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教師呢碗飯唔易啃

王師奶今生有一個難圓的夢,那就是教師夢。少時上學,睇見老師站在黑板前,說得興起,真有手揮五弦、目送飛鴻的英姿,於是許下宏願:「大(丈夫)當如是也!」怎料連考兩年教育學院,不是衰在筆試,就係死在面試。壯志難酬,少艾嫁作商人婦,你話嘞,好似曾俊華話齋:生涯何來規劃?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真是至理之言,如果小婦人今日是一位教師就真係大劑了。各位看官,你們也許會說:「王師奶,唔好做阿Q,做唔到又話大劑。曾經有一個調查,話香港教師人工係全世界最高,何况幾個月前,香港政府仲調高教師及校長人工,師訓畢業生起點近2.7萬元,學位化後將是3.3萬元;小學校長更達12萬元。今時今日呢啲筍工去邊度搵呀,仲話大劑!」王師奶見到教師們待遇好,替他們開心,生活安定,才可以用心做好呢份工,得益的是學生。一般市民只看到他們好的一面,卻看不到他們淒酸的一面。 工作多唔係最主要,最慘是屈辱…… 自教改以來,教育結構由簡而繁,好多嘢疊牀架屋,做到班老師有氣無碇唞,除授課外,孭多十瓣八瓣工作是等閒事,連當時的教育署長羅范椒芬都話要替教師們拆牆鬆綁。可惜剛搬開了兩塊磚,教改新政又落了幾擔水泥;剛鬆了幾條鹹水草,又紮了丈八長的大麻繩。教育係要改革,但要量力;一頭駱駝最高負重量是800磅,你把1000磅的貨物放在牠背上,結果如何?死畀你睇囉,教師就是那駱駝。各位想想,唔好單看教師的優厚待遇,係用命搏㗎。工作多唔係最主要,最慘是屈辱:如果學校學生人數不足,驚殺校,教師要做埋推銷員,去商場派招生章程,去大廈信箱塞單張;更有甚者,去派位中心門口拉「客」,鼓其如簧之舌,出盡八寶,扭盡六壬,務求將學生拉入本校。請問:本以作育英才為初心,今竟斯文掃地,派廣告、搶學生,這屈辱豈是金錢可補償?當然,不是所有教師都有如此不幸的遭遇。 這幾天忽聞有人要設「監師會」,慶幸當年考唔入教育學院,避過此劫,不過亦替現役教師一灑同情之淚。尚記得多年前深水埗鮮魚行學校,在校內遍設攝影機,包括課室、教員室、走廊,又有大屏幕放映。王師奶嘈到拆天,認為損害教師尊嚴和私隱,監察系統媲美赤柱監獄,其後梁姓校長解釋是防止學生盜竊行為,傳媒再無跟進。既名「監師會」,顧名思義是監視教師,好想問「監師會」監的是什麼?想教育局長設立教師「十戒」乎?監教師有無懶人多屎尿,每天去幾多次廁所?監女教師條裙太短,男教師著恤衫唔著內衣?監教師有無講粗口? 監視教師有無給學生洗腦? 相信這都不是重點,最主要是監視教師有無給學生洗腦,描述六四太詳盡,生安白造香港六七是暴動,有無煽動學生朝朝上課前去拉人鏈。提出設「監師會」的議員請少憂,𠵱家啲學生唔係咁容易畀阿sir或miss誤導㗎,佢哋上Google或百度一下,老師就穿崩喇。真實情况,老師分分鐘畀學生監視緊,用不着議員們操心。前車可鑑,文革時代,好多教師都畀學生戴高帽遊街喇,「監師會」絕對是除褲放屁,多此一舉。 再講一句,教師呢碗飯唔易啃。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9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