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兩個未必夠晒數

在基金會工作這幾年,我除了和孩子相處之外,其他時間就是和家長溝通和交流,作為母親也是一個平凡的師奶,與媽媽們較容易相處,大家分享最多是如何「對付」青春期的孩子,我每次分享的最後一句都是:「做好避孕,不要再生!」也許你覺得我無情或和家計會作對,但如果你知道這幾年我所認識的家庭和現況,你會明白,生小孩對他們來說是很容易的事,但教養孩子卻是他們不會和不願面對的事,我身邊還有很多朋友不知花費多少金錢和精神,找不知多少個婦科醫生,也不能成功當媽媽,是的,世事就是難料,世界就是不公平。 我那天看到一則新聞,說一名住台灣的失婚婦人,離婚後遇到一名黑人遊客,一見鍾情便嫁給他,更放棄大好事業,跑到非洲做家庭主婦,沒想到在3年內生了8胎,原來這黑人丈夫家族有多胎的歷史,而且在非洲是無業,想找個女人和他生孩子以取得政府資助,這台灣女士後來才發現這個真正原因,她雖然後悔到不得了,但看著生出來的幾個孩子和肚裡的那個,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生小孩對他們來說是很容易的事,但教養孩子卻是他們不會和不願面對的事 我有一次做面試時,也接見了一個特別的個案。一個母親抱著一個幾個月的男嬰,後面跟著5名女孩子,再後面是另一個女士和男士分別推著兩部嬰兒車進來,我們當時不夠椅子和空間,要安排他們一家8口 (連手抱的嬰兒應該是9人),進入「士多」房等候,也立刻安排插隊面試,她5名女兒申請來中心免費學音樂,但看過她們的檔案,很明顯是靠綜援維生的典型例子,她和推著嬰兒車的女士,進入房間和我見面,我第一句問:「這幾個孩子都是你的嗎?」她點點頭,說因爲一直想追兒子,終於如願以償,申請了在大陸的家姐來幫忙照顧,準備會再碰運氣,也許不久將來會再索一男,說時非常興奮,我看看在外面等待的丈夫和其他女兒,完全好像不認識那樣,我不知說什麼好,只有把他們的檔案放在「拒絕」的盒子內。 又有一次,見到一位單親媽媽和16歲的女兒去聽音樂會,媽媽身型肥胖了很多,原來剛剛生了一對龍鳳雙胞胎,我不禁大膽問她是否同一個丈夫,她說是啊!不過沒有想過復合,因為那男人是個廢人,留在大陸更適合,我即問:「那誰幫你照顧小孩和日常生活?」她理直氣壯答:「阿女囉!」氣結。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填鴨式課外活動

