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繪遊樂場﹕室內速寫 可選單一主題

初學者可先從小盆栽着手,自然形象相對較易掌握;即使繪畫過程出現少許偏差,也不會對畫面構成影響。(Mr Liu提供)嘗試不同題材,多練習,是進步的唯一途徑。(Mr Liu提供)晃眼已寫到第五節的「速寫」,可能與主題有關,感覺時間過得特別急「速」。有家長對我說:「小朋友在户外速寫,受環境和天氣等因素影響,家長也要陪伴在側,一個人速寫要兩個人付出?怎辦?」其實家長關愛子女之心,我豈會不明白。現在,我把空間移回室內,以不同主題作例子,讓小朋友對速寫有更多了解,作多方面嘗試。室內練習速寫,免卻天氣與光線的影響,有以下一些注意事項:˙揀選小物件作題材,可轉換位置或角度,找出自己最喜愛的一面˙如主題背景複雜,可以顏色卡遮擋,突出主體˙初學者可揀選單一主題,當中以植物較易掌握;當熟習後,選多元題材和多練習,是進步的唯一途徑文、繪圖:Art Playground視藝老師Mr Liu[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5期]

詳細內容

足球狂熱﹕讀足球學校 把握黃金學習階段 鄭展龍默默耕耘入金球

我要做足球員!([email protected]提供,設計圖片)鄭展龍曾受傷患困擾,有一年無法上場比賽,但他表明不會因而「惜身」,「有些人怕會再傷,但我覺得愈怕就愈易受傷,况且球員受傷是難以避免」。(劉焌陶攝)鄭展龍(右)在青少年階段,已成為朱志光(左)旗下球員,由傑志青年軍打到一隊,彼此有極大的互信。(劉焌陶攝)10年前考入足球學校,鄭展龍(第三排右七)初次接受有系統訓練,既能打好基本功,又能參加比賽以汲取經驗,為職業球員鋪路。(受訪者提供)鄭展龍(左)於今年3月代表傑志在亞冠盃上陣,一記金球為他帶來最有價值球員獎項,其後更獲選為亞冠盃分組賽最佳金球,揚名海外。(資料圖片)在今屆香港足球明星選舉中,鄭展龍(右)與林衍廷(左)同獲最佳年輕球員。(資料圖片)鄭展龍受訪時表現內斂,但一拿起足球就笑逐顏開,對足球的熱情表露無遺。(劉焌陶攝)鄭展龍(左)享受與隊友並肩作戰,他不諱言成長期間,因讀書、競爭大等原因,不少戰友最終沒有踏上球員路。雖感到可惜,但也接受現實,最重要是自己能堅持踢下去。(受訪者提供)四年一度的世界盃殺到,一家大細睇波固然興奮,看着頂級球星的英姿,孩子可能不甘於坐在電視機前,萌生「要做足球員」的念頭!夢想並非遙不可及,香港球壇提供了不少「門路」,讓有志成為職業球員的兒童及青少年接受專業訓練。兩名本地球壇的新生代——鄭展龍與黃梓浩,就分別由足球學校及球會青年軍起步,一步步達成了職業球員夢。文:李樂嘉、李欣敏效力傑志的鄭展龍,今年3月在亞冠盃比賽射入「世界波」,一夜成名。這名20歲小將的職業球員之路,早於童年便開始鋪墊,「小時候在街場踢足球,純粹覺得很享受,到8、9歲考入足球學校,接受正統的訓練」。2008年前後,知名球會如巴塞隆拿、車路士等,紛紛在港辦足球學校,本地學童也多了途徑發展足球才華。香港巴塞足球學校(現為傑志足球學院)是其一,由西班牙勁旅巴塞隆拿與本地球會傑志於10年前成立,鄭展龍是第一代「出品」。他嶄露頭角,或多或少是足球學校的收成。系統訓練不等於「死操爛操」回想當年選拔,原來鄭展龍差點被淘汰,「我年紀太小,凡事以好玩行先。選拔時要扭過對手,我盤扭了幾次,覺得挑戰不大,便不想繼續,愈站愈後,給人懶散的感覺」。幸好爸爸深知他的實力,請求教練團多給一次機會,他也發揮水準,成功獲選。幾經波折入讀足球學校,跟以往在街場練波當然有分別,這裏不但練基本功,也要學比賽規則、戰術配合等,「學的東西多,有條理,比如今個星期練基本功,就十分集中地操練,在街場則是想到什麼便隨時練」。在街場踢球夠自由,足球學校則很有系統,他沒判斷孰優孰劣,「至少對我來說,足球學校適合我,是一個邁向職業球員的訓練」。