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在起跑線﹕讀書不成 爸媽離世 憤世窮少年 劇場跳出新天地

很多父母都以為孩子讀書不成,人生好像就完了。其實學業成績不過是人生的其中一部分,孩子們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可能,就像不少醉心藝術的演藝界成功人士,小時候也不是讀書的材料,一樣能夠攀上事業高峰。以當演員為目標的曾向鎮(Benjamin),讀書時期並未得到同學、老師的認同,卻因為找到了自己的興趣,讓他跨過了人生中幾個重大難關,找到活着的意義。 文:顏燕雯      攝:劉焌陶 「輸」在起跑線 23歲的曾向鎮(Benjamin)現時在台北留學,是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四年級學生,主修表演的他周一至五都要上課,下課後排戲至晚上11時才休息;逢周六日就跟同學一起衝浪、學跳探戈。別人眼中看似愜意的生活,其實來得不易。 父母離世後,Ben說現在已無牽掛,會一心一意讀好書、做好本分,積極面對未來的無限可能。 11歲內地來港 成績差自卑 Ben出生在汕尾一個農村家庭,但他從不覺得自己輸在起跑線。「記得我們那條村有4個小朋友,都是1995年出生,屬豬。4隻『豬仔』每天就是四處跑,閒時到河裏捉魚,晚上又走到鄰家吃飯,生活非常開心。」 童年無憂無慮的生活,從爸爸帶他到香港生活便停止了。當時生母與親姊留在內地,Ben與爸爸在香港跟後母生活,由於後母年紀大,不懂照顧孩子;加上爸爸在果欄工作,每朝凌晨便外出,直至傍晚才回家休息,很少機會跟兒子見面,年紀小小的Ben不但要學習照顧自己,連做功課和溫習也沒有人幫忙。 後母與親姊現居於Ben長大的屋邨,現時逢大學暑假,他都會回到這兒居住,偶爾也會回想到當年的苦與樂。 「11歲來到香港讀小學四年級,廣東話又不會講,那時我才學ABC,但同學們已說得一口流利英語,我想追都追不來。當年學校有一個新移民補習班,專設計給我們這些內地來的學生補課,我覺得這個標籤很殘忍,令我開始感到自卑。」Ben說那個小時候的他,已覺得自己是「零」,什麼都沒有。 從學習演戲的過程中領悟到人生中什麼才最重要,加上遇到導師的扶助,令Ben從黑暗的世界中走了出來。 中一參加話劇社 重拾自信 由於成績不好,Ben升上了一間band 3中學,同學、教師也對他不屑一顧,唯有繼續當一個沒自信的男孩。卻不知哪裏來的勇氣,沒有自信的他在中一時竟選擇參加學校的話劇社。雖然沒有太多演出機會,但這機遇卻培養出他對演戲的興趣,就這樣,一顆屬於舞台的小種子就在他內心萌芽了。「我也不知當年為何有膽子參加劇社,可能這是我跟戲劇的緣分吧!當時我就知道,我的目標再不是考入一般的大學,而是從戲劇這方面去走。縱使其他人仍然只看重成績,我也不介意。」 自從有機會在舞台演出,Ben的自信心漸漸回來了,2013年更參加誇啦啦藝術集匯的「Bravo! 香港青年劇場獎勵計劃」,想不到這不但是個演戲的體驗,更成為改變他一生的轉捩點。 在倫敦接受四星期戲劇訓練,Ben(右一)在不用上課的日子都與同學四處遊歷。那是他第一次出國,從不敢開口說英文到最後放膽嘗試。 「Bravo!」專為13至18歲的學生而設,是一個雙語戲劇及生命教育計劃,希望透過專業戲劇訓練,讓年輕人有機會實現舞台夢想,同時培養他們積極、正面的品格。Ben說:「當時感覺好興奮,因為那是第一次參加一個純粹跟戲劇有關的活動。上堂時學的東西都很有趣,導師們也很專業。接受一連串的訓練後,發現戲劇不止是站在台上演出那麼簡單,導師會引導我們把隱藏在內心的東西釋放出來,好讓演戲的時候,能夠懂得如何把那些自己曾經歷的情緒、記憶都拿出來好好運用。」由於表現出色,Ben更成為「Bravo!」計劃中19個獲挑選到倫敦接受為期一個月戲劇訓練的學員之一,他非常珍惜那次機會,很用心學習。 Ben(右三)2013年參加了誇啦啦藝術集匯的「Bravo! 香港青年劇場獎勵計劃」,不但加深了他對戲劇的興趣,更從導師的啟發中領悟出要珍惜眼前人和事。 恩師賞識 籌獎學金讀大學 在這段學習期間,正在追求夢想的Ben其實一直也在為家庭的事忙碌和煩惱。從內地移居來港不久,Ben的生母就患上癌症,在他念五年級時媽媽更要動手術,「當時年紀小,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以為媽媽做完手術就會好,所以沒有常常回去探望她,因為我覺得要在香港讀書,如果還要經常回去探病,對我來說是一種負累,所以都只是長假期才會回去。以前我很恨這個世界,覺得生活很辛苦。我問自己,為什麼別人可以上各式各樣的興趣班,我就沒有錢去;別人的爸爸媽媽每年都會帶他們去旅行,而我即使爸媽都在身旁,卻沒有相處的機會?我覺得這世界很不公平」。 未遇上Bravo!前,Ben看世界帶一點憤世嫉俗,可幸一個機會,讓他把人生扭轉,「若要付錢才能入這劇團的話,我根本沒機會參加,但最後我卻得到這個機會,學到很多很多,加上導師的教導,我才明白要好好裝備自己,為每個機會做好準備,同時也明白要多珍惜擁有的一切,包括家人」。在參加Bravo!期間,Ben有時為了回鄉多見媽媽一面,都要請假。後來爸爸因病過身,媽媽也病情轉壞,Ben才知道爸爸原來一早儲備了一筆錢,寧願自己不看醫生也要讓他讀大學,Ben覺得自己像害了爸爸,於是決定把這筆錢留給媽媽作醫藥費,不想讀大學了,「因為我不想我的親人這麼快離開我」。 23歲的Ben有着一般年輕人的活潑和調皮性格,誰想到眼前的小伙子已經歷過許多人生的挫折? 學演戲開竅 珍惜身邊人 誇啦啦藝術集匯的行政總裁邱歡智(Lynn)在Bravo!中認識Ben,得知他家中情况後,決定幫他完成大學夢。「我覺得他是一個有毅力又勇敢的孩子,但是一直看到他內心非常沉重。試問一個中四的學生,會因為什麼而沉重呢?後來知道了他的故事,我覺得若因為沒有錢而不能讀大學,那是非常可惜。既然我們機構的計劃是想幫助草根階層的年輕人,那不如試試替他找獎學金讀大學。」最後,由於Ben的背景和在劇團中的表現,得到一筆足夠資助他完成大學和生活費的獎學金,Lynn只提出一個條件,就是Ben他日要用他的能力去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獎學金是Ben讀書的最後希望,知道申請成功後,他忍不住把這份喜悅跟媽媽分享。雖然最後母親終因病離世,但Ben說他慶幸因為學演戲而開竅,在媽媽人生的最後一段路上,他不但常常抽時間陪伴媽媽,也會不害羞地常跟她說「我愛你」,令自己沒有後悔。「我覺得媽媽在生的最後幾年,看到我在演戲範疇所做到的事,也會感到自豪,我想她應該不會再擔心我了。」 拿起道具,Ben立即戲癮大發。今年他更於學校演出中擔任武指。 恩師的話﹕藝術面前人人平等 誇啦啦藝術集匯行政總裁邱歡智(Lynn)可說是Ben的恩師、伯樂,回想對Ben的第一個印象是他寄來參加「Bravo! 香港青年劇場獎勵計劃」計劃的申請表格。「我看到他的照片,把頭髮梳得很整齊,把咪高峰掛在耳朵,從眼神、打扮,看到他做足準備工夫。之後再見到他寄來的表演影片,我覺得他很喜歡做戲而且很認真,所以便考慮取錄他。」 她說,「Bravo!」自2013年成立,是因為看到香港教育的不足。她認為藝術面前人人平等,不分階級不分貧富,希望透過另類教育方法,讓內心「有團火」的年輕人得到專業演戲訓練及生命教育,特別是一些來自經濟困難家庭並具演藝天分的孩子們,讓他們建立正面生活態度及技能。表現出色的,更有機會免費往倫敦或台北接受進一步專業訓練。而Ben參加的那一屆,就有19個學員可以到倫敦,接受4星期的訓練。 誇啦啦藝術集匯行政總裁邱歡智(右)說,記得最初認識Ben時覺得他不愛說話,像是有很多心事。得知這孩子的家庭背景,最後決意幫助他完成讀大學的心願。 讓草根年輕人接受演戲訓練 跟Ben相處的日子,Lynn看着他不斷成長和改變。例如他剛到倫敦受訓時,連英文也不敢開口說,後來努力克服困難,休息時更到書店買了不少英文書閱讀。「他是非常發憤的孩子,而且學習態度很好。既然我們的計劃目的是幫助草根年輕人,我就知道我一定要幫阿Ben。知道他經濟有困難,但我自己又不可能掏錢供他讀書,於是便開始找贊助,看看有沒有機會給他獎學金。我替他申請時,要求查看他的家庭經濟狀况,記得打開他爸爸給他的儲蓄存款紀錄一看時,我不敢相信,因為那筆用來給兒子讀大學的金額,遠低於我想像。但是,一個父親快要離開也惦掛着兒子念書、把他畢生儲起來的金錢都給了兒子,我心想,無論如何也得盡力去幫助他(Ben)。」 在台灣念書的Ben,周一至五都忙着學習和排戲,唯有在周末有一點私人時間,與朋友到海邊衝浪。 藉着Ben的例子,Lynn想鼓勵現時年輕人:「他是什麼都沒有,沒有錢,沒有了爸媽,但他為了目標卻很有動力。若你這一刻覺得沒有成就,不用怕被人看扁,也不要因為別人說你沒有用,便放棄自己。好好找機會去做好給自己看,不是做給別人看。我相信香港很多年輕人,無論是基層還是富裕,只要是有實力、積極,便能夠用自己的力量令社會變得更好。 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學表演,有不少實習機會。Ben熱愛舞台,打算畢業後繼續在這方面發展。 香港讀書有陰影 台灣留學開眼界 憑着獎學金加上自身實力,Ben考上了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選擇到台灣讀書,除了因為當地師資優良,也因為他仍然抹不去年幼時在香港讀書的陰影。「香港步伐比較急促,沒有時間讓我沉澱和消化;加上我在小學和中學時受到學業壓力的折磨,真的不太想留在這裏學習,想去另一個地方休息一下、好好感受這個世界。」 Ben(左二)於「Bravo!」的結業表演中擔當要角。 比從前開朗不少的他,逢周六日會跟朋友四處去玩,上山下海開闊眼界,閒來還會接拍微電影增加工作經驗,打算畢業後繼續在舞台方面發展。今天,Ben雖然還是一個未畢業的準演員,前途未知是否一片光明,但他一直以來的努力、待人接物的態度,不知不覺地幫助他踏上這條不一樣的路。 沒有亮麗的家庭背景、缺乏至親在身邊,一切已經變得不再重要,因為他明白眼前的路,正是他想要走的。 飛躍舞台 逃出黑暗命運  

