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國際親子台:英美領導人會面談什麼?

上月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跟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在白宮會面,除了談及疫症與阿富汗狀况,居然也談湊仔經。已有6名子女的Boris表示,初生嬰兒令家中多了很多工作,自己亦替孩子換了很多次尿片。約翰遜算不算得上是好爸爸,其他人很難代答,但最少他貴為英國首相,也樂意承擔照顧初生嬰孩的工作。 家務及育兒責任傾斜媽媽身上 這則新聞引發最少兩個值得我們討論的地方,第一是父親的角色;第二是父親的參與。前者相信在大部分人心目中,已脫離了爸爸只負責掙錢的概念。不過值得一提的是,3年前我撰寫論文時做過一個研究,發現香港家庭雖然以雙職為主,但家庭分工卻沒有因而變得相對平衡,處理家務及照顧孩子的工作,仍傾斜於媽媽的身上,反映傳統的家庭分工,並沒有因為更多女性外出工作而真正攤平。當然,香港普遍家庭可透過聘請外傭或請祖父母幫忙,以解決照顧孩子/家務問題。 疫症前,在歐盟一項調查發現,家庭分工對男女的影響不平均,只有34%的男性每天烹飪和參與家務1小時以上,相反女性則接近80%。過去10多年來,這種狀况幾乎沒有明顯改變。疫症下,World Economic Forum的調查也繼續引證了這點,特別是在照顧孩子方面而言。2017年OECD的報告,首次出現有國家(芬蘭)的爸爸照顧孩子時間超越媽媽,雖然差距僅是8分鐘,卻意義非凡,不少人認為這跟北歐地方普遍侍產假較長有關。家庭友善政策固然影響家長選擇,但君不見侍產假最豐厚的國家——日本與韓國,男性領取侍產假及承擔照顧孩子的比例卻大落後。因此,社會風氣與育兒文化才是重點。 父母互相配合照顧 對孩子最有益處 Infant Mental Health Journal在2017年刊登了一個研究報告,指出爸爸的參與——特別在與孩子的互動,對孩子的認知發展影響深遠。在3個月大時經常與父親互動的小孩,在2歲時候的認知能力顯著高於同齡孩子,而這影響更會持續。其實父母間互相配合照顧,對孩子最有益處,例如:媽媽傾向用溫柔長句式表達,爸爸傾向用直接言語,兩人都與孩子互動,孩子就能在成長中學會更多詞彙與表達方法。媽媽傾向細心照顧,爸爸傾向放手教養,2人一同參與照顧,孩子既有足夠保護與照顧,也有適當的冒險機會,那樣孩子才成長得平衡健康。 當英國首相都表示可以並樂於參與換尿片,家中每一人也是時候反思,自己如何參與照顧孩子,讓孩子快樂成長!   文:Hello Bonnie 作者簡介﹕修讀國際關係,成為兩女之母後變身3職媽媽,在小助教鞭策下,完成兒童與家庭教育碩士,仍繼續在工作、讀書及湊女角色中努力掙扎。網誌:FB.com/hellobonniemami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7期]

詳細內容

國際親子台:Trouble 2 Terrible 3 小朋友為何「唔聽話」?

不少家長會以Trouble 2、Terrible 3來形容成長中的孩子,但這些苦惱的日子卻好像沒有伴隨年歲增長而過去,當孩子的自我意識逐漸抬頭,反而「叫極都唔聽」。我們常以為孩子聽不到我們所說的話,於是說完又再說,並愈說愈大聲,卻不知道其實孩子是聽見卻選擇不跟指示去做。孩子這樣做的常見原因有3: 一個擁抱 一段談心的時間更有用 1. 我們沒有跟孩子連線 手機沒跟網絡連線,就上不了網。父母跟孩子沒有連線,我們的說話就進不了孩子的心。我們經常視孩子的不聽話為一種對抗手段,目的是要令我們不高興,卻忘了這些反應是求救信號,提示我們孩子找不到一個足夠安全的地方,讓他們無後顧之憂地跟父母相處。當孩子感受不到我們無條件的愛,就愈發不自在,在不自在甚至恐懼下生活的孩子,我們又如何期望他平靜又圓滿地,做到我們所要求的呢?一個擁抱,一段談心的時間,比10句「唔好再咁做」有用。 2. 配合冷靜行動的說話 用行動加說話回應,但絕不是打罵。當孩子以動作回應(例如:想出手打人),我們不用大罵「太過分了,你不可以打媽咪」。孩子未必能一聽到我們的說話就馬上停止,因為他的行動正代表他控制不了自己。所以,我們可以做的,是先放下孩子(如果正在抱着他)或輕輕捉着他的手,平靜但肯定地告訴他,這樣會傷害到媽咪。這一來是以不粗暴的方式替他控制下來,二來也防止我們自己的怒火升溫,最終導致我們自己也失控,釀成一場大戰。 給孩子足夠空間表達想法 3. 孩子找到更好的選擇 如果孩子不聽我們的話,卻沒有帶來傷害,那我們是否還要堅持孩子必須聽我們的話呢?我們有沒有想過,在很多事情(特別是玩樂)上,孩子比我們更「在行」,比我們想到更多方法玩或完成一件事。因此當要問「為什麼孩子不聽我的說話時」,不妨反問自己:「平日有沒有給孩子足夠的選擇空間,讓他選擇各樣自己喜歡的事?」其次是,若孩子找到比我們更好的方法去完成一件事,為何要禁止?我們可以教導孩子如何表達想法,卻千萬別嘗試控制他的想法。 孩子的腦袋充滿各樣可能,每個也是寶藏,讓孩子活出光彩才是我們更要做的事。留心孩子給我們生活的提示,才是讓孩子生命發亮的方法。 文:Hello Bonnie 作者簡介﹕修讀國際關係,成為兩女之母後變身3職媽媽,在小助教鞭策下,完成兒童與家庭教育碩士,仍繼續在工作、讀書及湊女角色中努力掙扎。網誌:FB.com/hellobonniemami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4期]