有系統不等於「死操爛操」,跟七八十年代的模式不同,練波不再由教練一聲令下,便去「跑半小時」、「射一百球」。足球學校裏,每堂課有玩樂成分,例如分兩隊互相搶球。鄭展龍對足球的興趣,就這樣加深,「最記得落堂前有分隊切磋的時間,入球會很開心,而且跟一班朋友合作爭勝,感覺很好」。每周至少3天訓練1天比賽對足球興趣愈來愈濃厚,鄭展龍升中前立下成為職業球員的志向,更捨棄莘莘學子夢寐以求的喇沙書院,入讀仁濟醫院董之英紀念中學(下稱董之英),「喇沙書院有校隊,但始終是傳統名校,對學業要求高,兼顧起來可能很辛苦,而我想明確地向足球的路進發」。董之英吸引之處,在於與傑志合辦「職業足球員培育計劃」,開宗明義培育職業足球員。在教育局批准下,每周45節課堂中,青少年球員可抽出9節受訓,並計算於上課時數內。鄭展龍晉升職業球員前,已累積超過1萬小時訓練,他稱幫助很大,「每星期至少有3天訓練加1天比賽,或者練足5天,比起下課後才去練波,強度肯定高得多」。教練讚有紀律 心理質素佳默默耕耘至2015年,經傑志主教練朱志光一手提拔,他終於由青年隊升上一隊,正式簽署首份職業球員合約,朱志光回憶道:「12、13歲時就認識他,我看着他長大,但做教練不能講人情,若他能力不足,就不可能讓他上位」。鄭展龍過人之處是什麼?技術層面固然重要,朱志光額外提到紀律,「他不算最勤力那類球員,卻很服從指示,又懂得尊重別人,未見過他罵人」。這要歸功於足球學校的灌輸,「我們很重視學員的行為,要尊重教練、隊友和對手。正如我身為球隊的主教練,都會主動和足球學校的小朋友握手」。另外,鄭展龍有上佳的心理質素,有些青年球員知道翌日踢正選,就會十分緊張,他卻連強敵當前都不怯場。一來個性使然,二來因從小訓練有素,「他擅長射球,由小到大踢比賽,隊友都會傳給他射門,或者喜歡跟他同隊,慢慢信心便增強了」。爸媽助平衡學業和足球不過,在朱志光眼中,最關鍵始終是升中選校的決定,他說「十三不勤,廿三不用」,「你十多歲時,每星期僅訓練一兩天,很難在廿幾歲時成為頂尖球員」。青少年那5、6年間,潛質會突然爆發出來,想做職業球員,就要把握黃金學習階段。3個月前的金球是最佳證明,看這左腳掛網波,很難想像鄭展龍以往不擅長用左腳。反覆練習使他進步神速,惟要放輕學業,專注足球,不少家長都聞之卻步。對此,鄭展龍感激父母夠開放,「不是完全不管讀書,爸媽會幫我平衡學業和足球,令我有基本的學識。但爸爸對我說,很難找到一份工作是興趣所在,這給了我很大鼓勵」。■專業訓練本地與外國球會辦學 晉升階梯有別足球學校愈開愈多,要在哪一間開展足球路呢?單看本地球會與外國球會主辦的足球學校,其背景、配套和晉升階梯都有分別,選擇前不妨先了解清楚。本地:兼顧球員學業傑志足球學院的課程隸屬傑志的青訓系統,6歲可以投考,通過選拔就有機會由U7(7歲以下組別)起步,一直晉升至預備隊。傑志亦會從中揀蟀,為表現出眾者提供職業球員合約,正式成為足球員。作為正規的足球學校,傑志有專人負責教育事宜及與家長溝通。主教練朱志光強調,球會、學校、家庭三方協作,才能造就出色球員,「做人要有基本知識,所以不可能零教育,然後去做球員」。教育部職員會跟家長溝通,關心球員的讀書、升學情况,有需要時會稍為調整訓練量。外國:或可出國深造車路士足球學校、阿仙奴足球學校等校,帶着世界級球會的名氣,近年深受家長歡迎。這些學校設有提拔制度,表現突出的學員,可由恆常班提升至預備班(又稱深造班),當中又有人提拔至精英班,代表學校參與公開比賽,甚至國際級足球活動。以車路士足球學校為例,精英班代表可參與盃賽、訓練營,甚至到英國接受深造訓練。至於阿仙奴足球學校,每年都會作精英隊選拔,部分精英隊球員會獲推薦,參加香港青年足球代表隊選拔。另外,精英隊每兩年都會派出球員,到倫敦參與「3v3 World Cup」,與其他國家之阿仙奴足球學校球員對壘。[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5期]

