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講你知:讓孩子憑感覺作決定

我不時會和Edwin一家行山,過程中觀察到他們的相處。最深刻的是某個冬天,當時Edwin仍就讀中一,我們一起行龍脊,想分享兩個畫面︰ 1.穿外套戴帽:我們在欣賞風景時有點大風,Edwin媽媽立刻硬塞外套給兒子,並幫他戴帽,卻不小心撞到Edwin的眼鏡。Edwin𤷪𤺧地問媽媽:「你做咩啊?」媽媽答道:「大風啊!」Edwin語帶煩躁回應:「差啲整跌眼鏡喇!」 2.落斜時:Edwin媽媽多次叫我扶着Edwin,我在旁輕輕說了一句:「等佢自己嚟啦,佢大個喇。」落完斜後,Edwin對住媽媽大叫:「扶你個頭!唔使扶我啊!」 當孩子遇上父母的不安 媽媽要Edwin穿外套、戴帽、找人扶着落斜等,都反映着她很愛也很緊張兒子。然而這種關心背後,同時反映着父母強烈的不安,究竟這樣對於子女的成長,是好事還是壞事呢?從善意溝通的角度理解,若某些「關心」會導致孩子的「信任」、「成長」、「自己決定」等需要未被滿足時,那父母就要想一想,是否需要抽時間和空間來察覺、接納自己內在的不安,並探究背後的需要,繼而思考,是否要對孩子適度放手? 就Edwin面對媽媽不安的行為或語言,懂得大叫反抗時,我感到矛盾:一方面我慶幸Edwin敢於表達自己的不滿;另一方面我又擔心如此的表達長遠會破壞關係。所以,我決定和Edwin媽媽坦誠分享,並說出了以下的話:「當你叫我扶佢落斜時,有無試過停一停、諗一諗:Edwin想唔想自己試吓?佢可能想成長、想嘗試,即使佢仆倒、整親,都係佢自己揀嘅,而唔係人哋幫佢揀。如果佢無話要人扶佢,不如畀佢試一試?」 陪伴孩子面對內心的脆弱 說到要讓孩子「自己決定」,家長難免會擔心。所以,我決定作個示範。Edwin和我小時候一樣,有點畏高,而為了讓Edwin有安全感和勇氣去探索他內心的脆弱,我陪着Edwin一步一步走近一塊山邊的石頭。在過程中,我要求他的父母別說:「你唔得㗎,唔好行前,好危險,仆死你啊!」等說話。 當我們走到一個位他不想再行,我問他:「你𠵱家有乜感覺?」他答道:「驚。」我再說:「我聽到你話𠵱刻覺得驚。不過,我相信你可以再行前一步。但如果你唔想,你都可以唔行。」他想一想後對我說:「唔行。」於是,我倆便停在那個位置,一起深呼吸,再眺望山下的石澳景色。這個過程,我陪伴他探索內心的感覺,並憑自己的感覺,決定是否想踏前一步。 最後,我再次坦誠地跟Edwin媽媽分享:「就算你內心有不安,都希望你可以對Edwin講一句『我相信你』,放心畀佢踏步向前、成長,闖出自己既一片天空。他跌親時,有你在旁陪伴,就已經足夠。」 在此邀請各位家長,當你感到不安時,請你嘗試以「善意溝通」認識和接納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同時學習適度放手,讓孩子憑自己的感覺自己做決定。這樣,他們才可以真正成長! 筆者陪着Edwin站在山邊的石頭,讓他憑內心感覺做決定。(筆者提供)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2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善意溝通接納離別(上)

4年前,我與Edwin第一次運用「感受需要卡」並以「善意溝通」方式聊天。(作者提供) 近月不少香港家庭選擇移民。無論是留下,還是選擇離開的人,皆有不同的感受和需要。成年人尚且會farewell,吃頓飯,好好講bye bye,一起面對離別的不捨。但換上孩子,不管是要移民的當事人,抑或有朋友、同學要離開,家長又可如何幫助他們經歷其中,從而認識、接納箇中的感受呢?我將會與各位分享自身經歷,希望拋磚引玉,探討家長在這時代的洪流下,怎樣以陪伴、同理心跟子女同行,促進更良好的親子關係和溝通。 我的親戚Edwin就讀高小,上月舉家移民英國。幾個月前他曾告訴我,某一個不太熟稔的同學有一天突然不再上學,老師沒有任何解釋,這個同學就好像「人間蒸發」般。Edwin和其他朋友都感到很錯愕,即使後來得知該同學舉家移民了,但由始至終,沒有人作任何解釋,一句bye bye都沒有說,令大家都感到怪怪的。我亦聽到另一名家長和我分享,她的女兒得悉好友移民時,哭得很厲害。於是我在想,孩子面對離別的感受,有沒有安全的時間、空間,讓他們好好抒發情感呢? 所以,當我得悉Edwin也要移民時,便決定在他離別前以「善意溝通」方式和他聊天,讓他好好察覺,表達感受和需要。 我邀請 Edwin與我就着移民的話題好好談一談。我們在梳化坐下,然後拿出「感受需要卡」,按「善意溝通」的方式和他聊天(他是令我學習「善意溝通」的其中一個原動力,也是我在幾年前首個使用「感受需要卡」聊天的孩子,自此他便經常使用,所以十分熟悉過程)。我們首先揀感受卡:我揀了「擔心」、「好奇」;他揀了「傷心」、「擔心」、「好奇」和白卡(供自由發揮)。 分享、消化感受 好好講bye bye 我首先分享自己的感受:「我感到擔心,因為你們在外國努力適應當地生活之時,或許會忘記要好好溝通,了解彼此的感受需要。我亦好奇,外國的生活是怎樣的?」然後向他說:「我見到你揀了傷心、擔心、好奇和白卡,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有這些感受嗎?」Edwin回答︰「我不捨我的好朋友,還有你們,所以感到傷心;而且我擔心去到外地生活會不習慣。但我也好奇外國讀書是怎樣的。」他說着說着,便流下了眼淚。 我沉默地陪着Edwin,讓他有安全的空間消化這些感受。然後,我邀請他和我一起揀彼此的需要卡,再與他分享「哀悼」這些需要。當我們察覺到我們有些需要(如友誼)未能滿足時,可哀悼,即擁抱自己的哀傷,想哭就哭,而不是避開、壓抑或自我評論。Edwin的眼淚,就是擁抱了自己的哀傷而自然流出來的。最後,我邀請他好好和朋友講bye bye,察覺和接納彼此的感受和需要。 各位家長,如果你的家庭即將移民,或者你的子女有朋友移民,請嘗試以「善意溝通」認識和接納當中的離別不捨吧!下一篇文章,我將分享我如何幫助孩子認識其他家庭成員面對離別的感受和需要。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