的定心丸、強心針,為他們增強抗逆力和抗壓力。有我做他們兩人的最強大後盾,他們就有勇氣面對,坦然接受成績結果。 只要一家人一起齊心同心,憑着愛一起找出未來,還有什麼要擔心害怕的? 路,不是考試考出來的,是靠雙腿一步一步走出來的!

詳細內容

喜閱愛麗絲﹕驚喜連連的立體書

〈龜兔賽跑〉 《伊索寓言》是源自古希臘的寓言,相傳由伊索創作,再由後人集結成書。它是世界上最古老,也是世界上流傳最廣的寓言著作。這些寓言都含有道德教育或警世智慧的內容,將做人處事的準則透過一則則小故事,潛移默化地進入千千萬萬個孩子們的心裏。 以往,大多數《伊索寓言》都只有文字與插圖的組合,這些傳統的老故事未必有很大吸引力,讓現今的孩子主動閱讀。於是,筆者在教授學生時,便特別購置了《伊索寓言》的中、英文立體書,並加入一些有趣的延伸活動。 DIY立體書 一邊動手玩 一邊理解故事真諦 首先,介紹由華碩文化出版的立體版《伊索寓言》。這套書合共10冊,包含:〈城市老鼠與鄉下老鼠〉、〈狐狸與烏鴉〉、〈報恩的老鼠〉、〈龜兔賽跑〉、〈自作聰明的驢〉等經典。寓言書中大量運用以動物為主角的擬人化手法,增添了內容的趣味;而紙藝工程師則帶來了豐富的視覺享受,書中的立體效果,令孩子每翻一頁,都能感到驚喜連連,更能吸引孩子的閱讀動機。 紙藝工程師Kees Moerbeek,設計了英文立體版《伊索寓言》Aesop’s Fables: A Pop-Up Book of Classic Tales。他透過生動細緻的手繪圖畫,將主角們的表情與動作都立體地活現眼前,引發孩子的想像和探究。書邊的側欄還有故事內容與寓意解說,讓孩子們一邊動手玩、一邊理解故事的真諦。值得一提,Kees Moerbeek還設計了一系列有趣的方塊玩具書,非常獨特又充滿童趣。 Aesop’s Fables: A Pop-Up Book of Classic Tales DIY隧道書作延伸活動 筆者與學生在閱讀《伊索寓言》故事後,教授學生以《伊索寓言》為主題,製作一本立體隧道書。有趣的延伸活動,不但可以發揮創意和訓練思考力,更可以加深孩子對故事的印象,增添了不少閱讀樂趣。 《伊索寓言》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不可替代的第一身學習經驗(下)

每年的嬉水日,我都誠心感謝我的教育團隊,努力為孩子營造一個又愉快又能獲得不少知識的一個學習活動,老師們的努力,實在是有目共睹的。     而我這個主意多多的校長,除了欣賞同事們的用心教學設計,我更貪心希望孩子能在這實際的生活活動裡,可以自己親身找到無人能告訴你的一個平衡點。在活動當中,老師常常害怕發生意外,畢竟小孩子或多或少有一點過了頭的興奮,再加上場地必定是濕轆轆的,思前想後,這都是容易發生意外的因數,但我卻認為這個嬉水的學習環境,正好讓孩子自然地學習什麼是平衡力。 每一個人的平衡點都不同,所以我不能教你如何平衡,更不能告訴你如何就能夠平衡,真的要你嘗試找出自己的平衡點。 每一個人的平衡點都不同,所以我不能教你如何平衡,更不能告訴你如何就能夠平衡,真的要你嘗試找出自己的平衡點。有一位見識廣博的義工告訴我,他從韓國學到一套特別的教學法,師教起來也很好玩,深受孩子歡迎…… 我興致勃勃的問他是怎樣的一回事?他說很簡單,就在一張膠布上,加上一些特別的番梘泡泡,大膠布上就變得非常濕滑,然而請孩子在膠布上行走,然後進化到在濕滑的膠布上,進行一些特別設計的動作……如此這般,孩子玩得很高興……我也接著說,還會學到自我平衡的技巧,義工答道,就是這樣了。這種活動價值也不菲,4課堂就要3000多元。我不禁心裏暗暗偷笑,幸好我有開明的父母,從小我就是跟著哥哥隨山跑,跌跌碰碰、一仆一碌,就找到了非常過人的平衡點,無需要花錢去上課。 在沉思中,忽然聽到一些尖叫聲,原來正巧有一位小孩子險些滑倒,但是她迅速地將身體軀幹調整,又得到平衡過來了,哈哈﹗ 相信這位小朋友的父母,也不用花上數千元去換番梘泡了﹗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跌宕中的雜想