詳細內容

足球狂熱﹕青年軍教練貼身栽培 黃梓浩不怕辛苦圓足球夢

黃梓浩(左)成為職業足球員接近8年,未來目標是改善自身不足,並助東方龍獅奪冠。教練黃鎮宇(右)期望黃梓浩能在球壇獨當一面,為球隊取得成績之餘,亦盼他能衝出香港,為港爭光。(蘇智鑫攝)黃梓浩(前排右四)代表東方青年軍出賽2011年NIKE香港超級盃。(東方龍獅足球隊提供)黃梓浩(左二)於2017年初以港隊身分出戰省港盃,在對廣東一戰助港隊先拔頭籌,惟最終被廣東追平。(鄧宗弘攝)東方龍獅足球隊青年軍比賽情况。(東方龍獅足球隊提供)黃鎮宇(左)與黃梓浩(右)認識多年,關係亦師亦友,在兩人的互動中黃梓浩終於放下緊張神態,展露笑容。(蘇智鑫攝)黃梓浩(左)指初入球隊時覺得教練很有氣勢,會感到緊張,但慢慢會適應。黃鎮宇(右)表示現在當教練不能像以往般嚴肅,要與球員多傾談,建立互信。(蘇智鑫攝)單聽「王子」黃梓浩的談吐,很難想像他是個衝鋒陷陣的足球員,斯斯文文甚至有點怕醜,但只要讓他踏足綠茵球場,自信和活力頓時爆發!24歲的黃梓浩效力香港超級聯賽球隊東方龍獅,2016年首次入選香港足球代表隊,成為「大港腳」;在2016/17年度「香港足球明星選舉」中更雙喜臨門,獲選為最佳青年球員及最佳後衛。亮眼的成績表背後,這名「足球王子」是如何踏上職業球員之路呢?早於「小王子」的時候,他每逢暑假都參加麥當勞贊助的暑期青少年足球訓練計劃,俗稱「麥當勞青訓」。小學生的黃梓浩,純粹為興趣踢足球,一年復一年,對足球的熱愛與日俱增。比賽培養抗壓心理到了14歲左右,他立志當足球員,在朋友介紹下先後加入了南華和東方(2016年易名為東方龍獅)的青年軍。作為專業球隊的青年軍,訓練自然跟「麥當勞青訓」大有不同,單看球場已可見一斑,「加入青年軍後,我終於第一次真正踩草場」。更明顯的區別,在於訓練方式。之前的青訓計劃,在暑假期間參加,每星期訓練1次,側重培養興趣和基本功。但青年軍要預備球員落場比賽,練習較密集,每星期訓練3次,每1至2星期會有1次比賽,而且訓練較有系統,亦會學習比賽戰略。有好的青年軍訓練,也要自己夠堅持,黃梓浩不諱言這是一條辛苦的道路,「最辛苦是放學後,我要背着書包舟車勞頓,因為我在港島讀書,練習地方卻是在九龍。但出於熱愛足球,即使疲累也沒有放棄,每次練習都全力以赴」。之後黃梓浩參與了大大小小的青年軍比賽,他表示,初次參賽十分緊張,但正因有比賽的機會,才可培養出抗壓心理,同時累積經驗。終於在16歲時獲教練李健和青睞,提拔升上一隊,「我記得那天一睡醒,收到教練電話,問我有沒有興趣升上去,我未完全反應過來,但當然立即答應了」。大約4、5年前有一場比賽,他第一次以後備身分落場,「站在場邊非常緊張,但一落場就釋放了」。其實教練也安排了較易放鬆的環境,「本身球隊落後了幾球,只剩下十幾分鐘比賽時間,勝負壓力不算大,踢起上來沒太大包袱」,事後回想,能初次在頂級比賽上陣,總算是個開心的回憶,也可提醒自己繼續努力。內斂是優點也是弱點乍聽起來,他的球員生涯看似一帆風順,但要成為足球員,不是一蹴而就。加入青年軍的一大好處,在於有教練貼身栽培,提供最適切的成長建議。正如記者問黃梓浩覺得自己有什麼特質,使他能被教練看中,他本人謙稱毫無頭緒,反而是亦師亦友的教練黃鎮宇連連表示欣賞,「他性格內斂乖巧,時下年輕球員一般比較反叛,但他會耐心聆聽,服從、有紀律對職業球員來說是很重要的」。性格上的優點同時也成為他的弱點,「在球場上太靜會『蝕底』,左閘(左後衛)球員時常面對攻擊,要表現自己的決心,有氣勢,才能令對方球員膽怯」。的確,教練和隊友經常提點黃梓浩,他也深知自己需要再放膽一點,幸好黃鎮宇笑指他已逐漸進步,「起碼他現在『識講笑』!」球員必具基本學歷有恩師之外,也要得到家人支持,黃梓浩自言是比較幸運的一群,父母都支持他發展足球事業,不像身邊不少朋友受到父母阻撓,或自己對前途的憂慮,最終放棄足球夢。父母會反對,很多時是怕荒廢學業,將來前途堪虞,但足球和學業是否一定誓不兩立?對黃梓浩來說,取捨是必須,他中學成績不算好,故早早就選定足球,不需兩邊兼顧。黃鎮宇亦稱,兩邊兼顧不容易,要發展足球又要有好的學業成績,根本強人所難,但在香港這個瞬息萬變的社會中,不可能完全放棄學習,「基本的學歷是必要,學了的知識也是自己,但成績不用最頂尖,既然想做足球員,就不用去到醫生、律師的水平」,而且適當的雙線發展,有助學習時間管理,對球員而言,也是重要的鍛煉。■培 育 新 星青年軍選拔看紀律、能力為培育球壇新星,香港10支超級聯賽球隊均設有青年軍(或稱青年隊),以東方龍獅足球隊為例,教練黃鎮宇指出,他們選拔時不會在意參加者之前有沒有受過正統訓練,主要看他們有沒有足夠的紀律和服從性,以及在不同的選拔項目中測試他們的能力,例如速度、技巧等。東方龍獅足球隊行政經理司徒文俊補充,雖然青年軍有明顯的晉升階梯,但不是每個家長都為小朋友訂立職業足球員的目標。不過,若看到這些小朋友有能力,球會一樣會考慮讓他們繼續晉升。各隊青年軍選拔通常會於每年5至6月舉行,當中元朗足球會及大埔足球會仍在選拔,有興趣的家長可留意其facebook專頁。元朗青年軍足球隊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YLFCYOUTHTEAM大埔足球會青年軍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Tai-Po-Football-Club-Youth-Team-142160252811030◆暑假培養足球興趣「麥當勞青訓」已成歷史,現時改由香港足球總會與賽馬會合辦「賽馬會青少年足球發展計劃」,讓5至18歲具基本足球技術的青少年,經甄選後加入男女子球隊,接受為期9個月的訓練,其間將有機會代表區隊,參與由足總舉辦之比賽,表現良好的學員有機會獲挑選,代表香港參與國際賽事。2018/19年度的計劃詳情,將於7月底公布。不過,「賽馬會青少年足球發展計劃」不適合初學者參加,如果想趁暑假作基本訓練,培養對足球的興趣,可考慮參加「賽馬會青少年足球發展計劃——暑期推廣2018」,計劃不分篩選階段,所有學員均可參加訓練及小型比賽。詳情如下:對象:4至17歲日期:7月16日至9月9日費用:$75主辦機構:香港足球總會截止日期:6月25日查詢電話: 2711 1921網址:www.hkfa.com/ch/load_page/373[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5期]

