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講你知:慎防「非黑即白」思維(上)

我曾經和一名女朋友就溝通模式爭執。那次我倆站在海旁,我鼓起勇氣向她說:「我希望可以更加了解你嘅感受、需要,但你唔同我講嘅話,我都唔知可以點?」她看着我10秒後,臉帶委屈和不滿地說:「請你明白,我唔能夠每一刻都同你講晒我心中嘅所有嘢,呢個係我安全嘅邊界,唔該你唔好逼我。」我一聽到,盡是無奈,看着海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深呼吸對她說:「嗯,所以你重視嘅係,你可以揀幾時同我分享、分享得幾深入嗎?」她回應:「係。」我再回應:「好,咁我都想強調,我希望我哋嘅溝通可以交流更多彼此嘅感受同需要。」「係你永遠都要喺度講對錯。」她語速加快地說。 溝通勿兩極 保持開放及洞察細節 我聽到這一句之後,再也沉不着氣,憤怒地說:「我聽到你剛剛嘅回應,我好嬲亦都好委屈。喺我記憶中,如果你真係要講對錯,我𠵱家可以即刻同你分析。你剛剛同我講嘅說話,已經出現咗3個思考陷阱,將我哋嘅討論推向極端:『每一刻』同『永遠』係時間嘅維度上,而『講晒心中所有嘢』係分享嘅深度同廣度上。呢種思考模式,可以統稱為『非黑即白』。我剛剛同你講嘅說話當中,我並無講過,亦都唔想『每一刻都知晒你心中嘅所有嘢』,我尊重每人都有安全邊界,想有選擇唔分享嘅權利,我都只係想更加了解你,所以想邀請你同我衝突時分享你嘅感受、需要。」她聽到之後,沉默看海,一會兒後,我倆就此完結該次對話。 以上對話中的模式(即只有「任何時候、任何事情都不分享」和「每一刻要分享所有心底話」兩個極端的選項,沒有其他可能,例如:每星期互相分享一個關於家庭關係的感受),即「非黑即白」的思維在日常溝通頗為常見,而且屬於「認知扭曲」(cognitive distortions)的一種。若我們不加以察覺,將對關係造成負面影響,妨礙彼此真誠交流。心理學家 David Burns在他的《好心情手冊》闡述認知扭曲時,就提及扭曲可能會增加我們的威脅感,以及強化我們包括憤怒在內的負面情緒,「以『非黑即白』為基礎的期待和判斷會加速我們發怒。這種思維是概括且僵化的,會干擾我們開放的態度和洞察細節的能力」。 善意溝通第一步 觀察取代評論 舉例而言,若我們與孩子溝通時,看到孩子沒有聽從自己的指示行事,就立刻浮現一個「非黑即白」的想法:「你唔聽我講嘢,你正衰仔,唔聽話。」我們很快會感到憤怒,然後反應 (react):可能是責備自己或孩子,令關係變差。然而,這樣就會忽略了孩子當刻「不聽指示」可能有眾多原因:可能是純粹聽不清楚,或者自己的內在身心狀態不穩,又或者是我們自己的指示本身超越孩子的認知能力或違反其意願——但他不是「衰仔」。 以「善意溝通」的第一步:「觀察」而非「評論」來與「非黑即白」思維來比對,實有異曲同工之妙。在此邀請各位家長,先察覺一下,自己和孩子有沒有習慣以「非黑即白」的思維來思考和溝通呢?我將於下一篇文章進一步闡述此思維出現的原因,以及與善意溝通的關係。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1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怎樣才能養成好習慣?

