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劇場:音樂劇上演沙膠失蹤記 文具奇俠「擦走」校園欺凌

聖誕節又怎少得聖誕劇。有劇團在聖誕檔期,以各式各樣文具作為合家歡音樂劇的主角,例如擦膠、原子筆、鉛芯筆、鉛筆、毛筆,連愈來愈少見的沙膠也會重出江湖,大小朋友肯定都有共鳴!原來這套音樂劇的創作意念來自校園欺凌,但到底與文具有何關係呢? 文︰李祖怡      攝︰黃志東   《擦擦奇俠》的創作意念來自校園欺凌,希望觀眾反思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短處,可以包容彼此的不同。 小朋友的筆袋像個神奇百寶袋,裝有各式各樣的文具,陪伴他們上學去。偶爾會發現一支筆、一個擦膠無故失蹤數天,然後突然出現。一路青空劇團製作,即將在聖誕上演的親子音樂劇《擦擦奇俠》,便是以文具做主角。導演邱頌偉表示,每款文具都有不同的特點,正如小朋友一樣,各自有各自的個性。文具是其中一樣在學校常見的物品,小朋友經常接觸得到,劇本以文具做主角,相信觀眾會更易投入於劇中。劇中主線是沙膠因不被小主人重用而失蹤,其他的文具朋友展開搜索行動,並決定深入「梳化底城」,與觀眾一同尋找沙膠的下落。 邱頌偉透露,這套音樂劇的創作意念來自校園欺凌。 互相揶揄 帶來傷害 邱頌偉稱,這套音樂劇的創作意念是來自校園欺凌,「一路青空的兒童劇一向比較另類,社會性較強,不以童話作切入點。與編劇構思題材時,希望大人和小朋友都有共同想像,然後我們想到bully(欺凌)的題材。我們從前都經歷過,而現在社會亦有網上欺凌的情况」。 演出期間,設有二手文具收集箱,觀眾可把文具捐贈給有需要的人。 《擦擦奇俠》主要角色除了沙膠「沙沙」,還有擦紙膠「擦擦」、原子筆「阿Ben」、鉛芯筆公主及鉛筆大哥。邱頌偉透露,「故事中的文具會互相揶揄,好像我們在社會、學校的相處模式,有些人覺得『串』對方無傷大雅,當事人還嘻嘻哈哈,但對他來說可能已是一種傷害」。而在角色造型上,他希望給予觀眾「人」的感覺,所以不會穿上公仔模型服飾,但會以漫畫化人物表達,「戲劇是一種metaphor(隱喻),如果太直白,觀眾不會投入……要有些距離,由他們想像」。 劇團藝術總監歐珮瑩表示,小朋友在看表演時有情緒,例如因為某些情節而哭泣,代表他們正與演員一同經歷。她認為,這正正是劇場美麗的地方。 每人都有特性 不可相比 邱頌偉又認為,如果直接由一眾小朋友飾演欺凌者,故事會變得太直接,觀眾缺乏思考和想像空間,所以透過一眾文具角色點出主題,「這套劇想帶出每個人都有他的特性,不需要去學第二個人。他是鉛筆、她是擦膠,兩者沒有可比較性。 很多家長都會拿小朋友比較,但到底知不知道他們有何長處?如果小朋友知道自己有什麼長處,再朝向這方面發展,便不會埋沒了自己的天分。就正如劇中的沙膠『沙沙』,在現實裏沙膠愈來愈少人用,沙沙出走是為了找自己的用處,找一個合適的主人」。 《擦擦奇俠》一眾演員正密鑼緊鼓綵排,期望為觀眾帶來生動有趣的音樂劇。 除了沙膠「沙沙」的遭遇與現實相似,在角色性格方面,亦與真實文具的特性扣連,如鉛芯筆沒有鉛芯,筆管內就空空如也,因此鉛芯筆公主設計成需要被愛的特質。不過,文具款式五花八門,到底劇組是怎樣挑選角色?飾演擦紙膠「擦擦」的歐珮瑩,同時為劇團藝術總監,她表示在選擇文具角色時,會考慮它們在現實中的特質,「鉛筆與擦膠總是一對,你有鉛筆可以書寫,寫錯了的話,擦膠可以幫到你,但只有擦膠,它便沒有用。大家要互相付出,才可發揮特性」。 