詳細內容

足球狂熱﹕傳承前女足媽媽基因 足球小女將 天生愛踢波

Ella愛女深切,希望女兒皮膚能夠白雪雪,故偶然仍會叫她放棄足球,專心跟爸爸學打籃球,只是女兒不肯。Ella說自己觀念較傳統,做運動員以外,要以讀書為先。(蘇智鑫攝)每次Natalie比賽,無論是足球抑或籃球,一家四口總會一起出動支持。由於父母分別是籃球和足球好手,經驗豐富,每次比賽後,他們都會跟女兒作「賽後檢討」,告訴她有什麼地方可以改進。(蘇智鑫攝)Natalie先後參加過香港車路士足球學校、皇馬訓練營,也曾代表校隊和區隊出賽。(受訪者提供)Ella認為若Natalie想進一步提升球技,必須多與男孩子在球場上切磋。(受訪者提供)Natalie曾被幾間本地小學邀請轉校,均是看中她的籃球技術,希望她能加入其校隊。Ella並沒有答應,甚至沒把這事告訴女兒。她也因此看到女足的前景並不樂觀,「女兒被邀都是加入籃球隊而不是足球隊,那不是說她的足球技術不好,而是香港根本少有學校設女子足球隊,也沒有這方面的培訓」。(蘇智鑫攝)足球雖是死物,偏偏它就像一個漂亮女生——彷彿只有男士們對它有興趣。其實,足球運動並非僅是大男人和小男孩的專屬愛好,香港也有不少巾幗不讓鬚眉的足球女將。以下介紹的兩代皆是足球猛將的母女檔,見證着香港女足的歷史。文︰顏燕雯束馬尾、繫頭帶、穿球鞋,甫踏進球場,12歲的林裕殷(Natalie)已顯出一副專業球員的姿態面對鏡頭。不說不知,小妮子2015年已入選香港U12(12歲以下)女子足球隊,現時為公民女子足球隊成員。Natalie一副運動員體格及身手,原來遺傳自父母。媽媽是前香港女子足球隊代表高翠鳳(Ella),爸爸則是前香港籃球隊代表林俊威,可是Natalie踏上足球之路卻比想像中遲。她第一次接觸足球是8歲那年的暑假,參加由香港賽馬會、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和香港足球總會合辦的「賽馬會青少年足球發展計劃——暑期推廣2014」,在此之前,她甚至不知道媽媽是著名的足球女將。媽媽怕女兒曬黑「我就是不想她踢足球。」Ella說。這句話出於前女足代表之口,彷彿有點奇怪,可是當你以媽媽的心態去想,卻又無不妥。以為她怕女兒在球場上你追我逐太粗魯?怕她修長雙腿變成「甲組腳」?統統不是。「女孩子曬黑了便不好看。」足球訓練一般都在戶外,無論冬天、夏天,都無法逃避陽光,Ella自己經歷過,不想女兒都被曬得黑黑,故一直不想她學踢足球,家裏就連皮球玩具也沒一個。在此之前,Natalie學的是體操、籃球和田徑,就是跟足球沾不上邊。初遇足球 一踢愛上直至Natalie在學校體育課接觸到足球,回家跟媽媽說想試試。那時Ella剛好生完第二胎,便着朋友趁暑假帶女兒參加賽馬會青少年足球發展計劃。擁有足球細胞的Natalie一踢鍾情,完成後又參加了賽馬會地區足球(女子地域U12)培訓計劃。由於有天分,很快便被挑選入車路士足球學校女子U12精英隊,其後再入選香港U12女子足球隊。現時她每周於香港隊及公民隊接受三次訓練,今年7月更會到台灣及新加坡比賽和集訓。每星期要接受三次訓練,幸而Natalie讀的國際學校功課不多,體力和時間尚可應付。她還說:「愈練得多我便愈喜歡。」對比自己當年訓練,Ella稱現在女兒幸福得多。「當年女足制度並不完善,球場少,也沒有專門的足球學校訓練女子足球。放學後坐車去練習,每星期兩次,有比賽時三次,很花時間。現在?她好幸福。機會多了,訓練多了,每次她去練習,我們都會駕車接載她。」和男生練波 最緊要「快」Ella說,當年比賽抽到跟越南、關島對賽,會大呼「發達」,因為港隊實力比她們好;然而,她發覺近年這些國家技術已超越香港。她覺得女隊技術已不錯,然而女孩子踢足球輸蝕在體力和信心,因為別人一定會問:「女仔踢波?你得唔得㗎?」所以她更加要培養女兒的自信。「我鼓勵她多約男孩子一起訓練,跟他們鬥『快』,因為若只用女孩子的速度跟他們鬥,稍慢下來便被人偷了球。」Natalie除了是足球女將,她亦繼承了爸爸打籃球的天分。Natalie是南華女子(青年)籃球隊成員,問她兩種運動有何不同,她直截了當說:「打籃球是在室內場,有冷氣會舒服些。」然而,熱愛運動的人又怎會貪圖冷氣,「我還是喜歡足球多一點」。原來她在足球運動中,已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同聲同氣」令她對足球更有親切感;相反打籃球她少跟年紀相若的球員一同練習。然而,Natalie因為籃球技術了得,曾被多間學校邀請她轉校加入其校隊,Ella卻一一婉拒了,「她因為沒有功課才可應付如此頻密的訓練,如果轉讀本地學校,相信難以兼顧」。[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5期]