阿仔在他就讀的小學曾選擇了辯論為他每星期一次的校內課外活動。他最終因比起其他辯論班成員較低年級,所以沒有被挑選代表學校參加對其他學校的辯論比賽。縱使如此,阿仔對辯論興趣濃厚,當他發覺我原來在中學時期時是學校辯論隊成員後,就不時興高采烈地與我討論辯論論點與技巧。他甚至向他學校的辯論隊導師提起我的經驗,而導師亦因此邀請了我去與辯論隊成員分享辯論心得。 整個分享會都十分愉快,學生們亦有很多問題與論點拿出來與大家討論。 當分享會完畢後,導師就與我分享了他們辯論隊的情況。最令導師懊惱的,原來不是孩子們當你天份或興趣,而是不少對手學校的處事方式。導師說,以他所知,不少參與辯論比賽的小學都是由導師為隊員預備好理據、演辭等,而隊員就只需要把已提供了給他們的東西背得動聽就可以了。相反,阿仔學校那位導師就拒絕這樣做,因為他認為辯論並不只是說話是否動聽,亦是讓孩子們學習怎樣有獨立思維的好訓練。 當然,他的堅持是有代價的。孩子們出去比賽時,他們的對手已經享有遠超乎他們年紀、心智與教育程度的論據與演辭。對於評判來說,他只會看到有一隊是明顯地較成熟、難以深究為何會有這情況出現。在這情況下,沒有被「餵飼」材料的辯論隊一定會在比賽層面上相對地輸蝕。 如果我們繼續助長這種填鴨式學習課外才能的方式,我們最終只會製造一批批強於「吹水」,但就欠缺真材實料及較深層次的領會或創作能力。 我們真的想我們孩子的才能只是像紙牌屋那樣脆弱嗎? 我真的不明白,為了勝出去這樣「教」辯論,除了讓孩子有高一些勝出機會,又有什麼好處?辯論,除了訓練演說技巧,其實更重要的是訓練資料搜集、獨立思維、辨別是非與邏輯的能力。如果一切都只需要孩子們用口,但不需要他們用腦,辯論這個活動就失去了其課外教育意義,大家不如讓孩子上演說技巧課程也罷。 不過,想深一層,其實香港不少課外活動最終都是以這填鴨模式去處理?譬如說,不少畫畫班放出來展示實力的孩子作品都是幾乎一模一樣,極少孩子個人性格的。又或者,如果大家去聽聽一些普通話兒童朗誦比賽參賽者,都會發覺他們來來去去都是唸那幾首詩詞、用同一的京腔,而且每個孩子在朗誦同一首詩詞時都會就不同字的大細聲、高低音以一模一樣的方式去演繹。 再或者,現在潮流興着重讓孩子補習以拼音(phonics)形式學讀英文字,促使他們很快就能讀到很多很深的字,但就忽略鼓勵他們透徹地領會生字或句子的意思。 不要誤會,我知道在技術層面上,孩子在很多東西都要學一些基本功夫,否則難以發揮個人風格或去更深入認識一些東西。可是,如果我們繼續助長這種填鴨式學習課外才能的方式,我們最終只會製造一批批強於「吹水」,但就欠缺真材實料及較深層次的領會或創作能力。 我們真的想我們孩子的才能只是像紙牌屋那樣脆弱嗎?

詳細內容

網樂天地:遊戲比賽加入不平等條約 訓練小朋友心理質素

在一場勢均力敵的網球比賽中,一位年青的球手發球時被球證判罰發球踩界犯規而發球無效,他堅定地解釋自己沒有踩界,立即和球證理論,鬧得面紅耳熱,但無奈地,無論球員怎樣堅持亦未能推翻判決,相反還影響了心情,令表現一落千丈,最終比賽落敗。 回想上年的2018年美國網球公開賽決賽,世界前一姐莎蓮娜威廉斯(Serena Williams)在比賽中,因球證警告她與觀眾席上的教練溝通(因為網球比賽是不可以在場邊教路的),所以脾性大發,與球證激烈理論,還堅持要球證道歉,在球證多番警告下仍然死纏不休,結果被球證重罰了甚為關鍵的一局,最後輸給當時仍是新星的日本球手大阪直尾。 以上的例子,姑勿論誰是誰非,最終吃虧的一方是情緒激動失控的那一方,申訴是合情合理,但其後控制調節情緒的那部份,極之講求心理質素,許多時候都考起很多高手。 脾氣容易暴躁的小朋友在處事能力方面,的確比心理質素好的小朋友較差 其實心理對運動員的影響極為深遠,運動員的心理訓練亦是一門高深的學問。擁有優良心理素質的運動員,除了由小到大從家庭培養出高尚的情操外,教練可以在平時訓練裡,加入一些特定的不平等規則,例如誤判、讓分制度模擬落後的情況、假裝對手挑釁或「奸矛」……等等,全都是一些比賽時常常遇到的問題,同時會影響運動員心理的情況,這樣就可以讓他們習以為常如地處理一些覺得對自己不公平的處境,以及在據理力爭後,如何將激動起伏的心情即時調整過來,以免影響之後的比賽。 近期發現很多家長都注意到小孩的心理健康問題,脾氣容易暴躁的小朋友在處事能力方面,的確比心理質素好的小朋友較差,如果能夠從小訓練如何處理逆境,相信將來面對風浪時,亦能處理得如履平地,處變不驚。 家長可嘗試安排小朋友玩一些他們較有信心的項目或遊戲上,讚賞他們付出的努力後,再表示要嘗試給他們更多挑戰,然後隨機設定一些難提或逆境,觀察他們的應對和反應,事後再和他們檢討和商量如何可以處理得更八面玲瓏。久而久之,小朋友應對得多處境訓練,日後真的面對困境時,也能夠沉得住氣,以大局為重,將問題迎刃而解。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來自星星的爸