導演邱頌偉(前右)正指導演員一些肢體動作。 互相付出才可發揮作用 歐珮瑩又認為欺凌很多時是出於非我族類的想法,「文具與文具之間沒有身體上的欺凌,但可能言語上會傷害到對方。故事中的沙沙覺得被人欺負,覺得大家都不喜歡他、看不起他,於是就離開了群體」。她希望透過《擦擦奇俠》不同特色的文具,讓大朋友、小朋友反思,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短處,可以包容彼此的不同。 《擦擦奇俠》以文具做主題,擦膠和鉛筆總是形影不離,互相配合,才可發揮特性。 場外活動 文具捐贈 分享快樂 一路青空邀請「銀の文房具」合作,演出期間設有捐贈箱,向觀眾收集二手文具,透過「銀の文房具」的「文具銀行」,把這些文具分享給香港或落後地區的有需要人士。家長和小朋友既可欣賞表演,又可以過一個有意義的聖誕節! 另外,場外有新舊文具展板,介紹不同文具的冷知識,例如文具的功能和形態變遷。劇團藝術總監歐珮瑩希望為觀眾帶來一個完整的觀劇經驗,「劇前體驗能讓觀眾帶着一個興奮的心情欣賞之後的演出」。 ■INFO 《擦擦奇俠》 日期及時間︰ •12月23及30日上午11:00 •12月22、23、25、26、29、30日下午3:00 •12月25、26、28、29日晚上7:45 地點︰沙田大會堂文娛廳 票價︰$280 主辦︰一路青空 購票︰城市售票網 查詢︰2111 5999

詳細內容

「輸」在起跑線﹕讀書不成 爸媽離世 憤世窮少年 劇場跳出新天地

很多父母都以為孩子讀書不成,人生好像就完了。其實學業成績不過是人生的其中一部分,孩子們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可能,就像不少醉心藝術的演藝界成功人士,小時候也不是讀書的材料,一樣能夠攀上事業高峰。以當演員為目標的曾向鎮(Benjamin),讀書時期並未得到同學、老師的認同,卻因為找到了自己的興趣,讓他跨過了人生中幾個重大難關,找到活着的意義。 文:顏燕雯      攝:劉焌陶 「輸」在起跑線 23歲的曾向鎮(Benjamin)現時在台北留學,是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四年級學生,主修表演的他周一至五都要上課,下課後排戲至晚上11時才休息;逢周六日就跟同學一起衝浪、學跳探戈。別人眼中看似愜意的生活,其實來得不易。 父母離世後,Ben說現在已無牽掛,會一心一意讀好書、做好本分,積極面對未來的無限可能。 11歲內地來港 成績差自卑 Ben出生在汕尾一個農村家庭,但他從不覺得自己輸在起跑線。「記得我們那條村有4個小朋友,都是1995年出生,屬豬。4隻『豬仔』每天就是四處跑,閒時到河裏捉魚,晚上又走到鄰家吃飯,生活非常開心。」 童年無憂無慮的生活,從爸爸帶他到香港生活便停止了。當時生母與親姊留在內地,Ben與爸爸在香港跟後母生活,由於後母年紀大,不懂照顧孩子;加上爸爸在果欄工作,每朝凌晨便外出,直至傍晚才回家休息,很少機會跟兒子見面,年紀小小的Ben不但要學習照顧自己,連做功課和溫習也沒有人幫忙。 後母與親姊現居於Ben長大的屋邨,現時逢大學暑假,他都會回到這兒居住,偶爾也會回想到當年的苦與樂。 「11歲來到香港讀小學四年級,廣東話又不會講,那時我才學ABC,但同學們已說得一口流利英語,我想追都追不來。當年學校有一個新移民補習班,專設計給我們這些內地來的學生補課,我覺得這個標籤很殘忍,令我開始感到自卑。」