為什麼重拾壞習慣如此容易,但想擺脫它卻如此困難?即使跟孩子一起辛苦地維持了一個好習慣有一個星期,卻仍然覺得很難堅持下去?這背後的原因,很可能是因為我們對「習慣」仍然有許多誤解,我們不妨從「社交情緒教育」中的「自我管理」概念更仔細地了解「習慣」的運作機制,從而事半功倍地養成好習慣! 信念是建立習慣關鍵 1. 把習慣的焦點放在成為「怎樣的人」 想像兩個在溫習的孩子,第一個說:「我想在數學考試得到高分。」第二個說:「我的目標是成為一個擅長數學的人。」你認為哪個更有機會能自發地養成溫習數學的習慣呢?答案是第二個。因為第二個孩子有着更遠大的信念,而信念往往是建立習慣的最重要關鍵。當我們想幫助自己或孩子改變某個習慣時,經常都會把重點放在達成什麼結果,例如減肥或成績進步,卻忽略了背後更重要的「自我認知」,這樣促成的,往往只是行為,很容易過一段時間便消失,無法持久。因此,如果想建立一個習慣,我們首先可持續地問自己一個問題:「我想成為怎樣的人?」舉例來說,對一個寫作的人來說,焦點並不在於「寫一本書」,而是在於「成為一個分享生活和經驗的作家」; 對一個做運動的人來說,焦點並不在於「每星期做兩小時運動」,而是在於「成為一個健康的人」。有了信念,習慣才能依附在其之上,建立習慣的過程,其實就是實現信念的過程。 2. 習慣由「容易重複」開始 人的動機是做容易的事,當在兩個類似選項中選擇時,我們都傾向花費較小氣力的那個。換句話說,我們的每個行動,都需要動用我們的「能量」,所需要的能量愈多,我們做那件事的阻力也會愈大。當我們一開始把習慣的要求調得太高,例如每天花5小時溫習,我們和孩子都會容易感到畏懼和無力,習慣也因此難以養成。我們愈能減少一開始所需的能量,養成習慣的機會便愈高。 運用「2分鐘法則」 毋須費力 當然,這裏的意思並非讓我們只做容易的事,而是要盡可能地讓那些「長期下來對我們有益」的行動在開始階段時毫不費力。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可以嘗試運用「2分鐘法則」,把每個想孩子養成的習慣都縮減成2分鐘版本,例如「每天看一本英文故事書」變成「看一頁」,「每天畫一幅畫」變成「畫一個圖案」,「把衣服摺好」變成「摺一件上衣」等。一旦我們開始做良好的行為,要繼續下去就會變得容易,我們可以在過程中慢慢增加難度,但當中的關鍵依然是「見好就收」,讓孩子感覺持續地做這件事「不太費力」,這樣他們才不會覺得是一件苦差事,並漸漸養成習慣。 當然,習慣的改變也取決於周圍的環境,例如如果想培養孩子閱讀和寫作的習慣,可以把鉛筆、白紙、書本放在書桌附近顯眼且隨手可以取得的地方,並把iPad、遊戲機等「誘惑」放到孩子平時不容易看到的地方,讓好習慣的提示顯而易見,壞習慣的提示隱而不見。 一個習慣的小改善在一開始可能意義不大,但當多個小改變持續疊加時,我們突然發現,堅持好習慣好像遠比想像中容易,成為自己理想中的人也不再遙不可及,這也正是「社交情緒教育」的核心理念之一,當中的要訣在於把習慣的焦點放在成為「怎樣的人」,同時起動時要毫不費力。希望我們都能養成好習慣,在生命中不斷尋求進步! 文:郭梓樂(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7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讓孩子憑感覺作決定

我不時會和Edwin一家行山,過程中觀察到他們的相處。最深刻的是某個冬天,當時Edwin仍就讀中一,我們一起行龍脊,想分享兩個畫面︰ 1.穿外套戴帽:我們在欣賞風景時有點大風,Edwin媽媽立刻硬塞外套給兒子,並幫他戴帽,卻不小心撞到Edwin的眼鏡。Edwin𤷪𤺧地問媽媽:「你做咩啊?」媽媽答道:「大風啊!」Edwin語帶煩躁回應:「差啲整跌眼鏡喇!」 2.落斜時:Edwin媽媽多次叫我扶着Edwin,我在旁輕輕說了一句:「等佢自己嚟啦,佢大個喇。」落完斜後,Edwin對住媽媽大叫:「扶你個頭!唔使扶我啊!」 當孩子遇上父母的不安 媽媽要Edwin穿外套、戴帽、找人扶着落斜等,都反映着她很愛也很緊張兒子。然而這種關心背後,同時反映着父母強烈的不安,究竟這樣對於子女的成長,是好事還是壞事呢?