詳細內容

國際親子台:你心目中的科學家

近日帶小朋友參觀了一個科學展,有些是解釋半導體與電流,有些是談力學。在傳授科學知識的同時,展覽加入了一個小小但又重要的環節。在展覽開始前,小朋友需要先畫出心目中科學家 /工程師的樣子,再把畫作貼出來(圖)。結果展覽場地出現一張又一張架上眼鏡、一臉英氣、氣宇軒昂的科學家畫像。但這個展覧卻告訴大家,其實歷史上也出現過不少重要的女科學家,雖然她們未必架上眼鏡,眉宇間亦帶着溫柔,卻巾幗不讓鬚眉。 性別定型 科學家都是男性? 在展覽中加入這個元素,是對小朋友很好的提醒,也讓我們有機會檢視一直以來所接受的教育,接收到的是什麼信息。孩子畫出來的,絕大多數是男科學家,看似理所當然,卻是一種不自覺的限制,規限了孩子對自身、性別與未來的想像。 Gender Stereotype(性別定型)從來也是社教化的結果:女孩子穿粉紅色衣服,男孩子穿藍色衣服;女孩子玩洋娃娃,男孩子玩車車;女孩子跳芭蕾舞,男孩子當科學家……一切很符合社會告訴我們的形象,卻不符合每個人也是獨特個體的原則。 愛因斯坦、牛頓、伽利略、愛迪生、達爾文等在科學領域上的偉大人物,家喻戶曉。那麼在這領域的女性貢獻又如何?大家也許有聽過研究輻射/放射性的諾貝爾得主居禮夫人,那麼發現物理動能與速率關係的沙特萊侯爵夫人(Emilie du Chatelet)、找到魚龍翼龍化石的瑪麗.安寧(Mary Anning)、第一代程式設計師愛達(Augusta Ada Byron),你又有有否聽過她們的故事? 王子愛芭蕾被譏 引來反思 小王子喬治6歲時,父親威廉王子在訪問中透露了兒子愛跳芭蕾舞。當時竟有《美國廣播公司》(ABC)主播譏笑此事,引來大批舞者的抨擊之餘,亦令很多社會人士反思。時至今天,即使在自由開放的社會當中,大眾對性別刻板的看法,依然根深柢固。重點是,大家在不知不覺中認同、支持及延續了這份對孩子未來的限制。 如果社會不反思性別定型對下一代的影響,數理能力再高的女孩子,也不敢想像自己可以成為科學家;肢體柔軟度再高的男生,也沒有勇氣成為舞者。這個結果,將會是天賦的浪費,以及是加在孩子身上的一道無形枷鎖。替孩子鬆綁,從生活自覺做起,請讓他們看到世界之大、未來的寬廣。 文:Hello Bonnie 作者簡介﹕修讀國際關係,成為兩女之母後變身3職媽媽,在小助教鞭策下,完成兒童與家庭教育碩士,仍繼續在工作、讀書及湊女角色中努力掙扎。網誌:FB.com/hellobonniemami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8期]

詳細內容

國際親子台:應看中文書還是英文書?

