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別不童﹕SEN孩子打籃球學團隊精神變合群

  在籃球班裏,SEN童有不少與人互動的機會,包括入球後互相擊掌、傳球前作溝通等,以建立群體的意識。 比賽時,教練(右)會從旁給予提示,如要他們傳球或射球,一來助他們表現更好,二來避免他們因「獨食」而忽略團體合作。 除了個人運動,團體運動對SEN孩子來說同樣重要。學前弱能兒童家長會的籃球班,每期開班均大受歡迎,該會沙田區副代表李潤賢表示,到了10多歲時,SEN孩子需要以運動來發泄精力,如能同一時間建立社交能力,就更加理想,「部分SEN學生很熱情,但因行為和情緒跟他人有差別,較難認識朋友,透過籃球班與人互動,就能教他們群體相處技巧」。 入球擊掌改善「獨食」 擔任籃球班教練的陳靖逸,本身亦於特殊學校任職體育教師,他教SEN學員打籃球,不會說太多理論和步驟,寧願多做示範,「他們能聽入耳的東西好少,但會跟着別人的動作」。他又以遊戲來教基本功,「練拍球1000下,他們一定無法專注,不如叫他們把球帶過半場,中間有其他學員嘗試把球拍走」,在玩樂中打好基礎,更重要是能與人互動。 我便用一些小方法改變他們,例如每次入球都要互相擊掌,令他們知道何謂團隊 運動固然對SEN孩子有益,但不代表他們一做運動,身心問題就立即改變,「關鍵是教練能否把握機會,教他們做人處事的態度。有些『獨食』的學員,只想自己入球得分。我便用一些小方法改變他們,例如每次入球都要互相擊掌,令他們知道何謂團隊」。 陳靖逸分享道,入球擊掌的做法更改善了學員的脾氣,「本來有人好緊張分數,一輸球就發脾氣走開,擊掌要令他們知道,團隊中的每一個都很重要」,他們不再輕易離場,甚至建立起「別人成功都代表自己成功」的意識,與人合作自然變得順利。 青春期做運動發泄精力 Anson起初只顧自己射球,不懂得與隊友合作,幸好教練注重團隊精神,多番調教下,他現在不但會傳球,連在學校也變得合群。 今年15歲的Anson是自閉症患者,媽媽Cher表示,兒子3年前開始參加籃球班,之前通常做靜態活動,「小時候沒有學運動,也不會有朋友一起上興趣班,最多自己做做手工和彈琴」。 當SEN孩子步入青春期,能量太多時,脾氣會特別暴躁 但她聽其他家長分享,當SEN孩子步入青春期,能量太多時,脾氣會特別暴躁,同時因為比以前強壯,要制止他們發脾氣就更艱難,「所以便安排他做運動,將過盛的能量釋放出來」。 最初參加時,兒子傾向站在旁邊,從不會拿球上場,Cher索性上場陪他一起跑。到喜歡籃球後,Anson又會只顧自己玩,「基本上,他一拿起球就想不停射球,完全不理會他人」,於是在教練示意該傳球時,Cher便會從旁提醒。 現在Cher沒有再下場陪兒子,但Anson已懂得傳球給隊友,更令她驚喜的是,籃球場上的轉變能帶到生活裏,「我接他放學時看到,他跟認識的人打招呼,更主動搭着朋友的肩膀。他雖然有自閉症,但合群了許多,甚至希望與人互動」。 不停跑動提升肢體力量 城城喜歡運動,但天生肢體力量較弱,在接受籃球訓練後,終於逐步強化。不止在球場,連平日的活動也靈活了許多。 另一名學員城城同樣15歲,自小有發展遲緩,媽媽林太說他鍾愛運動,「小時候看電視,他最喜歡體育節目,又喜歡球類,家中掛着一個玩具籃球架」,但發展遲緩令他的肢體活動較差,「小手肌問題最嚴重,幼兒時更要做物理治療,體育項目的表現也比同齡人差」。 「現在城城則靈活得多,估計因為運動和跑動,強化了他的肌肉」 直至3年前來到這個專為SEN學生而設的籃球班,城城不再怕落後於他人,隨着不停練習,肢體力量亦愈來愈好,「以前他的動作好『論盡』,連上下樓梯都要慢動作,現在則靈活得多,估計因為運動和跑動,強化了他的肌肉」。 相關:SEN孩子習泳「覺醒」 學自理好時機

