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別不童:克服語言發展遲緩 引導+治療 打開孩子金口

由咿咿呀呀地發聲,到第一次喊「爸爸媽媽」,在父母心目中,孩子的聲音總是百聽不厭。但患有語言發展遲緩的孩子,往往愈長大愈沉默,他們不懂用言語表達情緒,總是無法回答別人的提問,甚至長期默不作聲。別以為沉默是金沒有問題,因為這會影響孩子日後的學業、社交及心理健康等發展。爸媽們只要跟孩子耐心溝通,再加上言語治療的協助,孩子一樣可以變回「開籠雀」。 文﹕李樂嘉   圖﹕馮凱鍵、資料圖片 大有進步——患有語言發展遲緩的Gideon(左),經過訓練後,言語表達大有進步,旁邊是張太。 兩歲時去母嬰健康院做檢查,同齡小朋友能說出不少單字,但Gideon腦袋的詞語庫裏,連五個詞語也沒有。 跟五歲的Gideon初次見面,他笑着走過來打招呼,還問了記者的名字,熱情的他似乎跟語言發展遲緩拉不上關係。媽媽張太卻說,兩三年前的Gideon幾乎不說話,「兩歲時去母嬰健康院做檢查,確定他有語言發展遲緩。同齡小朋友能說出不少單字,但Gideon腦袋的詞語庫裏,連五個詞語也沒有」。 看圖說故事——在訓練中,Gideon先將圖卡排好次序,再說出故事內容,分別考驗他的理解能力和表達能力。 我以為他只是文靜,不愛說話,沒想到是一種病症。 張太一直都知道Gideon少說話,卻又清楚孩子智力正常,「譬如吃水果,他不會講想吃什麼,但我跟他說蘋果、香蕉時,他能夠聽清楚指示,指出正確的水果,所以我以為他只是文靜,不愛說話,沒想到是一種病症」。加上張太跟丈夫本身個性也偏靜,更不察覺孩子狀况異常。 由於孩子不擅用言語表達自己,情緒無從抒發,Gideon容易變得暴躁,會用手搣我、抓我,大力撞我。 不懂表達自己 常發脾氣 不過,當證實Gideon患上語言發展遲緩後,張太仔細回想,發覺孩子不出聲,的確引伸了一連串問題。由於不擅用言語表達自己,情緒無從抒發,Gideon容易變得暴躁,「他脾氣比較差,一有不順心的事,就會做出激烈行為。我不讓他吃零食,他會用手搣我、抓我,大力撞我,背後代表他很不開心」。 無法表達——語言發展遲緩的小朋友,無法用說話表達內心感受,情緒容易變得壓抑或波動。 想做就做,在playgroup裏自出自入,又會四圍走,去摸東西,可能他想用這個方法了解環境,但不先徵求別人批准,變相經常犯規。 想做就做 不懂徵求批准 由於不懂發問,Gideon往往會衝動行事,「想做就做,在playgroup裏自出自入,又會四圍走,去摸東西,可能他想用這個方法了解環境,但不先徵求別人批准,變相經常犯規」。去到遊樂場,他也會主動結識新朋友,卻不會開口邀請,一下子就抱住其他小朋友,「有時會嚇怕對方,不敢跟他一起玩,幸好有些小朋友不介意,社交方面的問題總算不大」。 要數語言發展遲緩帶來的最大困難,張太想起幼稚園面試的經歷,「去了三間學校面試,他都眼定定地望着老師,完全不說話。即使他思考、智力正常,也沒法表現出來,校方當然無法取錄」。後來在朋友介紹下,張太得知一間幼稚園有學位,再接再厲為兒子報讀,面試時,教師只要求他將玩具疊高,考驗手眼協調能力,反而對答就很少,「老師問他喜歡吃什麼,他回答了『香蕉』,之後就不用怎麼說話了,終於順利入讀」。 理解能力——很多時家長只留意到孩子的表達能力,來評估他們的語言發展,其實理解力同樣重要,以五歲孩子為例,應該聽得懂故事,並開始推理。 