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姓家長:責罵與讚賞

最近,阿仔、老婆與我去了一家港式西餐廳吃晚餐。點菜時,阿仔一度決定不到他究竟想吃成人分量的卡邦尼意粉、還是一份包羅萬有的兒童餐。他最終選擇了前者。

老婆與我時常提醒阿仔,這個世界不是圍繞着他而轉的、他不能事事都只以自己的喜好為出發點。

點了菜後不久,阿仔突然間說,「我對點了意粉而不點兒童餐有點兒後悔。」起初,我曾懷疑他三心兩意、自私地想中途換餐,為餐廳帶來麻煩。但我不想太快下判斷、未知他心中所想就責罵他。所以,我對他微笑,問他是否想轉餐,阿仔立即說他不需要轉餐。

我再嘗試試探他一下,問:「為何?你真的不想我幫你問問能否轉餐?」就此,阿仔很生性地回答:「不需要了,餐已點,餐廳廚房可能已開始煮那份卡邦尼意粉。如果我現在要求轉餐,會麻煩了餐廳,亦可能會浪費了一些食物。」

聽到他這個答案,我有點感動。老婆與我時常提醒阿仔,這個世界不是圍繞着他而轉的、他不能事事都只以自己的喜好為出發點。但縱使如此,阿仔始終只有八歲多,他能在那麼細微的日常生活細節都懂得想到那麼通透、為他人着想,對我來說都算是一種安慰。我隨即對阿仔說,他很乖巧,很有同理心,希望他將來都繼續會是這樣。阿仔聽到這番讚賞後十分高興,那碟意粉到了後亦把其吃清光。

我們一群亞裔父母讚賞孩兒時,較多都是基於他們在一些功能性的東西表現卓越(例如讀書成績好,參加各種比賽得獎),反而孩兒表現愛心、心時就較少具體讚賞。

我起初對阿仔表達讚賞時,我純粹是出自內心的一份感動,並沒有其他。但當我再就這件事反思時,我更加覺得那夜對阿仔的讚賞是特別重要的。作為父母,我們很多時會在孩兒做錯事時很快就立即責罵他們。很老實說,阿仔並不是時常都像上述事件那樣「天使」,老婆與我並不時會責罵他,阿仔更會對我說「爹爹,你很少發惡,但你發惡的時候真的是很惡!」

但當孩兒在日常生活做得好時,我們有幾何會讚賞孩兒?不知為何,不少父母在責罵孩兒時就可以說得很具體,但讚賞就不時都欠奉。就算是有讚美說話時都只是很概括性而不具體的「好乖喎」或「好叻喎」,好像孩兒一定會完全明白為何被讚賞。還有,我們一群亞裔父母讚賞孩兒時,較多都是基於他們在一些功能性的東西表現卓越(例如讀書成績好,參加各種比賽得獎),反而孩兒表現愛心、心時就較少具體讚賞。

作為成年人,倘若我們在工作上的老闆只懂具體責罵、不懂具體讚賞,我們還會有盡力工作的動力嗎?同樣地,如果孩兒只見到做錯事會被責罵、但見不到做好事時會被讚賞,他們又怎不會認為做好事是沒有意義的?又或者,如果他們讀書好或課外活動厲害時被讚賞、但日常待人善良又不被具體認同,孩兒又會否以為做人「叻」比起做人「善」更重要?

希望各位父母們除了留意孩兒的缺點而責罵外,亦多些留意他們的優點、多些讚賞他們。

任建峰
執業律師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在香港出生、澳洲長大、回流香港多年的阿仔個爹爹、老婆個老公及香港執業律師,親子、飲食、社會文化、時事、法律評論員,曾被批評者謔稱為「澳洲西人」,卻因自己愛上這外號而據為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