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小孩的校長:神奇砂的魔法(下)

對我來說,陳sir是一位傳奇人物。我認識他是一種機緣,因為在2009年我剛到這所村校重執教鞭之時,陳sir看到當時零星的報道,就駕著他亮麗的轎車來到這所破落的村校校門前停下,穿著得體的他步履姍姍地走進簡陋的課室裏,二話不說就坐在小小的學生椅子上,與我傾談對教育的夢想…… 席間大家言談甚歡,還記得當我送別他的時候,他那慈祥的眼神,帶著輕柔的語氣對我說:呂校長,我會再來的,我會幫你! 心裏不其然泛起絲絲暖意,當時我不曉得日後的路有多艱難,只認定今天遇著有心人。天,是有情的! 但是這天一別後,陳sir卻消失得無影無蹤。我當然時有記掛著這位慈祥的教育路上的前輩,但心裏卻有點不明白,何以陳sir消失在一刻間呢? 南柯一夢? 原來神奇砂除了讓我與陳sir 結緣、我校的孩子增添自信與創意,也能讓一些在繁忙工作裏營營役役的大朋友,在不知不覺中引發起絢麗多趣且無邊無際的童心 數年後,陳sir突然又與我聯絡,我既驚且喜,今天再有這位前輩的消息是安慰的,起碼知道他仍然健康愉快。再會面時,我未有問及他消失的日子,只是欣喜與陳sir再次相見,但他卻主動告訴我過去三年的遭遇,原來他身處無比的困境,還以為自己會送上寶貴的生命,幸而難關一一過去。在困境過後,他第一時間想起這所村校,在他身體能力所及的情況下,便立刻再次為這所村校安排活動。因為陳sir認為上天讓他渡過難關,是由於他仍未實踐他的諾言……對我而言,我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我只知道眼前人一定是非常有心,困難後仍然未忙要幫助這所基層學校,可說是時刻惦記著我們吧﹗ 在陳sir的專業知識領導下,孩子們經歷了不一樣的學習,對神奇砂也是非常好奇和喜歡玩耍,平心而論,活動也確實是十分多樣化,五花八門,有做堡壘、模型、溪流、水塘……多不勝數。上月的一次活動,義工們又發揮創意,做了不少神奇砂堡壘和迂迴曲折的溪流,讓孩子體驗無限次復活的樂趣,還有蔚藍的流水,在沙上流動和最終儲成水塘,如此這般的奇景,令孩子無一不唧唧稱奇,實在是目不暇給。 這次活動,義工們落手落腳製造不少模型,他們彷彿變回小孩子一樣,充滿好奇和無限的創意,越做越起勁, 還非常驚訝自己的童心原來未泯。這一課也給我無限的啟示,原來神奇砂除了讓我與陳sir 結緣、我校的孩子增添自信與創意,也能讓一些在繁忙工作裏營營役役的大朋友,在不知不覺中引發起絢麗多趣且無邊無際的童心,神奇的魔法啊!

詳細內容

在職媽育兒記:就地取材的教學體驗

  照顧一個孩子需要很多時間和耐性,亦沒有任何捷徑,我們也不可能以電子奶咀、電子屏幕,取代孩子與父母建立的親子關係,更加不可以單靠網上虛擬世界認識真實世界。 二兒子細佬最近有一份功課需要完成,題目為了解本港的交通工具。現時資訊科技發達,雖然我們可以在互聯網簡單搜尋,香港所有現在或以前出現過的交通工具圖片及文字,均會顯示於電腦屏幕上。不過,我選擇趁放假的時候,帶著細佬一邊拍拖,一邊親身去乘搭不同交通工具。 因為需完成一份認識交通工具的功課,細佬可以坐船吹吹海風。(秦蓁提供) 我們家住新界區,讓細佬認識交通工具最好的是前往港島區。放假那天,我們由新界到港島區,專程乘搭了電車、地鐵,然後坐纜車到山頂,再從中環碼頭坐渡海小輪過海到九龍區。細佬在坐車過程,親身認識了「叮叮」、渡海小輪,巴士、地鐵這些交通工具,他會了解到電車會發出「叮叮」聲,因而又名叫「叮叮」,是在地面行走、歷史悠久的交通工具,電車更是港島獨有的交通工具;乘坐渡海小輪的時候,他又可以體驗到船程原來很短,我們很快便到達尖沙咀,途中亦可環顧四周,認識香港特色的建築物及地標。我們亦可順帶讓他知道,香港因為填海緣故,今日的海岸線已較昔日縮窄了很多。 細佬搭電車時,親身乘搭電車,更可以聽到它所發出的叮叮聲響。(秦蓁提供) 其實,每一日真實的生活體驗也是我們教育孩子的重要教材,家長可以經常就地取材用,變成孩子的通識教育,小朋友對於這些有感受的體會,一定會較上網看資料更深刻。我們可以透過遊戲,讓孩子輕鬆學習,例如在搭地鐵過程中,我們可鼓勵他們數算搭了多少個地鐵站、又或搭十個地鐵站需花多少時間。大兒子哥哥現正學習乘數,他最近最愛玩這遊戲,經常趁搭地鐵時,計算搭了多少個站、需花多少的時間來練習乘數,既當是玩遊戲、又是練習算術。 父母教育孩子無需要花費大量金錢購買名貴的教材,只需花一點心思、抽一點時間,與孩子一起體驗生活,已是一件非常有益的事,更可順便儲蓄親子關係。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給阿仔最難忘的香港回憶