詳細內容

足球狂熱﹕星級球迷 孕育足球囝囝

容樹恒醫生(左)很享受與兒子卓朗(右)同場較量,切磋球技。(受訪者提供)「萬人迷」碧咸(右)兩年前曾到訪喇沙書院足球隊,「喇沙仔」卓朗(左)身在其中,更興奮地從碧咸手上接過簽名迷你足球。(受訪者提供)徐榮(資料圖片)Karson自小已對足球充滿熱誠。(受訪者提供)足球的魅力果真沒法擋,原來不少藝人名人的下一代都是足球小將,當中包括藝員徐榮、著名骨科專科醫生容樹恒,但訓練平台就各有不同。文︰顏燕雯、沈雅詩徐榮的11歲兒子徐朗(Karson),3歲已開始接觸足球,「最初我帶他在居所樓下平台玩,踢的只是膠波。後來看到他很喜歡,又踢得不錯,於是5歲時為他報名賽馬會青少年足球發展計劃,繼而加入阿仙奴足球學校,開始初步訓練」。5歲起受訓 徐榮兒子晉小港腳眼見Karson踢得稍有成績,加上阿仙奴學校的訓練場地離住所較遠,約半年後徐榮便帶他到傑志足球學院參加選拔,入選後囝囝便從U9(9歲以下)一直受訓至今。徐榮表示,若小朋友喜歡踢足球,家長可以從小給他們接受正統訓練,「因為五歲開始訓練跟十多歲開始訓練,出來的成效可以相差很多」。他又指可以選擇為孩子報居所附近的區隊(由賽馬會主辦),又或者直接報考球會。訓練地點遠 管接送辛苦不過,球會亦分兩大類,一類是收費的,有的會貴至二百多元一堂,但相對較容易入選;另一類是免費的,如Karson現屬的傑志,但須通過選拔才能加入,而且每年都要再經考核篩選。徐榮提醒,除了選球會,訓練的地點也是家長要考慮的因素之一,「小朋友練波,家長一定會陪伴,如果太遠,每次管接管送都幾辛苦!當然我明白若小朋友興趣濃厚,他們會覺得再長途跋涉也沒所謂」。Karson去年加入了港隊青年軍,原來小球員10歲前主要都是接受基本訓練,到U12開始可以港隊身分比賽。現在他每月會參與兩三次聯賽,每周至少接受3次訓練;他的未來目標,是希望加盟巴塞隆拿。「好波」醫生 足球路交兒子自決在運動醫學界甚有「江湖地位」的容樹恒醫生,本身亦是「好波」之人,當年更效力過甲組球會海峰的青年軍,直至考入大學才正式退隊,「因為選擇了讀醫科,再無時間兼顧每星期三四次的集訓,所以放棄繼續跟隨青年軍。但大學年代,我也加入中大足球隊,參加校際比賽」。耳濡目染下,容樹恒的15歲兒子卓朗亦自幼迷戀足球,但醫生爸爸從來沒有特意為兒子鋪路,「正正因為我在運動醫學界這麼多年,人脈不少,所以不想別人因為我才招攬兒子。因此,卓朗要加入哪間足球學校、參加什麼足球班,我都沒有介入,由他自己作決定」。卓朗雖然熱愛足球,但以興趣為主,從沒想過將來當職業球員。因此,他所選的足球學校以提升興趣和培訓基本技術為主。容樹恒說:「小時候,卓朗去足球學校都是輕鬆玩玩的,稍為長大了,就開始訓練基本功,但不是採取精英制、訓練打比賽那種,因為兒子純粹享受踢波過程,喜歡一班人玩的感覺。」他笑言,曾有區隊向卓朗招手,兒子也拒絕了,寧可專心代表學校校隊。考試前跌斷手 趁機學習抗逆容樹恒不時強調,在體育運動上,家長應該尊重孩子的意願和發展意向,不應揠苗助長,但在某些時候,家長則要堅持立場,「我覺得練波很重要,既然你是團隊的一分子,就有責任出席每次的練習」。半年前,卓朗偏偏適逢考試前夕,因為練波而跌斷右手。當大家都非常擔心時,容樹恒卻不以為然,「那次是因為考試後要參加學界比賽,所以即使臨考試前幾天,仍然要一起練波。卓朗身為球員,練波責無旁貸,而且跌斷手亦只是意外,不能怪誰。」他反而視之為訓練兒子學習面對逆境的好機會,「右手打了石膏、不能書寫,這已是事實,難道因此不考試?結果卓朗改用左手應考,最終亦沒有影響成績呢!」[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5期]