從善意溝通的角度理解,若某些「關心」會導致孩子的「信任」、「成長」、「自己決定」等需要未被滿足時,那父母就要想一想,是否需要抽時間和空間來察覺、接納自己內在的不安,並探究背後的需要,繼而思考,是否要對孩子適度放手? 就Edwin面對媽媽不安的行為或語言,懂得大叫反抗時,我感到矛盾:一方面我慶幸Edwin敢於表達自己的不滿;另一方面我又擔心如此的表達長遠會破壞關係。所以,我決定和Edwin媽媽坦誠分享,並說出了以下的話:「當你叫我扶佢落斜時,有無試過停一停、諗一諗:Edwin想唔想自己試吓?佢可能想成長、想嘗試,即使佢仆倒、整親,都係佢自己揀嘅,而唔係人哋幫佢揀。如果佢無話要人扶佢,不如畀佢試一試?」 陪伴孩子面對內心的脆弱 說到要讓孩子「自己決定」,家長難免會擔心。所以,我決定作個示範。Edwin和我小時候一樣,有點畏高,而為了讓Edwin有安全感和勇氣去探索他內心的脆弱,我陪着Edwin一步一步走近一塊山邊的石頭。在過程中,我要求他的父母別說:「你唔得㗎,唔好行前,好危險,仆死你啊!」等說話。 當我們走到一個位他不想再行,我問他:「你𠵱家有乜感覺?」他答道:「驚。」我再說:「我聽到你話𠵱刻覺得驚。不過,我相信你可以再行前一步。但如果你唔想,你都可以唔行。」他想一想後對我說:「唔行。」於是,我倆便停在那個位置,一起深呼吸,再眺望山下的石澳景色。這個過程,我陪伴他探索內心的感覺,並憑自己的感覺,決定是否想踏前一步。 最後,我再次坦誠地跟Edwin媽媽分享:「就算你內心有不安,都希望你可以對Edwin講一句『我相信你』,放心畀佢踏步向前、成長,闖出自己既一片天空。他跌親時,有你在旁陪伴,就已經足夠。」 在此邀請各位家長,當你感到不安時,請你嘗試以「善意溝通」認識和接納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同時學習適度放手,讓孩子憑自己的感覺自己做決定。這樣,他們才可以真正成長! 筆者陪着Edwin站在山邊的石頭,讓他憑內心感覺做決定。(筆者提供)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2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溝通都需要「準備」?

根據非正式統計,一個人平均一天說2萬至3萬個字。我們在書店買到的書通常是6萬至10萬字左右,換句話說,我們每天都說了三分之一本書那麼多的話。說了這麼多,聽了這麼多,經年累月下來,我們應該十分擅長溝通才對,那為什麼人與人之間還會發生許多不必要的衝突呢? 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們沒有做好溝通的「準備」,這對於溝通的效果,有着決定性的影響。在短跑中,當發令員說「各就位」時,運動員會屈膝將兩手平放於起跑線之前,只有完美的準備動作,才能帶來最高的速度。我們觀看短跑比賽時,常常只留意誰先衝過終點,但事實是,「準備」才是決定成敗的關鍵。 溝通也是如此,當有其中一方未準備好時,溝通便很容易向「指摘」、「埋怨」或「否定」的方向變質。有一次,由於工作的原因,我連續數天遲了回家,家人有些生氣,問我:「為什麼你又遲到?又要其他人等你?」聽到這句話,加上原本的工作壓力,我立刻變得很煩躁,我深知,如果我任由自己以這樣暴躁的心情對話,最後只會吵架收場。我知道,我未準備好溝通,所以,我盡量平靜地說:「我呢一刻狀態唔係幾好啊!不如我去洗個面先,我哋一陣再講?」我在洗手間內深呼吸了數下,讓自己平復下來,也嘗試代入家人的角度感受他們的擔心和失望,「準備好」後,我才回到飯廳,與家人開始「真正」的溝通。 即使細節不一樣,相信許多人對以上例子的前半段也會感同身受,因為我們每個人也會煩躁或失落,也即是「未準備好」的時候。我們無辦法也不需要讓自己每一刻都「準備好」,但我們可以透過一些方法,去幫助對方和自己「各就位」,確保雙方都「準備好」時才開始溝通。 「連結請求」 確保雙方準備好 善意溝通中的「連結請求」就是一個很好的方法。什麼是「連結請求」呢?它指在表達自己的想法前,我們先透過簡單問句、開場白或動作釋放善意,並了解對方的狀態。