他做錯事或情緒失控時,我不再『靠惡』責罵他,而是嘗試擁抱他,或者給他十至二十分鐘時間去冷靜。 問題引導 以詞語觸摸情緒 升讀幼稚園後,有了到校的言語治療服務,Gideon開始接受一對一訓練,情况立時改善不少。兒子受訓期間,張太也閒不下來,她通常會一同上堂,觀察治療師如何跟孩子相處,將箇中技巧帶回家中運用,「他做錯事或情緒失控時,我不再『靠惡』責罵他,而是嘗試擁抱他,或者給他十至二十分鐘時間去冷靜」。 情緒平復後,進一步要學習表達,張太會用問題引導他,「我會問他是否很生氣、害怕等,盡量用多些詞語去觸摸他的情緒」。無論孩子最終能否具體描述自己的狀况,都要給予肯定,說他很盡力、說話有禮等。日子有功下,Gideon學懂表達「很憤怒」、「很開心」等情緒,也會提出自己的需要,「他想看電視、吃東西,以前會直接行動,現在懂得先詢問」。 增加詞彙量——張太平日會多留意身邊的事物,跟Gideon一起描述出來,不知不覺中增加他的詞彙量。 我和丈夫一向很安靜,為了幫助孩子,說話多了很多,一開始都不習慣,幸好漸漸能自我調整。 同時,要增加兒子的詞彙量,張太會在日常生活中,描述他的行為舉止,「跟他說話時,要融入他身處的情景。他在玩公仔時,便在旁說『你在玩公仔啊』、『這是蟲蟲公仔』,然後形容公仔的顏色、大小,他聽得多,詞彙量自然增加」。張太笑言,不但Gideon要學習,作為家長的她也有所改變,「我和丈夫一向很安靜,為了幫助孩子,說話多了很多,一開始都不習慣,幸好漸漸能自我調整」。更笑說,兒子心情好的時候會「不停說話」,她也放下心頭大石。

詳細內容

K1要寫字?K1功課大檢閱 要學寫「木、中、十」

大多數的香港家長及辦學團體深信「執輸行頭慘過敗家」,什麼都要快人一步,3、4歲人仔,人未站穩,筆也未拿好,就已經要學寫字。教育局早於《學前教育課程指引》建議學校「不應期望就讀幼兒班(K1)的學生能夠寫字」,去年更重新修訂新指引,再次提出K1學生不應執筆寫字。不過,很多幼稚園為了迎合家長要求,或以提高學生水平為理由,仍然在K1功課中加入寫字部分,要學生執筆寫「木」、「中」、「十」,ABC,相對西方國家幼兒教育趨勢,例如德國、瑞典的幼兒園不會要求孩子提筆寫字,到底,我們的幼兒教育政策算是前衛還是落後?家長是支持還是反對?K1學生寫字,是好事還是壞事? 文﹕顏燕雯、沈雅詩、李樂嘉  圖﹕楊柏賢、資料圖片、受訪者提供  小模特兒﹕柏炫 九龍塘某名幼園的K1下學期中文功課,已要寫「木」、「工」等字。 有幼園的K1下學期功課內容已有英文字母、阿拉伯數字及中文單字抄寫;有的看似叫小朋友畫線條,其實就是在寫「田」、「土」等字的雛形。 記者蒐集了本港近十間幼稚園K1的功課,當中包括學券及非學券幼稚園,大部分功課都以填色、連線、圈出正確答案為主,然而有兩間幼園的K1下學期功課內容已有英文字母、阿拉伯數字及中文單字抄寫;有的則以取巧手法,看似叫小朋友畫線條,其實就是在寫「田」、「土」等字的雛形。 有家長表示,除了寫字,也有很多專題功課,例如專題主題為植物,家長要替子女尋找植物的資料和照片,讓小朋友帶回學校與老師和同學一起討論,難怪家長苦笑說﹕「這些功課其實是我們家長做,K1小朋友要怎樣討論呢?他們能夠說出完整句子已經很好。」 先寫A至Z、1至10,然後寫中文字如「木」、「中」、「上」等。 