詳細內容

跟爸爸攀樹學獨立自信

囡囡若嵐學攀樹時,間中會向爸爸撒嬌、不聽教。Eddie便邀請其他相識的攀樹教練出手,一起教若嵐攀樹技巧,令她進步得更快。(劉焌陶攝)若嵐不但享受攀樹樂趣,更變得獨立自信,是Eddie眼中的一大收穫。(受訪者提供)經常一起去戶外活動,令父女感情增進了不少,若嵐亦很樂意跟爸爸分享心事。(劉焌陶攝)若嵐向來喜歡刺激的玩意,小時候試玩沿繩下降,同樣大感興奮。(受訪者提供)桌球屬於較靜態的運動,9歲的若嵐則天性好動,最愛跟爸爸Eddie去攀樹!在機場安全部門工作的Eddie,職業雖與攀樹沒太大關係,但他一向熱中戶外活動,8年前偶然認識了一名樹藝師,初試攀樹後便「玩上癮」,在香港樹木學會(TCHK)學攀爬、樹上拯救、樹木修剪等,更成為攀樹技巧教練。跟爬樹不同,攀樹並非徒手上樹,而是有正規安全裝備。若嵐兩歲時,當她穿上兒童裝備不再鬆身時,便初次試玩飛索,從高40呎的斜坡滑下來,膽大的她覺得「好玩過盪鞦韆」,於是Eddie進一步讓她攀樹,「香港沒有專門為兒童而設的攀樹班,理所當然由我來做她的教練。平日我教學員攀樹,如果當天課堂安排不太緊密,便會帶她到上課地點,趁空檔時間教她」。家裝橫杆訓練 K3攀10米高攀樹要由垂直移動學起,除了樹上練習外,家裏一樣有訓練,「在高處安裝一條橫杆,勾着一包朱古力,她攀了上去便可吃一粒」。很快若嵐便掌握到基本的手腳推進法,K3時能攀至10米高,又學習進階攀樹技術,「以V.T.(Valdotain tresse)為例,用這繩結能加快升降速度,起初我會用工具,防止她急速落地,其後她練得多,已經能控制自如」。「狠心」不幫助 訓練解難能力父女有共同興趣,作為爸爸固然高興,但當初想若嵐學攀樹,絕非為了滿足自己,「不是我喜歡攀樹,逼女兒陪我,而是覺得對她的成長有幫助,才鼓勵她試」。首先,每次從樹上降落,都能訓練判斷力,「她要按環境來調整下降姿勢,判斷出錯的話,有可能磨傷手臂,又要決定何時減速、何時停頓」。另外,一攀至高於大人頭頂的高度後,遇到任何困難都要自行解決,「有次若嵐的手套卡住了滑輪,與其等我攀上去幫手,倒不如嘗試把手套弄出來」。當然,Eddie會預先教若嵐如何應對突發情况,「但沒可能教得全部,總有出乎意料的狀况,她能想辦法應對,便提升了解難能力」。因此爸爸特別「狠心」,從不輕易出手襄助。若嵐猶記得學攀樹的初期,有一次她攀到一半,感到有點疲倦,「我懶得花氣力降落,但怎樣呼叫爸爸,他都不肯上來『救』我,我唯有『死死氣』下來。現在回想,他這樣做才會使我獨立」。若嵐的獨立個性,在生活中也表露無遺。英文默書前夕,照顧她的嫲嫲不懂英文,她不等爸媽回家才溫習,而是對書直讀及錄音,再播出來幫自己試默;Eddie又笑說,當一家人去逛街,他和太太間中會躲起來,暗地觀察若嵐的反應,「即使年紀很小時,她都不會哭,而是觀察四周有沒有我們的蹤影,再用App來聯繫」。直至現在,垂直升降對若嵐已無甚難度,她正練習進入樹冠層,即是靠連接的繩子,穿梭於樹與樹之間。Eddie亦計劃給她傳承另一技藝,「冬天上樹、夏天下水就最理想。我本身亦是瀑降(從瀑布頂游繩而下)教練,今年暑假想帶她試玩」。不過Eddie強調,凡事要視乎子女意願,「無論是什麼活動、對成長有多大益處,都不要逼他們參與,正如若嵐有時嫌熱,我都不會逼她去攀樹,因為玩得開心都很重要」。[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4期]

詳細內容

童繪遊樂場:置身景物其中 享受速寫樂趣

現場速寫草稿,簡單記下造型,由於構圖較複雜,故線條必須清晰及具輕重。(Mr Liu提供)用sign pen來表現,以古樹作為主體,線條具顯著變化。(Mr Liu提供)完成圖,以線條交織出的:歲月吳哥。(Mr Liu提供)小朋友愛色彩,相同主題落在他們手中,效果截然不同。(Mr Liu提供)有旅行經驗的你,相信也曾體會圖片與現場景物之分別。我們置身其中,雖不及旅遊圖片的絕美角度,但被現場環抱着時,所帶給你第一身感受,絕對是無可比擬。曾有學生問,為何不先把景物拍攝下來,待回家才慢慢繪畫?「速寫」的另一吸引之處,是在實時、實地繪畫,享受箇中樂趣。如何在景點尋找有利位置?A. 如是首次到來,建議先簡略遊覽,看看哪個景物跟你最有眼緣B. 著名景點必成拍攝熱點,遊人永不間斷,建議考慮走到另一角度來取景。如果希望以熱點作主題,可考慮買張明信片作輔助C. 寫生位置,我個人喜愛有背靠的位置,除舒適一點外,也可紓緩背後好奇目光,影響作畫情緒文、繪圖:Art Playground視藝老師Mr Liu[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4期]