父子倆的背影讓我莫名感動,老公太忙碌一直沒有很多時間陪伴兒子,他已經盡量不出席飯聚,把週末、補假全部留給雞蛋仔,實在感激他理解爸爸這角色對我和家庭有多重要。 還記得老公加班至凌晨回家,見到我又哭又笑,望着驗孕棒傻了眼。輾轉反側了一夜(應該是太恐懼),翌日請假陪我看醫生時一臉憔悴,醫生都鼓勵了他。他又興奮期待又誠惶誠恐,原來他已想到在那間醫院生孩子、要在那兒上學,當時照聲波還未確定胎兒的身影。及後大失預算,在颱風夜駕車送我入院兼碰上緊急剖腹,那夜他不敢聯絡四大長老,一個人在走廊擔驚受怕,知道母子平安時,他徹底累癱在病床旁邊呼呼大睡。 如果媽媽懷孕產子離不開一個「痛」字,那麼爸爸陪產照顧的過程就離不開「累」或「慮」字 如果媽媽懷孕產子離不開一個「痛」字,那麼爸爸陪產照顧的過程就離不開「累」或「慮」字。我嘴巴硬經常挖苦老公為神級豬隊友,但其實我有把他的努力記賬。小事如放棄鮮嫩的魚背肉予雞蛋仔,大事如搬家報學校,他都當機立斷以母子利益為依歸。再累,工作再多苦水,他回家都盡力放下情緒協助照顧兒子,陪他在地上滾來滾去玩無聊遊戲。他曾自豪表示能(短暫)獨力餵飯哄睡覺,孩子也會親他、抱他,反問我不是所有父親都應該如此? 老公表面木納但我知道他其實很勞累,終日憂心,擔心不懂照顧嘔吐的孕婦、憂慮老婆挺着大肚四處亂跑、害怕產後抑鬱會傷害自己和寶寶,現在會苦惱孩子在遊樂場被人欺凌、焦慮雞蛋仔不懂說話⋯⋯最大的壓力,源於內心「我是不是好爸爸」的鞭策。 他們最需要的是妻子的欣賞及肯定,讓他們知道默默付出是得到關注的 阿爸、爸爸、父親、老豆、嗲地,怎樣稱呼都好,他也只不過是一個人。人就會有七情六欲、有期望、有擔憂,男士一般不善於剖白內心世界,甚少拿育兒問題來討論,很多時候把困擾吞下獨自生悶氣。其實他們重視親子關係,表面上愛理不理卻又悄悄看書爬文,希望完善這個偉大角色。他們最需要的是妻子的欣賞及肯定,讓他們知道默默付出是得到關注的。 我嘴巴硬經常挖苦老公為神級豬隊友,但其實我有把他的努力記賬。(彭梓雅提供) 我另外還有幾個男性朋友都是這款湊仔公,大家都皮黃骨瘦「生意失敗」的落泊模樣,嚴重失眠下長相越來越像羅茲威爾外星人:又灰又黑,頭大身瘦,黑眼圈像墨鏡般長年掛在臉上。但這些外星生物一遇到孩子們扭抱、撒嬌,又會像宇宙大爆發,能夠抖擻精神瘋狂陪玩。在此擲重地向來自星星的爸爸們致敬!老公,加油!

詳細內容

言傳身教:我的孩子有自閉症嗎?