字母A至Z看似簡單,但對K1學生來說也難以寫得工整。 個案一:K1有抄寫 認讀考試 有一些家長寧願「先苦後甜」,希望孩子先在幼園階段打好寫字基礎,將來有利升小。好像Amy的兒子於九龍塘某名幼園念K2,她說K1上學期時,都是先做一些連線練習,但從翌年4月開始便要正式學寫字,先寫A至Z、1至10,然後寫中文字如「木」、「中」、「上」等。她表示,學生每星期做一次功課,數量不多,「因為學校教學生認字除了抄寫,主要是用字卡,每星期用字卡學三個中文字,也會有認讀的考試」。 學寫字其實是為了迎合家長需要,去考小學,雖然規定不能做試卷,但學校也會叫小朋友寫自己的名字,學校單看名字寫得醜或美也能作為評分標準。 家長:K1寫字助練空間感 她又指學校會建議學生用「三角鉛筆」寫字,令小朋友較容易握筆,也會派發這些鉛筆給家長,讓孩子可以在家使用這種鉛筆做功課。 外間一般認為這幼園功課多,學的字又深,但Amy並不認同。「K1時都算是愉快學習,只要字寫得不太醜,老師也不會要求修改,到了K2開始才要每天做功課。但經過K1的寫字練習,訓練到空間感,K2時已可寫出很整齊的字體。而K3剛開學不久,便是很多直資和私立小學的面試時間,學寫字其實是為了迎合家長需要,去考小學,雖然規定不能做試卷,但學校也會叫小朋友寫自己的名字,學校單看名字寫得醜或美也能作為評分標準。我身邊的家長也贊同小朋友愈早開始寫字愈好,因為香港有近八成是傳統小學,哪一間不是每天要做七、八樣功課?我們的孩子習慣寫字,上到小學便應付自如,相反,如果幼稚園不習慣做功課,上到小學便成了苦差。」 K1下學期開始則要寫阿拉伯及中國數目字,更會寫「口」、「土」、「十」等中文字。 個案二:K1下學期寫字 家長:線條簡單 女兒能應付 阿琪的女兒現於學券幼稚園念K2,她指學校程度適中,K1上學期主要是填色,也有用鉛筆畫點、線,不過每兩星期才做一次鉛筆功課。K1下學期開始則要寫阿拉伯及中國數目字,更會寫「口」、「土」、「十」等中文字。阿琪認為這些中文字線條簡單,女兒也能應付,加上每天只做一份功課,每份大約寫十個字,頗為輕鬆,而最重要的是,教師要求不太高,例如不會用紅筆圈起稍為不工整的字體,也提醒家長毋須因孩子的字寫得不美觀而擦去。 說到有否感覺學券幼稚園的功課程度相比非學券幼稚園設計得較淺,又會否怕女兒「落後於人」,阿琪坦言沒有擔心﹕「我也有認識朋友的孩子在其他學券幼稚園念書,但寫字部分比我們學校深得多,例如K2上學期便寫『雞蛋』,所以不要說學券幼稚園的功課程度一定較非學券的淺。而我也沒打算為女兒考私立或直資小學,純粹『大抽獎』,到時大家都是抽獎入,程度有參差也是預料之內,相信小朋友很快適應到,學校也能兼顧不同能力的學生。」 有關常識的課題會有簡單的連線、圈出正確答案等練習。 教育局發言人表示,一直強調幼稚園教育課程應以「兒童為本」,早在《學前教育課程指引》已指出「不應期望就讀幼兒班的學生能夠寫字」。 教局:有監察幼園課程深淺 教育局一直為幼稚園提供《學前教育課程指引》,去年2月再推出《幼稚園教育課程指引》(下稱課程指引),教育局發言人表示,一直強調幼稚園教育課程應以「兒童為本」,早在《學前教育課程指引》已指出「不應期望就讀幼兒班的學生能夠寫字」,而「幼稚園應做和不應做的事項」文件也指出幼稚園課程的內容要配合兒童的經驗、能力和興趣,不應要求幼兒班的兒童執筆寫字。