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攻略:德信愉快學習 考慮距離問題

李太問:兒子今年獲得兩間幼稚園取錄,分別是翠茵小宇宙幼稚園(新寶城)英普班,以及德信幼稚園。家住95網(西貢區),想三年後升小自行一試德信學校,以及打算報直資及私小。請問如果讀德幼,是天主教徒,但非31網(油尖旺區),自行值得一試嗎? 答:翠茵小宇宙(新寶城)為私立獨立幼稚園,課程着重多元化發展,以及注重兩文三語,尤其是英文和普通話。德信幼稚園為免費幼稚園,參考教育局質素評核報告,本人給予該校的評級為A-,即是既有愉快學習,又有些功課。你住95校網,是天主教徒,如果是長子便有20分,選德信也有些機會,可以一試!但你住95網,返德信山長水遠,這一點要小心考慮! 作者簡介:前喇沙書院副校長、資深教育工作者 (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傳真:2898 2537) 文:趙榮德

詳細內容

普教中家長心聲:多一種語境是好事

黃先生(圖中) 黃先生現有兩名兒子在德信就讀,長子亦是德信的畢業生。今年中三的長子和小五的次子,先後經歷過普教中和廣教中,他指兩人的中文科成績,都以高小在廣教中下較為優秀。「初小用普教中,他們的分數一般是『8字頭』,但高小轉用廣教中後,就躍升至『9字頭』。我估計,有些複雜概念,例如寫作的修辭技巧等,老師用廣東話解釋,他們會吸收得好一些。」 不過,黃先生卻不贊成德信下學年全校轉回廣教中,「我認為在孩子年紀小時,製造多一種語境,讓他們接觸多一種語言,是一件好事,反正初小沒有呈分試的壓力,分數高低,不太重要。但高小因為要面對升中選校,成績高低很重要,這時就適合用廣教中」。 梁太(圖左) 梁太的兒子在德信念小二,現時是普教中,她歡迎學校下學年撤回這項安排,「由始至終,我也認為學中文和學普通話是兩件事,不應該混為一談,這只會令學生愈學愈亂」。 她以近日兒子要做的一篇閱讀理解功課為例,內文充斥着北方詞彙,小朋友因為看不明白,以致答題時錯漏百出,「那篇文章是講製作三文治,由於我兒子意識不到黃油就等於廣東話的牛油,奶酪片就是我們所說的芝士,所以答錯題、抄錯字也懵然不知」。 梁太笑言,長女在另一間廣教中的小學讀書,中文能力很高,證明要學好中文,不一定要靠普教中。「大女兒中文寫作能力佳,是因為她喜歡看書。香港小朋友一向說廣東話,思維也是廣東話,所以指普教中有助『我手寫我口』,我覺得這說法不成立。」 相關報道: 課程不配合 家庭欠配套 德信「跳船」棄普教中 學者之言﹕「我手寫我口」 靠閱讀培養 藍循、聖三一堂﹕普教中 提升普通話溝通能力

詳細內容

學者之言﹕普教中 學中文進度慢半年

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助理教授羅嘉怡認為,普教中要成功推行,需要有客觀環境配合,並指有些人以為只要普教中,便能提升學生的中文能力,做到「我手寫我口」,是語文教學的迷思。 「假如學生的家庭語言是普通話,那使用普教中,當然如魚得水。但事實上,香港九成多學生的家庭語言也是粵語,若學校採用普教中,學生的普通話發音或許會準確了,但同時要有心理準備,他們的中文學習進度最少要延後半年。」 港大教育學院助理教授羅嘉怡指出,若在說粵語的孩子身上推行普教中,他們的中文學習進度會最少延後半年。(資料圖片) 若以普教中,幼兒期那2萬小時的經驗便用不着,一切都要重新再來 她解釋,一個來自粵語家庭的孩子,在出生後、進入小學正規教育前,其實透過時時刻刻跟父母談天,可累積約2萬小時聽、說粵語的經驗,建構了很多心理詞彙,這些詞彙對小朋友的語文學習是相當重要。 「學習語文包括『形』、『音』、『義』三方面。小朋友通過家庭語言的學習,老早已掌握大量常用字詞的讀音及意義,只是欠缺字形概念而已。但當他們上小學,老師提供字形,孩子便能馬上與其音、義結合,那就迅速學會了,這是廣教中對大部分香港小朋友的優勢。相反,若以普教中,幼兒期那2萬小時的經驗便用不着,一切都要重新再來,學習速度自然拖慢。」 羅嘉怡又指出,教育局《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亦提到,在第一學習階段(小一至小三),首要是培養學生的聽說能力,幫助他們多認字,多識字,嘗試自行閱讀。「想小朋友的中文能力提升,一定是靠閱讀,絕非靠說普通話。」 她打了個比喻:「內地很多長者也可以用極流利的普通話跟你吵架,但他們很可能是目不識丁的,那麼,他們可以『我手寫我口』嗎?因此,能否『我手寫我口』,其實是關乎有沒有高層次思維能力、豐富的學養,這些都是透過閱讀培養出來,跟普通話語言無關。」 相關報道: 課程不配合 家庭欠配套 德信「跳船」棄普教中 學者之言﹕「我手寫我口」 靠閱讀培養 藍循、聖三一堂﹕普教中 提升普通話溝通能力 普教中家長心聲:多一種語境是好事

