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教室:坐「陀螺」「龜殼」 上課郁身郁勢更專心

  從小到大,教師都教導我們上課必須坐定定,動也不動叫「乖」,「郁身郁勢」就是「曳」。但本港有小學卻一反傳統,把個別班房四平八穩的傳統座椅換掉,改用「彈性座椅」(Flexible Seating)。這些座位有的像健身單車,有的可左右搖晃,甚至有像龜殼般,可以讓整個人坐進去。雖然學生「攞正牌」郁身郁勢上堂,但課室秩序不單未有因此而大亂,他們反而表現得更專心! 文:沈雅詩、顏燕雯、許朝茵      攝:黃志東 動感教室反傳統 靠「郁」提升專注 記者久聞近年歐美有不少學校都把死氣沉沉的課室打造成「動感教室」(Kinesthetic Classroom),不單用上很多有趣的教具,學生亦不需要端端正正地坐着上課,課室內各式各樣的「彈性座椅」,讓學生或企、或跪、或搖、或晃、或彈,甚至像踏着健身單車般,總之學生可按自己喜歡的坐姿去坐,輕鬆自在地上課聽書。 這台Pedal Desk外形酷似健身單車,但即使學生使勁踏着踏板,桌面也不會震動,學生仍然可流暢地書寫。 各有學習模式 「郁」不一定分心 今個學年,「動感教室」終於在香港出現!聖文德天主教小學是全港首間,亦是目前唯一引入「彈性座椅」的學校,校方以二年級某班作試點。「傳統以來,教師所接受的專業培訓,都只是學習怎去訓練學生坐定定上課,但就忽略了小朋友的獨特性,他們各有不同的學習模式。有些孩子的確可以靜靜坐着聽書,但有些不行,一定要『郁』才聽得入腦。」校長張偉菁說。 張梓翹(左)與團隊正研究學生使用「彈性座椅」前後的上課表現。 她打趣謂,莫說學生,教師亦然,「若我跟教師開會超過20分鐘,大家就開始出現不同的反應。教語文的教師,尚可繼續專心抄筆記,然而教體育的,便開始玩筆、轉筆。只是成年人可運用自制能力控制自己坐在椅子上繼續聽,但孩子逼不來的」。 張偉菁一直希望打破這個悶局,恰巧「良師香港」(Teach For Hong Kong)計劃在上學年派來項目教師張梓翹,她得悉美國有機構就「動感教室」做了近20年的研究,成效顯著,於是便大膽把這套創新的理念引入,並於今個學年在該校試行。 孩子最喜歡安坐Green Rocking Turtle Shell內看書、背書,說記憶力特別好,真的嗎? 專業設計符合力學 確保安全 記者走訪了這個「動感教室」,班房的佈局跟一般學校分別不大,但在課室最後位置,卻有兩個同學正坐在一台有踏板的桌椅(Pedal Desk)上,他們雙手在桌上做習作,但下肢卻踩着踏板;有5個學生則坐在像陀螺一樣會搖晃的椅子(Wobble Chair)上,但他們卻使用一般的桌子放書本;還有一名男生,脫去鞋子,坐於一個形狀像「龜殼」(Green Rocking Turtle Shell)的椅子內,他手持課本逍遙自在地看,前面並沒有擺放桌子。 張梓翹亦是這班的班主任,她說,現時每星期都安排7名學生輪流試用「彈性座椅」,其間會收集數據樣本,「雖然研究仍然很初步,但我發現,『郁』是孩子的天性,不管是否SEN(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給他們動一動,腦袋『醒神』些,專注力、吸收力也會好一點」。 校長張偉菁指出,一味要求學生坐定定上課已經不合事宜,她笑言,成年人也未必做得到。 她表示,面對這些新奇有趣的「彈性座椅」,最初學生也有戒心,「因為傳統以來,教師只會照顧視覺及聽覺學習型的學生,我們往往忽略了動覺學習型的小朋友,在課堂上,教師總是不希望他們有任何動作。所以,我要明確告訴學生,只要不騷擾其他同學,當他們坐在『彈性座椅』上,是可以隨意動、隨意搖晃的」。 問到「動感教室」既然好處多多,何不在全校實行?張偉菁笑着回答:「因為貴!」她透露,一台Pedal Desk要8000多元,一個Turtle Shell則要近1500元,一張Wobble Chair也要600多元,還未計運費。「這些椅子全部經專人設計,符合力學等品質鑑定,所以價錢比較貴,但我們又不想用山寨貨,怕學生會跌倒受傷。今次經費,都是由馬會慈善基金(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贊助。」 這張Wobble Chair的圓形底部是可轉動、搖晃,而且經專業設計,確保安全不會跌倒。 設地壺球小組 訓練手眼協調 說到孩子「郁身郁勢」,自不然會聯想起SEN學生。雖然近年政府都有投放資源給學校,但仍然是杯水車薪。現時,教育局為學校提供額外資源、專業支援及教師培訓,協助學校照顧SEN學生。由2019/20學年起,「學習支援津貼」中第三層(為有持續及嚴重學習或適應困難的學生提供個別化的加強支援)個別津貼額亦有「加碼」,但加碼的同時,卻削減了部分資源,令學校或需重新調配資源和人手。 聖公會聖多馬小學開辦地壺球小組,希望能藉此提升專注力不足學生的手眼協調、合作及專注力。 學科教師「轉職」SEN支援老師 以津貼小學為例,學校每學年會按SEN學生及成績稍遜學生人數獲得「學習支援津貼」,人手方面,亦會獲轉換(從學校現有教師中調配)或提供額外教席,這些教席的職銜為「特殊教育需要支援老師」。 以聖公會聖多馬小學為例,校長鄧依萍說,「學校本身不是獲取多津貼的『大戶』,今個學年開始,編制上開設了一名『特殊教育需要支援老師』,但實際上是減省了以往『專科專教老師』的數目,根本沒有增加人手。學校唯有向校內教師招募,請他們考慮『轉職』,最終才能合乎教育局要求本校有兩名教師負責這項目;此外,教育局表示已給予學校在2019年度起開設一名『特殊教育需要支援老師』,所以在過去獲批的總津貼內會被扣減60萬元,以抵消以上提及開設的常額教席。在這變相不加反而減的『計算方法』,令學校少請了一名合約教師及兩位TA(教學助理),他們的工作最終轉嫁到其他教師身上。」 有些SEN學生上課時坐不定,或者因為剛由幼稚園升上小學而不習慣傳統上課模式,有時候上課不合作,或情緒上需要即時支援,教師便要立即進課室協助。鄧依萍說,以往這些工作是由TA負責,現在則要由特殊教育需要支援老師或主任幫手,但若這兩名教師正在上其他課,學校的主任,甚至副校長和她自己也得前去幫忙。 今年由體育科教師兼任特殊教育需要支援老師的葉思敏說,現時她需要和特殊教育需要支援主任共同策劃一些行政工作,以及為有需要學生提供支援。「我以往專責球類活動,所以設立了一個地壺球小組,希望藉此能幫助專注力不足的學生,訓練他們手眼協調、合作性及專注力。」她強調學校不會以「SEN」去標籤學生,反之只要認為任何學生有這方面的需要,都會邀請他們參加這項活動,因為學校最想做到的,是協助填補學生某一方面的缺漏。」成為特殊教育需要支援老師,除了在教學課堂上要重新調配外,她還需要在兩年內修畢「融合教育三層課程」。 鄧依萍 學習困難「多樣」 津貼不足應付 至於另一支援上的困難,是資金仍不足。鄧依萍認為,現時小朋友的學習困難更加「多樣化」,不再只是集中在讀寫障礙、自閉症、過度活躍症等問題,「如果小朋友只是小手肌有問題,影響到他寫字,我應該找哪種治療師來幫忙?是否特別請一個職業治療師專責做這種訓練呢?要開設一個感統訓練房間嗎?哪裏有這麼多資金,這麼多資源?要知道一對一的治療是需要花很大的資源,政府提供的津貼亦是給學校整體運用,而且必須依照指示運用津貼,每個項目不可超支,以添置教材為例,費用是數百元或千多元,但若多過萬元的話,學校需要從其他津貼去支付」。 她續謂︰「只要學生有需要,每一個教育工作者,無論誰都會找方法去幫助學生面對學習困難,哪管他是那一類有困難的學生,都應該獲得協助。加上坊間專業人士並不多,小朋友在私人機構上一小時訓練動輒數千元,試問學校又怎有競爭力去請他們到校呢?可能要靠學校自己向私人基金申請資源來救救香港的孩子。」   教學助理貼身照顧 助跟上進度 既然公帑支援不足,很多學校唯有各出其謀,自尋出路。正如積極推行融合教育的新會商會學校(下稱新會),便透過籌款聘請了多名教學助理(TA)協助教師上課,既可貼身照顧SEN學生,也打造關愛校園,令一眾學生在包容與友愛的環境下學習及成長。 在課室內既有學科教師也有教學助理(TA),TA不單照顧SEN學生,也會顧及其他學生需要。 改善學生行為情緒 新會全校有300多名學生,校長呂錦強指出,當中有1/4人是SEN學童,其中一半屬自閉症。雖說SEN學生有可能在堂上行為失控,影響課堂秩序,但採訪當日,記者觀察不同級別的上課情况,卻未發現有這問題,各個班房均很安靜。 呂錦強解釋,這正是TA和教師合作的成效,「每班均有一名TA協助老師,他們可照顧SEN學童,如見孩子行為失控,會即時介入,讓大家安靜上堂,同時也令SEN學生懂得控制自己行為,遵守規則及專注上課。另一方面,教師會因應學生的情况,安排TA帶領部分學生作小組學習,幫助他們跟上進度」。但他強調,TA的職責不只是關顧SEN學生,亦會顧及其他學生需要,惠及全班同學。 為了節省日常開支,讓資源用在學生身上,校內不少佈置及教材都是教師自己做,以降低成本。 帶領小組學習 全校共有13個TA,每個起薪點約1.1萬元,單是每月支出已逾10萬,成本不菲。呂錦強不諱言,單靠政府津貼並不足夠,要另靠家長及市民的捐助,才可聘請足夠人手。「近年政府的確有聆聽學界訴求,投放更多資源在SEN支援上,我們所獲的津貼也有增加,但仍不足以應付所有開支,需要靠每年家長及其他市民合共約60萬的捐款,學校才可提供足夠的支援。」誠然,學校向來沒有舉行大型籌款,很多家長,以及從不同媒介認識新會的市民,因認同校方的辦學理念而主動捐獻。而新會的辦學團體每年也捐出20萬至25萬元,但這筆捐款主要用來聘請外籍教師。 課室外有一張小書桌及數張椅子,方便TA帶領學生到這位置作小組學習。 不過,即使有財力,要聘請足夠的TA也非易事,很多學校也大呻人手流失率高,很難請人。呂錦強直言,很多TA任職一段時間後,便進修轉行做教師,但幸好「走得快也請得快」,通常不久便請到新人填補空缺,「很多TA辭職後也推介其他人來見工,因為我們的TA有份參與教學、處理學生問題,甚至和教師一起見家長,學到與家長溝通的技巧,這些經驗有助未來投身教育行業,所以吸引不少新人申請」。 新會近日加入兩名特殊教育需要支援老師及一名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專責處理SEN學生,但他認為,TA的功效仍然是無可替代,未來希望有足夠資源,繼續以此方法來支援SEN學生。 呂錦強 ■助理分享 以身作則 培養學生包容 共建關愛校園 薛巧怡中五畢業後便加入新會,從事TA工作11年,她認為TA可幫助教師教學,「舉例,我們會按教師的要求,帶領SEN學生到課室外作小組學習,以鞏固孩子之前所學的知識,讓SEN學生也可跟得上進度」。 正因TA需貼身跟進SEN學生,從中留意到他們的不同需要,「若SEN學生出現情緒問題,TA可從堂上觀察到,可以和教師或家長討論,了解學生情况,從而協助他們改善問題」。 她又說,TA不時在堂上照顧SEN學生,其他學生見到,久而久之,也了解SEN學生的需要,有助他們包容及接納不同個性的人,懂得互相幫忙,從中可培養其他學生的品德,建立關愛校園。 薛巧怡 專家的話:「彈性座椅」調節覺醒狀態 對於有小學引入「彈性座椅」的安排,協康會職業治療師楊志凱對此表示欣賞,認為某程度上,的確可幫助學生更集中精神,「其實近10多年,針對ADHD(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的小朋友,職業治療師在帶領小組訓練時,很多時都會用類似方法。我們會讓小朋友坐在fitball(健身球)或充氣咕𠱸上『彈下彈下』上課,也建議幼稚園及學校使用這個方法」。他指出,根據外國研究顯示,ADHD的孩子在這種模式下學習,不論行為表現、生產力、專注力,以至書寫動機等,都有正面的提升。 楊志凱解釋,一個人能否集中於活動之中,取決於3項因素,包括個人能力、活動要求及環境配合。以小學生為例,他們的專注能力一般只有約20分鐘,患有ADHD或其他專注力較弱的學童,就只得10多分鐘或更短時間。然而,學校的課堂,一節介乎30至40分鐘,學生需要長時間專心安坐,從活動要求來說,要求是高的。 而為了維持在一個平衡的覺醒狀態,即是指頭腦清醒及有集中力,他說,年幼的小朋友,特別是專注力弱的孩子,大多需要「郁」去維持自己「醒神」一些。「小朋友愈要坐定,覺醒狀態就愈低,專注力亦愈弱。成人察覺到自己集中力下降時,或許會望望窗外景色,又或者聽聽音樂,去調節覺醒狀態,但許多孩子需要透過身體活動去滿足自己的感覺需要,才能達至平衡的覺醒狀態。」 因此,如課室設有「彈性座椅」,容許學生可在固定範圍內「郁」動,這種環境配合,相信更有助他們專心上課,「這些椅子的設計,可提供孩子適量的前庭覺、本體覺刺激,這是傳統椅子所沒有」。 楊志凱 僅作輔助 課堂互動更重要 不過,楊志凱強調,「彈性座椅」並非靈丹妙藥,只能視作輔助工具,「更重要是教師可改善課堂的流程,例如課堂有更多的互動,不論是小組討論或動手做的機會,甚至安排走出課室去學習;家長也要改善生活流程,讓小朋友在課餘時更多到公園跑跑跳跳」。他形容感覺刺激對小朋友來說猶如「食飯」,「食飽了便會『郁』少些」。 另外,他又提醒,對於一些肌肉張力低、坐姿不穩的學童來說,未必適宜使用「彈性座椅」,建議應先諮詢職業治療師的專業意見,避免發生意外。  