「我的孩子兩歲了仍未說話,他有自閉症嗎?」這個問題經常會在評估時聽得到的。言語治療師,可能是最早一個專業接觸有自閉症的孩子,因為其中一個最早期的自閉症徵兆就是語言發展障礙。若果孩子未能按照一般的進程發展語言的話,父母便會察覺得到而帶他約見言語治療師。 事實上,有自閉症的孩子很多都會有一些早期的症狀,最早的可以在六個月已經能夠察覺得到。不過由於在兩歲以前,個別孩子的發展進程差異可以很大,所以即使有症狀,要確定是否有自閉症,通常都不會早於18個月的年齡。在香港,如果嬰孩前往母嬰健康院或私家診所作定期發展監察的話,醫務人員也能按照發展階梯初步了解孩子會否有自閉症。 就讓我們談談有甚麼明顯的症狀家長要值得留意:六個月大的孩子,我們應該能看見嬰孩展露笑容,或展現快樂和喜悅的表情;九個月大的孩子,則能夠與溝通者互動,可以是分享聲音、笑容或面部表情的互動;一歲的孩子,會對於自己的名字有明顯的反應,並開始說BB話,模仿說話,也會有清晰的身體動作與其他人溝通,例如用手指指著東西、伸手去拿東西、揮手說再見等等。 我們對於自閉症的理解和治療方案較以前多了。通過恰當的訓練,即使有自閉症,孩子也能擁有美好的人生。 到了十六個月大的孩子應該有一些單詞,可以是人物名稱(例如:「爸爸」、「媽媽」),又或者是需要的物品名稱、行動等,(例如:「奶」、「要」)。到了兩歲時,孩子都應該能夠做一些簡單的語言組合,這些組合需要是自發說出來的,而不是重複其他人的話語,再且必須是配合當時的環境而恰當使用,例如:當他想媽媽抱起他時,自然地說:「媽媽抱」。 假如你真的發現孩子未能符合以上所述的狀況,應該盡早接觸心理學家進行評估,以及言語治療師進行言語訓練。現在,我們對於自閉症的理解和治療方案較以前多了。通過恰當的訓練,即使有自閉症,孩子也能擁有美好的人生。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寡言與自信的孩子

優質的教育,人人夢寐追求。什麼是優質教育呢?我堅信是隨著孩子個人的優與缺,而打造合適的教育方案,決不是像工廠式倒模般的教育。 天生我才必有用。曾經遇到兩位兄弟,哥哥文武皆出眾,無論運動場上或是學術科都得到上佳成績,與人相處時天南地北,談笑風生,是老師、學校的寵兒,甚至也充滿藝術天份,繪畫、圖工無所不能,絕對是學校的風頭躉。弟弟剛剛相反,沉默寡言,做事怯怯懦懦,常常氣得父母七孔生煙大發雷霆。兩兄弟既是同一條腸所出卻是判若兩人。 日子一天一天地流逝,兩兄弟表現各異,兩走極端。弟弟跟家人的關係總是這麼近,卻是那樣那樣的遙遠。逐漸地,弟弟只是孤獨的在自己的房間裡繼續「生存」。直至一位擁有藝術治療資格的遠房阿姨到訪,看到這情景,於心不忍,在得到小弟弟的父母同意下,便默默地把小弟弟好好照料。 只要你肯嘗試,總有一天會得别人欣賞,總有一天當遇上知音人,你的作品也同是美麗、動人 在阿姨的細心觀察下,發現弟弟也有不少優點。阿姨先鼓勵這小弟弟做她的畫室助手,慢慢大家熟念起來,小弟弟便將自己的憂慮說出來,跟阿姨細說心中憂困。起初在畫室裏,小弟弟就連一支畫筆也不敢提起,生怕自己畫得不夠哥哥生動美麗。阿姨請弟弟到外跑跑跳跳,他總是認為自己做得不夠哥哥的好,所以又不敢嘗試…… 聽下去都是心酸的事。弟弟在他的成長路上,總是遇到太強的好例子,在過多的比較裡,自己竟然不知不覺輸掉了信心,成為未戰先輸的失敗者。阿姨請他到畫室做小助手,就是希望他可以從藝術裏找回信心。美或是不美,是沒有一定的準則。只要你肯嘗試,總有一天會得别人欣賞,總有一天當遇上知音人,你的作品也同是美麗、動人! 日子有功,小弟弟再也不嫌棄自己或許做得不比哥哥的好。只要努力,只要肯踏出第一步勇敢地嘗試,總能完成任務,也總有人懂得欣賞你! 海闊天空,人生在世,也不見得只有這一位哥哥﹗孩子天生好奇純真,但在過早的競爭跑道上,諸多不必要的比較,有些孩子,在不知不覺中便被淘汰在跑道的邊緣上,當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能力之時,還有什麼好事會發生?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住好D,住平D