詳細內容

體壇父子兵:全職爸爸 瞓身培育桌球小天王

父親節特輯.桌球父子兵 (劉焌陶攝)Cody(後)自言自己靠觀摩來學桌球,當中走過不少冤枉路,可以說是從錯誤中學習;所以他教兒子Shaun(前)時,就更清楚如何教好他。(劉焌陶攝)當上全職爸爸後,Cody指跟兒子相處多了,慶幸可見證他在這段時間的成長和轉變。(受訪者提供)這張玩具桌球枱是Shaun愛上桌球的關鍵,雖然只是玩具,但他的打球姿勢亦有板有眼。(受訪者提供)雖然Cody指自己沒有刻意薰陶兒子打桌球,但其實也不自覺地把這運動帶進他的生命中。「太太懷孕時,我在看世界錦標賽,當時有一名球手叫Shaun Murphy,我覺得那名字很特別,查一查字典原來Shaun代表恩典,我和太太都覺得很合適,便把它作為兒子英文名。」(劉焌陶攝)雖然兒子遺傳了他對桌球的興趣,但Cody指一切都是自然發生,「既然他自己喜歡,我又做得到,於是我便全心投入去教他」。(劉焌陶攝)今時今日,爸爸已不再是單一地扮演着家庭「經濟支柱」的角色,也是孩子成長的良師良伴。尤其在培養孩子的興趣上,爸爸可以是子女們的啟蒙導師,將自己的興趣傳承給孩子,製造更多共同回憶。文:顏燕雯、李樂嘉 場地提供(桌球):東亞桌球中心年輕時已深愛英式桌球的Cody,一年前放棄穩定的銀行工作,給自己來個短暫的休息。想不到機緣巧合下,令他當上了兒子Shaun的桌球教練,生活從此改寫。無師自通 歲幾已愛「篤波」只有7歲的Shaun現為香港桌球總會梯隊成員,每逢周六日,均要接受每天4小時的專業教練訓練。他雖是球會中年紀最小的球員,但球技並不比師兄師姐遜色。個子小小的Shaun,在球會練習時表現突出,引來不少教練注意,甚至世界女子桌球錦標賽冠軍吳安儀也注意到這位後起之秀,備受萬千寵愛。Shaun固然有當桌球運動員的潛質,然而爸爸Cody指並非刻意安排。「我自己喜歡桌球,卻只是中五開始跟同學去玩,一直以來透過觀察及上網找資料自我鑽研,慢慢揣摩和改善姿勢、技巧,因為這是我熱愛的運動。記得囝囝一歲多時,我在家觀看桌球比賽,要知道相比其他球類活動,這的確是一項比較沉悶的運動,然而他卻看得非常入神,令我感到詫異。後來我買了一張玩具桌球枱給他,沒有刻意教他,但自此他就模仿電視中球手的動作,自己玩起來。」到Shuan長大一點,Cody再買一張較大的桌球枱給他,雖然仍然只是一件玩具,但Shaun卻打得似模似樣。「其他孩子會喜歡玩各式各樣的玩具,他就只沉迷在那桌球枱上,每天吃飯前、做完功課,甚至洗澡後都要打,而他幾乎是無師自通,我只是在旁糾正他的姿勢。」Cody非常執著兒子打球時的姿勢,因為他認為這是桌球最重要的一環,「球枱上所有的球都是靜止的,它們只等球手去處理;至於怎樣去處理呢?那就要靠基本功和姿勢,因為桌球講求的就是精準。」入選桌球總會 受專業培訓雖然對桌球如此有興趣,但Shaun在5歲前仍然也只是跟「玩具」為伍,只因Cody覺得無論球枱高度、球的重量、球杆長度等都未必是一個幼稚園生能應付得來;直至他6歲,Cody就開始帶他到桌球室,並擔任兒子的私人教練,正式教他打英式桌球。去年香港體育學院舉辦「桌球新秀發展計劃」,選拔14歲以下的生力軍加以培訓,Cody帶Shaun參加,想不到過五關斬六將後,兒子成為了12名勝出者中年紀第2最小的。之後他開始接受專業教練培訓,數個月後,體院又與香港桌球總會合辦遴選,Shaun再獲選入梯隊,開展了他的桌球之路。深知兒子性格 「教得其所」Shaun參加體院選拔前,爸爸Cody碰巧辭去朝九晚六的工作,所以那段時間他除了教兒子打桌球,還肩負起全職爸爸的任務,每天送他返學放學、陪他溫習做功課,24小時的貼身照顧,才驚覺自己以往放太多時間在工作上。「以前他不會跟我說太多話,比較黏媽媽,但現在卻跟我無所不談,甚至要我陪睡。」正因為這意外收穫,他覺得在這空檔開始教兒子桌球,就好像上天安排似的。不少「教練」都很怕教自己的子女,不是怕對孩子過分嚴苛,便是怕自己太心軟;可是Cody反而認為因為他深知兒子性格,可以用最適合他的方式去教,所以不但得心應手,二人更建立了亦師亦友的關係。「一個最好的教練,也未必最清楚他的性格,而我身為爸爸正好有這優勢,明白什麼訓練模式對他來說是最好。有人問做自己孩子的教練,他會欺負你嗎?我卻認為父子間反而可以用一些有趣的形式去學習,在遊玩中加插訓練,相得益彰。因為若你不喜歡桌球,其實會覺得它是一門很沉悶的運動,如果孩子對它厭倦,那就不能再學好它了。」■知多啲康文署桌球室 適合孩子學桌球很多人認為桌球是成人的玩意,又認為桌球室比較品流複雜。其實桌球這門運動在香港已經日漸普及,例如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轄下順利邨體育館已設有桌球枱予公眾租用;而一般私人桌球室則規定16歲以下不能在晚上8時後逗留,其他時間則可以。而現在有些私人桌球室都標榜場內整潔安靜,家長們都可放心讓孩子學桌球。[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4期]