詳細內容

問專家:遊樂場遇上小惡霸 父母應即時介入?

問:K1的兒子在遊樂場玩耍時,經常被其他較年長的K3孩子欺負,如打尖或霸着滑梯不讓兒子玩,每次都令他很不開心。身為家長應怎辦?應即時介入?要求K3的小孩排隊或讓出滑梯?而且每次見到K3的父母坐在場邊一旁,看到孩子們的這些行為,也愛理不理,我需要向對方父母投訴? 文:許朝茵       資料提供:香港青年協會「家長全動網」單位主任、註冊社工凌婉君 答:若然兩個小朋友在遊樂場玩耍時爭執,基於安全理由,家長有需要介入分隔他們,避免衝突發生,令雙方受傷。若然兒子表現激動,也需要一個安靜及安全的環境冷靜下來。但當他回復平靜時,家長也可教孩子,如果再遇到被打尖等類似情况,可向對方提出要排隊等要求。若再三提示後對方都不理會,甚至惡言相向,唯有稍為忍讓,或者要去另一個地方玩。 教孩子要求對方守秩序 不過,最重要是讓兒子知道,去另一個遊樂場玩或忍讓,並非要懲罰他,而是爸媽擔心他的安危,想保護他,不想他和對方發生爭執衝突。否則貿貿然帶走他,孩子可能覺得自己受到懲罰,明明自己沒做錯,因而感到委屈。再者,可借這個機會,向兒子解釋公平的原則、排隊及守秩序的重要,要確保每一個小朋友包括自己也可享用場內的設施。 另一方面,來信家長也問到,在那個時候應否直接指摘該K3孩子,以及教導對方守秩序等,我建議盡量不要這樣做。 因為家長不清楚對方的身心狀况,可能本身K3小孩有特別的原因,才會引發這些行為,例如近日情緒有困擾。如果貿然直斥其非,可能會傷害到對方。 若然家長想向對方父母表達時,別以指罵的態度向他們投訴,要心平氣和地說出事實的情况,也可解釋自己一家先行離去,是避免孩子間的衝突加深。至於之後人家會否管教兒子,我們也不能控制。 歡迎讀者將問題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或傳真至2898 2537