上次提過德國的教育令我嚮往,今次再講講他們人民生活和社會建設也是值得我們去思考。 一個城市要適合人居住,必須要令居民喜歡在此落腳,當居民覺得這是他喜歡留下來的地方,一定不會破壞,反而會珍惜、愛護,甚至投資,以漢堡這個城市為例,所有的建築物都歸政府所有,任何大財團或百萬富豪想在這城市投資或建任何東西,都要和政府簽定最少10年的死約,10年之後也不可以隨便轉售,不像香港那樣,炒賣市場令樓價不斷上升。城市內主要為住戶的權益和實際需要去建設,例如每個社區一定要有開放空間、學校、銀行和商鋪,如果不夠住宅,政府會改建一些空置樓宇甚至工廠作出租給市民,令到人人有屋住,不要推高樓價。 慢慢地,市民對社區有好感,鄰里互助合作把很多設施優化,政府只要管好政策,其他便由市民自發去創造,因此很多藝術家在那裡可以大展身手,小孩和父母一起在清潔街道,老人家會在小店賣東西來歡迎年青人,有社福團體會定期在公園舉行活動,也有很多藝術表演不會因沒場所而缺乏表演機會。 我們大人可以為下一代做得更好嗎 有錢的人不會過份有錢,無錢的人也不會過份低微,因為人人平等這個概念一定要由上面政策往下實施的。有些南美洲國家,有很多貧民區,整個山頭都是鐵皮屋或用泥鋪的空間,衛生情況,人民生活水平已經極差,也別說有什麼設施,因此很多年青人在這種環境下,很容易接觸罪惡或毒品,他們眼中只有兩樣東西就是:「有錢」和「無錢」,一輛較新款的私家車經過已經惹來羨慕目光,眼前的家是如何殘破,政府沒有能力去改善,山後面卻是一棟棟漂亮的大樓,有各種商店和百貨公司,內裡少數的住宅是富豪才可以居住的,最緊要是交通非常方便,住在那裡是一個身份象徵。 原來一個城市的規劃是那麼重要,一個好城市要有居民的參與才能夠公平生活,在此想起住在劏房的孩子,感到很無奈,我們大人可以為下一代做得更好嗎?

詳細內容

波波教授演講廳: 乜嘢係好科學?