舉個例子,如果家長想與子女溝通,但不肯定子女的狀態時,可以先倒杯水或拿一些零食,走到子女身旁問一句:「你口渴嗎?想吃零食嗎?」然後觀察對方的反應,若子女作出肯定的回應,便代表較大機會「準備好」,家長就可以放心繼續說;相反,若家長聽到對方的語氣有些急躁,那可能就不是合適的時機了。 「早晨!你今天過得好嗎?」、「你有時間聽我說兩句話嗎?」、「你願意和我一起散個步嗎?」等都是「連結請求」的好例子,只要願意,我們總能想出適合當下的「連結請求」。「連結請求」有幾個好處︰容易執行、平等對話和促進關係。第一,「連結請求」不需要跟隨特定規範,只要能讓對方感受到關心,也幫助你了解對方的感覺,那就是一個很好的「連結請求」;第二,人聽到「連結請求」時,往往會更積極地回應,因為他們的感受和需要得到重視,並視此為一個平等對話的象徵;第三,在「連結請求」的過程中,我們也會更了解彼此,更感受到對方對自己的愛,更容易找到愛彼此的方法。因此,我非常建議看到這裏的每一個朋友,從今天開始,學習以「連結請求」開啟「真正」的溝通。 文:郭梓樂(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7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善意溝通 接納離別(下)

Edwin一家移民,一眾親人以「對話圈」,加上「感受需要卡」來連結彼此。(受訪者提供) 上文提到,我有一個就讀高小的親戚Edwin上月跟家人移民英國。為了創造一個安全的時間、空間給Edwin去察覺、理解及表達自己,亦讓一眾親友可抒發對Edwin一家離別的感受,我邀請大家在farewell party於「善意溝通」的基礎上,以「對話圈」的形式連結彼此。 之前我曾帶領他們參與對話圈,大家圍圈而坐,每一個人都能夠看到其他人。我詢問各人,希望為今次對話定下什麼規則?我爸說:「互相尊重,專注當下,擺低手機。」然後我媽補充︰「用心聆聽及記着別人所說的。」Edwin則謂:「不打斷、不評論、不給予建議其他人。」我聽到他們這樣說,既驚喜,又感動,亦感到之前所花的努力沒白費(我家人以前習慣別人說兩句便打斷對方,然後評論、給建議等)。當我確定在座每個人都明白並同意遵守這些原則後,便拿出一個象徵「發言信物」的水樽,只有拿着發言信物的人才可以說話,其他人需要專心聆聽。我就會盡量確保大家的發言時間平均,如果有人說得太久,或者違反了剛才協議的原則時,我才會介入。 親友輪流分享移民感受 設定對話圈的形式、原則後,我再介紹主題和流程。第一輪是熱身,主題是交流彼此今日的感受;第二輪為正題,主題是面對移民和離別,大家有何感受和需要。我把「感受需要卡」放在圓圈的中心,然後邀請大家每一輪發言前,用2分鐘看看地上的卡,再察覺、同理自己的感受,繼而分享。 有趣的是,我媽分享時,突然祝福Edwin一家移民後「無憂無慮」。Edwin聽到後,即時反應是說:「很難呢!」其後輪到Edwin爸爸分享,他亦回應我媽說:「怎可能無憂慮呀!」他坦誠地分享自己在「期待」以外,也有「擔心」這個感受:「一家人去到異地生活,既要找工作、找學校、找居所,又要重新適應文化。」我感激他願意展現自己脆弱的一面,畢竟在華人文化中,作為爸爸,很難在家人面前表達負面感受。但正正是這樣的溝通,讓Edwin可連結到他父母真實的內在狀態,長遠有助促進關係。 在此我邀請各位家長,如果你的家庭即將移民,或者你的子女有朋友移民,可嘗試以「善意溝通」去認識和接納當中的離別不捨,以及不同的感受!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2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善意溝通接納離別(上)