詳細內容

自製嘉年華服裝 小獅子巡遊鬧市

《綠野仙蹤》童話故事家喻戶曉,故事中的桃樂絲、稻草人、鐵甲人、獅子等角色,11月初已在銅鑼灣跟大家見面。一眾中小學生穿上親手製作、以《綠野仙蹤》為主題的嘉年華服裝,參與大型巡遊。華麗背後,學生和協助製作的藝術家也花了不少心思和時間,讓學生走出課堂,投入藝術活動,感受嘉年華氣氛! 文︰李祖怡      攝︰楊柏賢 東華三院周演森小學四至六年級的學生,親手製作以《綠野仙蹤》為主題的服裝。 「吼!」15頭小獅子紮穩馬步,在鬧市張牙舞爪,大聲吼叫。原來是東華三院周演森小學四至六年級的學生,穿起親手製作的服裝,扮演《綠野仙蹤》其中一個角色——膽小的獅子。周演森小學已是第四次參與香港青年藝術協會主辦的「渣打藝趣嘉年華」,今年嘉年華以著名兒童文學《綠野仙蹤》為主題,於11月3日及4日舉行巡遊、舞台表演等藝術活動,一群膽小的獅子終成為百獸之王,充滿自信,於銅鑼灣鬧市昂首闊步,參與壓軸巡遊。 一群小獅子參與巡遊表演,向途人揮手。 眼睛鬚子自由發揮 周演森小學的學生早前一連兩個周末,共花十多小時,與本地藝術家劉瑋欣合力製作一套套獅子服飾。服裝設計及前期工作如選料、用色、剪裁,都是由劉瑋欣主導,然後再親自指導學生製作。不過,一些細節部分仍會留空間給學生自由創作,例如獅子的眼睛和鬚子,有的眼睛是心形,有的是漩渦形。她笑言:「我希望在基本限制下,學生有自己的發揮,不必每套都一式一樣,像uniform(制服)。獅子的鬚子原來設計是又長又直,像貓似的,有學生問:『可不可以有些變化?可否將鬚子扭成意粉般,或者是閃電狀?』最有趣是發現在小學生心目中,鬚子只可以有三條,他們堅持每邊只黏上三條,因為平時的卡通公仔也是三條!」 同學在製作過程中互相幫忙,發揮團體合作精神。 同學正以「豬腸」(Horse Hair)製作獅子的頭髮。 熱熔膠槍燙傷 靠同學協助 劉瑋欣汲取過往參與這類工作坊的經驗,更了解小學生的能力,「他們只是小學生,如果提高難度和技巧,他們會感到辛苦,這樣就不會享受這個工作坊。對小學生來說,服裝製作過程不容易,會遇到有難度要挑戰的地方」,部分學生未曾用過熱熔膠槍,有同學便因不小心燙傷而需要請假。就讀六年級的李嘉盈亦被熱熔膠槍燙傷手,她伸出手說:「我的疤痕還在呢!」雖然他們首要的工作是製作自己的服裝,但仍不忘協助其他同學,追趕進度,同心合力在限期前完成15件作品。 每件服裝都加插同學的創意,全是獨一無二。 問到參與這些工作坊和巡遊,對視藝科課程有何助益,視藝科科主任梁婉玲表示,是次使用的工具有危險性,對學生是新嘗試,如熱熔膠槍,加熱時會達到一定的高溫,平時上課較少使用。另外,藝術家選用的物料也較少在日常課堂看到,令各人眼界大開。她指着身旁的獅頭說:「這些『豬腸』……叫horse hair……外形似『豬腸』,可塑性高,我從未見過這種物料,幾有動感,幾有趣!將來也可以加入課堂中。」 劉瑋欣 大型活動擴闊眼界 「家長看到製成品後,覺得製作蠻複雜,沒想過小朋友自己有能力做到!」梁婉玲表示,學校會把握機會多參與大型活動,讓學生擴闊眼界,接觸多些新事物。她將於11月底帶同十多名小六學生到佛山的聯繫學校,與120名內地學生交流,參與佛山市藝術活動,首次體驗年畫創作和陶藝。而學校每年都會報名參加「渣打藝趣嘉年華」,繼2012年、2014年及2015年後,今年再次入選參與服飾製作和巡遊表演。教師挑選了15名有耐性、對視藝科有興趣的學生參加當中的「藝術家駐校工作坊」,製作巡遊作品。梁婉玲表示,「這些機會難得,亦是視藝堂以外很好的經歷,特別是住在屋邨的小朋友,他們在學校以外,較少參加這類大型活動」。 梁婉玲 「渣打藝趣嘉年華」於2001年首辦,至今已是第18年,每年平均吸引超過18萬名市民及遊客,今年參與巡遊的青少年超過700人,為全港最大型的青年藝術節,活動旨在透過藝術協助青少年發展創意,建立團隊合作精神、解難能力,提升自信等。梁婉玲續稱,「除了合作精神,膽量都好重要,有些同學比較害羞,巡遊要面對公眾,圍觀的市民又會向我們揮手,所以對他們都是一個挑戰」。 同學用心專注製作服裝,希望每個細節都能盡善盡美。 學生心聲﹕髮色配搭試過先知 雖然藝術家已預備好材料,但要令作品盡善盡美,後期製作還是要花點工夫和耐性。五年級的莫穎蕎表示,最困難的地方是用布料包裹獅子的眼睛和臉部,「眼睛底部為黑色EVA物料,多尖角,故要拉緊布料,才能貼服且完整地包着EVA」。她又提到,原先是用黃膠水黏貼布料,但由於同學不懂控制分量,黃膠水很快便用光,所以要用熱熔膠代替。談到自己創作的部分,莫穎蕎說,「眼睛可以扭成任何形狀,顯出獅子有不同的特色,而不是倒模般相似。另外,獅子頭髮的顏色可任意配搭,起初我們覺得啡色不美,只用上鮮艷的橙色、黃色和紅色,但後來發現加插啡色、黑色和銀色的配搭更得宜」。 樂見成果同學花了十多小時,終完成作品。左起為盧祉澄、莫穎蕎、陳哲欣、李嘉盈、姚嘉穎。 同學異口同聲說在「藝術家駐校工作坊」學到合作的重要,最先完成或技巧較高的同學會協助其他同學。小六的李嘉盈就表示,「需要有團體合作精神,途中有同學弄傷手,缺席工作坊,我們便會幫手,每人負責一部分,不然,他的進度便會落後」。