有些孩子,在覺得無辦法、極度悲憤的時候,可能會做出激烈、不明智的行為。我兩個孩子,都有這個情况。面對這個狀態的孩子,單單指摘他們是行不通的。 我參加過許多工作坊,不論是關於兒童為本溝通的、個人身心靈成長的,在談到「有效溝通」時都提出同一原則——面對情緒中的人,不管是大人小孩,都需要先談情、後說理。唯有當情緒得到理解,紓解心中鬱結,才會有力量走出來。唯有情緒降溫後,才有機會真正解決事情。 香港年輕一代有許多人,正處於極度悲憤的情緒。七一這天,立法會被衝擊,議員們勸說示威者不要衝,可能會被開槍會坐牢,後生的卻回答「已經死咗三個人啦,我哋預咗啦……預咗畀人拉啦……仲有乜嘢辦法呀」。有社工說,這班年輕人已一心要做死士,是另一種形式的死士。 願人們能以智慧、慈悲、覺知、堅定、溫柔,回應這段日子的跌宕。 任何有理性的人都會知道,暴力衝擊立法會這種極端行為是違法的。有些人即時譴責暴力,也有些人沒有。於是,譴責暴力的人也就批評沒有即時譴責的人,認為這是縱容。我想說的是,即時譴責和不即時譴責,都有我能理解的理由。 兄弟衝突的場面,我家時有發生。哥哥較暴躁偏執,遇上利益衝突,很快因為不滿而跳升至悲憤狀態。尤其是小四的他思考能力遠高於尚在幼稚園的弟弟,很易覺得弟弟「有理說不明」,因而沒耐性再以文明方法解決。另一方面,本身較和順的弟弟,一樣也會因為亞氏保加哥哥習慣「十問九唔應」,而同樣失去耐性,由平和變成憤怒。 就是這種自覺「我努力夠了、我忍夠了」的悲憤狀態,令兩小子忍不住出手,甚至隱隱然覺得自己有理由出手。 處理衝突是滿累人的,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面對。但作為人母,我自然要盡母親的職責,現實中也不能對家嘈屋閉撒手不管。 切入關注點 負責任回應孩子 我也在不斷學習。通常一旦有打人的話,我必先嚴正強調,不容暴力。但在這基本步後,我不會把焦點放在責備孩子,而是嘗試對應孩子的情緒,說出孩子心中的感受、想法,是什麼事讓他這麼憤怒。 如果孩子憤怒的原因,涉及我或其他人的行事,我會盡早就他關注的事情切入,以負責任的態度回應他。我會嘗試讓他感到理解、尊重、重視,好讓他冷靜下來。然後,才是談文明解決、重申不要暴力的時機。同時,我批評的對象是暴力這件事,不是孩子這個人。但我會要求他為行為後果負責,包括向被打的人道歉。 我相信,這種堅定而溫柔的溝通,才是最有效的解難智慧 我相信,這種堅定而溫柔的溝通,才是最有效的解難智慧。當然,這也是在我自己也夠清醒冷靜、狀態夠好的時候,才能做到的。例如,我沒有被孩子牽動自己情緒,也沒有因為其他事情而困擾受壓。 立法會衝擊後,一名和平參與示威的侄兒在群組中寫了千字文回應長輩的指摘。他先肯定衝擊是違法行為,同時也渴望在談硬道理以外,人們更能代入年輕人的感受——「這是對政府對問題多麽的不滿,對香港多麽的愛,才會踏出這一步?」 侄兒向來溫和冷靜,但他還是接通了這一代的悲憤。他跟我說,不會在前排衝,但還想「繼續努力一下」。我信任他的清醒,叫他切記平安回家。 但願人們能以智慧、慈悲、覺知、堅定、溫柔,回應這段日子的跌宕。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9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