4年前,我與Edwin第一次運用「感受需要卡」並以「善意溝通」方式聊天。(作者提供) 近月不少香港家庭選擇移民。無論是留下,還是選擇離開的人,皆有不同的感受和需要。成年人尚且會farewell,吃頓飯,好好講bye bye,一起面對離別的不捨。但換上孩子,不管是要移民的當事人,抑或有朋友、同學要離開,家長又可如何幫助他們經歷其中,從而認識、接納箇中的感受呢?我將會與各位分享自身經歷,希望拋磚引玉,探討家長在這時代的洪流下,怎樣以陪伴、同理心跟子女同行,促進更良好的親子關係和溝通。 我的親戚Edwin就讀高小,上月舉家移民英國。幾個月前他曾告訴我,某一個不太熟稔的同學有一天突然不再上學,老師沒有任何解釋,這個同學就好像「人間蒸發」般。Edwin和其他朋友都感到很錯愕,即使後來得知該同學舉家移民了,但由始至終,沒有人作任何解釋,一句bye bye都沒有說,令大家都感到怪怪的。我亦聽到另一名家長和我分享,她的女兒得悉好友移民時,哭得很厲害。於是我在想,孩子面對離別的感受,有沒有安全的時間、空間,讓他們好好抒發情感呢? 所以,當我得悉Edwin也要移民時,便決定在他離別前以「善意溝通」方式和他聊天,讓他好好察覺,表達感受和需要。 我邀請 Edwin與我就着移民的話題好好談一談。我們在梳化坐下,然後拿出「感受需要卡」,按「善意溝通」的方式和他聊天(他是令我學習「善意溝通」的其中一個原動力,也是我在幾年前首個使用「感受需要卡」聊天的孩子,自此他便經常使用,所以十分熟悉過程)。我們首先揀感受卡:我揀了「擔心」、「好奇」;他揀了「傷心」、「擔心」、「好奇」和白卡(供自由發揮)。 分享、消化感受 好好講bye bye 我首先分享自己的感受:「我感到擔心,因為你們在外國努力適應當地生活之時,或許會忘記要好好溝通,了解彼此的感受需要。我亦好奇,外國的生活是怎樣的?」然後向他說:「我見到你揀了傷心、擔心、好奇和白卡,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有這些感受嗎?」Edwin回答︰「我不捨我的好朋友,還有你們,所以感到傷心;而且我擔心去到外地生活會不習慣。但我也好奇外國讀書是怎樣的。」他說着說着,便流下了眼淚。 我沉默地陪着Edwin,讓他有安全的空間消化這些感受。然後,我邀請他和我一起揀彼此的需要卡,再與他分享「哀悼」這些需要。當我們察覺到我們有些需要(如友誼)未能滿足時,可哀悼,即擁抱自己的哀傷,想哭就哭,而不是避開、壓抑或自我評論。Edwin的眼淚,就是擁抱了自己的哀傷而自然流出來的。最後,我邀請他好好和朋友講bye bye,察覺和接納彼此的感受和需要。 各位家長,如果你的家庭即將移民,或者你的子女有朋友移民,請嘗試以「善意溝通」認識和接納當中的離別不捨吧!下一篇文章,我將分享我如何幫助孩子認識其他家庭成員面對離別的感受和需要。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感講你知:喜歡打機為什麼?

「怎樣才可以令孩子少玩一些電子遊戲呢?」相信這是許多家長的煩惱。其實在這問題背後,有一個關鍵更值得我們思考:「為什麼孩子喜歡玩電子遊戲呢?」 我邀請家長細心記住接下來的這句話:「每個人的每個行為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需要』。」 例如與朋友吃飯能滿足「友誼」的需要,又例如閱讀書本能滿足「學習」的需要。同樣道理,每個孩子打機背後,也是為了滿足他們生命中的一些「需要」。以下,我將介紹其中3個與打機息息相關、但又較少人提及的需要,希望能幫助你更了解孩子的真正需要,對症下藥! 1. 成就感 有時候,孩子是想透過遊戲找到「成就感」。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做得「好」。在這方面,電子遊戲有即時的回饋系統,像等級、成就和分數等,每個關卡都有數字化的經驗值,儲夠經驗值便會升級,讓玩家每數分鐘便能獲得一些「成就感」。相比之下,日常生活就難以取得同樣效果。以學習為例,縱使是投入了數小時,仍未必能立即感受到自己的進步,也不一定可以在考試在得到高分。不少孩子迷上電子遊戲,便是因為這種即時反饋帶來的「成就感」。 2. 自主 你的孩子或許也希望在遊戲中找到「自主」。隨着成長,孩子希望有更多自由探索的機會,而「自主」也是電子遊戲的核心吸引力之一。生活中,孩子的生活有不少事情都由大人代為決定,例如學什麼樂器、上什麼興趣班,甚至周末做什麼等。