詳細內容

多元導航:交流不是自說自話

近日的社會瀰漫着消沉的氣氛,除了青少年要面對社會上的紛爭,家長也要思考如何與子女溝通。「我知道我們的立場意見不同,我會尊重孩子的想法,在溝通過程中,我很掙扎,也不知該怎樣去做。」一名媽媽擔心地說。 避而不談 隱隱有條刺 「作為家長擔心自己的孩子是無可厚非的事,尊重孩子的獨立,以及希望教育自己認為正確的價值觀,也是一個負責任的家長會做的事。我看見媽媽你的用心,也看到你們其實也很重視雙方的關係。」我回應。 媽媽繼續說:「以往在不同的事情上,我們也會有一些爭拗,就如打機的時間、讀書的成績、對家人的態度等等,即使有不一樣的價值觀,我們總能夠平心靜氣地說出自己的想法。但不知怎麼地,對於近來的『政治』事件,我們卻好像是火星撞地球似的,一發不可收拾。」 傾,定唔傾? 電視、報章、網站,每一天也充斥着大量的社會信息,亦因此容易引發家人之間的爭執點。有時在家中,我們只是輕輕一句說出自己的感覺,對家人來說卻很刺耳。我們希望了解對方的看法,但同時對方的說話會令彼此感到難受。「政治」這話題,可否不提? 「我也有努力嘗試與家人維持以往和平的關係,但真的很困難……」這是學生給我的反應。「因為我們在這個地方生活,一定會有受影響,難道可以隻字不提嗎?如果一直藏在心裏,讓心中隱隱地有條刺,最後才知道對方與自己的價值觀有如此大的落差!這樣不是逃避嗎?」學生娓娓道來。 無論政見異同 我們始終是一家人 如果傾,應該怎樣傾? 自開學以來,筆者會偶爾聽到家長或同學提出相似的詢問,「如果傾,應該怎樣傾?」在外面如此紛亂的日子中,誰不想回到家中好好的感受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呢?政治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青少年有自己對事態的立場,證明他們開始長大了。作為成人的家長,可以先了解年輕一代的想法,尊重他們與自己的不一樣。溝通交流並不是你說你的、我講我的。我們可以從大家所說的事情中找出充足的理據、了解媒體所報道的是否有公信力、報道是否客觀而不涉過多的情緒、分析不同立場的人對同一件事的切入點等,讓雙方一同理解事實再作了解。避免作人身攻擊、阻止別人發言、甚至是一句「你懂什麼?」作結。 如果雙方討論後也沒有結果,甚至未能冷靜討論,我們也可以禮貌地暫停溝通,擇日再談。因為「無論政見有多不同,我們始終都是一家人」。其實,家長和青少年都是重視與家人的關係,接納大家的不一樣,以其他家庭活動來維繫家庭關係,也是面對不同政見的可行方法!

詳細內容

有教無「累」:粵語金曲變英文歌 死板詞彙輕鬆入腦

  很多人相信,要學好英文,首要是多讀、多寫、多背誦。不過,有兩間學校的校長不約而同地認為,用唱歌來學英文,把死板的句式、詞彙及拼音和跳躍的音符結合起來,讓學生邊唱邊學,可以提升學習興趣,成效比不停抄寫背誦更大。 文:許朝茵      攝:劉焌陶 二創歌詞 「樂」學英文 位於錦田的通德學校(下稱通德),是一間奉行靈活教學方法的村校小學,每級只有一班。採訪當天的早上,三年級生正在上英文課,記者甫踏進課室,聽到的並非鏗鏘的英文朗誦聲音,而是一首熟悉的流行曲,原來班房內,音樂科教師周樂平(周sir)正彈奏着廣東流行金曲。同時,英文科林老師則用投影機在牆上投射歌詞,然而並非原版廣東話歌詞,而是「二次創作」的英文歌詞。以其中最為人熟悉的一句為例——「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林老師就改成「We can watch a movie in a big and grand cinema 」。 有片睇 粵語金曲變英文歌 音樂科英文科教師合作 在課堂上,20多個學生全部站起來,身體跟隨音樂輕擺,投入程度猶如演唱會中的小歌迷。唱畢,孩子們雖意猶未盡,但都乖乖坐下,聽林老師講解歌詞中的句式、詞彙及拼音等,讓孩子唱得興高采烈之餘,也懂得歌詞內不同的英文句式應用。 這裏的小一至小四英文堂,都是由林老師負責,她一直改編英文歌,讓孩子在堂上唱。剛才三年級學生唱的歌曲,改編歌詞全都出自她的手筆,「通常我會選大家耳熟能詳的流行曲,再因應各級英文堂每課的教學內容,而改編成不同主題的歌詞」。例如三年級這一課的課文內容與購物及食物有關,因此,在歌詞內加入cherry cake、pet shop及bakery等詞彙。 雖然身為「作詞人」,但其實林老師未受過正統音樂訓練,偶然都會出現曲詞不配的情况。大約兩年前,學校安排周sir和她合作,二人合作無間,為多首歌曲調正拍子、節奏及曲調等,讓歌詞唱起來更順暢悅耳。 通德學校每當小息時都有音樂會,校長黃偉立(結他手)及音樂科教師周樂平(琴手)齊齊現場演奏唱歌,帶領學生進入音樂世界。 腦內迴響歌曲 不經意背熟句式詞彙 這對創作拍檔一致認為,音樂可幫助孩子提升整體英文水平。林老師指出,課堂要教的用語及句式等,大部分已融入歌詞內,學生每唱一次,就好像把那一課的內容重讀了一次,而為了令學生加深印象,唱完歌後,她會安排學生讀念歌詞及課本,提升他們的英語寫作能力。「有時歌曲甚至在腦內迴響及不斷重複,學生便在不知不覺間背熟了歌詞內的詞彙及句式。」 舉例,二創歌shopping at the mall中,有一句「we can buy pizzas in a bakery」,學生從中學到pizza及bakery的意思,透過歌詞增加詞彙量;同一時間,學生也可從這句學到「can」的句式運用。「當學生熟讀歌詞及了解不同句式結構後,便可安排他們作文,基本上學生起碼可寫出3至4句的短文。」 音樂科教師周樂平在堂上現場演奏,令學生唱得更投入,對歌詞印象更深刻。 易上口旋律 加強認識拼音 周樂平也指出,孩子唱歌時,已經是聽說訓練,「旋律可加強孩子認識詞彙的拼音,舉例另一首歌的歌詞內,其中一句是clap your hands,clap是c字頭,當學生唱熟了,記得c字頭發音是「K」,當教師日後把歌詞改動為climb the tree,見到climb同樣是c字頭,自然記得這個「K」的發音。 提到拼音,林老師認為的確不易學,要孩子死記死背不同字母組合的發音,更是十分困難,但改用簡單易上口的旋律唱出,就能幫助孩子更易入腦,「正如Let’s sing the song everyday這首歌,其中一句是『Some say ur ir er ow and oi』,唱ur ir er ow and oi的時候,孩子未必知道這是拼音,但之後再學新詞彙,見到ow等這些串法,他們回想起這首歌,便會記得這個拼音。 在堂上唱歌後,教師會講解歌詞內的字彙及句式等,鞏固學生所學的知識。 兩位教師費盡心機改編歌曲,無非都是想孩子開心地學好英文,通德校長黃偉立也贊成這個做法。「以前見到不少孩子抗拒學英文,認為很難學得好,過程很辛苦。而當我們用不同的教學方式時,學生便會產生興趣,就會慢慢投入去學。正如我以前的英文都不是太好,直至中學時期開始聽英文歌曲,跟着唱後,發現原來這樣學到外國人的口音,因而開始投入學習英文,可跟外國人溝通。」 在小息音樂會前,校長黃偉立(右)及教師周樂平(左)會選好曲目。 上堂唱歌如遊戲 增學習興趣 他相信不同年齡有不同的學習能力,對初小生來說,他們的聆聽能力較強,「讓學生多聽外國歌曲或外國人的英文發音,可以加深記憶,所以我們才有這個唱歌學英文的念頭。」林老師也認同,刻板教學隨時令孩子把學習變成苦事,「以前讀書時,老師會叫學生在課堂上朗讀文章,當時我很怕要讀,因為覺得很悶,而且讀完後,若然老師認為我的發音不標準,更要再讀一次。但現在學生上堂時唱英文歌,就好像在玩遊戲,令孩子在不知不覺間掌握英語」。曾有家長向她表示孩子覺得英文課的教法很有趣,以前不太明白的英文內容,現在也學懂了。 林老師帶領學生唱歌時,會配合動作,令孩子投入地唱。有時小朋友唱完後,再學習課文內容,便發現剛剛唱的歌詞,便是堂上所教的內容,可幫助加深記憶。 為了讓學生增加唱歌機會,通德在小息時會安排全校一起在花園內唱歌,選曲包括英文、普通話及廣東話歌。近日學校更引入兩部電話亭式卡拉OK,計劃把英文課的歌曲製作成MV,讓小朋友唱得更投入。 通德學校新引入的電話亭式卡拉OK極受學生歡迎,孩子也變身成為「咪霸」。 粵劇導師傲雪瑩(右)正帶領幼稚園學生學習兒童粵劇,不過,有些學生掛住望鏡頭,分了心,跟不上拍子。 有教無「累」:幼稚園查篤撐學ABC 唱歌學英文,不單是小學才有,怡寶中英文幼稚園亦以兒童粵劇帶領小朋友學好英文。為了令曲目與英語更加配合,更請來「查篤撐兒童粵劇協會」創辦人馬曼霞,將粵曲內「四不正」的曲牌小調,因應孩子的英語能力,填上以顏色作主題的英文歌詞,名為Colours,讓孩子邊唱邊學。 鄧艷嫦 怡寶中英文幼稚園校長鄧艷嫦指出,學生在K1開始,每星期都上一次兒童粵劇課。採訪當日,記者正看到K3學生正在練習,每個小人兒齊齊挺直腰板,擺出丁字腳姿勢,配以粵劇做手,一起精神奕奕地唱出Colours的歌詞:「orange、yellow、black and white……」雖然小孩偶有忘了歌詞或跟不上節奏,但他們仍然唱得投入起勁。 粵劇造型及服飾鮮艷搶眼,很受孩子歡迎。 姿勢做手學到足 鄧艷嫦指出,兒童粵劇很受小朋友喜愛,「粵劇的姿勢優美外,也可從曲目中表現情感,從而令他們勇於用語言表達,所以我們也用這個作媒介來教英文」。她強調,要孩子死記硬背英文沒有意義,反而是讓小朋友從英文歌詞內,了解詞彙的意思之餘,同時利用唱歌來訓練出講及聽的能力,令他們可在生活中應用。所以兒童粵曲的內容,大多是環繞小朋友的日常生活,「正如剛才學生所唱的Colours,當中一句歌詞是『my lips are red, my eyes are brown』,當他們學懂不同顏色的英文之後,便可轉換歌詞,不一定是brown,可以是black或其他顏色」。而且孩子唱粵劇時,要根據音調唱出字彙,從而可加強他們的發音能力。 在上屆畢業禮,校方也安排學生作粵劇表演。 學校不時安排學生到社區表演,每次均請專業化妝師,為孩子裝扮。 打好英文基礎 以有趣的方法教小朋友學英文,鄧艷嫦相信除了可提升學習成效外,更可培養學生對英語的興趣,為未來學習打好基礎,「只要我們將學英文變成有趣的事,便可以為小朋友打好英文的基礎,而且將來他們學習英文時,也不會抗拒」。 小朋友叉腰丁字腳,擺好姿勢,預備唱兒童粵劇。 學生心聲 堂上唱英文歌好好玩 盧樂熙(小三生):「在堂上唱英文歌好好玩,歌詞內有很多詞彙,我記得剛才唱的shopping at the mall,這首歌是說Mr. Wong去買禮物,商場內有pet shop,可以去商場買禮物。」 盧樂熙 回家練唱背識詞彙 謝佩孜(小三生):「我覺得在堂上唱歌好開心,放學回家後,我也會練習堂上的歌曲,不知不覺已背了shopping at the mall的歌詞,而在歌詞內我學到很多新的詞彙。」 謝佩孜 專家意見:每句歌詞不宜太長 節奏不太快 香港公開大學應用語言研究系主任暨副教授梁頌康指出,唱歌學英文有不少好處,例如幫助孩子認識詞彙意思及發音,「因為唱歌時,在旋律的襯托下,有助小孩認識詞彙的讀音。再者配合歌詞內容,可以令孩子更易明白這個詞彙的意思」。另一方面,當一班孩子一起唱歌時,氣氛較為輕鬆,他認為在愉快的環境下學英文,可以加深小朋友的印象。 梁頌康 唱歌腔更易讀英文 梁頌康表示有研究指出,唱歌時用的口腔肌肉,與我們說話時所用的口腔肌肉是不同的部分,加上廣東話與英文發音截然不同,所以用唱歌形式來學英文,某程度上可讓孩子更易讀出英語詞彙。 對於教師以英語歌曲教英文,他在選曲上有以下建議。「首先每句歌詞不應太長,節奏也不宜太快,盡量選發音清楚的歌曲,因有些歌手把歌詞連串唱出來,學生不易聽清楚。」同時也要留意,部分英文流行曲所用的英文,可能是informal English(非正式英文),因要遷就音樂旋律及拍子,令文法上有些差異,如此情况下,教師要多向學生解說清楚,確保學生認識正確文法。      