近一個多星期,香港發生了很多事。 好像已經是恍如隔世的6月4日晚上,我們一家三口出席了六四燭光晚會。阿仔很久已沒有跟我去六四燭光晚會(他上一次去是他未完全懂性時),但基於他下年年初會移居澳洲讀書、未來不知幾多年都不會在六月人在香港,老婆與我今年就帶他去了。我們希望阿仔不會忘記政權開槍殺人民的惡行及整場民主運動曾帶來的希望。另一方面,我們亦擔心,如果阿仔今次不去,到他長大後就算想去,都不知道將來的香港政府還會否容許這晚會的舉辦。 阿仔仍不斷「O嘴」,難以置信一個政府可以這樣對待人民。 基於他現在懂性了,今次阿仔出席六四燭光晚會是聽得明白講者內容的。雖然他未至於好像老婆與我一樣,一路聽前香港學運領袖李蘭菊憶述六四淩晨天安門血腥場面就一路流眼淚,但阿仔仍不斷「O嘴」,難以置信一個政府可以這樣對待人民。然後到他聽兩位記者憶述當年所見所聞時,提到近年有人嘗試否定當年發生的事,阿仔就更覺得說謊言者可恥。縱使他很累,但阿仔堅持留下至機會結束,我們回家都已過深夜十一時。陪伴他入睡時,他說見到那麼多人為三十年前的事堅持回憶很感動,而他將來人在澳洲都會每年六四與老婆在家點蠟燭悼念。 剛好讓阿仔吸收六四集會的意義,又到6月9日反送中大遊行。以九歲標準來說,阿仔已算很清楚有關議題,他說得出條例容許把在香港的人送上大陸受檢控,他亦知道問題之一就是只要你說或做一小點大陸不喜歡的東西、他們就會找各種理由去告你。老婆與我決定帶他去這個遊行。 為何帶阿仔?首先,我們感覺到,今次的遊行會是2003年以來最大型的遊行,這次是阿仔參與及見證歷史的一個難得機會。第二,雖然我們知道當天會很熱、阿仔會很辛苦,但我們一方面想他看到香港大眾示威者最和平優秀一面、為他在去澳洲前鞏固自己香港人身分,另一方面讓他學習到爭取正義時要堅毅。第三,縱使遊行前一兩日有些傳聞說遊行當日會爆發大型暴力事件,老婆與我認為,既然好幾個朋友都會帶小朋友來,我們可以大家互相照應,而且只要人數夠多,就算有暴徒都難以做到什麼。 在那一刻,自私的我慶幸阿仔會在澳洲度過少年期、但愛香港的我就更加為那層沒有阿仔那麼幸運的勇敢香港年青人感到淒涼。我們一群中產、中年人的確虧欠了一群守護香港的少年。 到了遊行那天,我們一家約下午二時到維園與一群朋友會合。當時天氣已很熱、維園亦很多人。我們終於要逼到約傍晚六時半才能離開維園出發,在出發前阿仔與朋友的孩子們都是每走三步就要停下呆等時坐下來。到離開維園後,因人數太多,我們都要到晚上約九時半才到金鐘。基於當時已經有零星消息指政府總部醞釀衝突,我們就在太古廣場離開了。 阿仔整天都沒有投訴、沒有發脾氣,問他是否需要離開時他更堅持要走下去。回家後,阿仔承認,其實我們終於能離開維園時他曾感到很累、有考慮過放棄。但當他見到有很多人都和平地堅持下去、而我們的一群朋友又不時鼓勵及照顧他,他就既感動亦精神起來了。阿仔說,這個大遊行經驗令他一世都不會忘記。 就是這樣,阿仔在移居澳洲讀書前有了最難忘亦美麗的香港回憶。 後記:到了今個星期見到警察以極少數滋事者為藉口,瘋狂地向幾萬個大部分是少年的和平示威者亂放催淚彈,甚至開槍,我們一家三口都傷心到極,老婆與我都分別哭成淚人。一路看着警察鎮壓場面、一路眼望阿仔,我不禁在想,如果阿仔留在香港,他到十多歲時,是否都會難逃今個星期那群無私愛香港的年青人的同樣命運?在那一刻,自私的我慶幸阿仔會在澳洲度過少年期,但愛香港的我就更加為那層沒有阿仔那麼幸運的勇敢香港年青人感到淒涼。我們一群中產、中年人的確虧欠了一群守護香港的少年。