我們之所以「替孩子做決定」,是擔心孩子心智還未成熟,未能做出合適的選擇。這個時候,孩子便可能會嘗試從虛擬世界找到「自主」。在電子遊戲中,孩子的每一步都是由自己決定,包括買什麼道具、運用什麼策略等。這種「自己做決定」的感覺,也是塑造孩子自我概念的關鍵之一。 3. 明確方向 有一次,我跟一名小五學生聊天,我問他:「你不覺得這個遊戲很難玩嗎?為什麼你願意花這麼多時間練習呢?」那遊戲很複雜,要花許多時間掌握,在我看來並不比學習中英文容易。他答:「不會啊!這個遊戲有各種任務告訴我下一步要做什麼,完成了一個任務就會有下一個更高難度的,而且獎勵也很豐富,所以我只要花時間練習便能很快進步!」他的回應正正反映了電子遊戲如何滿足孩子對「清晰目標」的需要,當遊戲的任務明確,而且相信自己有能力完成時,他們便會有動力不斷達成。再結合上述的「成就感」,遊戲在有進步時給予獎勵,便能讓孩子願意勤奮地學習電子遊戲。家長們,如果你的孩子在日常生活中也能找到這樣清晰且步驟明確的「方向」,或許他對於電子遊戲的依賴也會大大降低。 當然,除了以上3個原因,友誼、合作、樂趣等也是孩子的常見需要。明白孩子打機背後的需要,是我們與孩子一起擺脫「沉迷」的第一步。如果我們不理解孩子,單單透過時間限制、責罰等方式,往往只會事倍功半。找到孩子打機背後的「需要」,讓孩子在日常生活中也得到「成就感」、「自主」和「明確方向」,才是釜底抽薪的辦法。 文:郭梓樂(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7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不一樣的「善意溝通」家長日

不少家長對於孩子的「不聽話」,都感到非常困惑。不管是食飯、洗澡、執拾,還是做功課、打機,每一件事,都很容易因為孩子的「不聽話」而起摩擦。疫情下,親子在家的相處時間多了,家長還要兼做教師的角色,更易引發衝突。究竟除了「鬧」,還有其他溝通方法嗎?以下,我想分享一個關於「見家長」的真實故事。 講3分鐘不被打斷 女兒感動落淚 陳老師是跟我一起學習「善意溝通」的小六班主任,她因為學生阿宜的行為問題需要「見家長」,於是便打給阿宜的爸爸。他接聽後立刻說:「陳老師,阿宜又有咩問題呀?佢係咁㗎啦!講極都唔聽,淨係識得睇YouTube,無得救㗎喇!陳老師,你幫我鬧吓佢啦!你講一句好過我講十句呀……(繼續講)」陳老師決定打斷他並說:「阿宜爸爸,我聽到你都好不滿女兒嘅某些行為和態度,希望我作為佢班主任可以幫到佢成長。我想邀請你今個星期五放學後嚟學校,我、阿宜同埋你一齊坐低傾吓,你願意嗎?」「傾嚟有咩用?佢會聽咩?佢……(繼續講)」爸爸斷言。「我相信會有幫助,請你嚟試吓傾。」陳老師再三邀請。「好啦!」爸爸答應。 陳老師與阿宜爸爸聊天後,開始了解到問題的根源。見家長當日,陳老師先說明是次會面的目的是為了解阿宜的需要,然後探討如何合作去滿足這些需要。陳老師先解釋規則︰「我想邀請你哋輪流用3分鐘分享自己嘅感受、需要,其間唔可以指摘、責備其他人。聆聽嘅一方,喺呢3分鐘要專注地聽,唔可以插嘴。你哋同意並願意遵守嗎?」雙方表示同意後,阿宜便開始分享。大概講了2分鐘後,阿宜開始啜泣,然後說:「我未試過講咁耐,爸爸都無打斷我、鬧我……」阿宜的爸爸聽到呆了。原來在此之前,他並沒有察覺自己習慣打斷女兒的說話,然後就是一堆責備和指罵的說話,令女兒非常難堪。之後,陳老師協助阿宜和她爸爸以「善意溝通」的方式,包括平等對話、真誠表達、理解別人感受需要等,來改善關係。 三方平等溝通 減少衝突 陳老師與我分享這個故事,啟發了我:一直以來,不少「見家長」都是教師和家長一起指出學生的問題,再加以批評,卻沒有提供空間予學生表達自己的感受需要。我自己就讀中小學時,也是非常討厭「見家長」的。然而,若「見家長」時,所有教師都可以像陳老師般,營造一個更平等、真誠和安全的空間予教師、家長和學生三方溝通,我相信有助減少衝突,改善關係。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3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