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教室:曼巴精神•蒲公英精神

41歲前NBA球星高比拜仁(Kobe Bryant)早前不幸因意外驟逝,結束傳奇一生,當中不少人也十分感慨。他的經歴影響不少人,包括我。他的偉大,不單單是他奪得5個NBA總冠軍,又躋身名人堂,而是他向着目標努力不懈的精神,他曾說過:「你看過凌晨4點的洛杉磯嗎?若沒有,那你不配奪冠!」這種精神就是曼巴精神。他2018年出版自傳《曼巴精神》(The Mamba Mentality: How I Play),書中不只論及籃球,更顯露他超乎常人的堅強意志,當中還有很多可堪細味的句子,對我影響殊深。 還記得16歲那年,我與隊友在全港手球比賽獲得亞軍,有機會代表香港到意大利參與國際手球賽。出國前我勤加特訓,練得一身肌肉,但面對外國球員,只能說「小兒科」。我們不論身形、力量及速度均輸給對手,還記得其中一場賽事,我要防守的球員高達2米,他足足較我高「3個頭」,猶如一座高山。那時的我不管對手有多強大,每場對賽均全力應戰,毫不膽怯。最終我們落敗,我亦留下男兒淚,但自知已盡全力,無悔今生。 學習高比不亢不卑態度 「Bowed their heads and not give up, it is to see his own way ; Please not proud, is to see their own sky. 低頭不是認輸,是要看清自己的路;仰頭不是驕傲,是要看見自己的天空。」高比自傳《曼巴精神》中的這一句,我萬分認同。 教學路上,我希望學生不論求學或待人處事,都不亢不卑,對每件事的投入也百分百熱血,即使未達預期,盡力了便無愧於心。《曼巴精神》的核心:「重點不在於結果,而是追求結果的過程;它的重點在於你的做法,以及你親身經歷的那趟旅程。它就是一種生活的態度。」記得我還是體育老師時,曾訓練學生參加籃球比賽,每個小息及放學跟他們一起練習,過程艱苦。最終我們落敗了,球員哭起來,我安慰他們,並加緊與他們練習,他們比之前更認真更努力,正如高比曾說:「一旦你知道失敗的感覺,你的決心才會成功。」翌年我們獲得全元朗亞軍,同學喜極而泣,對我而言亦感欣慰,獎項其次,他們能為着目標努力才是重點。 由心而發愛的教育 當我成為校長,我繼續積極培育學生。或許很多人擔心村校會否「被殺」,但憑藉傳揚愛心的精神,我們已從很久之前徘徊殺校邊緣,變成受家長愛戴的學校。我深信是因為神賜予學校一班好老師。我們「硬件」或許比大校遜色,但學校最重要的始終是教師。學校積極推動心靈教育,正如《聖經》所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用心授學,將心比心,這是我的「蒲公英精神」。 面對現時的「疫境」,教學遇上很多困難,但只要不灰心,問題終可迎刃而解。在這段停課期,傳授學科知識只是其次,啟發小朋友潛能、培養他們的同理心才重要。疫症蔓延時,我們要與人保持距離,以防感染,同時要讓人感到彼此心靈靠近,抗疫路上你我並不孤單。 文:黃偉立(通德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自小古靈精怪,好動多言,現為一校之長,化名「蒲公英」,希望分享不一樣的教育方式,將愛的種子散播開去。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9期]

詳細內容

蒲公英教室:孩子唔得?係未得!

踏入2020年代,展望新年,也得回首過去。10年前,我只是初出茅廬的小伙子,很難想像自己會由教師躍升為校長,更有幸在這裏與大家分享教育點滴。十年人事幾番新,有信仰的我,相信這是神的帶領,十分感恩。若大家認識我的過往,或會覺得這是「神蹟」。我希望自身經歷能鼓勵各位家長。 上年度的學校旅行,我巧遇中學母校老師,他們同樣帶學生出遊。10多年沒見,我既開心又緊張。我上前向他們打招呼,彼此問候。老師問我為什麼在這裏,我說帶學生旅行。「做教學助理?」我說不是;「做IT工作嗎?」我又說不是:「難道是老師?」我說都不是。有人開玩笑道:「唔通做校工?好少見咁後生的校工。」我請學生過來向他們介紹我是誰,學生稱呼我校長。他們顯得難以置信。也難怪,我以往是個「百厭星」,常常捉弄老師及同學。他們以為我跟學生串通戲弄他們,於是我再叫來數名學生,他們都稱呼我為校長。老師驚訝不已,有位當年的班主任更大叫了三次「真的嗎」。 昔日百厭星 變身非一般校長 以往我的成績表上,常有「好動多言,成績有待改善」的評語。我貪玩多嘴,在傳統教師眼中,這些可能都是要「修正」的行為問題。可是多年後,我發現「多言」讓我能在教學中好好發揮;「好動愛玩」使我能更親近孩子,更促成學校現有的森林課程。「古靈精怪」給我更多創意,設計不一樣的課堂,更造就了「巴士圖書館」的誕生。 孩子各有天賦 要耐心發掘 你知道嗎?我第一次會考,只有8分呢!良師的教誨,驅使我努力求學,早前在中大碩士畢業。我取了一個外號——「蒲公英」,是希望能將自身經歷傳播開去,鼓勵下一代。我特別感謝當年教導我會計科的溫瑞玲老師及體育科的梁國基老師,他們對我影響尤深。 高中時由於經常傾偈,被當年的班主任「放逐」到課室角落,四周沒有同學。可是每當會計課時,溫瑞玲老師都會讓我坐回同學旁邊,亦特別鼓勵我。我成績最好的科目就是會計,這正正因為溫老師的循循善誘;梁國基老師則在體育方面對我多加栽培,他知我對運動有興趣,給予我很多比賽機會,最深刻是他讓我代表香港到意大利參加手球比賽,過程至今仍歷歷在目。我後來成為體育教師,並於大學選修會計系,他們有教無類的態度,我銘記於心。 我的成長經歷讓我特別在意給予孩子機會,按他們的特質培養他們。我深信每個學生皆有天賦,如神創造人,每個都有不同才能,只要我們細心觀察,多鼓勵多讚賞,孩子定必有所作為。如我常常跟學生說:「你哋唔係唔得,只係未得。」 孩子的真正才能,正待你耐心發掘。 文:黃偉立(通德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自小古靈精怪,好動多言,現為一校之長,化名「蒲公英」,希望分享不一樣的教育方式,將愛的種子散播開去。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7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