詳細內容

網樂天地:怎樣替孩子選擇合適的興趣活動

當一年級生每天有八至十項功課亦被視為正常,而家長仍恆常地安排一週十多樣的興趣活動,當孩子面對著沉重的功課壓力,尤其是面對小學呈分試,這意味孩子要在興趣及學業之間作取捨。 一天,坐在場外跟一位媽媽閒談,說到他的兒子快要面對呈分試,面對繁重考試的壓力,不得不從衆多的課外興趣活動中作出「斷捨離」,音樂方面有單簧管和小提琴,而運動方面有田徑及網球,問她有否為此感到煩惱,她卻十分肯定的回答「沒有」,因為她很快便作了決定,就是選擇了網球,原因是兒子在家中的閒暇時間,總是拿出球拍,沒有球場沒有波便練習揮板,無所事事時亦會拿出球拍來抹抹,他亦會選擇網球節目或比賽來觀賞,所以這位媽媽選擇保留網球為兒子的其中一項興趣項目。她主要以兒子的興趣為考慮因素,至於有關興趣對將來升中學有沒有幫助,她則沒有想得太多。 其實孩子在興趣活動班玩得開心,即使該項運動並沒有對他們的學業有幫助,也可以讓他們舒緩一下壓力,那豈不是可讓他們平時學習更事半功倍嗎? 部份家長視課外活動為升學的「秘密武器」,選擇時都會採取貴精不貴多的方式,先考慮到該項目對孩子將來升學發展有沒有幫助,反而不會從孩子的興趣為出發點。曾遇過一些家長,他們為孩子選擇課外活動的準則是,如果子女在該項目有沒有拿得獎項以及能否加入校隊,但其實子女對該項目興趣不大。平日在課堂上時,我要面對沒精打采的學員的情形屢見不鮮,雖說興趣可以用時間來培養,但遇著本身對網球沒有興趣的學員,導師或教練便會感到份外「牽牛上樹」,而學員亦不可以盡情地樂在其中。 香港學生學業壓力大已是無可奈何的事實,假如連選取課外活動的項目仍要以對學業是否有幫助去計算,真是很悲哀。其實孩子在興趣活動班玩得開心,即使該項運動並沒有對他們的學業有幫助,也可以讓他們舒緩一下壓力,那豈不是可讓他們平時學習更事半功倍嗎?

