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在起跑線﹕從壞孩子到世界冠軍 氣球師彭思泰:母親絕望眼神喚醒我

氣球師彭思泰 扭出人生正途(馮凱鍵攝) 今年3月,Wilson與其團隊共30多人以8萬個氣球創作出大型恐龍主題展覽,靈感就是來自做魔術師時,在客人家中看到前輩創作的一隻4米高氣球恐龍。(馮凱鍵攝) 不消2分鐘,Wilson便能扭出狗、劍、花、兔,行內人稱「四大金剛」,學會這幾招,在派對上已經可以派上用場。(黃志東攝) 氣球能帶給人歡樂,Wilson喜歡看見小朋友收到氣球後的快樂笑容,「派對上給小朋友扭氣球,難度不低於製作氣球佈置,因為每個小朋友只有幾秒的耐性去等待,我要邊扭邊跟他們聊天」。(馮凱鍵攝) 2016年,Wilson與拍檔組隊參加兩年一度的「世界氣球大賽」,以這個2.8米高的「海神波塞冬」奪得中型佈置組冠軍。(受訪者提供) 弟弟(右)已成家立室,Wilson仍在追夢之中,不過他很努力地向父母證明,做氣球師能養活自己,不用父母再操心。(受訪者提供) Wilson說學扭氣球並不困難,他即場教零經驗的同學Marco扭一隻小狗,不出一分鐘,新手Marco也扭得似模似樣。(黃志東攝) 氣球師收入不穩定,近年也有很多人以低價接生意,採用廉價氣球或工廠式的倒模設計牟取暴利。但Wilson不但着重設計,更認為氣球很多時候會接觸到小朋友,所以他很在意用料安全和品質,包括選用通過皮膚敏感測試,以及可分解材料製成的氣球,寧願少接一點訂單、少掙一點錢。(馮凱鍵攝) 拍攝當日,Wilson扭出一套「弓箭」,更即場把玩起來,攝影師見到都興奮不已,所以他常說,氣球不止是小朋友玩意,只要有心思,連大人看到都會覺得驚喜。(馮凱鍵攝)榮膺世界氣球大賽冠軍、 有片睇 有片睇 有一個媽媽曾有這樣的經歷——2歲的孩子發燒多天,精神極差,一天午睡醒來,看見房間放了幾個不同顏色的氣球,身體立即就有了動力,想上前觸摸,連消失了的笑臉也再度重現。小小故事,令我們明白到氣球有着治癒心靈的力量。 氣球為孩子帶來歡樂,也為彭思泰展開不一樣的人生路。誰會想到這個曾榮膺世界氣球大賽冠軍、業內有名的氣球師,小時候曾與黑社會同學為伍?色彩繽紛的氣球背後,是一個年輕人尋找人生方向的故事。 文︰顏燕雯 彭思泰(Wilson)5歲時隨父母從福建來港,爸爸是送信工人,媽媽在工廠做製衣女工,與弟弟一家四口搬進祖父祖母家,與姑姑和叔父等一屋十多人同住。父母工作時間長,他與弟弟主要由爺爺和叔父照顧,不聽話便會被體罰,在嚴厲管教下,小學時的成績一直維持中等。可是在他六年級時,祖母過身,一家四口也搬離了祖父家,自此生活便起了很大的變化。 結交壞同學 無心向學 「當時正是反叛期,新來的班主任又不太喜歡我,加上搬家後無人管,在學校常常被記缺點,最後被派往區內最差的中學。」媽媽知道後擔心得哭了,反而Wilson覺得入band 5學校也沒什麼大不了。之後就遇上了黑社會的同學,搭上壞分子,聯群結隊流連網吧、在球場欺負別人。同學賣私煙時,他又專做把風的角色,因他自認是「薯仔」,只能當個小嘍囉,連入會資格也沒有。「當時只覺得跟他們一起玩很開心,在學校又可以一起打籃球,所以就與他們做朋友。」 Wilson雖然不喜歡讀書,但本質並不算太壞,曾有報道形容當時的他是邊青,他說沒那麼誇張,只是年少無知,未想清楚自己的人生方向。「我不知道上學是為了什麼,試卷派下來,我填上名字便算,全交白卷。」直至有一次,Wilson在學校偷了同學的手機,後來給老師發現了,對方家長要求報警。「欠交功課、和同學打架,種種壞學生事情做盡,見家長對我和媽媽來說其實是家常便飯,每次她總是罵我兩句便算。但那一次,媽媽沒有責備我,只是用絕望的眼神望着我,我不但感到出奇,還突然有一種心酸的感覺。我問自己,媽媽辛苦生我出來,但我為什麼要讓她這麼難過?後來我們成功請求對方家長別報警,但我還有一件事想做,就是跟媽媽說,我以後會變好,不會再讓她傷心。」 當時他想起當了他兩年班主任的譚老師,跟她講想做回好學生。譚老師知道這孩子本性不壞,二話不說便替他補課,每逢假期,更打電話到他家中,了解他有沒有與壞同學再次外出。但由於操行分極低,影響升班,譚老師還請其他老師幫忙,為Wilson填寫操行「加分紙」,讓Wilson學業和操行也達標,最後升上中四。 升上中四後,Wilson不再辜負媽媽和老師的期望,努力讀書,最後順利在原校升上中六,完成預科後更於大專讀marketing(市場營銷)。不過,讀marketing並非他的意願,只為了滿足家人,後來加上經濟問題,他放棄了學業。「我10歲便愛上魔術,在網上和看書自學,大專畢業後我打算給自己兩年時間在這方面發展,讀書嘛,什麼時間也可以讀。」 為學扭氣球 赴天津深造 Wilson一心想做魔術師,畢業後在各大小生日會為客人表演魔術,直至有一次生日會完結後,主人家遞給他一包氣球說:「把氣球吹給小朋友吧!」當時連一朵花也不懂扭的他,滿臉尷尬地成了吹氣球哥哥,把氣球注滿氣便交給小朋友,於是他打算學扭氣球。又有一次,他到一間豪宅表演魔術,見到一個4米高的恐龍氣球裝飾,驚為天人,從那天起,他立志好好去學扭氣球,更遠赴天津深造。 「學氣球沒有薪金,還要付上自己儲下來的金錢。但我只希望把握學習機會,提高自己的技巧。」終於,不斷的扭呀扭,給Wilson扭出了一條全新的路向。2016年,他跟朋友組隊出戰有「氣球界奧斯卡」之稱的世界扭氣球大賽,擊敗60個國家和地區的對手,贏得冠軍;又曾打破亞洲紀錄,為商場扭出8米高的聖誕花環。現時他經常到台灣授課,又會為本地大小宴會、記者會或展覽設計氣球裝置。今天的他,名,算是有了;利,好像還欠一點點,這也是他父母最掛心的地方。 向夢想進發 望令家人安心 「家人並不太支持我做氣球師,最初我說給自己兩年時間做魔術,媽媽一直期待我兩年後會找一份正常的工作,什麼是正常呢?就如弟弟打一份朝九晚五的銀行工吧!她還說,親戚朋友問我做什麼工作時,她也不懂怎樣回答呢!」當魔術師和氣球師,一直是Wilson的夢想,現在總算能夠朝着夢想進發,相比只為餬口而工作的人來說,已是幸運兒。雖然氣球師收入不穩定,但他指現時工作開心,更自豪於畢業後一直有給父母家用,現在只想在這行業上繼續努力,給家人看到成就。「能照顧到自己、養到家,這樣便能令父母更加安心。」Wilson說。 ■有片睇︰bit.ly_2WnHxTl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3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