詳細內容

文化園地:本地新進作家插畫師合作 共融繪本 傷健奏出完美聲音

  由德和慈善基金策動組成的「香港共融樂團」,將於本月下旬舉辦首場慈善音樂會,頭炮演出更邀得張學友站台支持,演繹經典作品。「歌神」出山固然有噱頭,但其實基金還贊助出版了一本共融主題的繪本,而且大膽起用本地新進作家及插畫師,同樣引來熱話。究竟一位媽媽級作者與一位讀心理學的年輕插畫家,會擦出什麼花火?《完美的聲音》在她們的筆下,又會呈現一個怎麼樣的共融世界呢? 文︰沈雅詩      攝︰李紹昌 這個跨版拉頁呈現了一個真正的共融世界,傷與健之間的合作和包容,還有人與自然界及不同物種的和諧共存。 育有一女的梁雅怡,在踏上作家之路前,是一名中學教師,曾出版過一本繪本;大學修讀心理學的溫柏萱(Wendy),全職做插畫師之前,曾在一間推動創新教育的機構工作。兩人素未謀面,但因為都是愛繪本之人,於是在大細路出版社穿針引線下,促成了這次的合作。 「因為有機會接觸到樂團,知道他們很想向社會宣揚共融的信息,於是我便提議合作出一本相關題材的繪本。另一方面,大細路一直希望多些支持本地新進繪本作家,於是便找來雅怡和Wendy,一個負責文字,一個負責繪圖,經過幾個月的共同努力,《完美的聲音》終於誕生。」大細路出版社總編輯盧志妮(Eunice)說。 雅怡(左)和Wendy(右)都是繪本出版界的新人,兩人首度合作,前者負責文字,後者負責插畫,大家都說是一個難忘的經驗。 故事講述森林的動物被大自然界所產生的天籟之聲所感動,卻因為難以掌控這種聲音而失望。雅怡表示:「很多時,我們也知道人生未必存在百分百的完美,但我們卻一直追求它。」於是,有動物想到自己去唱,去模仿自然界的聲韻。然而,並非每種動物也像大嘴鳥、公雞、貓兒等,可以發出又響又亮的聲音,「青蛙、鴨子等動物的聲音很低沉;蛇、變色龍等動物更好像天生無法發聲」。 《完美的聲音》共印刷7000本,將免費派發到全港幼稚園及中小學。 後來,有動物想出使用工具(樂器),借助物質原理去模仿天籟之聲。不過,新問題來了。「長頸鹿脖子太長,牠無論如何垂頸彎腰,雙手也離地太遠,觸不到鋼片琴;蚯蚓沒有手腳,又怎樣打鼓彈豎琴呢?」最後,作者透過動物之間的互相合作,大家按着自身的條件,有的負責唱,有的負責奏,各自貢獻出能力範圍內最好的聲音,終於這支「大空地樂團」,成功合奏出最完美的聲音。 在動物世界,每種動物的條件和限制都不同,令人聯想到其實人類世界亦然。 手繪製作 落足心機 隨着科技進步,很多繪本都採用電腦繪圖,但在《完美的聲音》,讀者看見的每一隻小動物、每一個畫面,都是Wendy用人手一筆一筆繪畫的。Eunice笑指,是出於自己的「鬼主意」,「我始終覺得,用電腦繪圖層次感稍遜,感覺冷冰冰一些,而手繪則有一種溫暖感,顏色層次也會活潑一些。所以,我找Wendy合作時,已經說明想要手繪。」 全書每個畫面的一筆一線都是由Wendy親手繪畫的,花了她不少時間和心血。 Eunice和雅怡更不諱言曾多番「勞役」Wendy,因為每一個畫面,只要她們想提出修改,即使微細如一個眼神或調校少許姿勢角度,繪者都要推倒重來,重新畫一遍。幸而小妮子滿腔熱情,從沒有抱怨過一句,「我經驗實在淺,在畫面安排上,想到什麼便畫什麼,試過一個頁面有一大群動物堆在一起,原來這樣反而看不到重點。全賴她們兩位不斷指導,給我很多意見」。記者問Wendy究竟反複改了多少遍?她表示已忘掉,只知道超過九成的畫面,已經跟第一稿完全不一樣。 全書最精彩是一幅跨版拉頁,台上表演的正是「香港共融樂團」,台下是人類與各種動物觀眾並排而坐。「共融不限於傷與健之間的合作和包容,還包括特性不同的物種共融,以及人與自然界的共存,這些都是值得普世追求的目標。」雅怡說。 ■INFO 新書分享會即場教繪畫 為配合「香港共融樂團」宣揚共融的信息,大細路出版社將舉行《完美的聲音》新書分享會,屆時作者梁雅怡將現身跟大家說故事,而繪者溫柏萱亦會即場教授繪畫小動物的技巧,對文字和繪畫有興趣的大小朋友,萬勿錯過。 日期︰11月24日(周日) 時間︰下午4:00至5:00 地點︰荃灣D‧PARK愉景新城L1 費用︰全免

詳細內容

國際親子台:你在挑戰我的底線嗎?