局方又指,參加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計劃(下稱計劃)的幼稚園必須根據課程指引提供全面的本地課程。教育局會為參加計劃的幼稚園進行質素評核,全面檢視學校是否達到既定標準,當中包括如何落實課程指引,並將學校的質素評核報告上載網站,供市民閱覽。若幼稚園不遵從課程指引,教育局會要求學校改善。如學校未能通過質素評核,教育局更有權取消該幼稚園參與計劃的資格。 連線是「寫前練習」之一,當中亦可能包括常識和推理範疇。 教育局人員通過訪校、視學及觀課,如發現幼稚園課程要求兒童完成艱深的功課,將會要求學校停止有關安排。 倘課程太深 會要求停止 不過,香港幼稚園有本地和非本地課程供選擇,而且教學深淺程度參差,沒有參加計劃的幼稚園是否「無王管」,不需按課程指引來設計功課? 教育局以電郵回覆指,其視學人員會為幼稚園(包括沒有參加計劃的幼稚園)進行重點視學,在完成視學後,即時向學校作出口頭匯報,再致函幼稚園提出改善建議,以供學校參考和跟進。在透明和有效溝通的原則下,如子女遇到功課問題,家長可先向學校反映或查詢。教育局人員亦會通過訪校、視學及觀課,了解幼稚園推行課程的情况,如發現幼稚園課程未能配合兒童的能力和發展需要,例如要求兒童完成艱深的功課,將會要求學校停止有關安排。

詳細內容

從玩樂學習情緒管理 玩出抗逆力

創造遊戲空間——身為幼稚園校長,孔美琪認為學校不應該是一個剝削孩子玩樂的地方,反而應該創造更多空間,讓小朋友通過遊戲獲得經驗,建構知識和發展能力。 喜歡玩耍,是兒童的天性。玩耍不但帶給小朋友愉悅快樂,更重要的,是遊戲過程能促進孩子身心發展,培養他們各方面的能力,包括面對挫折和壓力的能耐。資深幼兒教育工作者孔美琪指出,世界不完美,不論身處繁華大都市或落後地區的小孩子,提升抗逆力,同樣重要。 文︰沈雅詩     圖︰蘇智鑫、受訪者提供 致力幼兒教育的孔美琪,不單關心香港的小孩子,亦參與推動中國內地以至全球的優質教育改革。身兼世界幼兒教育聯會(OMEP)香港分會會長,早前與內地專家攜手合作,於非洲展開了一項以遊戲提升孩子抗逆力的計劃。 小朋友的本性就是喜歡玩,不管是香港或是非洲的孩子,只要有得玩,他們就開心。 「小朋友的本性就是喜歡玩,不管是香港或是非洲的孩子,只要有得玩,他們就開心。」然而,兩地對遊戲的理解和重視程度,也有改善空間。 在本港,教育局去年修訂學前教育指引,建議半日制的幼稚園,最少預留30分鐘「自由遊戲」時間予幼兒,而全日制則不少於50分鐘。孔美琪樂見政府主動倡議,但她認為建議的遊戲時間仍然太少:「不是應該大部分時間也用來玩嗎?而且不應局限於室內。在中國內地,全日制幼稚園學生每天有2小時戶外活動,其實在戶外玩的心情、互動性,跟在室內玩很不同,戶外玩會開心很多。」 打成一片——孔美琪雖然是校長,但經常與校內學生一起玩,打成一片。 手偶發揮想像 培養非洲孩勇氣 放眼非洲,社會普遍未意識到遊戲對兒童的價值,孔美琪說,當地的幼稚園仍舊採用傳統的「Chalk and Talk」教學法,要求學生坐定定上課,「OMEP希望透過教師培訓、開發多媒體資源和遊戲示範材料等,幫助非洲的幼兒教育工作者建立寓學習於遊戲的概念」。 兒童未必懂得用詞彙表達感受,但通過參與想像遊戲學習到運用想像力解決問題,有助在現實中培養自信心和勇氣。 