詳細內容

名人親子﹕超級奶爸何基佑 育兒靠嚴不靠惡

稱得上「超級奶爸」,何基佑當然有他的一套育兒心得。從主持及藝人身分到專欄作家,以至3年前兒子出生後成為家長及幼兒教育課程導師,一直以來都有不少家長向他查問各種育兒奇難雜症。他說「超級奶爸」其實不過也是一個普通爸爸,只要掌握正確的教仔方式,大家一樣可以當超級奶爸或奶媽。 文:顏燕雯    攝:劉焌陶     髮型:Patrick [email protected]     場地提供:Ludus Kindergarten & Nursery(念蘅幼稚園) 何基佑(Kay)平日會在網上平台及電台跟大家分享教仔心得,他認為只要掌握育兒重點和方向,人人都有能力教好自己的孩子;右邊是囝囝清義。 「如果要考牌才能把子女教好,那便糟糕了。」何基佑(Kay)雖然自言也是「無牌」,但無可否認他是個非常勤力的爸爸。從太太懷孕時開始,Kay便透過書本及網上鑽研各種育兒知識;後來更參加由香港理工大學和香港大學研發的「HOPE-20」家長培訓課程(見「知多啲」),取得導師資格。他運用這套管教系統,擔任育兒電視節目《超級奶爸》的監製兼主持,為不少家長解決各種棘手的問題。 教仔有規律 法則須堅守 「教仔方法其實有些規律,我為家長解決難題時,不是因應每個個案而去想一個方法,反而朝着一些法則去做。例如家長要有堅定的管教,說得出要做得到,不要就範;制定適切的後果,讓孩子出現不當行為後要承擔;要給予他們明確的指令,並給時間讓他們消化指令。」 Kay以他與兒子清義的一件事舉例說,「我早跟他說不可亂畫家中的牆壁。有一次我們正準備一家人去餐廳吃想吃很久的梳乎厘班戟,正想出發時,竟發現他在畫牆,我沒有破口大罵,只跟他說,請他與工人姐姐一同想辦法把牆壁清理乾淨,而他亦不可跟我和媽媽去吃班戟了。這並不是責罰,而是要他承擔後果。他當然哭得死去活來,但我也要忍心不帶他出門」。Kay說很多父母會不忍心,講明了規矩又因心軟而沒有執行,這樣便達不到管教目的。 清義今年3歲,眼仔大大睫毛長長,甚討人歡喜。清義平日最愛吃東西,爸爸每天也會跟他親子伴讀,父子關係非常好。 不打不罵 要求承擔後果 Kay說小時候父母很嚴格,連卡通《變形金剛》都認為過分暴力而不准他看,但他長大後,卻覺得這種教法很有好處。Kay主張教仔不打不罵,但要嚴格。「打,可能只是家長發泄情緒;罵,如果我們有處理小朋友不當行為方法,如要他承擔後果,便毋須罵。但若我在不打不罵的前提下而不嚴格執行規矩,那麼小朋友只會很難教。嚴厲的背後也要花時間去建立親子關係,有了良好親子關係,處理不當行為也較容易。」 由於工作時間有彈性,每天Kay也堅持送兒子上學,熱愛運動的他,之後會跟太太一起做運動,再接兒子放學,在車上爭取時間跟他談談天。「很多父母覺得要趁小朋友年紀尚小,應多工作努力掙錢,最後連陪家人的時間也沒有。每個人的取捨也不同,我反而認為孩子一天一天長大,他們需要你的時間也愈來愈少,這是一個優先次序的問題,我在這一刻便會先選擇陪伴家人。」 Kay在14歲時移民到加拿大溫哥華,或許父母為了準備移民,小學四年級時就讓他從傳統學校轉往國際學校念書。Kay在傳統學校留下的生活記憶不多,加上到加拿大後便念中學,學習模式跟小學也有很大分別,所以問到覺得本地傳統學校跟外國讀書有何分別時,他笑言最大分別就是在加拿大上學不用穿校服。 Kay每天都會送兒子上學,更為他選擇了一間沒有功課的幼稚園,讓他在愉快環境下愛上學習。 國際學校未必更愉快 「香港學校始終有較多規矩要遵守,這並不代表外國學校沒有規矩,它是要你自己去衡量每件事的後果。很多家長誤解,以為國際學校一定是去玩的、是happy school,而傳統學校就一定好辛苦。但其實是否愉快學習,在於小朋友的心態,就是說若小朋友不喜歡上學、討厭學習,那麼你讓他去國際學校念書他也一樣感到討厭,不會愉快學習;反而如果一間學校能夠幫助小朋友主動追求知識,不管是國際學校還是本地傳統學校,它都可以讓小朋友愉快學習。」 何基佑與太太Charis早在孩子出生前已談好自己的管教底線。他反對父母一個做好人、一個做「衰人」的管教方法,「那麼衰人一定跟孩子的親子關係很差,而好人一旦拒絕孩子,在孩子眼中也會立即變成衰人」。 ■節目推介 超級奶爸2 解決棘手育兒難題 何基佑去年化身「超級奶爸」,以監製、家長及幼兒教育課程導師身分,於電視節目內為家長解決棘手的育兒問題。由於反應熱烈,一連8集續集《超級奶爸2》於今年暑假拍攝完成。今次個案包括不願做功課的孖仔、過分寵溺的爸媽、不專心吃飯的3歲小朋友等,Kay將運用HOPE-20教兒樂家長培訓課程的管教基礎,協助家長改善「惡劣」情况。 播映時間:即日起逢周日晚上10:15至10:45;12月9至23日逢周日晚上10:30至11:00,ViuTV(viu.tv) ■知多啲 HOPE-20教兒樂課程 免費傳授管教技巧 HOPE-20教兒樂家長培訓課程,由非牟利機構「慈慧幼苗」贊助舉辦,香港理工大學和香港大學於2013年研發,是專為2至3歲幼兒家長設計的20節家長課程,免費提供予家長、幼稚園校長與老師、社工、心理學家、醫護人員等有需要人士。教授課程的講者為註冊社工,透過短講、討論、角色扮演等,讓家長或專業同工學習管教兒童的技巧,並提升培育兒童學習的能力和自信心。 網址:babyparent.org