放工回家,發現雪雪正在發脾氣,公仔掟在地上,一臉不滿,即使我熱情地說「雪雪,媽咪返來啦」,她仍不發一言,拒絕回應,並打算繼續瞓在地上發泄作罷。第一時間我的內心反應是:「你是在測試我底線嗎?」 還好,久經兩個小姊妹的訓練,我明白這些行為的目標,從來都不是針對「我」。很多時候,孩子想表達給我們的說話,並不是靠言語,而是用行動。他們需要的,是我們願意用心聆聽。正如瑞士心理學大師Jean Piaget所言,每人的成長路途上,都有不同的認知發展階段 (Theory of Cognitive Development),0至18個月的孩子只能以眼前所看到的東西來思考,18個月至6、7歲的孩子還在前運思期(Preoperational Stage),較以自我為中心(Ego-Centric),亦不一定以邏輯行事。當我們了解孩子所身處的階段及年歲,就更應按孩子的成長里程來回應,別錯用大人的眼光去判斷孩子。 孩子鬧情緒,除了讓我們想到挑戰底線或引人注意,我想提供多3個思考角度: 1. 你看到求救信號嗎? 父母們,你讀懂孩子的求救信號嗎?有沒有發現,小朋友總是世界上最後一個察覺自己已經太攰或太肚餓的人。而通常他發現自己太累時,已是不能運作的階段。細心留意,就不難發現每次孩子的哭、發難、不耐煩,是一種向身邊人發出的SOS警號。早一點發現端倪,我們就能幫助孩子在失控前得到支援。與其說是孩子挑戰我們底線,也許有時是,我們在挑戰孩子的生理底線。 2.你有答案嗎? 有沒有想過,當我們認為孩子挑戰我們時,原因可能是,我們根本對「底線」未有確實統一的答案。掟公仔是否可以?玩具是否每次都要收拾?如果我們平日的管教是一時可以,一時不可以,孩子的角度就是,他在問一個問題,得不到清晰的答案,唯有一次又一次再問。對,你懂的,孩子會不厭其煩地把每個「為什麼」問到底方才罷休的。若我們在日常對孩子的要求清楚一致,孩子平日有常規可循,少讓他們活在不確定中,孩子自然不用經常以行動去發問每個問題。 3. 你有跟孩子說愛你嗎? 我經常強調,比起說孩子在引人注意(Attention Seeking),更貼近事實的說法是,孩子是在尋找關係(Seeking a relationship)。你還記得自己最近一次告訴孩子你深愛他是什麼時候嗎?請別讓孩子迷失在得不到你關注的失落中,永不忘記對孩子說愛你。愛,不單用說話,以開放的心接納孩子,用同理心理解孩子,保持耐心面對孩子,都是愛的言語。 作者簡介﹕修讀國際關係,成為兩女之母後變身3職媽媽,在小助教鞭策下,完成兒童與家庭教育碩士,仍繼續在工作、讀書及湊女角色中努力掙扎。網誌:FB.com/hellobonniemami 文:Hello Bonnie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8期]