詳細內容

自在港媽:港孩的未來

由端午節晚開始,雞蛋仔連續「夜驚」,半夜驚醒掙扎,聲嘶力竭地大哭直至清晨才會入睡,不能踫也不能哄,只能夠頂着黑眼圈看守著他。不知道是否欠缺休息,由醞釀六九大遊行開始,就已經精神緊張,總是暈眩偏頭痛。迷迷糊糊間做了個惡夢,夢見天安門母親來到香港與「夏愨道母親」抱頭痛哭,原來把屎把尿奶大的孩子,學會明辨是非之後卻為了理想而頭破血流。 嚇醒了,捏一把汗,問自己為下一代爭取了什麼?作為一個媽媽、妻子、媳婦,我知道維持家庭和睦,避免敏感話題的詭秘。知道有家長抗拒與子女討論政治,認為複雜社會議題搞砸家庭和諧;但不談,不等於不存在,孩子之間也會討論。網上有各式各樣的中學生聯署,自發提出反對修例的意見,當然支持修例的人也發表聲明,但內容總是有意無意批評年輕人,對他們口誅筆伐,亦看到家長認定子女幼稚偏激感到沮喪,加入指責行列,把自己的孩子歸邊為憤青、廢青。 或者年輕人真的血氣方剛,但他們未必是目不識丁、不一定是雙失青年;我見到很多有教養、有學識、有堅定虔誠宗教信念的年輕人上街,他們用和平理性的方法表達政治立場,作為家長應該為他們的成熟懂事而感到安慰。 她告訴我兒子的同學似乎也有特殊學習需要,雖然那孩子的媽媽不停哀求,但她沒有勇氣協助,她說:「如果跑門路招人妒忌給告發了,後果不堪設想,那麼我可憐的孩子有誰照顧?」 就在六九遊行前一天,帶兒子接受感統訓練時與一位國內媽媽聊天,她很羨慕香港人,她的兒子確診亞氏保加症但為了獲得特教學額及支援,她一家總動員攀關係「託上託」,並且要一次過繳交三年的訓練費用。結果一年過去了,每天的特訓成效不彰,不及她每個週六往返香港接受一小時的訓練,只是三次就已經取得成效。 她一直對國內的訓練員專業資格生疑,耽誤了寶貴的介入時間,奈何國內媽媽敢怒不敢言。她告訴我兒子的同學似乎也有特殊學習需要,雖然那孩子的媽媽不停哀求,但她沒有勇氣協助,她說:「如果跑門路招人妒忌給告發了,後果不堪設想,那麼我可憐的孩子有誰照顧?」 如果法例還未通過已經惶恐以言入罪,那麼二十年後的雞蛋仔享受的言論自由、學術自由會是什麼光景? 說到此,我們兩個都沉默了,她讓我聯想起毒奶粉事件,那是所有媽媽的恐懼。在香港有獨立完善的司法制度,保障及監管各類型商業行為,不懂法律也可以信賴律師支援;所以當聽到法律界認為要更加多時間仔細研究《逃犯條例》修訂,但政府卻一意孤行倉猝修例,我感到心寒。將來,奉公守法的媽媽,為子女健康爭取醫療保障,會否也觸礁負上刑責? 回歸不過是二十多年,我和大多數人一樣,形成了自我審查意識,不會隨便公開表達批評政策,不願意和家人討論政見避免吵架,不敢在社交媒體行使言論自由。從前在紀律部隊工作需要刻意保持政治中立,現在離開政府卻也走不出「陽光測試」,對個人言論煞有介事的自我審查,在親子版分享對逃犯條例的感受,也需要多番掙扎,既擔心失去讀者又擔心日後被秋後算帳。如果法例還未通過已經惶恐以言入罪,那麼二十年後的雞蛋仔享受的言論自由、學術自由會是什麼光景? 文章由星期日啄磨到最後截稿死線,仍然五臓翻驣思緒混亂,這一刻已是六月十二日中午,電視畫面見到示威人士在夏愨道聚集,我的學生終於報平安,我的兒子終於睡醒,但我的心很沉重,該如何守護港孩的未來?

詳細內容

言傳身教:睇錯題目答錯題

六月份又是考試的季節,很多家長都會請假為孩子溫書。溫習的過程中, 我們往往會重視考試內容,經常忽視答題技巧。不知道大家有否經歷過這樣的情景:考試卷派回來了,內容是懂得的,但是孩子沒看清楚題目,所以即使懂得答案也拿不到分數,這實在是非常惱人的情況! 觀乎現今出現在習作中的題目,越來越刁轉,不少家長經常投訴連自己也引弄不清,何況是小孩子呢?孩子除了要懂得所學的內容外,還要心思非常細密,因為稍一不慎,就會答錯題。所以在教導孩子學習內容的同時,我們也需要特別關注如何看清楚題目,明白題目的要求而作出恰當的回應。 有沒有完整看清楚資料是一個習慣,不是別人能多說兩句便能改正過來。所以要令這件事改變,教導孩子時的方法也必須轉變。 其中一個經常出現錯誤的題目類型便是選擇題,孩子一看到那些ABCD的選項時,馬上就跳進去看看裏面各個選項,完全忘卻了要看清楚題目究竟選擇多少個答案,一心一意就找出最適合的答案;有時附註中會寫明選擇兩個答案,或者選擇多過一個答案。如果有仔細看題目的話,就知道答案最少要兩個,而不會只選一個。 怎樣才可以令孩子留意題目呢?家長已經提醒了很多次,仍然是經常忘記。其實,有沒有完整看清楚資料是一個習慣,不是別人能多說兩句便能改正過來。所以要令這件事改變,教導孩子時的方法也必須轉變。隨意取出一本作業,可以是不同科目或不同出版社的,找出一些類似的題目,然後只看題目,不理會內容。讓孩子思考,孩子答對的時候,必定要馬上讚賞他們看清題目;如果答錯了,那麼問他們如何得知答案呢?在這樣的提問下,孩子通常會再看題目,自然能找出正確答案。這樣做,是要他們積極思考問題,而不是消極接收應該如何看題目,效果會截然不同。 如能反覆這樣的模式看不同題類,孩子便慢慢掌握到題目應該怎樣看,變成習慣後,因看錯題目而失分的情況自然會減少。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神奇砂的魔法(上)