Ben說那個小時候的他,已覺得自己是「零」,什麼都沒有。 從學習演戲的過程中領悟到人生中什麼才最重要,加上遇到導師的扶助,令Ben從黑暗的世界中走了出來。 中一參加話劇社 重拾自信 由於成績不好,Ben升上了一間band 3中學,同學、教師也對他不屑一顧,唯有繼續當一個沒自信的男孩。卻不知哪裏來的勇氣,沒有自信的他在中一時竟選擇參加學校的話劇社。雖然沒有太多演出機會,但這機遇卻培養出他對演戲的興趣,就這樣,一顆屬於舞台的小種子就在他內心萌芽了。「我也不知當年為何有膽子參加劇社,可能這是我跟戲劇的緣分吧!當時我就知道,我的目標再不是考入一般的大學,而是從戲劇這方面去走。縱使其他人仍然只看重成績,我也不介意。」 自從有機會在舞台演出,Ben的自信心漸漸回來了,2013年更參加誇啦啦藝術集匯的「Bravo! 香港青年劇場獎勵計劃」,想不到這不但是個演戲的體驗,更成為改變他一生的轉捩點。 在倫敦接受四星期戲劇訓練,Ben(右一)在不用上課的日子都與同學四處遊歷。那是他第一次出國,從不敢開口說英文到最後放膽嘗試。 「Bravo!」專為13至18歲的學生而設,是一個雙語戲劇及生命教育計劃,希望透過專業戲劇訓練,讓年輕人有機會實現舞台夢想,同時培養他們積極、正面的品格。Ben說:「當時感覺好興奮,因為那是第一次參加一個純粹跟戲劇有關的活動。上堂時學的東西都很有趣,導師們也很專業。接受一連串的訓練後,發現戲劇不止是站在台上演出那麼簡單,導師會引導我們把隱藏在內心的東西釋放出來,好讓演戲的時候,能夠懂得如何把那些自己曾經歷的情緒、記憶都拿出來好好運用。」由於表現出色,Ben更成為「Bravo!」計劃中19個獲挑選到倫敦接受為期一個月戲劇訓練的學員之一,他非常珍惜那次機會,很用心學習。 Ben(右三)2013年參加了誇啦啦藝術集匯的「Bravo! 香港青年劇場獎勵計劃」,不但加深了他對戲劇的興趣,更從導師的啟發中領悟出要珍惜眼前人和事。 恩師賞識 籌獎學金讀大學 在這段學習期間,正在追求夢想的Ben其實一直也在為家庭的事忙碌和煩惱。從內地移居來港不久,Ben的生母就患上癌症,在他念五年級時媽媽更要動手術,「當時年紀小,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以為媽媽做完手術就會好,所以沒有常常回去探望她,因為我覺得要在香港讀書,如果還要經常回去探病,對我來說是一種負累,所以都只是長假期才會回去。以前我很恨這個世界,覺得生活很辛苦。我問自己,為什麼別人可以上各式各樣的興趣班,我就沒有錢去;別人的爸爸媽媽每年都會帶他們去旅行,而我即使爸媽都在身旁,卻沒有相處的機會?我覺得這世界很不公平」。 未遇上Bravo!前,Ben看世界帶一點憤世嫉俗,可幸一個機會,讓他把人生扭轉,「若要付錢才能入這劇團的話,我根本沒機會參加,但最後我卻得到這個機會,學到很多很多,加上導師的教導,我才明白要好好裝備自己,為每個機會做好準備,同時也明白要多珍惜擁有的一切,包括家人」。在參加Bravo!期間,Ben有時為了回鄉多見媽媽一面,都要請假。後來爸爸因病過身,媽媽也病情轉壞,Ben才知道爸爸原來一早儲備了一筆錢,寧願自己不看醫生也要讓他讀大學,Ben覺得自己像害了爸爸,於是決定把這筆錢留給媽媽作醫藥費,不想讀大學了,「因為我不想我的親人這麼快離開我」。 23歲的Ben有着一般年輕人的活潑和調皮性格,誰想到眼前的小伙子已經歷過許多人生的挫折? 學演戲開竅 珍惜身邊人 誇啦啦藝術集匯的行政總裁邱歡智(Lynn)在Bravo!