詳細內容

童繪遊樂場﹕高小視藝堂寵兒 呈分試前學廣告彩

「油粉彩」篇完結,「初小」環節也告一段落。 今期開始,踏入「高小」環節,氣氛也頓然緊張起來,因為五、六年級是大日子「呈分試」的來臨。當中視藝科在呈分試前應做什麼準備?這個一眾家長和同學也感興趣的主題,將在「廣告彩」篇的後段有詳盡介紹,敬請留意。 市面上出售的廣告彩,以樽裝較常見。 電腦未普及時用於廣告設計 「廣告彩」是高小和初中階段常用的繪畫素材,是視覺藝術課堂的「寵兒」。廣告彩(Poster Colour)是我們慣常應用的名稱,內地稱之為「水粉」,英文則稱之為「Gouache」。曾有學生問,為什麼廣告彩的英文名稱與中文有別?據說是因為這種素材在電腦仍未普及時,很多從事設計、插畫的前輩,常在工作時應用在廣告製作中,因而輾轉被稱為「廣告彩」。 市面上的廣告彩多以「樽裝」為主,其次是「管裝」和較罕見的「固體裝」。隨着時代的演進,傳統的廣告彩有「熒光色」和「混有閃粉的金屬色」系列可供選擇。 小孩子繪畫主題較為自我,這兩幅作品取材自手機遊戲系列「Hungry Shark」。 ■繪畫Q&A 漸變效果用水彩定粉彩?紅撞藍效果如何? 繪畫遇上問題,可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你一起研究。 文、繪圖:Art Playground視藝老師 Miss Rita

詳細內容

先導學校推行10年 電子書增學習動機

鳳溪創新小學2008年已開始推行「電子書包」,現時二至六年級的中文、英文、常識及數學科已全面使用電子書。 雖然推行電子學習之路不易走,但仍有學校對此充滿信心。鳳溪創新小學是其中一所參與「學校電子學習試驗計劃」的先導學校,在此之前,2008年已推行「一人一機」自攜電腦,先在二年級的數學科使用電子教科書上課,並逐年擴展至其他學科和級別。部分有經濟困難的家庭,未必可負擔一部數千元的電腦,故辦學團體提供免息分期,讓學生購置電腦。現時,該校二至六年級的中文、英文、常識及數學科已全面使用電子書,摒棄紙本教科書;測驗評估和部分作業則沿用紙本,原因是公開考試仍未電子化,學生仍須熟習用紙筆作答的模式。 設互動遊戲 助理解課本內容 鳳溪創新小學校長李淑賢解釋,推行電子課程除了是看準電子科技會是未來發展方向,亦考慮到學生日後會接觸更多電子媒體,所以想將電子化的概念推展至課堂,讓他們及早認識。「電子書並不單純是一本書,書中還有許多配套……電子書是否只是將紙本書變成電子化的一本書,就這樣『揭、揭、揭』而已?絕對不是。」她認為,資訊科技可幫助學生生動愉快地學習,讓他們更有學習動機。就讀六年級的韓涵和章嘉穎表示,電子書內有互動遊戲,令她們對課本內容更深刻,例如常識科學習急救的單元,便有相關的小遊戲和連結,提供更多額外資料;數學科電子書內的練習題則有小提示,圖文並茂協助解題。 鳳溪創新小學校長李淑賢表示,推行電子學習的過程順利,有賴家長和教師的支持。 李淑賢表示,推行電子學習的過程中沒有遇到很大的阻力和困難,家長亦十分支持推行電子書教學,「現在使用電子書、VR技術,都是邁向另一個電子教學模式……除了出版社與我們配合,讓我們的電子教學能夠成功之外,最關鍵是老師能否轉變教學模式,適應電子化的趨勢」。為配合學生程度和學習方向,鳳溪創新小學的電子書課程由教師和出版商合作編寫,不用「現成」電子書,而數學科更全是校本設計。 鳳溪創新小學副校長劉麗清(左)及陸燕娜(右)稱,推行電子書教學初期,學校曾試過「冧server」,故需兩手準備。 坊間電子書未合要求 編校本教材 任教數學科的副校長陸燕娜說:「當年坊間出版社編寫的電子書未符合我們的要求,他們只是將PDF版本放在光碟,欠缺互動,而且不吸引學生。我們於是按照教育局的課程綱要,編寫數學科校本教材,再交予大專學生製作成電子書。後來,引起出版商的注意,有意跟我們共同研發更精美的電子書。」打開數學科電子課本,書中角色穿上該校的校服,增強學生的投入感,又設有真人發聲,可朗讀題目,即使不完全看懂中文字,也不會影響解答文字題。 學生正使用VR上英文課。 訪問當日,另一名副校長劉麗清正使用電子書和VR上英文課,但不會完全依賴電子書教學,會配合教學活動和電子學習平台,得到即時的學習回饋,正如用實體教科書也不會「照書讀」。語文科的電子書如同一本字典,學生可跟着真人發聲讀英語和普通話,提升學習興趣和自學能力,「教reading的時候會用電子書,但不會每一堂都看電子書,課堂上還有活動去鞏固學習。電子教學有多個範疇,電子書只是其中一個教學模式,其作用最主要是支援學生自學、備課。」 只要登入帳戶,便可以聆聽課文。 家長心聲﹕電子教學增功課量 孩子易分心 Annie的兒子(圖)於一直資小學念四年班,學校設有電子書包班。開學前,校方會詢問家長意願,如有足夠使用電子書包的人數便會開班,如今年六班四年級中,便有三班使用電子書包,學生會用有手寫筆的手提電腦上課,逢周一帶到學校,之後放在儲物櫃,周五便把手提電腦帶回家。 雖然可以選擇電子書包班,但Annie繼續讓兒子使用一般課本上課。 「因為我怕他對着電腦會不專心,因為上面太多按鍵,小朋友會忍不住按來按去,那便聽不到老師教什麼。而且我覺得電子書包班會有較多功課,例如數學課有些題目要大家解決難題,我們只要回家試做一次找到答案便可,但電子書包班的同學便要如YouTuber般,要父母一同幫忙拍一段解題的影片再上載到指定地方,周末會比較忙碌一點。」雖然如此,但她指即使沒有參加電子書包班的學生,都可回家透過學校提供的帳號上網登入相關網站,這便可看到課本的電子版,所以是否採用電子課本,費用並非是他們考慮的因素。「因為學校已替我們付費,我們也可隨時登入閱讀電子課本,它也有好處的,例如現在囝囝是普教中,默書時我不太會跟他讀普通話,於是便讓他登入用電子課本的閱讀功能,聽課文和詞語的示範朗讀溫習默書。」不過她笑言看見囝囝溫習一陣子,他又會因為好奇而點擊了其他課文,所以她暫時也不想給兒子採用電子課本上課。 家長心聲﹕電子書添趣味 價錢與實體書相若 Sunny的一對兒女分別於一私立小學念六年級及三年級,學校規定三年級開始所有學生採用電子課本上課,涵蓋科目包括中、英、數、常識及科學等。學生升上三年級時,可經學校購買或使用自己的平板電腦,之後通過登入帳戶下載相關課本。雖然大部分課本內容都已下載至平板電腦中,但Sunny指孩子的書包也不比一二年級時輕。「除了每天要帶平板,還要帶各科的練習簿、功課簿等,平日功課有七成仍然是需要寫在實體練習上,這也許是因為學生考試始終是做試卷,不能全部靠電子功課完成,加上每天也有不同課堂,所以書包並沒有因而變得輕了。」至於成本方面,撇除購買平板的金錢,下載電子課本也需收費,以三年級的中文課本為例,每學年的電子課本費用為260元,而實體課本則有四冊,若以校方訂購折扣價,每本約為65元計算,兩者價錢其實相若,惟電子課本不能當作二手書轉讓。 孩子們大都喜歡電子課本中的互動體驗。 電子課本中加入了不少延伸學習的元素。 擔心子女視力受影響 Sunny認為電子課本對小朋友來說的確比實體書較有趣味,只要他們輕輕一click便看到跟教學內容相關的影片,「科學課有些實驗可以透過短片去了解,甚至有延伸閱讀的連結,讓他們可以學得深入一點,溫習時,我都可以利用這些資料去跟他們講解。」她更指始終有些家長和學生都習慣拿着書本溫習,所以有些家長更會選擇額外購買實體書。她指念三年級的女兒對電子課本仍感到新鮮,所以很喜歡,不過作為媽媽最不想見到的,就是子女長時間面對熒幕,導致近視加深,她唯有多提醒他們不要長期用平板電腦看書或上網。