詳細內容

離港升學:學習生動有趣 宿舍生活有規律 大馬留學「堅讀堅玩」

孩子離港升學 學懂自理未? 香港社會陰霾密佈,移民、送子女出外升學,又再成為親子界的熱話。除了傳統的歐美澳紐,鄰近的亞洲地區,例如台灣、馬來西亞等,近年也愈來愈受家長青睞。究竟這些地方有何學習優勢?升學前景又如何?今期《HappyPaMa教得樂》找來兩個家庭現身說法,看看他們怎樣為孩子籌謀。 文:沈雅詩、顏燕雯 今年9月,Queenie正式把14歲女兒慈慈和12歲兒子Rico送到馬來西亞吉隆坡讀書,展開新的學習生活,「今年初做這個決定時,香港還未這麼亂,現在看來,幸好送走了他們」。說來有趣,Queenie和丈夫都曾經留學英國,但他們沒有選擇英國,反而把孩子送到大馬去,「英國路途太遙遠了,馬來西亞只不過坐4小時飛機,萬一小朋友不適應、有什麼事,我們也可以立刻飛過去」。 慈慈(左)和Rico(右)雖然只來了大馬兩個多月,但十分喜歡這兒的生動學習模式,教師也友善。 入讀國際學校 可銜接英國大學 既然放心不下,又何苦要「骨肉分離」?Queenie不諱言,全因擔心兒子的前途,「因為估計Rico不會入到英中,我和丈夫都認為,就算讀書成績不好,也希望他有一個英語語境,我不用他很『叻』,但至少可以應付到聽和講」。至於女兒,Queenie稱她讀書沒問題,只是為免她「呷醋」,才一併把她送走。 換上馬來西亞Epsom College in Malaysia的新校服,Rico一切重新開始。 想孩子英語好,何不考慮新加坡呢?Queenie解釋,一切屬無心插柳,「因為兩姊弟最近兩年暑假,都有去過這間學校舉辦的Summer Camp,感覺蠻不錯,所以當決定要去外國讀書時,就第一時間考慮這間學校了」。 香港人去大馬讀書,一般會選讀國際學校,學費較香港便宜一點,也不用買債券、付資本建設費等。慈慈和Rico入讀的Epsom College in Malaysia,是由英國老牌名校Epsom College在馬來西亞所開立,採用英國課程,亦可作「踏腳石」將來銜接英國大學,加上要寄宿,兩人的食宿學費每年合共53萬港元,對於只是打工一族的Queenie來說,絕不輕鬆。 位於吉隆坡的Epsom College in Malaysia,母校是英國百年名校Epsom College,採用英國課程,有助日後銜接英國大學。 宿舍生活非常有規律,Rico笑言最初感覺似「坐監」,但適應了又很喜歡「有人管」,因為不會再像從前般懶散。 依學生能力調適課程 幸而開學兩個多月,小姊弟也表示享受當地的校園生活,令爸媽放下心頭大石。現在念Year 7的Rico透露,很高興學校會因應學生的能力調適課程,「我英文比較弱,所以老師有額外替我補習英文,也不用我讀全科。現在我暫時只讀英文、普通話、數學、科學、電腦科學、音樂、美術、體育和舞台戲劇,又調低了我部分科目的及格分數,使我不用太吃力」。 作為香港留學生,他指言語是最大阻礙,因為該校很少華人,大家以英語交談為主,「但其實只要我肯鼓起勇氣去講,儘管文法有很多錯漏,但大家都不介意,也猜到我想說什麼的,一起學習、一起玩,是沒有問題」。 廿四孝媽媽Queenie(右)為讓兒子有更佳的英語學習環境,不惜工本供他到大馬讀書。 課外活動多樣 放學開心玩 不過,別以為在大馬讀書很輕鬆,兩姊弟異口同聲說要求甚至比香港更高,慈慈笑言:「我會形容這兒是『堅讀堅玩』,課程是深的,但老師不是要你背,而是着重理解,他們比香港老師更有熱誠,很歡迎學生發問。至於課外活動,你說得出的這兒也有,每天放學後大伙兒就開心玩,之後回宿舍洗澡、做功課、吃晚飯、睡覺,生活很有規律。」 連自認懶洋洋的Rico也說:「從前我在香港,每天等到『頸長』也未放學,但現在馬來西亞,覺得時間過得很快,眨眼又放學了,我估,真的是開心的時間過得特別快!」 慈慈和Rico近兩年暑假也有參加Epsom College in Malaysia的暑假營,圖為暑假營最後一天的慶祝晚會,師生一同狂歡。 一家移居台灣 學習氣氛輕鬆 很多香港人都喜歡到台灣親子遊,甚至有人選擇落地生根。兩年前,Joanne與Mac帶着3個孩子移民台灣,並落戶台中,「喜歡當地天氣好,又接近大自然。由於爸爸仍要回港工作,我們便選擇離機場較近的地區居住」。 在香港時,Joanne一家人都喜歡在假日親親大自然;現在逢周末都是family day,她和先生會帶孩子外遊或露營。 每天做2小時功課 年考4次 當時大女兒和一對孖仔分別8歲和5歲,在移民前,Joanne就做足功課。台灣的中小學分體制內及體制外的學校,體制內學校分國立及私立,這些學校有點像香港傳統學校,以聽講授課、紙筆測驗為主;若打算將來到外國升學,則可考慮屬於私立的雙語制國際學校。至於體制外的學校就有不同的實驗教育,如森林國小、華德福學校等,以培養個別個性、獨立思考為主。 Joanne以國立小學為目標,不需要面試,這些學校是按居住地區入學的,只可依戶籍地入讀所屬學校。她親身視察過3間國小後,最後選了清水國小。長女Joey現時念國小五,孖仔Jun和Ian念國小二,Joanne透露,學習氣氛比香港輕鬆很多,「孩子逢周三的便服日只上課半天,每天做功課時間在2小時以下。至於測考,國立學校考試次數都依照教育局規定,一學期考兩次,一年合共4次」。 台灣幼稚園不用穿校服,小學逢周三也是便服日,孩子可以穿上喜歡的服飾上課。 3個孩子的學校離家1000米,只相隔3個街口,可以騎單車回校。 中文科比香港深 英文淺很多 課程方面,跟香港亦有差異,Joanne說:「中文科比香港深,數學則相若。英文顯然比香港淺很多,所以很多學生都會額外報課程,學多一點。」值得一提是,台灣學的是美語,香港學的是英語,Joanne認為問題不大,「文法沒有分別的,只是發音有少許不同,影響不大」。 Joanne和Mac兩年多前一家五口移民台中,現於當地開設露營公司,每逢假日一家人到處遊山玩水。 孩子適應快 有時間發掘興趣 談到小朋友的適應,Joanne認為,孩子年紀愈小,適應能力愈強,「學校有家長志工(義工),家長多主動參與,例如當晨光媽媽、圖書館志工、澆花、送餐、補習等,也有助一家人更了解及投入學校生活」。 移居台灣兩年,Joanne形容一家人都很開心,「孩子在台灣上學,相比在香港多了更多時間發掘自己的興趣,有更多時間與家人及鄰居孩子相處。因為台灣較香港大,而且多山林,可讓孩子有更多機會接觸大自然,這兩年,我經常看見孩子流露天真和燦爛的笑容」。 台灣孩子自小學注音,香港孩子跟得上嗎?「注音基礎音只得37個字,小孩學習很快,當年女兒在等待居留證的兩星期已學會了。」Joanne更參加了學校的晨光媽媽志工活動,逢周一代一堂課,有助更快融入當地生活。 ■小貼士 入讀中小學須有居留證 (1) 台灣教育局規定,所有中小學必須要有居留證才可申請入讀。如果小孩和父母都有居留證,但父母選擇回港工作或居住,只要孩子在台灣有監護人照顧,同樣符合入學資格。 (2) 台灣政府為學童提供12年免費教育(幼稚園至國中),學生只需每學期繳付2000至3000新台幣的書簿雜費;私立學校學費每學期由十多萬至四五十萬新台幣不等。 (3) 台灣小學課堂有「正常班」,即中、英、數、社會、自然、藝術、音樂等,科目跟香港差不多;另一種「才能班」是集中培養孩子專門才能,如音樂班、體育班、美術班、舞蹈班等。才能班乃受政府資助,需要考試才能入讀,於正常上課時間小班教學,學校會安排專門師資,重點培訓學生專門技能。 (4) 台灣各縣市的教育局都有該區學校資訊,市面親子雜誌也提供詳盡的學校資訊。以下提供一個鏈結給大家參考﹕school.parenting.com.tw/schools/search 資料提供:fb群組「香港人移民台灣路」版主及太陽花顧問創辦人Joanne 高中生解難力較佳 易適應留學生活 究竟是否每個孩子都能獨個兒出外升學?又什麼年紀才讓他們向外闖會比較適合呢?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青年領袖、國際及內地事工服務執行幹事黃耀瑜(Carman)指出,不論是以「過來人」身分抑或從註冊社工的角度來看,她都認為,孩子升上高中,兼且自理能力、解難能力較佳的,會相對較容易適應離鄉別井的生活。 黃耀瑜 兒童期需父母管教 Carman的一對子女目前在澳洲念大學,長女性格活潑,中一時已提出想出國留學,但遭她拒絕。「當時女兒年紀太小了,這麼早讓她離開父母身邊,從成長角度來看,並不理想。」 她解釋,兒童期最需要父母的管教和關心,品格、規矩,以至價值觀等,都是需要透過家庭去塑造,「父母的角色,不是學校、宿舍舍監和寄宿家庭可以替代。而初中則經歷青春期,會面對很多衝擊和挑戰,同樣父母在身旁會比較好」。 子女抗拒 不應勉強 最終,Carman讓一對子女在香港讀畢中三才送他們出國,「一來長大了各方面都成熟些,二來從學術的角度來看,他們不單具備一定的英語能力,有助適應新的學習環境,同時又保留到中文聽、說、讀、寫的能力,將來會有較多出路」。 她又提醒家長,要尊重子女的意向,亦要有充足的準備,「若小朋友真的很抗拒離港升學,就不應勉強。付諸行動前,先訓練好他們有足夠的自理能力,外國人講求獨立,什麼事都要自己做的」。

詳細內容

童繪遊樂場:迎戰「現場複賽」4要點

  有些繪畫比賽設有「現場複賽」,參賽者要在指定日期、時間及地點,於現場決一高下,飽經無數測驗和考試的你,會否也緊張起來? 動筆前先要對繪畫主題和複賽規則有充分認識,畫作切勿離題!   1. 認清主題 動筆前先要對繪畫主題和複賽規則有充分認識,畫作切勿離題!不要犯規!某些複賽會預告主題,讓大家有充分準備,這對成品質素較有保障。一般較具規模的比賽,往後會舉辦展覽或印製刊物,令比賽更見圓滿。 2. 應用素材和工具 必須對應大會指定素材和工具,其次可攜帶個人慣用的配套用品,如: ˙墊枱軟布(避免弄污枱面) ˙畫板(確保紙背平滑) ˙水樽、筆洗及毛巾(省卻取水時間,特別以水彩作畫的朋友) ˙其他輔助工具:間尺、圓規(若未肯定能否使用,應先向大會查詢) 3. 無參考資料 絕大部分現場複賽均不允許攜帶任何資料,比賽期間手提電話也當然禁用。 4. 時間規劃 事前規劃作賽時間,包括構思、構圖、色彩與造型表現。時間分配因人而異,但在指定時間內完成作品是基本要求,千萬不要出現局部完成的畫作。如大會已通知主題,可以在賽前先行練習,參照大會規定的時間演練。我個人偏向在尾段預留一點時間作整體最後修飾,務求令作品達至統一及協調效果。 比賽開始,大家都爭分奪秒,全力以赴。 最後提大家,預先查看複賽地點及作出交通安排,避免不必要的阻滯。另外,一些複賽要求參加者親自向評審團解說畫作,參加者的表達和溝通技巧尤為重要,對應評審提問,還要看閣下隨機應變的急才。 輕鬆赴會,感受現場氣氛,享受繪畫樂趣! 頒獎典禮安排在郵輪上舉行,為參賽者留下難忘回憶。 ■繪畫Q&A 漸變效果用水彩定粉彩?紅撞藍效果如何?繪畫遇上問題,可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你一起研究。 文、繪圖︰Mr Liu (Art Playground視藝老師)

