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姓家長:父母的三種常見偽開通

最近與不同的朋友討論各種作為父母的偽開通(即我們母語廣東話的「懶」開通)情況。綜合各朋友的故事與個人經驗,我認為這些情況十分普遍,他們主要分為三大類別。

當他人的兒子去做神父時,父母又會不斷讚美天主,更會讚賞那些家庭偉大及值得教徒效法。但當我朋友決定做神父時,父母竟然極度反對,認為兒子不為他們傳宗接代是不孝

第一種父母偽開通是那些就算不是扮演父母角色時都是以自己開通、思想前衛自居的人,但他們的意識形態取向大多不是基於什麼信念,而是為了贏取他人的掌聲。我有一個同性戀的朋友拒絕在她母親面前「出櫃」,理由不是因為母親反對同性戀,相反,她母親不停問她幾時會「出櫃」、亦不停地在她面前向親朋戚友說自己有那麼開通、不會介意女兒承認同性戀身分。就是這樣,我朋友就因怕了母親的那份炫耀而拒絕「出櫃」。

第二種父母偽開通牽涉父母對他人及對自己兒女有雙重標準的情況。父母們對他人做某些事就會很開通、很認同、很同情,但若自己子女做同樣的事就萬萬不能。有做了天主教神父的朋友曾對我說,他父母都是虔誠天主教徒,不時為教會出現神父短缺情況祈禱,希望多些人做神父。當他人的兒子去做神父時,父母又會不斷讚美天主,更會讚賞那些家庭偉大及值得教徒效法。但當我朋友決定做神父時,父母竟然極度反對,認為兒子不為他們傳宗接代是不孝,曾因此試過好幾年都對我這個朋友不瞅不睬。

父母的偽開通往往都會令子女感到迷惘,對他們造成傷害:我就是因發覺原來媽媽在母子、婆媳關係上往往不是像她說到給全世界聽的那樣開通而曾患上抑鬱症

至於第三種偽開通就更赤裸了,是父母名乎其實的「講一套、做一套」。多年來,無論是我(這方面我媽媽的確是有這傾向)或不少朋友都曾有類似的親身經歷:當說要結婚時,父母就說「不需要搞喇,簡單就可以了。」到暗示會籌備很簡單地行禮時,父母就開始改口說「至少都一家人食餐飯吧!」到開始看能擺幾圍枱讓兩邊家人聚在一起做簡單晚宴時,父母再改口說「一世人一次,我們很少請客,有很多很久沒見的親友如果不邀請就不好吧。」就是這樣,婚禮就由「簡單」弄到變成幾十圍的大工程,當中每一個細節(如晚宴菜單、何時做各種禮儀)都會由父母在開始時說只需要「簡單」搞到很複雜。

為何疼愛兒女的父母會可以有那麼多虛偽?我相信,每一個父母都是想兒女能快樂、能得到幸福的。但無論是社交圈子中的壓力(例如其他父母都是怪獸家長、我就算反對都不能不做怪獸家長,或其他朋友兒女結婚酒席堂皇、我都不能輸蝕),或自己習慣了在兒女面前有權威(例如自己想放手給兒女、媳婦、女婿照顧孫兒,但就覺得自己那一套才是對的、因此忍不着手去干預),父母們最終都好像難免自覺身不由己地口說開通、行動或思維上卻未必如此。父母的偽開通往往都會令子女感到迷惘,對他們造成傷害:我就是因發覺原來媽媽在母子、婆媳關係上往往不是像她說到給全世界聽的那樣開通而曾患上抑鬱症。

老實說,作為父親,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得到對阿仔有真正的開通,但願我們作為父母的能時常警惕,不要讓兒女們從我們身上感受到任何虛偽。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任建峰
在香港出生、澳洲長大、回流香港多年的阿仔個爹爹、老婆個老公及香港執業律師,親子、飲食、社會文化、時事、法律評論員,曾被批評者謔稱為「澳洲西人」,卻因自己愛上這外號而據為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