詳細內容

電子教學﹕全面推行遇阻力 電子課本只是甜品?

推電視櫃入課室看教育電視,已成為90後的集體回憶。時至今日,電子學習大行其道,教師播放短片作互動教學已非新鮮事。政府早在2008年的《施政報告》提出積極研究電子學習資源的研發,並以電子課本作為印刷課本以外的另一選擇。有學校已使用「電子書包」10年,亦有學校堅持沿用實體教科書。為何在這10年間,電子教科書仍未被廣泛使用?到底是教材、資源問題,還是其他因素令學校卻步? 文︰李祖怡、顏燕雯、沈雅詩 推電子課本路難行? 在2014/15學年首批電子教科書面世時,當時只得寥寥數間電子書商參與,今日幾乎所有傳統教科書出版商都兼做電子教科書,雖然市場供應量有增加,但轉用電子教科書的學校數目未因而同步上升。香港電子教科書協會會長曾慧敏坦言狀况不似預期。「我們明白演變要有過程,但進度太慢了,已經搞了好幾年,可是很多學校還是當電子教科書是『甜品』而已,未成氣候。」 教育局於2011年推行為期3年的「學校電子學習試驗計劃」,並於2012及2013年推出兩期「電子教科書市場開拓計劃」(EMADS計劃),以協助和鼓勵具潛力和有意按本地課程編製電子教科書的開發商。EMADS計劃兩期合共開發了34套電子教科書,當中有18套由教育局撥款資助6個非牟利機構編制,涉及金額約3950萬元。曾慧敏對教育局未有貫徹始終推動電子教科書有微言,「教育局的撥款只是『煙花式』,推出兩期EMADS,只求有電子教科書出街就當完事,究竟有沒有學校用,那就不管了」。 要推行電子書教學,硬件是其中一個關鍵,有學校提供免息分期計劃,實行「一人一機」上課。 要推動電子學習,除了要有合適的教材和硬件,學校網絡基建亦是其中關鍵。據教育局資料顯示,100所公營學校於2014/15學年透過「電子學習學校支援計劃」(WiFi 100)完成了提升無線網絡基礎設施的工程,其餘約900所參加「WiFi 900計劃」的公營學校的相關工程亦已於2017/18學年大致完成,只有7所學校因特殊情况,如搬遷校舍,而要在2018/19或2019/20學年才能參與。不過,曾慧敏就踢爆教育局轉軚:「當年說待全港學校鋪設好Wi-Fi網絡後就轉用電子教科書,但現在又說要善用Wi-Fi推動電子化學習,根本是兩回事!」 本報曾多次電郵教育局,希望了解目前究竟有多少中小學正使用電子教課書,惟該局堅拒披露實際數字,只說「粗略估算」,「大部分」小學在一科或以上使用電子教科書,使用的中學亦「逐年上升」。不過,根據教育局2016年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提交的文件顯示,在2015/16學年僅55所小學及85所中學採用電子教課書,僅佔全港學校13%,業界普遍認為,這兩年數字變化不大,跟教育局的說法明顯有出入。 使用電子書為課堂其中一個環節,另再配合其他電子教學元素。 八成學校兼用電子書紙本書 曾慧敏說,所謂的電子教課書,其實當中八成也是「紙電齊飛」的,「意思是同一套書,學校既要紙本書,但同時又要求有電子版,所以傳統大型出版商才被迫『落水』開發電子書。不過,其實大家都是蝕錢做,因為家長不會願意花200元買一本紙本書之餘,又再花200元買電子書,出版商唯有半賣半送,可能買紙本書加1元就兼送電子書」。 不過,更多學校是把電子教科書用作「看門口」,「相信沒有人會否認電子教科書的好處,有聲音、有畫面,甚至加入VR(虛擬實境)及AR(擴增實境)功能,可以提升學生的學習效能和興趣。但要學校全面採用嗎?教師會有很多顧慮,所以很多時的做法,是一個學年只抽一兩個學習主題採用電子教科書,其餘課堂就繼續沿用傳統紙本書。」曾慧敏說。 香港電子教科書協會會長曾慧敏指出,電子教科書的開發成本極高,卻欠缺用家支持,是一件很可惜的事。 持份者未達共識 說到在港推行電子教科書的最大阻力,曾慧敏說,是教育局未有好好教育各個持份者,包括教師、家長和學生。「很多老師,尤其是文科出身一輩,都很抗拒使用電子工具,教育局是否可以提供多些培訓呢?當然,電子書商也可考慮達共識以統一介面,做到更user-friendly。另外,怎樣增加家長的安全感,以至培育孩子適當使用手上的平板電腦,這些都是作為教育局、最大的推動者需要去做的。」 家長和學校對推行電子課本的反應好壞參半。 電子課本資源需求大 現時配套未達完善 嘉諾撒小學(新蒲崗)暫未推行電子課本,校長陳昌信認為,要清楚知道採用電子課本的目的是什麼,才可推行。「如果說因為課本每年加價,用電子課本比較便宜,這倒未必。學生購買平板或手提電腦已經不便宜,學校又要考慮保安問題,加上這些裝置要定期upgrade(升級),學校也要請相關技術人員去統一及維修這些系統,老師又要學習掌握及再設計教程,人力和資金也需要投放更多資源。」 陳昌信 再說到教學的互動,他認為這是取決於整個教學形式,如課堂上學生可以互相討論交流,也能達至互動目的,最重要是能引起學生的學習動機。「電子科技的發達,有時候增加了人與人之間的冷漠感,所以我們更加要取得平衡。我同意今時今日教學是要與時並進,學生是需要學習應用這些科技,其實電子學習能做到這一點,所以學校並沒有抗拒電子學習,如課堂上老師有時候也會採用ebook教學。」 手寫筆記嘉諾撒小學(新蒲崗)選用實體課本上課,學生仍習慣用筆在課本上記下重要筆記。校長陳昌信指動手寫及動手揭書能夠令學生更加專注。 雖然學校沒有推行電子課本,但陳昌信認為電子課本的確有其好處,只是大前提是要制定完整配套,那麼推行時也順暢得多。「若教育局這刻規定全港學校都要使用電子課本,我們並不會反對,因為當這個措施全面實行時,各方面一定會有完善的支援,學校投入的資源也大大減少。只是現在個別學校在推行上仍然有不少限制,那就看看是否有必要了。」