學做科學家有點像學打功夫拜師學藝,都是要跟從一位或多位師傅學習的。學習過程中,也會從師兄、師姐或同輩身上偷師取經。我的科學啟蒙師父是著名環境生態毒理學家胡紹燊教授,他是我在香港城市大學修讀哲學碩士時的論文指導老師。在他悉心教導下,我建立了牢固的科學基礎。 以下便是師父和幾位新進博士生討論甚麼是好科學的對話。 師傅問學生們:「你哋認為乜嘢係好的科學?」 Bryan同學很快回答:「能夠有新發現便是好科學。」但師傅搖搖頭對他的答案並不太滿意。 師父繼續問道:「如果一位硏究員能數算他家中的小狗有一萬一千零五十條毛,他的發現是新的,他的科學夠好嗎?」 學生們想了想,都覺得這個發現並非重要。 胡教授再說:「有一些基礎科硏是透過簡單數算、量度和統計去初步了解及描述一些現象。例如:藉著野外考察和採様,從而估算在一條河中不同魚類的數量。用問卷調查市民對政府開發土地不同方案的選擇取向,也屬這類較初階的普查。」 這時,聰明的Esther同學睜大眼睛,靈機一觸地補充說:「好的科學發現不但要是嶄新的,而且能夠帶來革命性和概括性的創新理論。」師傅點頭表示認同,孺子可教也! 師傅接著說:「Esther答得很好啊!例如:達爾文觀察及發現物種的異同後,提出了進化論的假設。接著,他進行了一系列以白鴿交配和植物交配的實驗去驗證他的理論。實驗結果支持他的想法,即「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理論。在發現遺傳基因(DNA)之後,他的進化論得到進一步的確立,並且成為現代生物學的基礎。達爾文的理論能概括地解釋物種來源及進化。今天,他的理論亦廣泛應用於硏究遺傳疾病(如:各種癌症)及針對擴藥性的惡菌的形成和控制之硏究。達爾文的進化論便是好科學的典範。」 這時,Jimmy同學卻不盡認同胡教授的說法,他辯說:「但是,歷史中有些出色的科學家較少發展理論,他們反而看重科技發明去改善人類的生活。例如:愛迪生改良電燈泡,發明留聲機和電話通訊,對人類文明和方便帶來了革命性的進步。」 好的科學不但能讓我們了解大自然的運作和機理,亦可以改善民生和環境,兩者都是我們環境科學家的重任 師傅欣賞地回應:「Jimmy,你說的很對!好的科學不只是帶來革新和概括性的理論,還可以是被廣泛應用的技術或科技產品的發明。例如:已故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高錕教授發明了用光纖來傳遞訊息。這項發明不但大大加快了電子數據傳送的速度,亦助長了互聯網的高速發展。他的發明改變了全世界人類的溝通模式和生活方式,大大節省了國際商務所須的時間和金錢,加速推動相關科技的發展(如:大數據的應用分析及機器學習技術等)。」 師傅喝一口水後再說:「好的科學可以幫助我們預測未來,趨吉避凶或作好準備去迎接未來之改變。我不是指拜神迷信,而是指日新月異的統計及數學模型。透過它們,我們可預測天氣、空氣質素、及氣候變化帶來的溫度和水位改變等等。」 甚少發言的阿泰同學這時拿著筆記簿,裝作主持人般總結說:「那麼,綜合以上的討論來說,好的科學有三大類:(一)硏究結果帶來革新及概括性的理論;(二)硏究發明一些受廣泛應用的技術和科技產品;及(三)硏究結果幫助我們推測未來的走勢和變化,有助政府為未來制定政策和應變。睇嚟,我哋啲硏究應該朝着這三個方向進發啊!」 師傅再補充:「好的科學不但能讓我們了解大自然的運作和機理,亦可以改善民生和環境,兩者都是我們環境科學家的重任。」師傅真喺勁!最後不忘薪火相傳,向學生們委以重任! 攝於2017年3月波波教授獲港大頒發「傑出研究生導師獎」。波波的師父胡紹燊教授(右邊)亦到來為徒弟祝賀。胡教授曾任香港城市大學生物及化學系系主任、香港大學生物科學學院院長及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創辦人之一。他現任為香港教育大學科學與環境學系硏究講座教授。(波波教授提供)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有教無類的終結

兩週前,我出席了一個婚宴,其間遇到多個行家。在與其中一個行家聊天時,大家輾轉談起了她的母校。那學校是香港一家老牌殿堂級名校,其舊生不乏政、商、專業界別的精英。行家提到,她就讀那名校時學業名列前茅。但她就不是同學社交圈子中的主流,到今時今日亦對母校的歸屬感較低。她認為,她畢竟是源自基層的「屋邨妹」,始終是與家境甚佳的大多數同學是格格不入的。 不過,縱使如此,這行家都是她那個年代的教育機會比現在好。在她長大那個年代,家境清貧都算是一個在學業上的障礙。但是,只要學生學業成績名列前茅,而又不太在意於在日常校園生活能否與較富裕的同學合群,就很有機會能入名校。入到名校,就自然在多方面能得到較佳的師資、學習氣氛、遇強越強的同學互相競爭或鼓勵,令有學術天份的清貧學生能享高一點的出人頭地集會。反觀,現在的名校,無論是派位、直資或私校,對於家境清貧的學生來說都看來是比以前更遙不可及了。 曾幾何時,能在有名或較開放學府教育是讓窮家子女出人頭地的一條重要出路。可惜,隨着這份有教無類的終結,香港的隔代貧富懸殊只會更難解決。這是我們想見到的嗎? 行家就此沒有解釋很多,但她的說法就令我反思,究竟是什麼會導致她形容的情況?先說派位名校,它們的世襲制甚強,而且現在好像比起以前對於是否校區內居民更嚴謹了。那些地區有較多派位名校,而家境清貧家庭能否住得起那些區(或有富貴朋友可以「借」其校區內地址),大家應該心裡有數吧。至於直資、私校,它們希望透過看孩子整體履歷及面試表現來收學生,原意在於想取錄不只是「死讀書」的孩子。但試想想,普遍來說。如果父母沒有經濟能力讓孩子去學無數的課外活動、補習等,又怎能為孩子在學校面前留下「全人」印象? 而上述的一切還未提到安排為孩子到國際學校或送到海外讀書的費用。這些費用包括天價的所謂「債券」、昂貴的學費、一點都不便宜的生活費。好了,或許基層家庭可以考慮舉家移民、讓孩子就讀外國的公立學校去處理這問題,但就算是這條路都逐步被西方國家關閉。那些國家以前還對不少較基層的職業專才有需求(老婆長大時都是靠這途徑跟父母移民澳洲),但它們近年的移民額都已偏向看重一些較中產或以上的專業人士。 香港已經是一個十分貧富懸殊的地方。曾幾何時,能在有名或較開放學府教育是讓窮家子女出人頭地的一條重要出路。可惜,隨着這份有教無類的終結,香港的隔代貧富懸殊只會更難解決。這是我們想見到的嗎?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媽媽的底線