詳細內容

康山學校﹕廣東話學詩詞 更懂欣賞

有學校堅持廣教中,有利學生學習;但亦有學校支持普教中,能提升學生溝通能力,增加自信。(圖:楊柏賢攝) 有學校試過普教中後「跳船」,也有學校早已堅持推行廣教中。佛教中華康山學校的一至六年級均以廣東話教中文科,校長吳永雄讀中國古代文學出身,他深信以廣東話為教學語言,對學中文最有幫助,「唐詩、宋詞是以中古音寫成,跟廣東話的九個聲調相近,尤其唐代詩人說的語言最像廣東話。用廣東話學習詩詞,學生更懂欣賞古代詩歌」。 學生有懶音 學好正音為上 他以押韻為例,韻字必定以《詩韻集成》內容為標準,而這本韻書正是用了廣東聲調,可見用廣東話學中文,對認識押韻也有幫助。然而,吳永雄認為,目前本港小學生連廣東話音都未掌握得好,「很多小學生都有懶音問題,可能『港』和『廣』的讀音都未分得清,與其要適應普通話教學,不如專注學好正音、正字,以及字詞的意思」。 同時,廣教中也能避免學生有適應困難,尤其是剛升小的同學,「中文科課文內容已多了許多,還要採用另一種語言,很容易感到吃力。而且在學科以外,他們要適應的事情已多不勝數,例如校園環境變大了,從前幼稚園由一個教師教所有科目,升小後有專科教師等,不要多給他們一個壓力來源了」。 吳永雄認為,使用廣東話教中文可保障學生的學習動機,包括更敢於發問和與教師溝通。(資料圖片) 對大部分學生來說,普通話並非常用的語言,不利於他們投入課堂,「如遇上文法、句式上的疑難,用廣東話問教師就直接得多。但用普通話的話,部分學生可能會不想發問」,既然有減退學習動機的風險,目前又未見到普教中有明顯優勢,沿用廣教中是理所當然的方向。 除了學生外,普教中下的教師同樣要「轉台」,在康山學校,中文教師的普通話口語能力已通過基準試,符合教育局規定的普教中教師資格,但吳永雄表示,比較起來,用廣東話授課仍有分別,「教師的母語是廣東話,日常生活中應用自如,雖然應付到普通話教中文,但老實說,演繹課文時很可能有折扣」。 設普通話課 教聲調韻母 他強調重視兩文三語,即使以廣東話為中文科的教學語言,但也認同普通話的重要,故跟普遍小學一樣,康山學校每周設普通話課,教聲調、韻母等;高年級的普通話科,也會按單元需要而作跨科活動,如與視藝科合作,「學生總有機會用到普通話,沒有普教中,不代表普通話能力就會受影響」。 有指廣教中會令學生易用口語入文,但吳永雄指出,普教中書本多為北方方言,跟我們常寫的書面語有所不同。(資料圖片) 吳永雄任職康山學校前,曾在「部分普教中」的小學任教,每級五班裏,有兩班用普通話教中文。他指普教中對提升學生的普通話拼講能力,的確有效,不過,很多人提出普教中可提高書寫能力、避免口語入文等,他則有所保留,因為在普教中課本裏,很多用語都接近北方方言,跟一般常用的書面語不同。 他稱這套為「普通話書面語」,像「馬鈴薯」一詞,跟普通話說法就叫做「土豆」,卻跟本地實際生活的用語不符,易令學生無所適從。又例如士多啤梨,在普教中課本中會寫成「草莓」,「但香港很多詞語都是譯音,這是本地文化特色,不應一下子推倒,也不一定普通話用語才是正確書面語」。 校長吳永雄 (資料圖片) 無可否認,將廣東話化成書面語,的確要花一番工夫,不少學生亦有口語入文的情况,但與其叫他們多學一套普通話書面語,不如着力提升他們的中文敏銳度,「中文教師會叫同學在周圍環境中找錯別字,或者跟同學互相批改作文,過程中他們發現別人的錯處,以後便不會再犯同樣的錯,包括寫錯某些字或用口語寫文章,書寫能力便會進步」。 相關報道: 學者之言﹕「我手寫我口」 靠閱讀培養 藍循、聖三一堂﹕普教中 提升普通話溝通能力 普教中家長心聲:多一種語境是好事