詳細內容

教學有辦法:小身影 大榜樣 清理垃圾守護環境

  作為一個公民,除了要了解自己國家的國情,還要關心我們的社區,以至放眼世界,行使權利和承擔義務。環保教育是其中一課,不妨與香港教育大學賽馬會小學的學生,一同走出校園,清理海洋垃圾,齊心為大自然出一分力。正如其中一個學生所說:「我一個人做不了多少……」 文︰李祖怡      攝︰李祖怡 、蘇智鑫   學生身體力行,到元洲仔海岸清理石灘,為海洋生態出力。 在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坪上,一班小學生東奔西跑,展開尋寶之旅:「我找到證物一、二、三!」「這邊有沒有?」「找到綠茶樽嗎?」原來他們是來自香港教育大學賽馬會小學的學生,也是校內的環保大使,這天戶外考察學習活動在大埔元洲仔自然環境保護研究中心舉行。「跳出課室的學習,比單單在課本上觀察到更多,甚至學習到意料之外的事,包括自理能力、與同學相處。」余苡珊主任說。 學生輪流拍攝宣揚保護環境的短片。 各人踴躍參與問答環節,認識即棄廢物資訊。 塑膠可成兇器 同學們率先在花園尋找預先收藏好的垃圾「證物」,有鬼網(被棄置於海底的魚網)、膠樽、外賣杯等。透過平板電腦AR功能拍攝「證物」,有關即棄廢物資訊的短片便會自動播放,例如鬼網對海洋生物的影響、大型連鎖店每日派發即棄餐具的數量,之後設有問答環節。中心職員亦會圖文並茂向學生講解,「這隻信天翁肚內全是塑膠等垃圾,由於不能消化,最後會餓死」。同學聽罷道:「爸爸、媽媽不是聰明些嗎?為何會害孩子,餵塑膠給牠們?」另一同學馬上回答:「塑膠外表像食物,雀鳥不懂辨別。」 學生從清理石灘的過程中,學會將塑膠分類。 余苡珊主任(後排左二)表示,學校有不同計劃推廣德育及公民教育,例如安排學生擔任環保大使。 身體力行清理石灘 十大海洋垃圾中,大部分為塑膠類。而當日另一個活動就是身體力行實踐環保,到元洲仔海岸清理石灘,學生須填寫塑膠分類紀錄表,分類為即棄塑膠、可重用塑膠和塑膠碎片。經過陡峭的斜路,路旁有多條死魚,引來不少蒼蠅。儘管臭氣撲鼻,同學都好奇細看。魚腥和海水味愈來愈濃烈,一行二十多名環保大使終到達石灘,各人戴上手套,便開始執垃圾行動。「我隻腳變到好臭呀!」「這裏有玻璃呀!好多玻璃碎!」「有個魚網拿不到出來……」「嘩!你們看我找到什麼?是最勁的垃圾!」只見同學手執一隻破爛不堪的波鞋,部分位置已被海水和細菌分解。 透過平板電腦拍攝塑膠廢物,便會自動播放相關短片。 清理完垃圾後,學生意識到環保的重要,故關心地問及手套會否重用。 帶走的不止是垃圾 賽馬會小學重視培育學生正向思維,發展價值教育,以體驗式學習作環境保護教育,如參與香港教育大學「塑膠資源教育-3Rs & 3Cs計劃」,培養回收和重複使用塑膠的生活習慣,亦計劃到老人院探訪,宣揚環保信息。 該校德育公民及服務學習組負責教師余苡珊表示,除了服務社區,環保教育亦是公民教育的一環,保護環境是公民責任。部分小四至小六學生成為環保大使,早前便去了海下灣坐玻璃底船考察,讓他們感受海洋世界的奇妙,反思人類對大自然的影響。「同學們都很雀躍,還看到海參……但如果我們不珍惜這個海洋,下次再來的時候,還會看到什麼呢?山竹過後,大批海洋垃圾冲上岸,有的更掛到樹上,活動當日有同學看到,主動要求幫忙清理。」余苡珊說。 經歷大半天的活動,同學除了帶走了一大袋海洋垃圾,還有學以致用的知識,懂得肩負起公民責任,愛護大自然。離開石灘時,一名學生問道:「手套會不會再用?」 ■學生心聲 對動物生活環境 多一份體會 活動完結後,每名學生都要拍攝短片,宣揚保護環境信息。其中,小學六年級的張景橋認為,清理石灘環節最令他印象深刻。石灘充斥着腥臭味,地上滿佈沙石、死魚、玻璃碎和垃圾,在這個環境下,同學們都有所反思,嘗試站在動物的角度,對牠們的生活環境多一份體會,「玻璃碎好尖,我被割到的話會覺得痛,我不肯定如果魚被割傷會不會痛,大概會吧!這裏很臭……剛才看到一條死魚的肚內有膠袋!我會跟同學分享今日所見所聞,討論一下如何減少製造垃圾。我一個人做不了多少,憑我一己之力只能清理小部分垃圾,而且沒有合適的裝備,所以應該多參與這類團體活動。另外,生產商可考慮使用可分解物質來製造水樽。」 張景橋 盼與同學分享環保重要 莊文淵今年就讀四年級,與張景橋一樣是校內的環保大使,早前曾到海下灣體驗,乘坐玻璃底船了解海洋生態。她認為是次在元洲仔的活動更加難忘,因為學到多些環保資訊,例如垃圾需時多久才可以分解、雀鳥會誤吃垃圾而餓死,她希望跟同學分享環保的重要,要愛護動物,這樣便可繼續看到美麗的大自然生態,「從第一個活動得知,雀仔肚內原來有好多垃圾。如果我們不停地製造垃圾,而牠們又不知道那些根本不是食物,愈吃愈多會容易死亡,甚至可能絕種」。 莊文淵