中認識Ben,得知他家中情况後,決定幫他完成大學夢。「我覺得他是一個有毅力又勇敢的孩子,但是一直看到他內心非常沉重。試問一個中四的學生,會因為什麼而沉重呢?後來知道了他的故事,我覺得若因為沒有錢而不能讀大學,那是非常可惜。既然我們機構的計劃是想幫助草根階層的年輕人,那不如試試替他找獎學金讀大學。」最後,由於Ben的背景和在劇團中的表現,得到一筆足夠資助他完成大學和生活費的獎學金,Lynn只提出一個條件,就是Ben他日要用他的能力去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獎學金是Ben讀書的最後希望,知道申請成功後,他忍不住把這份喜悅跟媽媽分享。雖然最後母親終因病離世,但Ben說他慶幸因為學演戲而開竅,在媽媽人生的最後一段路上,他不但常常抽時間陪伴媽媽,也會不害羞地常跟她說「我愛你」,令自己沒有後悔。「我覺得媽媽在生的最後幾年,看到我在演戲範疇所做到的事,也會感到自豪,我想她應該不會再擔心我了。」 拿起道具,Ben立即戲癮大發。今年他更於學校演出中擔任武指。 恩師的話﹕藝術面前人人平等 誇啦啦藝術集匯行政總裁邱歡智(Lynn)可說是Ben的恩師、伯樂,回想對Ben的第一個印象是他寄來參加「Bravo! 香港青年劇場獎勵計劃」計劃的申請表格。「我看到他的照片,把頭髮梳得很整齊,把咪高峰掛在耳朵,從眼神、打扮,看到他做足準備工夫。之後再見到他寄來的表演影片,我覺得他很喜歡做戲而且很認真,所以便考慮取錄他。」 她說,「Bravo!」自2013年成立,是因為看到香港教育的不足。她認為藝術面前人人平等,不分階級不分貧富,希望透過另類教育方法,讓內心「有團火」的年輕人得到專業演戲訓練及生命教育,特別是一些來自經濟困難家庭並具演藝天分的孩子們,讓他們建立正面生活態度及技能。表現出色的,更有機會免費往倫敦或台北接受進一步專業訓練。而Ben參加的那一屆,就有19個學員可以到倫敦,接受4星期的訓練。 誇啦啦藝術集匯行政總裁邱歡智(右)說,記得最初認識Ben時覺得他不愛說話,像是有很多心事。得知這孩子的家庭背景,最後決意幫助他完成讀大學的心願。 讓草根年輕人接受演戲訓練 跟Ben相處的日子,Lynn看着他不斷成長和改變。例如他剛到倫敦受訓時,連英文也不敢開口說,後來努力克服困難,休息時更到書店買了不少英文書閱讀。「他是非常發憤的孩子,而且學習態度很好。既然我們的計劃目的是幫助草根年輕人,我就知道我一定要幫阿Ben。知道他經濟有困難,但我自己又不可能掏錢供他讀書,於是便開始找贊助,看看有沒有機會給他獎學金。我替他申請時,要求查看他的家庭經濟狀况,記得打開他爸爸給他的儲蓄存款紀錄一看時,我不敢相信,因為那筆用來給兒子讀大學的金額,遠低於我想像。但是,一個父親快要離開也惦掛着兒子念書、把他畢生儲起來的金錢都給了兒子,我心想,無論如何也得盡力去幫助他(Ben)。」 在台灣念書的Ben,周一至五都忙着學習和排戲,唯有在周末有一點私人時間,與朋友到海邊衝浪。 藉着Ben的例子,Lynn想鼓勵現時年輕人:「他是什麼都沒有,沒有錢,沒有了爸媽,但他為了目標卻很有動力。若你這一刻覺得沒有成就,不用怕被人看扁,也不要因為別人說你沒有用,便放棄自己。好好找機會去做好給自己看,不是做給別人看。我相信香港很多年輕人,無論是基層還是富裕,只要是有實力、積極,便能夠用自己的力量令社會變得更好。 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學表演,有不少實習機會。Ben熱愛舞台,打算畢業後繼續在這方面發展。 