雞蛋仔腸胃炎看醫生,在診所等候期間不願意與其他小朋友分享玩具,拉扯之間被我制止了。他心有不甘要奪門而出,只可惜18個月大的寶寶,不夠高也沒有力氣推開診所大門,原本「很有型」的轉身變成滑稽的呆站,沒有下台階也輸了臉子,他就發脾氣,敏捷地脫掉鞋子使勁向我扔過來!豈有此理! 因為他樣子俊俏就算發脾氣時仍然人見人愛,所有護士都吃吃笑包容他的脾氣,但我作為母親,那一刻真的笑不出來。雞蛋仔不會說話,不能夠表達情緒也影響他的社交能力,加上遺傳了自己的臭脾氣硬性子,天啊!將來的路怎會容易走? 我深深的吸一口氣,用堅定的語氣告訴他拾起鞋子,他撅着嘴抽著大氣,滿腔淚水的環顧四周,看看有沒有好心人拯救他。不過媽媽的氣場太利害了,沒有一個護士夠膽上前協助,他無奈地撿起鞋子,哭喪着臉的示意我協助他穿著,這回,媽媽我險勝一仗。 典型的Trouble two ,我曾經很好奇以為雞蛋仔要兩歲之後才會有這些挑戰行為,但回想過去半年,其實他過了1歲生日不久就開始有獨立思想、有主見,不知不覺間已經「早熟」了!孩子形成了自我概念,渴望測試自己的能力,在生活每一個細節中都想挑戰與突破自我,當然也會衝擊父母的底線。 要管好孩子,要先穩定軍心,我唯有不厭其煩心平氣和地開家庭會議,建立默契訂立一條清晰的底線 家中的小事包括爭取使用筷子吃飯,但他明明連匙羹和叉也未掌握;堅持穿鞋不穿襪,成年人的潮流是幼兒的不衛生;想玩水,結果拉出抽濕機水箱自製泳池,挑戰我的情緒智商極限;雖然狗狗已經吃飯但仍然要餵養,結果是全地狗糧也讓他偷吃了一口……. 雞蛋仔被制止後都會發脾氣躺在地上哭鬧,我已經習以為常,如果我堅持不讓步,他哭一會就「死死氣」地站起來,所以陪伴雞蛋仔的時間必須「厚顏無恥」,對旁人的目光免疫,因為他隨時隨地都可以撒野,這個會看眉頭眼額的小魔頭,只要知道媽媽有一刻的猶豫就會變本加厲。撫心自問,我已經盡量堅持一致的管教原則,但是孩子很聰明,會挑對象來撒野。試過躲在房偷看老公嚴肅訓話,硬頸的雞蛋仔會一臉不忿但不哭不鬧,自己玩耍不理睬爸爸,直至老公不忍心過去逗他,成功以退為進。如果換了是家傭,雞蛋仔就會撒野大哭,慌亂間就中了圈套,立刻提供餅乾玩具及看卡通片,雞蛋仔就以勝利的姿態坐在梳化上吃喝玩樂…… 都說孩子「惡教」,又要讓他們探索世界,但又要劃一條安全社交化的底線,真是好考父母功夫!要管好孩子,要先穩定軍心,我唯有不厭其煩心平氣和地開家庭會議,建立默契訂立一條清晰的底線。還未步入兩歲,可預期雞蛋仔會有更加劇烈的「挑機」行為,大敵當前又不可以臨陣退縮,唯有深呼吸捲起衣袖,見招拆招!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