詳細內容

與別不童:克服語言發展遲緩 引導+治療 打開孩子金口

由咿咿呀呀地發聲,到第一次喊「爸爸媽媽」,在父母心目中,孩子的聲音總是百聽不厭。但患有語言發展遲緩的孩子,往往愈長大愈沉默,他們不懂用言語表達情緒,總是無法回答別人的提問,甚至長期默不作聲。別以為沉默是金沒有問題,因為這會影響孩子日後的學業、社交及心理健康等發展。爸媽們只要跟孩子耐心溝通,再加上言語治療的協助,孩子一樣可以變回「開籠雀」。 文﹕李樂嘉   圖﹕馮凱鍵、資料圖片 大有進步——患有語言發展遲緩的Gideon(左),經過訓練後,言語表達大有進步,旁邊是張太。 兩歲時去母嬰健康院做檢查,同齡小朋友能說出不少單字,但Gideon腦袋的詞語庫裏,連五個詞語也沒有。 跟五歲的Gideon初次見面,他笑着走過來打招呼,還問了記者的名字,熱情的他似乎跟語言發展遲緩拉不上關係。媽媽張太卻說,兩三年前的Gideon幾乎不說話,「兩歲時去母嬰健康院做檢查,確定他有語言發展遲緩。同齡小朋友能說出不少單字,但Gideon腦袋的詞語庫裏,連五個詞語也沒有」。 看圖說故事——在訓練中,Gideon先將圖卡排好次序,再說出故事內容,分別考驗他的理解能力和表達能力。 我以為他只是文靜,不愛說話,沒想到是一種病症。 張太一直都知道Gideon少說話,卻又清楚孩子智力正常,「譬如吃水果,他不會講想吃什麼,但我跟他說蘋果、香蕉時,他能夠聽清楚指示,指出正確的水果,所以我以為他只是文靜,不愛說話,沒想到是一種病症」。加上張太跟丈夫本身個性也偏靜,更不察覺孩子狀况異常。 由於孩子不擅用言語表達自己,情緒無從抒發,Gideon容易變得暴躁,會用手搣我、抓我,大力撞我。 不懂表達自己 常發脾氣 不過,當證實Gideon患上語言發展遲緩後,張太仔細回想,發覺孩子不出聲,的確引伸了一連串問題。由於不擅用言語表達自己,情緒無從抒發,Gideon容易變得暴躁,「他脾氣比較差,一有不順心的事,就會做出激烈行為。我不讓他吃零食,他會用手搣我、抓我,大力撞我,背後代表他很不開心」。 無法表達——語言發展遲緩的小朋友,無法用說話表達內心感受,情緒容易變得壓抑或波動。 想做就做,在playgroup裏自出自入,又會四圍走,去摸東西,可能他想用這個方法了解環境,但不先徵求別人批准,變相經常犯規。 想做就做 不懂徵求批准 由於不懂發問,Gideon往往會衝動行事,「想做就做,在playgroup裏自出自入,又會四圍走,去摸東西,可能他想用這個方法了解環境,但不先徵求別人批准,變相經常犯規」。去到遊樂場,他也會主動結識新朋友,卻不會開口邀請,一下子就抱住其他小朋友,「有時會嚇怕對方,不敢跟他一起玩,幸好有些小朋友不介意,社交方面的問題總算不大」。 要數語言發展遲緩帶來的最大困難,張太想起幼稚園面試的經歷,「去了三間學校面試,他都眼定定地望着老師,完全不說話。即使他思考、智力正常,也沒法表現出來,校方當然無法取錄」。後來在朋友介紹下,張太得知一間幼稚園有學位,再接再厲為兒子報讀,面試時,教師只要求他將玩具疊高,考驗手眼協調能力,反而對答就很少,「老師問他喜歡吃什麼,他回答了『香蕉』,之後就不用怎麼說話了,終於順利入讀」。 理解能力——很多時家長只留意到孩子的表達能力,來評估他們的語言發展,其實理解力同樣重要,以五歲孩子為例,應該聽得懂故事,並開始推理。 他做錯事或情緒失控時,我不再『靠惡』責罵他,而是嘗試擁抱他,或者給他十至二十分鐘時間去冷靜。 問題引導 以詞語觸摸情緒 升讀幼稚園後,有了到校的言語治療服務,Gideon開始接受一對一訓練,情况立時改善不少。兒子受訓期間,張太也閒不下來,她通常會一同上堂,觀察治療師如何跟孩子相處,將箇中技巧帶回家中運用,「他做錯事或情緒失控時,我不再『靠惡』責罵他,而是嘗試擁抱他,或者給他十至二十分鐘時間去冷靜」。 情緒平復後,進一步要學習表達,張太會用問題引導他,「我會問他是否很生氣、害怕等,盡量用多些詞語去觸摸他的情緒」。無論孩子最終能否具體描述自己的狀况,都要給予肯定,說他很盡力、說話有禮等。日子有功下,Gideon學懂表達「很憤怒」、「很開心」等情緒,也會提出自己的需要,「他想看電視、吃東西,以前會直接行動,現在懂得先詢問」。 增加詞彙量——張太平日會多留意身邊的事物,跟Gideon一起描述出來,不知不覺中增加他的詞彙量。 我和丈夫一向很安靜,為了幫助孩子,說話多了很多,一開始都不習慣,幸好漸漸能自我調整。 同時,要增加兒子的詞彙量,張太會在日常生活中,描述他的行為舉止,「跟他說話時,要融入他身處的情景。他在玩公仔時,便在旁說『你在玩公仔啊』、『這是蟲蟲公仔』,然後形容公仔的顏色、大小,他聽得多,詞彙量自然增加」。張太笑言,不但Gideon要學習,作為家長的她也有所改變,「我和丈夫一向很安靜,為了幫助孩子,說話多了很多,一開始都不習慣,幸好漸漸能自我調整」。更笑說,兒子心情好的時候會「不停說話」,她也放下心頭大石。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