香港讀書有陰影 台灣留學開眼界 憑着獎學金加上自身實力,Ben考上了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選擇到台灣讀書,除了因為當地師資優良,也因為他仍然抹不去年幼時在香港讀書的陰影。「香港步伐比較急促,沒有時間讓我沉澱和消化;加上我在小學和中學時受到學業壓力的折磨,真的不太想留在這裏學習,想去另一個地方休息一下、好好感受這個世界。」 Ben(左二)於「Bravo!」的結業表演中擔當要角。 比從前開朗不少的他,逢周六日會跟朋友四處去玩,上山下海開闊眼界,閒來還會接拍微電影增加工作經驗,打算畢業後繼續在舞台方面發展。今天,Ben雖然還是一個未畢業的準演員,前途未知是否一片光明,但他一直以來的努力、待人接物的態度,不知不覺地幫助他踏上這條不一樣的路。 沒有亮麗的家庭背景、缺乏至親在身邊,一切已經變得不再重要,因為他明白眼前的路,正是他想要走的。 飛躍舞台 逃出黑暗命運  

詳細內容

可隨時發聲走動 自閉童自在睇話劇

《綠野仙蹤》「自在劇場」版本由成年演員參演,以便有能力應付突發情况。 自閉症孩子往往專注力和自控能力較弱,或會在公眾場所大喊大叫。帶他們到劇院看表演,若忽然大叫,場面尷尬。 政府致力提倡社會共融,人人都可享有平等和尊重,包括有特殊需要的人士。雖然帶他們看電影、話劇或會遇上困難,但他們同樣有欣賞藝術表演的權利,有劇團為此開設專場,讓自閉症或學習障礙人士輕鬆自由地看表演。劇團正密鑼緊鼓排練,為演出做好準備,現在讓大家先睹為快! 文︰李祖怡 一般劇場的場地規則都需要觀眾保持安靜,避免中途離席,以免影響表演者及其他觀眾。對於自閉症孩子的家長來說,帶孩子看戲劇是一大難題,因為他們專注力較弱,自我控制能力低,有時會過分活躍,大聲叫嚷,甚至跑跑跳跳。但不要以為自閉症小孩因此與現場表演「絕緣」,誇啦啦藝術集匯(下稱誇啦啦)打破我們固有的想像,讓有特殊需要人士也能自在地欣賞戲劇節目。誇啦啦為註冊慈善團體,主張以雙語學習劇場方法,培育新一代年輕人。他們於2014年開始舉辦「自在劇場」,特別為自閉症或學習障礙人士而設,至今舉辦過13場演出,入場人次超過2700。 誇啦啦藝術集匯將為觀眾帶來《綠野仙蹤》,與一眾主角走進神秘世界,來一場冒險之旅。圖為公眾場綵排情况。 稻草人 演後活動環節 玩道具穿戲服 誇啦啦的首席導演馮鎮宇表示,劇團藝術總監黃清霞曾遠赴英國取經,當地有專為特殊需要人士而設的Relaxed Theatre,令他們有所反思,「或者在香港是一個缺失,許多資源都放在majority(主流),有意無意地遺忘了少數學生的需要」。他認為,藝術可影響一個人的生命,可是當主流學生有很多機會看不同製作時,部分劇場甚至拒絕特殊需要人士進場,怕他們滋擾其他觀眾,而且戲劇內容亦未必適合他們收看。有見及此,誇啦啦製作「自作劇場」,讓特殊需要人士有機會享受戲劇演出。今次劇團為觀眾帶來《綠野仙蹤》公眾人士版和「自在劇場」版,後者設有粵語場及英語場,粵語場由馮鎮宇執導。公眾版長約1小時,「自在劇場」版演出時間則約30分鐘,兩者皆有演後活動環節,讓觀眾上台試玩道具、觸摸布景和試穿戲服。 誇啦啦首席導演馮鎮宇表示,「自在劇場」能令觀眾身在其中,有學生更記得演員過去所扮演的角色。 可有想過在看話劇時,放聲高唱?「自在劇場」版在演出期間會與觀眾大合唱,讓觀眾為戲裏角色加油,目的是令他們覺得自己的參與能幫助劇情發展,可協助主角。