詳細內容

高球運動打入校園 鬥智鬥力 打Golf練EQ

先撇開「土地大辯論」不談,向來被指為「有錢人玩意」的高爾夫球運動,近年逐漸在學界普及,愈來愈多中小學引入這項運動,更不乏屋邨學校參與,像位於北區的聖公會榮真小學便是其中之一。 該校4年前引入高球運動,去年把它納入為體育課的常規課程,好讓每個學生都有機會接觸。「高球是要跟自己鬥,過程中訓練到學生的批判思維;加上獨有的『差點制度』,同學們玩時,就會更加明白何謂『公平』,我覺得這種核心的價值觀,對小朋友全人發展很重要。」榮真小學體育科科主任郭永雄說。 文︰沈雅詩      攝︰馮凱鍵 榮真小學雖然是基層學校,卻在正規與非正規課程以內引入高爾夫球運動,用以訓練學生的批判思考和自我超越的勇氣。 位於粉嶺的榮真小學,是一所津貼學校,學生多來自區內的基層家庭。除學業成績,學校尤其重視學生體能發展,但郭永雄強調︰「我們不是求獎牌,而是希望在校園建立全民運動的氣氛,鼓勵學生多接觸不同類型的運動。」因此,除「大路」的體育活動,學校還在體育科加入游泳課、開設網球班,2014年更引入高球運動,以階梯模式訓練不同能力的學生。 榮真小學強調全民運動,除常見的體育活動,還有較冷門的高球,鍛煉學生體魄之餘,也提升他們的情緒智商。 為裝備高球進階班的學員日後到真正的高爾夫球場練習,他們平日上課很多時都會用上真桿,為此每次集訓,郭永雄(左)都在校園「掛網」,以策安全。 每一球都是策略 「周身刀」的郭永雄,除具游泳教練及網球教練資格,本身亦是高球發燒友,球齡超過10年。他說,高球獨特處在於是一場與自己鬥智鬥力的比試,每揮一桿,都需要有冷靜的分析和判斷,「即使同一個洞再打,都會被風速、陽光、地形等因素所影響,每次都有不同的策略。而且,因為『差點制度』,可以讓技術高低的球員在公平環境比賽,這也造就了機會給球員不斷挑戰自我和超越自我。所謂差點制度,假設球手A向來打70桿,球手B向來打80桿,但這天球手A和球手B同樣打出75桿,賽果不是平手,而是球手B勝出,因為球手A退步了5桿,反之球手B就進步了5桿。」 小六生芷欣經歷了初階、進階班之後,現參加學校跟粉嶺高爾夫球會合辦的高級班,逢周四放學後,都會到粉嶺高爾夫球場練習。小妮子笑言,原以為這是一項比較輕鬆悠閒的運動,殊不知卻相當考智力,然而她卻樂在其中。 逢周四課後的Short Golf班,屬初階入門班,教練運用遊戲形式,讓學生以膠桿及軟球,學習包括握桿、站姿、瞄準、推桿、切桿、擊球等基本動作。 榮真小學的高球課程,分別融入在正規與非正規課程內。先說正規課程,去年校方跟香港高爾夫球總會(高總)合作,在四年級的體育課以「4+1」形式教授Short Golf(小型高爾夫球),「Short Golf所用的,是膠球桿及軟球等相對危險性較低的裝備,課程主要教學生起球、推桿、切桿等基本動作。而『4+1』是指4堂在校內上,1堂則帶領學生一起到粉嶺高爾夫球場,體驗一下在真草地上用真球桿打高球的滋味」。 學校跟香港高爾夫球總會合辦的課後Short Golf班和進階班,前者每10堂收費500元,後者每10堂收費700元,跟一般興趣班學費相若,不算太「富貴」! 至於非正規課程,形式就更多樣化。除跟高總合辦在校內上課的初階入門Short Golf班和進階班,榮真小學還跟粉嶺高爾夫球會(粉嶺球會)合作開設高級班,當學生已經完成初階和進階課程後,便可晉升至高級班,並移師到粉嶺高爾夫球場實地訓練。「我們採取的是階梯式訓練,高級班再上一層樓的話,就是洞賽預備班或Real Golf Clinic,學員要考試、計算每場打球成績;成績達標的學生,就可躍升至洞賽班,教練會以真正比賽模式訓練學生。」 高球一向被視為上流社會的「貴族運動」,但原來在校園又是另一回事。「高級班的學員每星期去粉嶺高爾夫球場打球,粉嶺球會都是免費借出球桿的,6名學員只需攤分450元教練費,我相信,這樣的價錢也算很實惠。」郭永雄說。 Short Golf用的膠球桿分兩支,一支是用來推球的球桿(前起第一及第三支),另一支是用來打球的(前起第二及第四支);黃色那組球桿適合身材矮小的孩子,而較高大的,就要選用紅色那組球桿。網狀設計的gotcha(左後方),是用作擊球目標;右後方的旗標是用來練習入洞技巧;最前方的是球座,用來把球墊高打擊。 在剛過去的暑假,榮真小學一如以往,沒有給予學生暑期功課,而是鼓勵他們多做運動。學校更率領高球高級班或以上程度的學員,一連12星期到清水灣鄉村俱樂部集訓,增加落場經驗。 講求情緒狀態 助提升EQ 4年以來,要協調不同的球會、統籌多個不同程度的高球課程,對一名體育教師來說,並非一件容易的事,但郭永雄堅持做下去,是因為看見高球給自己、給學生也帶來改變。「打高爾夫球,很講求情緒狀態的,脾氣暴躁、心情煩惱時便一定打不到。所以,我自覺學了高爾夫球後,EQ(情緒智商)變得愈來愈好,很多學生也一樣。」 學生臨海揮桿,十分寫意,但同時眼界要準,球一旦打落海便沒有了! 榮真小學所有的四年級學生,均有機會在體育課學習Short Golf,其中一堂更會移師粉嶺高爾夫球場,一嘗在真草地上用真球桿打高球的滋味。 他透露,最深刻是一個調皮男生,經常和同學吵架,難以合群,但在小四那年,在體育課接觸了高爾夫球,男生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同學又認同他的球技,令整個人的自尊感也提升了,「我最感動的是,他在第五堂身在粉嶺高爾夫球場時,對我說︰『郭sir,我找到人生的路向了!』」

詳細內容

資訊素養﹕「電子網絡」教材套 讓孩子分析自媒體利弊

學生要在平板電腦內的投票應用程式 Mentimeter輸入對「火雞姐」的看法。 郭怡雅神父紀念學校教師陳珮芬有份參與「電子網絡急救達人」教材套的設計,這天她便應邀來到聖博德學校作教學示範。陳珮芬講的,正是現今「小學雞」最感興趣的話題——YouTuber。 藉網紅思考網絡形象 這班小五學生,雖然只有兩人自認是YouTuber,但大家似乎對網絡紅人並不陌生,當陳珮芬播放笑波子拍攝的短片給同學們觀看時,全班立時起哄,笑聲此起彼落。 一輪熱身過後,陳珮芬請同學們使用平板電腦登入投票應用程式Mentimeter,並以Word Cloud功能,看看學生會用什麼形容詞來形容笑波子,結果「好笑」、「幽默」、「風趣」等是最多人的選擇。 不過,畫面一轉,就輪到另一名網絡紅人火雞姐出場,她「嬲爆爆」的表情、「說話高八度」的聲線,就顯然不太受學生歡迎。「那麼日後如果大家要做YouTuber,你們想用什麼形象示人?要注意什麼呢?」陳珮芬打蛇隨棍上問。同學們都異口同聲答道︰「要用正面形象」、「要留意自己的說話和行為」。 第一輯「電子網絡急救達人」教材套以小五學生為主要對象,教材套包括「網絡形象及身分」、「網絡私隱及安全性」、「網絡權利及責任」、「運用資訊科技解決問題」及「媒體素養」5個部分,每部分又再分作4個單元,並包含40套教學影片。 第一輯「電子網絡急救達人」教材套共有五大範疇,以小五學生為對象;另第二輯則主要針對小六學生,目前仍在籌備之中,預計下學年推出。 提升資訊素養免出事 陳珮芬表示,因為親身經歷自己的學生險些玩YouTube出事,因此覺得很有迫切性去提升學生的資訊素養。「我有一個小五女學生,是YouTuber,專門介紹squishy公仔,她在YouTube上結識到另外一名男性YouTuber,有天相約放學後出來見面兼交換公仔。幸而事件及時被我揭發,於是立刻召見學生家長及請社工介入,否則不知後果會怎樣。」 她說,整個教材套除「網絡權利及責任」一課因涉及法律問題,其餘各個範疇都不用「可以」或「不可以」的向度,而是陳設一些資料,給予學生思考空間,讓他們自行分析。「舉例,教材套其中一個單元也談及現在很流行的『抖音』,我們沒有叫學生不要玩,但就希望和他們一起探討自媒體的利與弊。」 郭怡雅神父紀念學校教師陳珮芬(左)對學生當YouTuber持中性態度,但希望引導學生思考,要成為一個好的YouTuber,需要具備哪些個人質素。 第一輯教材套正陸續分發到不同的小學,第二輯以小六生為對象的教材套亦在籌備之中,有興趣索取的校長或教師,可聯絡郭怡雅神父紀念學校。查詢電話︰2495 1922。 學者意見﹕與其「禁止」 不如灌輸正確價值觀 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黃岳永表示,雖然YouTube對YouTuber有較嚴格的定義,但他個人認為,凡有體系、有計劃並定期上載自己拍攝的影片到YouTube的人,都可稱為YouTuber。而點擊率高的影片,甚至會獲得 YouTube的廣告分紅,「我身邊也有中學生、大學生YouTuber,因為這樣而掙到錢,但小學生就暫時未有聽聞」。 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黃岳永認為,與其「離地」地禁止學童接觸YouTube、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媒體,不如教他們如何保護自己。 雖然理論上,不管是YouTube或facebook均要求年滿13歲的兒童才能開設及管理自己的帳戶,但黃岳永表示,在現實上,小朋友要開設帳戶並不難,甚至可由家長代辦,因此,他贊同教育界的重點不是放在「禁止」,而是要灌輸正確的價值觀。「我自己就不會說學生做YouTuber一定是不好,只要不過分沉迷,其實因着興趣蒐集資料、努力鑽研一個題目跟觀眾分享,也是很好的主動式學習。」