我常常說這所小小的村校是被祝福的。孩子們來自基層,本應已是輸在起跑線,但我這位資深的幼兒教育老師卻能肯定地說,這裏的學生常常有不一樣的學習經驗,即使在一般人認為資源豐富的學校,也未必能在課餘或課堂上有機會接觸神奇砂。 在我校讓孩子把玩的神奇砂更是優質的一款,它們來頭不少,是出自瑞典的優秀品牌。我們的孩子能有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不得不感謝陳sir 對基層兒童的愛護、對本校的支持。 陳sir是一位資深的中學教師。退休後他仍然對教育不遺餘力,加上異於常人的毅力,在人生的收成期放下優哉悠哉的退休生活,努力開創自己有關教育的事業,瑞典的神奇砂就是由他引入到香港,讓小朋友擁有這個機會,無限次復活地製造自己玩沙的王國。 由中學到現在,大家相知相識都不少時間了,同學們仍然尊重這位老師,你說原因何在呢?相信不言而喻,就是 陳sir是一位好老師 ! 難能可貴的是陳sir 愛屋及烏,六年前已經將這一種名貴的玩意與我學校的孩子分享,讓孩子獲得這一份「神奇」的樂趣,他真是一個毫不吝嗇的教育家。 陳sir每次來到這所村校跟孩子進行神奇砂義務活動時,最令我難忘的是每次他都會帶著一班充滿活力、而能夠獨當一面又願意付出的義工。原來這班有能力又有魄力的義工們都是他的學生。由中學到現在,大家相知相識都不少時間了,同學們仍然尊重這位老師,你說原因何在呢?相信不言而喻,就是 陳sir是一位好老師 ! 我看見陳sir桃李滿天下,退休多年,他的學生仍滿心歡喜,像蜜蜂遇見蜜糖一樣,圍著他團團轉,心裡有點感動,因為從他身上看到一位願意付出的老師,亦是成就了「一日為師、一生為師」這句老話! 心裏也慶幸能夠遇到這位老師的楷模,我實在要向他好好學習!

詳細內容

牙科醫生趙子彥:小朋友長「鯊魚牙」?

    不時有家長告訴我,發現小朋友下排長出了兩排牙齒,像鯊魚一樣。其實這情況在5至7歲的小朋中很常見,原因是乳齒未脫落,但恆齒已經在後面長出來了,所以看起來就像鯊魚的多排牙齒一樣。家長都很關心,那究竟需要脫掉乳齒嗎?但是乳齒還很牢固啊,怎麼辦? 乳齒未脫落,但恆齒已經在後面長出來了,形成「鯊魚牙」。(網上圖片) 首先要了解甚麼是異位萌出(ectopic eruption)。 正常的換牙過程中,恆齒通常會在乳齒下方長出來,長出來的過程會令乳齒牙腳收縮、鬆脫並掉落。 不過若出現牙齒擠擁(crowding)等原因時,恆齒則有可能被擠離開正常的生長位置,令乳齒的牙腳不能收縮,並牢固在牙肉無法脫落; 而異位萌出最常發生的位置就是下顎門牙。 若家長看到小朋友長出鯊魚牙時,可以先找牙醫諮詢,讓牙醫因應異位萌出的程度再決定處理方法 既然乳齒牢固在口中無法脫落,那是否一定要脫掉,讓恆齒可以長出來?如果恆齒尤其是在下門牙的異位萌出並不是很嚴重,答案是不用的。 由於下顎門牙位置的乳齒承受了舌頭向前的推力,下顎門牙位的恆齒其實會慢慢被擠向前,下顎門牙乳齒的牙腳會慢慢收縮並鬆脫;當乳齒門牙脫落後,舌頭還會繼續把錯誤排了在後排的恆齒,推回原本已掉落乳齒的正常位置。 那麼是否所有的鯊魚牙也不用理會,自然就會好起來呢?當然不是,以下情況都需要牙醫幫忙。首先,正常下顎門牙的換牙年齡是5至7歲,如果過了7歲,下顎門牙乳齒仍非常牢固、或在7歲前,後排的恆齒已經長到跟前面乳齒一樣高度時,就需要要拔掉前排的乳齒去幫助恆齒生長。其次,上顎門牙的鯊魚牙也需要處理,因為舌頭的力度不足以把上顎門牙恆齒推前。另外,假如距離乳齒非常遠的異位萌出也要注意。最後如果前後排的鯊魚牙,令小朋友無法正常刷牙而導致牙肉紅腫,也需要找牙醫處理。 若家長看到小朋友長出鯊魚牙時,可以先找牙醫諮詢,讓牙醫因應異位萌出的程度再決定處理方法。很多時候小朋友未必要受拔牙之苦,家長毋須過份擔心。