她補充,非洲資源貧乏,社會動盪,孩子內心潛藏很多不安和恐懼,透過遊戲可讓負面情緒抒發出來。「兒童未必懂得用詞彙表達感受,但通過參與想像遊戲,例如玩手偶,他們會學習到運用想像力解決問題,心理上既獲得滿足,亦有助在現實中培養自信心和勇氣。」 無分種族——不管任何膚色、種族的兒童都喜歡玩耍,這是他們的天性。 香港連「玩」都要上堂學? 香港家長樂於安排子女參與由成人主導、帶有目的的「玩樂」活動,「玩」砌LEGO、學「玩」單車、學「玩」足球。 相對於只重視孩子能否吃得飽的非洲家長,香港家長顯然較重視遊戲。孔美琪笑言,香港家長樂於安排子女參與由成人主導、帶有目的的「玩樂」活動,卻甚少讓孩子自由地玩:「我見很多家長會給子女上堂學『玩』砌LEGO、學『玩』單車、學『玩』足球,總之玩什麼也要去上堂。我不能說這些不是玩,但有時候,孩子更需要的,是無拘無束、任他們自由發揮的遊戲時間。」 她鼓勵家長平日多跟小朋友玩,不要連親子遊戲也假手於興趣班導師,「一家人可以圍在一起玩桌遊,例如大富翁,既益智,而且可幫助小朋友用正面態度面對輸贏」。 「清閒」童年——回想童年時候,孔美琪說「很清閒」,媽媽丁毓珠(右)經常讓她跟鄰家小孩一起跳橡筋繩、盪鞦韆,玩得不亦樂乎。 自主玩樂——玩耍是兒童的權利,孔美琪指香港家長安排的「玩樂」往往過分成人主導,應任由小朋友自主發揮。 培養抗逆需製造情景 在遊戲之中,孩子能運用想像力、創造力與他人聯繫和談判,從中學習情緒管理。 無數研究證明,遊戲是最適合兒童的學習方式,特別是一些自由和具探索空間的遊戲。美國兒科學會金斯伯格(Ginsburg)教授曾指出,孩子玩得愈多,他們的自我控制和掌控環境能力愈強,從而獲得更多的控制感、成就感與自信心;同時,在遊戲之中,他們又能運用想像力、創造力與他人聯繫和談判,從中學習情緒管理。 孔美琪補充︰「小朋友培養出這些正面積極的態度、能力和生活技能,他日遇到危機和挑戰,都有能力轉化逆境,茁壯成長。」她強調,不單是活在有天災人禍的發展中國家的兒童才需要有抗逆力,學習壓力大的香港學童一樣需要,而且這些能力不是與生俱來的,「Ginsburg教授所講的抗逆力『7C』,是需要製造情景、機會讓孩子有所鍛煉,而不是成長到某一個歲數就必然會發展出來」。 打破傳統——非洲幼稚園普遍採用傳統教學方法,OMEP冀望為當地教師建立寓學習於遊戲的概念。 良好的抗逆力是由「7C」建構出來,包括︰Competence(能力)、 Confidence(自信)、 Connection(聯繫)、Coping(克服)、Character(品格)、Contribution(貢獻)及Control(控制)。 ■抗逆力 「7C」 美國兒科學會金斯伯格(Ginsburg)教授指出,良好的抗逆力是由「7C」建構出來,包括︰ 1. Competence(能力)︰有效應對不同環境的能力 2. Confidence(自信)︰相信自己的能力,有信心嘗試新事物 3. Connection(聯繫)︰與家人、朋友、學校和社區建立緊密聯繫 4. Coping(克服)︰有妥善處理壓力的能力 5. Character(品格)︰有明辨是非的能力 6. Contribution(貢獻)︰明白個人貢獻對社會有重要作用 7. Control(控制)︰相信自己可以控制決定和行動的結果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