「自在劇場」與公眾場的最大分別是觀眾可以隨時發聲、自由走動和進出劇院,場外更設有休息區,備有紙和筆,讓小朋友寫寫畫畫,冷靜下來再進場。由於自閉症患者對周圍環境敏感,例如聲音、燈光,故「自在劇場」的演出會調低音量及燈光效果。過分暴力、恐怖,或令他們視覺有太大刺激的情節都會盡量刪減,例如《綠野仙蹤》公眾場有一情節是砸死女巫,粵語版的「自在劇場」則改為用較中性的對白「打敗女巫」交代。場地支援方面,場內職員、演員及行政團隊須先出席相關簡介會,了解自閉症人士的需要。另外,「自在劇場」由專業演員參演,以便有能力應付突發情况。馮鎮宇每一場都坐在觀眾席,觀察他們的反應,以及提供支援,但至今也沒有突發事情發生而要中斷演出。 鐵皮人 場外備紙筆畫畫冷靜 「他們好真、好直接,喜歡便會叫出來,也會就演員的演出作出反應,例如『對呀!對呀!就在那兒!』演員感覺與觀眾距離很近,彼此都在同一個空間,做同一件事。」總結數年經驗,馮鎮宇發現「自在劇場」的觀眾喜歡看冒險題材和魔法故事,參與感特別強,因為演員會與觀眾互動,「你們會幫助我們打倒巫師嗎?好像打遊戲機,過完一關又一關,角色和觀眾經歷不同難關,一同成長,最後完成任務」。因此,劇本選材要花些心思,並非每套劇目都適合在「自在劇場」版演出,如靜態的文學作品便不適合。他笑言,每次開場都會問他們喜歡什麼故事,「喜歡看愛情故事嗎?他們都異口同聲說不要!」 公眾場由2名小演員施雅文(前)和楊海恩(後)飾演桃樂斯一角。 由於「自在劇場」版縮短了演出時間,劇本和角色也有刪減,「我沒有忠於原著的包袱,『自在劇場』就是為特殊需要學生而設,寧願令他們看得開心,覺得有趣,然後想看原著,了解更多,多於寫一個忠於原著故事,但觀眾看不明的劇本。」是次演出的《綠野仙蹤》為經典童話故事,講述樂於助人的女主角桃樂斯,夢想與一群有趣的同伴一起探索神秘世界,碰巧一個龍捲風把她吹到魔法王國,她終於夢想成真,遇上獅子、鐵皮人、女巫、國王等人,展開冒險之旅。馮鎮宇提到,劇中的角色看起來都有些缺失,例如稻草人沒有腦袋、鐵皮人沒有心臟、獅子缺乏勇氣,但其實他們只是忽略和遺忘了,通過身邊朋友的鼓勵,可以把它們一一找出來,「希望有特殊需要學生看過這套劇後,可以明白到朋友的重要,只要大家互相幫助,一同成長和進步,就可以戰勝一切。縱然他們不被重視、被排斥,但只要信任身邊的人,總可以克服困難」。 獅子 ■小演員心聲 增強英語 學習管理時間 12歲的施雅文(Amberly)參與誇啦啦劇團數年,主演英語話劇,從中增強了英語溝通能力,更有自信說英文。問及喜歡演話劇的原因,她指可以扮演不同角色,了解他們的生活。這次,她將於《綠野仙蹤》公眾場飾演桃樂斯一角,亦是首次參演這套劇目,從故事中令她明白到親情和友情的重要。飾演女主角的她,自然有很多台詞要背,「我要上學、做功課、溫書,又要背台詞,所以都有點壓力,不過我對這次演出有100%信心」。她剛升上中一,星期一至五每天綵排兩個多小時,除了演話劇外,更加入田徑校隊,兼顧學業和興趣,平衡發展,從中亦學習了管理時間。 施雅文 ■INFO 《綠野仙蹤》 日期及時間︰ 公眾場︰ 10月13及14日(周六、日)下午2:30 自在劇場︰ 10月8日(周一)上午10:30(粵語)、下午2:00(粵語);10月9日(周二)上午10:30(粵語)、下午2:00(英語) 地點︰西灣河文娛中心劇院 票價︰$230、$200、$150(公眾場),$40(自在劇場) 主辦︰誇啦啦藝術集匯 購票︰城市售票網 查詢︰2520 1716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