詳細內容

波波教授演講廳:善用孩子的「近側發展區間」來激發潛能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時常運用雷射打印機打印文件。 不說不知,平均打印一整頁填滿字的A4紙要花上大概港幣2毫子,原來一點也不便宜啊!小數怕長計,若能選用一些較省碳粉的字體,可延長碳粉盒的壽命,既能慳錢,又環保。 在2014年,美國有位14歳中學生(Suvir Mirchandani)嘗試透過實驗去比較幾種常用的英文字體,從而找出最省碳粉的字體。他在電腦文書處理軟件(MS Word)中隨機選用一篇文章,並選定字體的大小(如:字型尺寸12), 再選用不同字體打印該文章。在打印前和後,他分別用電子磅來量度紙張的重量。他假設紙張重量在打印前後的差別便是碳粉的使用量。他的硏究結果顯示Garamond 字體比常用的Times New Roman 字體更慳碳粉,並推算可以為美國政府每年省下3.7億美元。他的發現被傳媒廣泛報導 [註1]。 雖然不少專家質疑結果的可信性 [註2],但我欣賞這小伙子勇於求真的探究態度。 那麼列印中文字體的情況又如何呢? 前年的暑假,我又嘗試啟發當時仍是9歲的女兒進行科學探究,這次我們還邀請了她的好友加盟。兩個女孩運用互聯網進行廣泛閱讀及資料蒐集,尋找有關Suvir以英文字體進行實驗的報導,從中思考箇中破綻,並建議改良方法。 然後她們定立硏究的方向為:「如何建立一個可靠的方法去準確地量度碳粉在紙上的重量,從而找出哪種中文字體較省碳粉。」 兩位女孩先效法Suvir的方法,她們運用MS Word 列印了滿滿一頁共有1050個字型尺寸16的「國」字作公平測試。然後用電子磅量度打印後的紙張重量。出乎意料地,她們發現打印後的紙重量竟比打印前的還輕!她們還感受到剛打印完的紙張是暖的。我問她們:「為什麼紙張在列印之後變輕了呢?」 波兒想了想, 靈機一閃說:「呀!這可能是因為打印機的熱力把紙張內的水分蒸發,引致紙張減磅了。」 我點頭同意,並接著問:「怎樣才能知道有多少水分因爲打印過程而流失?」 波兒的好友醒目地提議:「我們可以透過打印一頁空白頁,看看在沒有加上碳粉的情況下,紙張輕了多少。」 於是,她們便用一張已知重量的白紙去打印一頁空白頁,然後再量度這張紙的重量去計算首次打印後失去水分的重量。但究竟要打印多少次,紙張的水份才不再流失呢?為了解決這個疑問,她們再用同一張紙打印空白頁,並重複以上程序數次,把數據記錄下來。 那麼用另外一張紙打印的情況又會相近嗎?於是,她們再用另一張紙張重複測試。她們把所得的數據用折線圖表達(圖1),發現紙張內大部分的水份在首次打印時已經流失。 若要知道碳粉在紙上的重量,必須先知道打印過程所蒸發水分的重量,可以用以下算式表達: 碳粉重量 = 打印後的紙重 + 失去水分重 – 打印前紙重 碳粉重量 = 打印後的紙重 + (打印前紙重 × 失去水分的百分比) – 打印前紙重 圖1:打印次數和紙張重量的關係。(波波教授提供)   女孩們分別用5張紙各自打印一頁空白頁,看看每張紙在打印後所失去的水分重量之百分比值。她們計算到首次打印的過程導致每張紙平均輕了3.136% 的重量。 接著,她們挑選了一篇共由839字組成的聖經經文,分別用4種常用的中文字體以字型尺寸16打印在A4紙上,看看不同的字體所消耗的碳粉量有什麼分別。再整合重複測試所得來的數據,運用上述算式計出每種字體消耗碳粉的重量。結果顯示常用的新細明體消耗碳粉量最高,其次是微軟正黑體。而新宋體和標階體同樣地較為省碳粉,所以亦比較環保(圖2)。新細明體比新宋體和標階體多用了45%碳粉,所以使用後兩者能大幅節省碳粉和金錢。   圖2:硏究結果顯示標楷體和新宋體較為慳碳粉。(波波教授提供) 當時,這兩位女孩剛完成小學三年級,對於分數、百分比和簡單數學公式的概念認識不深。