詳細內容

問專家:孩子焦慮 不想上學 父母陪伴 增安全感

問:我兒子5歲,現在念K3,一向比較內向。最初上幼稚園時,每天上學都在哭,不過幸好教師非常有愛心,開學大約兩個星期後就不再哭鬧,而且還很開心地上學,只是在K2時偶然會「扭計」,上學時哭過一兩次。但現在剛升上K3,行為像有倒退迹象,幾乎每天上學都哭,不肯上學。我有回想最近家裏或他身邊有沒有一些特別事發生或改變而令他會這樣哭鬧,但想不出來。有時遇到他不想上學,我問他原因,他會說老師好惡,或者很睏,但其實這些情况K2都可能有出現過,為何現在才爆發呢?又如果K3已經有上學焦慮,升小一時,又要怎樣幫他適應? 文:顏燕雯      資料提供:香港青少年服務處註冊社工金鈮 答:這個年紀的小朋友喜怒形於色,會把自己喜歡與不喜歡的事情直率地表達出來,可是有時候他們未必能在語言上清楚表達得到,於是便會在行為中表現出來。作為社工,我會想先了解小朋友有沒有一些焦慮的問題,但就這個案來看,似乎孩子只有單一行為問題,若是焦慮,並不會單單在上學時才出現。 多聽孩子講 找出壓力來源 孩子即將要上小學,或會面對很多挑戰和改變,但家長又表示近來沒有一些特別事情發生,這時候不妨細心想想生活及上學細節上會否有一點點不同了?我好奇這小朋友到底遇到什麼情况,才導致他突然不想上學?家長雖說沒有大改變,其實,孩子即使每天上同一間學校,他的老師可能會變換,上課的課室也有可能調動,甚至K2與K3在教學模式上也可能有些不同。會否寫多了字?做多了功課? 家長可多聽孩子講,因為這些全部都有可能是孩子壓力的來源,只是在成人眼中,那些可能都是小事,不過在孩子眼裏看來,就可能是一件非常難以適應的事情。 其次,家長亦可從親子時間入手,看看可否在這段時期特別抽多一點時間陪伴孩子,令他安全感提升?因為孩子的安全感多來自父母,在陪伴時,更可多引導他說心底話,如:「你擔心些什麼?害怕些什麼?上課時,老師怎樣教你?如果有同學仔不聽話,老師會怎做?」希望在當中找到孩子不安的原因,從而再協助他解決相關問題。 歡迎讀者將問題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或傳真至2898 2537

詳細內容

「津幼」升學路:「津幼」輕鬆教學 考直私小學輸在起跑線?