(作者提供) 標題的問題假設了選書是以語言為先,但對年幼的孩子來說,第一,看書不是用文字,而是先用觸感與顏色,然後才是內容是否有趣;第二,我們忽略了主體,是以孩子為先,而非我們的喜好為先。孩子想看書,不論是什麼語言,只要有興趣,也應讓他看。選書也應以孩子的喜好先行,而不是我們想說的道理或想孩子學的題目為先,不用擔心孩子會「偏食」(即只集中看一類型或語言的書),先讓孩子愛上「食」,他便自然會努力去發掘更多美味的「食物」,這就是兒童時期廣泛閱讀(extensive reading)的重要。 親子共讀 增孩子詞彙量 閱讀習慣跟閱讀速度往往有關,這兩者則與孩子的認字量(word recognition)掛鈎。若孩子對書中詞彙一看就懂,他看書的速度自然快,也就更得心應手。透過閱讀來加強認字量,是有效的做法,這樣亦可避免出現看每個單字都明白,但把字句拼合成文章時,便不能理解的情况。 若孩子只偏愛讀中文,又或只肯讀英文的書,那他看另一種語言的書本時,無論速度、認字及理解力也可能減慢,久而久之,他只會愈來愈偏好單一語言的書本。這時,共讀便大派用場。家長可透過共讀時間,替孩子增加另一種語言的詞彙量,以彌補他平日的不足。因此,父母在孩子的閱讀及學習過程中,有着舉足輕重的角色。 「難」是人生設限理由 「很難」,很多時是我們對自己及孩子設限的理由。克服難關從來就是成長的過程,培養出不怕難的孩子,就不用擔心他的語言能力及成長。為何孩子會偏愛一種書,他的喜好自然是其中原因,但更大原因是,我們潛意識中讓孩子接收的信息︰「中文的字詞較難寫難認,先看英文書吧!」「你不懂讀英文,睇中文書快很多。」這些說話本來是出於好意,但不一定成就好事。把一些設限的說話,放進孩子的內心,他就會真的偏看,因為我們令孩子相信了,他的能力不過如此,而不是讓他相信,他的能力遠不止於此。 看書時,不應以語言區分,是中文書也好,英文書也罷,不過像是宮西達也與賴馬的書本之分,只是不同類型、風格的圖書而已,但依然同樣精彩有趣。 文:Hello Bonnie 作者簡介﹕修讀國際關係,成為兩女之母後變身3職媽媽,在小助教鞭策下,完成兒童與家庭教育碩士,仍繼續在工作、讀書及湊女角色中努力掙扎。網誌:FB.com/hellobonniemami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3期]

詳細內容

國際親子台:應看中文書還是英文書?

(作者提供) 標題的問題假設了選書是以語言為先,但對年幼的孩子來說,第一,看書不是用文字,而是先用觸感與顏色,然後才是內容是否有趣;第二,我們忽略了主體,是以孩子為先,而非我們的喜好為先。孩子想看書,不論是什麼語言,只要有興趣,也應讓他看。選書也應以孩子的喜好先行,而不是我們想說的道理或想孩子學的題目為先,不用擔心孩子會「偏食」(即只集中看一類型或語言的書),先讓孩子愛上「食」,他便自然會努力去發掘更多美味的「食物」,這就是兒童時期廣泛閱讀(extensive reading)的重要。 親子共讀 增孩子詞彙量 閱讀習慣跟閱讀速度往往有關,這兩者則與孩子的認字量(word recognition)掛鈎。若孩子對書中詞彙一看就懂,他看書的速度自然快,也就更得心應手。透過閱讀來加強認字量,是有效的做法,這樣亦可避免出現看每個單字都明白,但把字句拼合成文章時,便不能理解的情况。 若孩子只偏愛讀中文,又或只肯讀英文的書,那他看另一種語言的書本時,無論速度、認字及理解力也可能減慢,久而久之,他只會愈來愈偏好單一語言的書本。這時,共讀便大派用場。家長可透過共讀時間,替孩子增加另一種語言的詞彙量,以彌補他平日的不足。因此,父母在孩子的閱讀及學習過程中,有着舉足輕重的角色。 「難」是人生設限理由 「很難」,很多時是我們對自己及孩子設限的理由。克服難關從來就是成長的過程,培養出不怕難的孩子,就不用擔心他的語言能力及成長。為何孩子會偏愛一種書,他的喜好自然是其中原因,但更大原因是,我們潛意識中讓孩子接收的信息︰「中文的字詞較難寫難認,先看英文書吧!」「你不懂讀英文,睇中文書快很多。」這些說話本來是出於好意,但不一定成就好事。把一些設限的說話,放進孩子的內心,他就會真的偏看,因為我們令孩子相信了,他的能力不過如此,而不是讓他相信,他的能力遠不止於此。 看書時,不應以語言區分,是中文書也好,英文書也罷,不過像是宮西達也與賴馬的書本之分,只是不同類型、風格的圖書而已,但依然同樣精彩有趣。 文:Hello Bonnie 作者簡介﹕修讀國際關係,成為兩女之母後變身3職媽媽,在小助教鞭策下,完成兒童與家庭教育碩士,仍繼續在工作、讀書及湊女角色中努力掙扎。網誌:FB.com/hellobonniemami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3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