於是我們 (雙方的家長) 嘗試用不同的方法把這些概念深入淺出地教導她們。例如:我們把紙剪成100份,透過示範讓孩子建構百分比的概念,從而思考如何能較準確計算出所用碳粉的重量。當孩子掌握運算及了解箇中道理後,她們對硏究的興趣和自信心增加了不少。 暑期結束前,她們把這個有趣的硏究編寫成論文去參加「2017-2018年度的香港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有幸獲選入圍。在决賽前的一個月,兩位女孩在每個週末密鑼緊鼓地為比賽作好準備及練習。就像大學生的「3分鐘論文比賽」,她們務必要在3分鐘內清楚地向評判介紹硏究動機、目的、方法、結果、日常應用和實驗反思。她們還思考了一些評判們可能的提問,並預備了精準的答案。她們亦要學會因應不同情況互補不足。 比賽當天,她們發揮得宜,對答如流,充滿自信。最後,喜出望外,她們的硏究獲得「小學硏究論文」的二等獎。 她們的研究成果再獲大會推薦參與「第33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有幸獲頒發「優秀創意獎」。 是次硏究的經歷亦幫助她們建立了4C能力: Creativity, Critical-thinking, Collaboration 及 Communication 。[註3] 善用孩子的「近側發展區間」來激發潛能 時常聽到有人評論:「多數參加STEM比賽拿獎的學生都是得到老師和家長的幕後鼎力支持,才能做到那些成果啊!」 從學術理論來看,這些評論是有一定道理的。著名心理學家利維·維谷斯基(Lev S. Vygotsky)曾經提出一個名為「近側發展區間」(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 ZPD)的學習理論。 他指出: 兒童的心智發展過程並沒有受年齡限制。 倘若學習者單靠自己學習,他的實際學習發展區間是有限的(圖3)。但如果學習者得到身邊的人如朋輩、老師和家長的啟發和引導,他的實際學習發展區間可以擴增,同時有更多機會發揮他的潛能。 圖3:近側發展區間的慨念圖。(波波教授提供) 舉例說: 爸爸要求小孩從2米高的樹梢摘下蘋果,但他只有1米高,小孩單靠自己能力,當然接觸不到掛在樹梢上的蘋果。這個介乎小孩的手與樹稍蘋果的距離就是理論中的 ZPD。 倘若爸爸與孩子一起用木製成一個1米高的木箱,讓孩子站在木箱上,孩子便可運用自己的雙手, 滿有成功感地摘下蘋果了。今天在爸爸的協助和啟發下,孩子能經歷完成任務的過程,掌握當中技巧。他朝身體長高後,也能獨自運用方法嘗試把掛在樹上更高位置的蘋果摘下來。然而,若爸爸要求孩子把掛在5米樹頂的蘋果摘下,箱子也幫不上忙了。採摘樹頂的蘋果這難題遠超越孩子的ZPD和能力。 結果,孩子只會看著遙不可及的蘋果垂頭喪氣,失敗的經驗驅使他放棄採摘蘋果的動機。因此,爸媽適度的啟發和引導可以拓展孩子的學習區間和激發他們的潛能。 延伸閱讀: [註1] 美國14歲中學生發現省碳粉和慳錢的英文字體Garamond ,推算可為美國政府每年省3.7億美元: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shortcuts/2014/mar/31/changing-font-to-garamond-save-us-370m [註2] 專家質疑Suvir Mirchandani 的研究結果和推算:https://www.fastcompany.com/3028436/why-garamond-wont-save-the-government-467-million-a-year [註3] 波波教授演講廳  創科教育:總有嘢啱你玩!https://bit.ly/2VOSFUY  