  參加幼稚園教育計劃(下稱「計劃」) 的幼稚園,無論在行政或課程上都受嚴格監管,例如K1學生不可執筆寫字,K2以上亦不能有過多操練式功課,默書、測驗和考試更一律不可。有家長認同這套以孩子為中心的教學理念,但同時令一眾有意替子女報考直資私立小學的家長卻步,擔心孩子學術表現比不上來自私立獨立幼稚園的學生,輸在起跑線。究竟真實情况是如何呢? 文︰顏燕雯、沈雅詩      攝︰黃志東 「津幼」考直私 高難度挑戰? 功課依學生能力設計 發揮天賦 北角衛理堂幼稚園幼兒園(衛理堂)是「計劃」內的幼稚園,深受區內家長歡迎,統籌校長阮鳳儀表示,學生功課都是以符合他們能力來設計,K1時不會寫字,主要做手肌和視覺追蹤的訓練,如玩泥膠、學拉拉鏈、以手指行迷宮等;K2就要開始寫簡單的線條和字,如英文字母,但也不是順序由A開始寫,而是寫了I、L等最簡單的字,再寫較多轉彎及畫數的字。她又說,雖然有些地方教育局對學校是有規限,但不像中、小學,課程指引不會規定幼稚園要教些什麼,而是以學習範疇活動建議來劃分,因此,對學校來說,課程設計很有彈性,只要用心設計,一定能發揮小朋友的天賦。 為了提高小朋友興趣,衛理堂教師不會把學生寫得不漂亮的字打交叉,而是在寫得工整的字上加上星星,讓小朋友有成功感,更有動力寫靚字。 北角衛理堂幼稚園幼兒園統籌校長阮鳳儀認為,小朋友能愉快學習最重要。該校學生每天有各種不同的活動,如自選活動時間、唱遊、主題學習等,孩子都很喜愛上學和學習。 不過從數字來看,在2018/19學年,衛理堂大部分畢業生都是升讀津貼小學,在193名畢業生中,只有約一成入讀直私小學,例如高主教書院小學部、港大同學會小學、聖保羅書院小學等,「想小朋友考直私小學,抑或升讀津小,是家長取向。但我知道很多直私小學都喜歡錄取衛理堂的學生,亦有些升讀名校,成功叩門的個案也很多」。 採訪當天,碰上寶血醫院(明愛)陳登復康治療中心派出專人為衛理堂的小朋友做足健檢查。學校為了孩子的全面健康發展,會與不同機構合作,為學生帶來各種免費保健活動。學校亦有社工到校服務,每星期社工會駐校兩天,為有需要的學生、家長或教師作支援。阮鳳儀說,私立獨立幼稚園當然亦可自費聘請這些專業人士,但它們要兼顧很多不同開支,考慮因素便有更多。 阮鳳儀 培育學習興趣 日常中學會禮貌創意 她強調,受政府資助的幼稚園,更加着重於培育孩子的學習興趣和各方面的均衡發展,對於考直私小學,甚至將來念中學、大學,都有很大的幫助。「當小朋友上學開心、喜愛學習,這種態度一旦建立了,就能影響一生。因此,家長毋須一味追求幼稚園教得深。現在小學面試,考的是什麼?除了學術,還有小朋友的創意、是否靈活變通等。我們在日常課程中,學生已不自覺地學會禮貌,面對不懂的問題時如何表達,也在不同活動中學習到朗讀、表演兒歌等。所以我不認同小朋友要上面試班,因為在學校都已經學到了。」 衛理堂每班有24至29人,共有兩名教師及一名助教。教育局有1:11的師生比例要求,而助教列入支援人員之內。教育局指定教師均要持有幼兒教育證書或以上學歷,而且有基本薪金限制,所以參加計劃的學校相對私立獨立幼稚園更能吸引質素優良的幼師,對學校和家長來說也是一個保證。 九成「半日制津幼」毋須交學費 學童資助只限連續3個學年 香港幼稚園全屬私營,提供本地及非本地課程,當中又分為非牟利幼稚園和私立獨立幼稚園兩類。目前全港約有1050間幼稚園,當中有755間提供本地課程的非牟利幼稚園在2019/20學年參加了「計劃」,教育局會「按人頭」向學校撥款。今個學年,有九成的半日制幼稚園獲政府資助後,學生毋須再繳交學費,但仍然有少數半日制幼稚園,以及九成全日制幼稚園需收取額外學費。不過,局方亦設有上限,半日制每年學費不得高於10,530元,全日制或長全日制每年學費則不得高於27,380元。 如果孩子在2020/21學年屆滿2歲8個月,而家長又有意讓他們入讀計劃內的幼稚園,便要留意統一收生安排及流程。申請人必須在11月30日前向教育局遞交「幼稚園入學註冊證申請表格」(「註冊證」),此證將用於「統一註冊日期」作K1留位之用。由於當局採「一人一證」的制度,因此,學童如在「統一註冊日期」辦好註冊手續後決定要轉校的話,就必須在原校先取回「註冊證」及取消學位,才可轉投另一間學校,以防出現一人霸佔多個學位的情况。 另外,提醒家長,學童最多可用「註冊證」在計劃內的幼稚園連續接受3個學年的幼稚園教育,有效期一般不會延長。若因個人因素需要重讀某一級別而令幼稚園教育超過3個學年,家長便需要支付未獲補貼前的全額學費。   「津幼」升學路:家長經驗分享 上「雞精班」 入讀心儀小學 根據教育局《小學概覽》,全港只有21間直資小學及32間私立小學(不包括國際學校小學),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競爭自然激烈。「計劃」下的幼稚園向來以「平、靚、正」作招徠,但最終是否可以通過直私小學面試一關呢?不妨由過來人現身說法。 ■個案一︰「外補」催谷 叩門入名津 .Joey,九龍城區名津小一生 .幼稚園︰卓思英文學校暨幼稚園(青怡分校) .戰績︰報考10間直私小學,獲4間取錄,最終叩得傳統名津 Joey 回想起3、4年前,Ceci還未太掌握「升小遊戲」的玩法,在毫無準備下,結果令女兒Joey失落於所有私立獨立幼稚園,並入讀了「計劃」內的卓思幼稚園。「當初Joey考不到私立幼稚園,我也沒什麼,因為那時我還是『懵盛盛』,什麼都不清楚。直至她升上K2,我認識了一班『怪獸』家長後,才驚悉原來即使將來想報津校,也不是隨心所欲,隨時有可能派到『寶校』。於是我開始擔心,很希望幫女兒考到一些直私學校,至少可作後盾。」 她不諱言,Joey念的幼稚園算是比較嚴格,對小朋友紀律要求很高,但論學術,則始終覺得及不上私立名幼,「因為要跟政府指引,所以功課量不多,程度亦較淺,如果單靠學校所學便去報考直私小學,我肯定她考不上!」 結果,過去兩年,她月花約4600元讓Joey上「雞精班」,包括英文、中文、普通話,K2下學期更額外花萬餘元報讀中文及英文面試班。全力催谷近兩年,Joey終不負所望,她報考了10間直私小學,獲4間取錄,包括九龍真光中學(小學部) 、九龍禮賢學校、德雅小學及聖母小學。「我選了九真,但同時等『大抽獎』,始終讀私校連車費、午膳費每月約8000元,還未計補習費,很重皮啊!」 奈何Joey獲派第9志願,幸好憑着她的實力,叩得區內熱門的聖公會青衣主恩小學,以及九龍城區某名津小學,結果Ceci替女兒選了後者,亦終於可鬆一口氣。親身落場玩過這輪「升小遊戲」後,Ceci有這樣的總結︰「綜合我和身邊朋友的經驗,『津幼』只預期你報讀津小,如果孩子讀『津幼』想去考直私小學,又或是向名津叩門,是越級挑戰,想成功,就要花錢花時間去外補。」 ■個案二︰早打好基礎 升小適應良好 .Giann,救恩學校小一生 .幼稚園︰香港靈糧堂幼稚園 .戰績︰報考8間直私小學,獲3間取錄 Gironde與女兒 Giann Gironde當初讓女兒 Giann入讀香港靈糧堂幼稚園,是看準它是一間Happy School,而且教師有愛心,她很想女兒在小學階段仍然可延續到這種開心的學習氣氛,「我相信若選津校,肯定功課多、壓力大,我不想Giann這樣辛苦,所以替她報考直私小學,並盡量選一些Happy School」。殊不知,Gironde後來方發現「升小遊戲」的玩法很弔詭,若想孩子有更多選擇權,就必須「先苦後甜」,勞其筋骨。 「既然Giann讀免費幼稚園,我索性把省下來的金錢,統統給她補習,裝備好孩子去直私小學面試。」高峰時期,Giann要同時上中文、英文、數學及面試班,還要學跆拳道、圍棋、游泳、繪畫及長笛。 幸好,Giann的努力並沒有白費,她報考了8間直私小學,獲3間取錄,包括香港真光中學(小學部)、救恩學校及播道書院,「我們最終選了救恩,因為認同學校的辦學理念,而且喜歡學校的基督教氣氛濃厚」。 小一開學至今,Gironde見Giann適應得不錯,功課上沒有太大問題,她歸功於這幾年外補的成果,「全靠早早幫她打好基礎,所以現在就算普教中,或是英文、數學科,Giann都應付到」。她笑言,只要往後幾年女兒讀得開開心心、輕輕鬆鬆,之前吃一點苦,也是值得的。 ■個案三︰遵「遊戲」規則 先接受「改造」 .月澄、頌晅(龍鳳胎),播道書院小一生 .幼稚園︰香港靈糧堂幼稚園 .戰績︰報考7間直私小學,頌晅獲4間取錄,月澄獲1間取錄 月澄(左)及頌晅(右) 月澄和頌晅是一對龍鳳姊弟,媽媽Vanessa表示,當初為兩人選幼稚園時,抱3大原則,「一是近家、二是基督教、三是Happy School」。結果他們選上香港靈糧堂幼稚園。Vanessa說,如果單從學術水平來說,非牟利幼稚園的競爭力的確比私立幼稚園遜色,但其他方面卻有優勢,「我覺得非牟利幼稚園會花多點時間培育小朋友的自理能力、人際社交和自信心等,不會全副精神只放在學術方面」。 不過,到了小學階段,Vanessa則希望一對子女可以入讀直私小學,但「神校」卻非她那杯茶,相反,Vanessa最想月澄和頌晅考入Happy School,「直私小學比起津校,課程更靈活、有彈性,而且不用靠抄寫、催谷,一樣可以學好語文」。 要通往目標,Vanessa同樣要遵守「遊戲」規則,事先要把月澄和頌晅「改造」一番,「學Phonics、普通話這些少不了,也有學游泳、敲擊樂,另外月澄還學體操,頌晅則學劍擊。」 兩姊弟一起考了7間直私小學,弟弟頌晅狀態大勇,獲4間學校取錄,包括啟思小學、九龍禮賢學校、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真道書院及播道書院,「月澄病痛比較多,學術表現不及頌晅,但感恩播道書院最終一輪面試也取錄了她,現在兩姊弟可以一起上學」。 問Vanessa如果當初不讓兩姊弟上「雞精班」,可有信心考到直私小學?她斬釘截鐵說︰「不可能!想赤手空拳去應付面試,是不可能的任務。」 校長的話:德萃面試 學術能力只佔很少比例 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下稱德萃)屬於私校,可自行決定收生安排,總校長朱子穎表示,該校錄取的小一生,有來自不同的社群、背景和幼稚園,包括本地和國際幼稚園。他不諱言,直私學校一般會透過面試甄選合適的學生,形式亦趨多元化,「以德萃為例,在面試中,學術能力只佔很少的比例,相反,我們更看重孩子的全人發展,例如待人接物、面對逆境的處理能力等」。 朱子穎 德萃採用英語教學,據朱子穎觀察,只要家長認同學校的辦學理念,願意跟學校攜手合作,多投放時間給孩子、幫助他們建立良好的閱讀習慣,其實來自哪類型的幼稚園,學生的分別都不大,「語境一定是在最自然的環境下才學得好。德萃的學生,由踏入校門至放學,全天都在說英語,小朋友在這股氛圍下,一般在3個月內,聽、說、讀都會很快跟得上,當然,寫作又是另一回事,所有學生都要經歷同一個過程,要慢慢浸淫」。 ◆英華面試 重視禮貌、學習熱誠 傳統直資男校英華小學向來受家長追捧,校長陳美娟透露,以本年度約160名小一生為例,約一成一是來自非牟利幼稚園,根據教師反映,他們的課堂表現也很理想,沒有明顯落差,「雖然從申請表上,我們會看到小朋友是來自哪間或哪類的幼稚園,但面試時,並不會納入評分考量」。 陳美娟 陳美娟不諱言,可以在3輪面試中脫穎而出的男生,每個水準都很高,但是否靠外補,因沒有刻意去問,所以不得而知。但她強調,英華除了看重考生的三文兩語,還重視小朋友的禮貌、儀表、專注力、對學習是否抱有熱誠,以及對身邊事物的觸覺等因素,「我們很多時都是問小朋友一些生活體驗,其實在一般幼稚園讀書也會接觸過,只是孩子有沒有細究」。 她補充,想增加孩子的見識,會建議他們多閱讀,「閱讀量高的小朋友,一來『坐定得』,二來知識層面的深度和闊度也很不一樣,但大前提當然是家長懂得揀選合適的書本」。   專家意見:視學報告重點在末端 單看數字易解讀錯誤 所有「計劃」內的幼稚園,都要接受教育局質素評核,教育局的視學人員每5年會到這些幼稚園作為期約3天的視學,之後把報告上載網站讓公眾閱覽。由於有規管,「計劃」內的幼稚園有一定的質素保證,家長也可從報告中了解各幼稚園的優缺點。 升學專家趙榮德在其撰寫的選校指南中,都是依據教育局質素評核報告來為「計劃」內的幼稚園評分,以A++為最高,A-為最低。「最初有這個評分的構思,是因為全港免費幼稚園實在太多,我又未能去到每間(幼稚園)作詳盡了解,既然視學官每5年都會去這些幼稚園評分,每份報告更詳盡至5、6頁,我便決定以它為評分依歸。」他指報告雖然是公開,但很多家長未必看得懂,因為報告中所寫的評語,都習慣「先讚後彈」,如果不細心去看,家長或會以為被教育局評為「未盡完善」的地方是一種稱讚。「通常在評語的後部分才是建議,而末端的『促進學校自我完善的建議』也是重點。我是以讚和彈的多少來為幼稚園評級,有讚冇彈的是A++,彈一點點的是A+,最多彈的便是A-。由於它們全都通過評核,所以我沒有給予B級。」 趙榮德 幼園太輕鬆 或難適應小學 雖然趙榮德對幼稚園評分有A++、A+、A和A- 4個等級,但他建議,若家長想為子女報考直資和私立小學,應選擇入讀他評分為A至A+的學校,「因為被評為A++的學校或許會讀得太開心,因它們旨在引起小朋友的學習興趣,符合以孩子為中心的準則。雖然我很同意教育是要因應孩子需要而設計,不應催谷,但家長就是怕孩子太開心不適應小學」。 另一方面,很多家長喜歡從數字中了解一間幼稚園考到直私小學的成功率,但趙榮德提醒,這很容易解讀錯誤,「有些名幼收生數千,它們畢業生考上名小的數字一定比只有200、300人的幼稚園多,單看這些數字而替孩子選校真是一個大誤解」。 教育局幼稚園質素評核報告網頁:bit.ly/2MQnFCO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