詳細內容

資訊素養﹕培養數碼智商 保護私隱 做個醒目YouTuber

要這一代「數碼原住民」談「我的志願」,昔日父母輩眼中薪高糧準的「三師」——醫師、律師和會計師大有可能三甲不入,但YouTuber呢?則肯定榜上有名!近年,小學界都冒出不少小朋友YouTuber,究竟讓孩子們在網絡上「拋頭露面」是否恰當?會否引來壞人動壞念頭? 當小朋友和網路世界互動得愈來愈緊密,提升他們的數碼智商和資訊素養,似乎是家長和教育界的當務之急。 文:沈雅詩、顏燕雯      攝:沈雅詩、黃志東 今年8歲、讀小學三年級的Max,數月前在YouTube開設了「大Max搞搞震」頻道,以主持人的身分,在鏡頭面前「開箱」實測各款最新型號的爆旋陀螺。記者問Max:「你是否YouTuber?」小伙子最初靦腆地說「不知道」,但爸爸Alex拆穿兒子:「他常跟人說自己是YouTuber呢!」 Alex(右)操刀替Max(左)拍攝YouTube頻道影片,他希望藉此訓練兒子的表達能力和口才。 透過拍片訓練表達能力 Alex笑言,從前對YouTuber毫無概念,也是從兒子口中才認識到笑波子、英雄日常等網絡紅人的名字。近一年,Max迷上爆旋陀螺這玩意,並向爸爸提出想仿效GChannel Beyblade、彼得豬Peter Pig那樣,做一個專門介紹爆旋陀螺的YouTuber。沒想到Alex不但沒反對,還親自操刀,替兒子拍片、做剪輯。 年紀小小的Max曾因為YouTuber的身分而惹來惡意抨擊,他直言感到不開心。 「我心態是希望透過拍片,訓練Max的表達能力、口才,這些對他的中文科,又或是站出來presentation(匯報)都有幫助。反正新一代都是接觸多媒體為主,我想給他玩着去學。」Alex舉例,最初Max只懂在鏡頭面前靜靜地玩陀螺,甚少旁述,能用上的形容詞、連接詞亦寥寥無幾,但累積多了經驗,表現愈來愈好,「Max向來中文作文較弱,但很開心最近老師讚他的文章內容豐富了,我相信,這也是和他拍片的經歷有關」。 「大Max搞搞震」頻道暫時有36名訂閱者,Max最希望訂閱人數能增多,將來甚至有機會以YouTuber為職業,他說:「因為我覺得其他職業會很辛苦,但做YouTuber只是拍片就掙到錢,看來不是太辛苦。」 Alex表示,把「大Max搞搞震」設定為公開頻道,無非想鼓勵兒子用心去做,「最初訂閱者只有親友3、4人,但現在累積到36人,雖然算不上多,但當中很多訂閱者也是我們不認識,瀏覽量最高的一段片超過700人次,這些喜悅,勝過我用言語去讚他,也因為這些滿足感,Max更有動力繼續拍攝。」 Max數月前在YouTube開設了「大Max搞搞震」頻道,主要分享試玩爆旋陀螺的心得。 皓嵐的facebook專頁最近分享了一些試玩玩具的視頻。 面對惡意抨擊不開心 但長期在網絡上曝光,不怕兒子被「起底」嗎?Alex思索了一會兒,然後答道:「這個問題,我的確沒有想過。」他又謂,Max確曾在頻道上收過unlike,甚至有人留下粗言穢語,要他安慰一番。 年紀小小的Max直言不理解別人為什麼「憎」他,「我很不明白,他們為何要鬧我?我有不開心,但不會因而停止拍片」。爸爸反倒看得輕鬆,「我告訴Max,網絡世界就是這樣,不是所有人都會喜歡你做的事情,但做好自己就足夠。事實上,亦有不少小朋友留言叫Max加油!」 皓嵐爸爸(左)於製作公司工作,媽媽柔烽(右)是前攝影師,二人都擅長使用社交媒體,也有為兒子皓嵐(前)開設粉絲專頁,主要上載一些資訊性文章。 網上言行要謙卑有禮 10歲的劉皓嵐自兩年前於一個頒獎禮上表演歌舞後為人所認識,原來媽媽柔烽數年前已替兒子開設YouTube帳戶,現交由皓嵐管理,他偶爾亦會用來直播自己玩網上遊戲的片段。「他只是用來跟同學玩直播,很悶的,只有幾名訂閱者。」柔烽笑說。 柔烽指皓嵐平日愛看YouTube,看的多是「高質」影片,但亦試過「失手」,「有一次他在看一個一邊打機一邊不斷講粗口的YouTuber,我跟他說,這個人只是講粗口,說話內容毫無意思,請他不要再看,他也同意,覺得是不值得看」。 另一邊廂,皓嵐亦擁有一個facebook個人帳號及一個公開的個人專頁,專頁有7000多人讚好,主要由媽媽管理,裏面都是他拍廣告、做公益活動,以及少許日常生活的分享。柔烽說,經常都會有中小學生私訊或留言給他,問他各式各樣的問題,當然也有一些所謂「hater」專發放一些負面信息,令媽媽非常激動。「我認為即使在網上世界,也不能自把自為地想說什麼便說什麼。我們在網上的言行,應該跟在真實社會一致的,對人要有禮貌、要謙卑。有時我會因而動氣,反而兒子卻十分樂天,認為這些留言不是怎麼一回事,更安慰我說:『別人不喜歡就由他不喜歡,我也不用喜歡他們。』」 21世紀的學生是「數碼原住民」,他們時刻在線,會面對不同的危機,需要教育界攜手正視問題。 教育有心人﹕不公開真實姓名 別人無法「起底」? 一班教育有心人,獲優質教育基金撥款200多萬元製作全港首個有關小學資訊素養教材套「電子網絡急救達人」,第一輯教材套剛於上月面世,推手之一的聖博德學校校長張作芳表示,希望可惠及全港最少150間小學。「現在的孩子,大都覺得網上世界很闊、很多資訊、很好玩。我接觸的小學生,大部分都有玩過YouTube、facebook、Instagram,甚至有些會蠢蠢欲動想成為YouTuber,但他們未必有意識保護自己。」 張作芳 張作芳補充,很多小朋友也未理解「數碼足印」是什麼一回事,「以為做YouTuber不公開自己的真實姓名,人家就無法『起底』?在facebook接受陌生人的交友邀請,以換取更多的Like並沒有什麼大不了?但實情是網絡世界的一舉一動都是環環相扣而非割裂的,沒有做好私隱設定,就很容易出事」。 別以為這些都是老生常談,張作芳笑言,連成年人也會中招,就證明大家仍是一知半解,「我們不時從報章上看到有成年人在網上被人騙財騙色,成年人也不能倖免,更况是小孩子呢?所以,學校真的需要提升學童這方面的認知」。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