詳細內容

精神科專科醫生傅子健:長效藥物配合行為治療 AD/HD孩子照顧者同受惠

孩子容易衝動、疏忽大意,很多時候可能被認為是性格使然,但其實這些現象有機會是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簡稱AD/HD)的症狀,若能及早確診,目前就有長效藥物配合行為治療,協助孩子在成人前,穩定地建立良好的生活方式及學習態度,不但長遠有利孩子整全的個人發展,更同時減輕家長和照顧者的精神壓力,有望改善彼此關係。 AD/HD症狀全方位影響孩子 更添照顧者壓力 AD/HD是兒童大腦發展過程中出現問題的疾病,令他們難以專注、控制不必要行為、隔絕無用訊息、過於活躍、易衝動等,使其學習表現、社交生活、自我管理等各方面也受破壞。成績轉差是家長最容易留意到的改變,但事實上,除了聚焦於學業,孩子亦容易受過度活躍或衝動的症狀影響,無法控制自己的脾氣、容易與人爭執、不守規矩等而影響與同儕、師長和父母的關係;同時亦可能因專注力不足,較常「甩漏」、難以守時、處事欠條理等,全方位影響孩子學習以外的生活。 長遠而言,孩子將在各方面承受各種挫敗,打擊其自信與自我形象,性格亦容易變得內斂、欠缺主動性,為他們未來的成長發展帶來深遠的負面影響。不僅如此,家長和老師在管教及照顧上亦少不免較吃力,增加照顧壓力。 藥物配合行為治療 協助步入良性循環 因此,應及早讓孩子接受診治,而藥物和行為治療的相互配合,更是協助孩子重回生活正軌的要訣,前者有助補充腦部功能的缺損,改善症狀及回復應有能力,後者則有助孩子通過反覆的練習,學習好好利用這些能力,將良好的學習態度的生活方式慢慢變成習慣,從而逐步撇除病情的影響,當行為問題得到改善,照顧者的壓力也會隨之降低,形成雙贏局面。 要有效達成以上的良性循環,藥物的選擇亦不能輕視。目前本港治療AD/HD所用的大腦刺激劑,依其在身體停留的時間分為長效藥和短效藥,兩者成份相同,但長效藥的藥丸能讓藥效慢慢釋放,故其療效得以穩定延長。 研究指長效藥全方位改善症狀與照顧者壓力 若孩子沒有藥物敏感,或出現副作用,一般均建議採用長效藥,主要是藥物濃度在孩子體內較為穩定,避免孩子的行為變得飄忽不定,有礙他們建立良好習慣,亦相對較少出現不適或副作用。當然,服藥次數減至每天一次,亦可減少孩子或家長忘記依時服藥的機會,維持理想而有效的治療。 不僅如此,台灣近年發佈的一項研究更指出,服食短效藥的AD/HD兒童在改服長效藥後,由於服藥依從性有所進步,其AD/HD症狀及社交能力亦因而有顯著改善;與此同時,連帶照顧者的精神壓力亦因而降低,可見藥物對建立良性循環的重要性。 長效藥穩定釋放藥效 保障孩子行為穩定性 以小五的明仔(化名)為例,自小二確診後,便開始接受短效藥物治療,由於當時他年紀尚小,校內師長會多加提點他依時服藥—上學期間服食兩次、放學服食一次,服藥初期情況尚可,但明仔後來在某些特定時間,如小息時會特別容易發脾氣、易與同學爭執,亦時有「大頭蝦」的情況,令他難以結交朋友。 其後發現,原來明仔在沒有老師提點後,經常忘記準時服藥,即使準時用藥,在藥物濃度開始下降,而未至下次服藥的期間,明仔便特別容易受病情影響而難以控制自己的脾氣和行為,進而影響與同學和師長間的關係。幸好,情況在明仔轉用每天服用一次的長效藥後得以穩定下來,無論個人行為,還是與人相處均有改善,照顧他的老師和家長的壓力亦得以減輕。 當然,治療方法各有不同成效、副作用及風險,如有懷疑,應向醫生查詢。但家長應密切留意子女的性格行為、自信心、自我形象、社交能力等變化,亦不宜忽略自己的精神壓力,共同找出最適切的方法,攜手擺脫病情對彼此的影響。 精神科專科醫生傅子健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