詳細內容

課程不配合 家庭欠配套 德信「跳船」棄普教中

早前網絡爆出有幼稚園只准學生說普通話,並鼓吹學童互相舉報犯禁說廣東話的同學,事件惹來網民熱烈討論。普通話在香港的地位不斷提升,是不爭的事實,課程發展議會亦早在1999年提出以「用普通話教中文」(普教中)為遠程目標,而相關資助計劃亦在2008年出籠。事隔10年,這個「遠程目標」進展如何?實行普教中的學校,學生語文能力有明顯改善嗎?有學校選擇走回頭路,「跳船」棄普教中,原因何在? 文:沈雅詩、李樂嘉、顏燕雯    圖:楊柏賢、劉焌陶、資料圖片    小模特兒:Yoyo Fan、Benson Lam 場地提供:Fodio 德信學校這10年來,一直努力在普教中的路上摸索方向,亦試過用不同模式推行,惟校長郭超群終於宣布,在下學年起,德信將放棄普教中,全校統一使用廣教中。他強調,這個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而且取得大比數中文科教師、家長和學生的共識。「辦教育應該以學生的學習能力為依歸,而不是受社會大氣候影響,既然發現普教中引伸出這麼多問題,那不如及早走回正軌,轉回廣教中。」 10年前,政府力推普教中,強調有助提升學生的中文和普通話能力,學校紛紛試行,在如此社會氛圍下,德信也坐上這條船。「最先我們只在五六年級行普教中,但不久便發現,高小的課程很緊迫,用普通話授課,難免阻礙教學進度,於是,我們更改安排,五六年級轉回廣東話上課,一至四年級才用普教中。」 德信目前雖然仍行普教中,但有些課堂活動會轉用廣東話,始終學生的母語是粵語,採用廣東話會更傳神。 由於普通話非本港學童的母語,教師用普教中,便不能說得太快、太複雜。 當日德信推行普教中,碰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教師人手編排。「有些資深又優秀的中文科教師,礙於沒有普通話的語文能力,因此,我只能安排他們任教五六年級,至於一至四年級,他們就幫不上了,這導致人手編配較緊張。」郭超群說。 很多課文也是出自香港作者手筆,寫作的原意,是用粵語來表達,但老師硬要用普通話授課,念出來是有些牽強、不自然的,遇上唐、宋詩詞,就更加沒有粵語那種押韻的味道。 不過,即使通過了國家語委普通話水平測試或教師語文能力評核(基準試)的教師,亦不代表他們用普通話施教沒有困難,「其實很多課文也是出自香港作者手筆,寫作的原意,是用粵語來表達,但老師硬要用普通話授課,念出來是有些牽強、不自然的,遇上唐、宋詩詞,就更加沒有粵語那種押韻的味道。另外,由於普通話始終非學生的母語,教師往往要花更長的教學時間,而且不能說得太複雜、太艱深,因為學生會掌握不到」。 小學很多課文也是香港作者用粵語寫作的,未必適合用普通話朗讀。 德信校長郭超群批評政府的普教中政策是「掛羊頭賣狗肉」,政治姿態多於實際效用。 教的困難,學的亦不見得因為普教中而成績突飛猛進,「最明顯是默書,課堂上用普通話默,但回家家長替小朋友溫習大多用廣東話,都有出亂子的情况」。 總結政府的普教中政策,他以「掛羊頭賣狗肉」來形容。 既然大家也痛苦,郭超群最終決定懸崖勒馬。總結政府的普教中政策,他以「掛羊頭賣狗肉」來形容。「政府根本沒有任何措施來協助學校,只一味說普教中是好的,學校為吸引收生,加上受社會壓力、社會氣氛影響,於是便一窩蜂轉行普教中,卻沒有想過學生欠缺家庭配套,亦沒有穩固的普通話基礎,加上課程的不配合,所以整件事也是掛羊頭賣狗肉,多於實際效用。」 為了配合普教中,校本工作紙會經常出現一些北方詞彙,例如三明治、奶酪、黃油等,跟粵語說法有很大的出入。   「用普通話教中文」的遠程目標,早在1999年已出現,當時,由政府委任的課程發展議會建議,在中文科裏加入普通話元素。經多年討論後,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於2008/09學年推出「協助香港中、小學推行『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計劃」,普教中資助計劃正式出籠,每期有40間中小學得到支援,在校試行普教中。 在政府推動下,不少小學都試行普教中,根據語常會做的普教中概况調查,有開設普教中班別的中小學比率,由2008/09學年的55.5%,急速上升至2012/13 學年的70.4%;惟及後增長顯著放緩,2015/16學年有71.7%中小學開設普教中班級。 不過,資助計劃在2013/14學年已正式結束,是否代表政府不再大推普教中?又會否調整這遠程目標呢?本刊曾就此向教育局查詢,該局未有正面回應,只表示所有中文課程都應以提升語文能力為目標,學校可因應校情,包括師資、學生水平、校園語境、課程安排、教學支援及家長期望等因素,自行決定是否實行普教中。 對於有學校轉回廣教中,教育局發言人亦沒透露是否了解原因,以及學校實行普教中的困難,只表示在實施普教中時,學校如有需要,教育局會提供協助及相關培訓。局方又認為,根據「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2016」,沒有證據顯示廣教中比普教中更能提升中文閱讀能力,故教學語言及讀寫能力並無明顯關連。 相關報道: 學者之言﹕「我手寫我口」 靠閱讀培養 藍循、聖三一堂﹕普教中 提升普通話溝通能力 普教中家長心聲:多一種語境是好事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