詳細內容

藝術教育訓練獨立思考 「三無」小學生 三年大改造

潮語小天后——李顯慧自編自導自演潮語短劇,你知道她手上的「6666666」是什麼意思嗎? 原來是千禧年代的潮語,解作厲害。(楊柏賢攝)學校大笪地——聖文德天主教小學化身成「大笪地」,展現學生在藝術教育中的學習成果。(楊柏賢攝)活動動靜兼備——歷時三年的Sm-ART,共有15次文化日活動,包括室內和室外,而且動靜兼備。(誇啦啦藝術集匯提供)觀賞音樂會——去年,Sm-ART安排學員觀賞香港小交響樂團的《歡頌聖誕》音樂會,同學們都非常興奮。(香港小交響樂團提供)小組討論——在Sm-ART,每個學員都必須表達意見,不單令他們的說話能力提升,自信心也增強了。(誇啦啦藝術集匯提供)邱歡智(楊柏賢攝)朱曉芳(楊柏賢攝)很多時,想請小朋友就某些議題表達意見時,他們總以「唔知道」三個字來充塞敷衍,又或者只是「參考」別人的說法,了無新意。這是因為他們從小到大,都缺乏獨立思考的訓練。有慈善藝術團體決心通過藝術教育,要把無主見、無創意、無膽識的「三無」小學生改頭換面,導師用了足足三年,每周替孩子特訓,結果令人振奮。文︰沈雅詩這個周末,聖文德天主教小學化身成「大笪地」,多個班房都擠滿了小攤檔,檔主不單有該校學生,亦有來自馬鞍山聖若瑟小學的同學。三十多名小六學生忙於展示自己的研習報告,有檔主向大家介紹精心研發的香膏,亦有學生以占卜作招徠,但說到最吸引記者眼球的,就非一齣講述跨時代潮語的短劇莫屬!學生自編自導自演短劇錄播短劇由聖文德天主教小學的李顯慧自編、自導、自演,小妮子更一人分演四個分別生於1970、1980、1990和千禧年代的角色,透過四代人在網上打機聊天室相遇,帶出一段「牛頭唔搭馬嘴」的潮語對話。雖則沒有荷李活式的大製作,劇本亦並非完美無瑕,但顯慧維妙維肖的演出,叫人會心微笑。顯慧原來並非話劇老手,相反,她從小到大性格也很內向,說話「蚊螆」般細聲,「以前的我很無信心,什麼也不敢嘗試,所以,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有勇氣去拍一齣搞笑劇」。顯慧笑言,她之所以有如此大改進,多得「Sm-ART青年計劃」(Sm-ART)的改造,「在Sm-ART,不能講『唔知道』,大家都要思考,表達看法,亦不能做影印機,翻炒別人的意見。久而久之,我說話多了、信心大了。像今次,整齣劇的意念都由我構思,但當然,老師也有教我如何蒐集資料,亦替我拍攝和剪接」。目標:以藝術改變生命主辦單位誇啦啦藝術集匯,行政總裁邱歡智(Lynn)開宗明義說:「Sm-ART並不是教戲劇、唱歌、繪畫、跳舞……也不是教英語的。」藝術教育,在她看來有更高的層次,「以藝術作媒介,去改變生命」。Sm-ART至今辦了兩屆,每屆歷時三年,合共改寫了近80名基層學童的生命。花三年辦一個活動,相比很多以「學期」或「季度」計的課外活動,這是一件既奢侈又漫長的事。「如果我說,辦一個為期三個月或一年的課程,就可以令孩子的生命有所轉變,這是騙人的。」Lynn坦言,這班孩子都是學習動機較低的一群,由拆毁到再建造,需要很長時間,「他們初來時都有一個通病,就是不願答問題,亦不願問問題。我相信,這是因為他們從小到大都被教育,答不到老師的標準答案就是錯,會畀人笑、畀人罵,與其這樣,不如不出聲」。批教育「即食」文化Sm-ART首年的目標,是通過藝術,讓同學認識自己,學會發問;第二年,藉着更多的文化藝術活動,鼓勵學生表達內心世界;第三年是課程總結,同學要一手一腳發掘自己想探討的問題,再用藝術作品展現出來。這三年來,除了Lynn,教育藝術家朱曉芳(Priscila)也見證了學生的成長。「最感動是其中一個男孩子,他表達能力不高,很少說話,卻動輒打人,所以在學校是不受歡迎人物,沒有興趣班肯收留他。但男生在Sm-ART找到適當渠道去宣泄不滿,也感受到被接納、被關心,慢慢地,他開始懂得控制情緒,也發掘到自己的繪畫天分,於是信心增加了,笑容也多了。」念教育出身的Lynn慨嘆,香港的步伐太急促,連教育工作也當成煮即食麵,「很想改變這種即食文化,做教育,應該採取『蒸』、『燉』、『燜』的方法,急不來的。另外,家長亦不應該急於替子女安排好一切,適時下放自由和權力給他們,由他們自己作決定,有助訓練小朋友的獨立思考能力」。Sm-ART暫只供學校團隊參加,有興趣的學校,可聯絡主辦機構了解詳情。電話:2520 1716。[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4期]

詳細內容

多元導航:離地的同理心

一天老師焦急地敲着社工室房門,說一名中二女生的情况很麻煩,常欠交功課,又累積了不少遲到紀錄,已要求爸爸來校見面。於是幾名老師便和我一起與爸爸見面。陳先生,女生的爸爸,是一名單親家長,獨力照顧女兒。他特別提到家中的經濟問題,自己需打兩份工,每天都近乎八九點回家。這時候,我左手邊的老師向爸爸表示,太少時間相處是否令女生懶散、「無王管」的原因。爸爸說自己已不斷勸導女兒用心上課,也叮囑她早睡早起,避免遲到等。我右手邊的班主任則溫柔地鼓勵爸爸說,可以的話,減少享受,只打一份工,好好照顧女兒。爸爸尷尬的回應,其實打兩份工也很無奈。然後,坐在對面的輔導老師,鄭重地詢問爸爸,女兒重要還是工作重要?又苦口婆心的勸爸爸要平衡不同角色,就算身邊有人幫忙,最終也得靠自己振作。最後,會面結束了。爸爸表示歉意,並承諾會努力教導女兒。老師們臨走前還不忙提醒爸爸應該要找社會福利署社工幫忙。反思說話的影響力故事到這,讀者有何感覺?平靜?困惑?我要強調的是,這些都不是錯誤的回應,很針對怎樣解決問題。作為輔助專業人員,不能否認說話是其中一樣我們發揮影響力的工具。我們常常要反思自己的說話所帶出的影響,是學生、家長面對困難的幫助?抑或阻礙?對於受問題困擾的人來說,會否更沮喪?對於那個爸爸,那些回應是否令他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的家長?還是更覺失敗、更覺無力?那些回應是突顯了或是扼殺了一個捱更抵夜照顧女兒的好爸爸?正確答案非最好回應大人樂於鑽研問題、解決問題。所以當人受問題困擾時,我們不期然着眼於那人做了什麼、應該做什麼。但當我們只重視問題本身,而忽略了人們面對問題的掙扎、無奈、痛苦,我們只不過自說自話罷了。說話的藝術好比一趟旅程。當人們踏上解決問題的起點,整裝待發,我們這些同行者卻一味訴說終點的風光明媚,難免予人離地的感覺。離地的同理心,往往是忽略了談話旅程裏的內容而回應過急。正確的答案並非最好的回應。何不食肉糜的故事耳熟能詳,但有時我們做了晉惠帝也不自知,還在那邊沾沾自喜。香港家庭福利會乃本港主要提供家庭服務的非牟利福利機構,致力推動和諧家庭關係,服務範圍包括綜合家庭服務丶兒童照顧服務丶綜合靑少年服務,長者及社區支援服務等。文﹕洪欣欣(香港家庭福利會註冊社工)[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3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