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港升學:學習生動有趣 宿舍生活有規律 大馬留學「堅讀堅玩」

孩子離港升學 學懂自理未? 香港社會陰霾密佈,移民、送子女出外升學,又再成為親子界的熱話。除了傳統的歐美澳紐,鄰近的亞洲地區,例如台灣、馬來西亞等,近年也愈來愈受家長青睞。究竟這些地方有何學習優勢?升學前景又如何?今期《HappyPaMa教得樂》找來兩個家庭現身說法,看看他們怎樣為孩子籌謀。 文:沈雅詩、顏燕雯 今年9月,Queenie正式把14歲女兒慈慈和12歲兒子Rico送到馬來西亞吉隆坡讀書,展開新的學習生活,「今年初做這個決定時,香港還未這麼亂,現在看來,幸好送走了他們」。說來有趣,Queenie和丈夫都曾經留學英國,但他們沒有選擇英國,反而把孩子送到大馬去,「英國路途太遙遠了,馬來西亞只不過坐4小時飛機,萬一小朋友不適應、有什麼事,我們也可以立刻飛過去」。 慈慈(左)和Rico(右)雖然只來了大馬兩個多月,但十分喜歡這兒的生動學習模式,教師也友善。 入讀國際學校 可銜接英國大學 既然放心不下,又何苦要「骨肉分離」?Queenie不諱言,全因擔心兒子的前途,「因為估計Rico不會入到英中,我和丈夫都認為,就算讀書成績不好,也希望他有一個英語語境,我不用他很『叻』,但至少可以應付到聽和講」。至於女兒,Queenie稱她讀書沒問題,只是為免她「呷醋」,才一併把她送走。 換上馬來西亞Epsom College in Malaysia的新校服,Rico一切重新開始。 想孩子英語好,何不考慮新加坡呢?Queenie解釋,一切屬無心插柳,「因為兩姊弟最近兩年暑假,都有去過這間學校舉辦的Summer Camp,感覺蠻不錯,所以當決定要去外國讀書時,就第一時間考慮這間學校了」。 香港人去大馬讀書,一般會選讀國際學校,學費較香港便宜一點,也不用買債券、付資本建設費等。慈慈和Rico入讀的Epsom College in Malaysia,是由英國老牌名校Epsom College在馬來西亞所開立,採用英國課程,亦可作「踏腳石」將來銜接英國大學,加上要寄宿,兩人的食宿學費每年合共53萬港元,對於只是打工一族的Queenie來說,絕不輕鬆。 位於吉隆坡的Epsom College in Malaysia,母校是英國百年名校Epsom College,採用英國課程,有助日後銜接英國大學。 宿舍生活非常有規律,Rico笑言最初感覺似「坐監」,但適應了又很喜歡「有人管」,因為不會再像從前般懶散。 依學生能力調適課程 幸而開學兩個多月,小姊弟也表示享受當地的校園生活,令爸媽放下心頭大石。現在念Year 7的Rico透露,很高興學校會因應學生的能力調適課程,「我英文比較弱,所以老師有額外替我補習英文,也不用我讀全科。現在我暫時只讀英文、普通話、數學、科學、電腦科學、音樂、美術、體育和舞台戲劇,又調低了我部分科目的及格分數,使我不用太吃力」。 作為香港留學生,他指言語是最大阻礙,因為該校很少華人,大家以英語交談為主,「但其實只要我肯鼓起勇氣去講,儘管文法有很多錯漏,但大家都不介意,也猜到我想說什麼的,一起學習、一起玩,是沒有問題」。 廿四孝媽媽Queenie(右)為讓兒子有更佳的英語學習環境,不惜工本供他到大馬讀書。 課外活動多樣 放學開心玩 不過,別以為在大馬讀書很輕鬆,兩姊弟異口同聲說要求甚至比香港更高,慈慈笑言:「我會形容這兒是『堅讀堅玩』,課程是深的,但老師不是要你背,而是着重理解,他們比香港老師更有熱誠,很歡迎學生發問。至於課外活動,你說得出的這兒也有,每天放學後大伙兒就開心玩,之後回宿舍洗澡、做功課、吃晚飯、睡覺,生活很有規律。」 連自認懶洋洋的Rico也說:「從前我在香港,每天等到『頸長』也未放學,但現在馬來西亞,覺得時間過得很快,眨眼又放學了,我估,真的是開心的時間過得特別快!」 慈慈和Rico近兩年暑假也有參加Epsom College in Malaysia的暑假營,圖為暑假營最後一天的慶祝晚會,師生一同狂歡。 一家移居台灣 學習氣氛輕鬆 很多香港人都喜歡到台灣親子遊,甚至有人選擇落地生根。兩年前,Joanne與Mac帶着3個孩子移民台灣,並落戶台中,「喜歡當地天氣好,又接近大自然。由於爸爸仍要回港工作,我們便選擇離機場較近的地區居住」。 在香港時,Joanne一家人都喜歡在假日親親大自然;現在逢周末都是family day,她和先生會帶孩子外遊或露營。 每天做2小時功課 年考4次 當時大女兒和一對孖仔分別8歲和5歲,在移民前,Joanne就做足功課。台灣的中小學分體制內及體制外的學校,體制內學校分國立及私立,這些學校有點像香港傳統學校,以聽講授課、紙筆測驗為主;若打算將來到外國升學,則可考慮屬於私立的雙語制國際學校。至於體制外的學校就有不同的實驗教育,如森林國小、華德福學校等,以培養個別個性、獨立思考為主。 Joanne以國立小學為目標,不需要面試,這些學校是按居住地區入學的,只可依戶籍地入讀所屬學校。她親身視察過3間國小後,最後選了清水國小。長女Joey現時念國小五,孖仔Jun和Ian念國小二,Joanne透露,學習氣氛比香港輕鬆很多,「孩子逢周三的便服日只上課半天,每天做功課時間在2小時以下。至於測考,國立學校考試次數都依照教育局規定,一學期考兩次,一年合共4次」。 台灣幼稚園不用穿校服,小學逢周三也是便服日,孩子可以穿上喜歡的服飾上課。 3個孩子的學校離家1000米,只相隔3個街口,可以騎單車回校。 中文科比香港深 英文淺很多 課程方面,跟香港亦有差異,Joanne說:「中文科比香港深,數學則相若。英文顯然比香港淺很多,所以很多學生都會額外報課程,學多一點。」值得一提是,台灣學的是美語,香港學的是英語,Joanne認為問題不大,「文法沒有分別的,只是發音有少許不同,影響不大」。 Joanne和Mac兩年多前一家五口移民台中,現於當地開設露營公司,每逢假日一家人到處遊山玩水。 孩子適應快 有時間發掘興趣 談到小朋友的適應,Joanne認為,孩子年紀愈小,適應能力愈強,「學校有家長志工(義工),家長多主動參與,例如當晨光媽媽、圖書館志工、澆花、送餐、補習等,也有助一家人更了解及投入學校生活」。 移居台灣兩年,Joanne形容一家人都很開心,「孩子在台灣上學,相比在香港多了更多時間發掘自己的興趣,有更多時間與家人及鄰居孩子相處。因為台灣較香港大,而且多山林,可讓孩子有更多機會接觸大自然,這兩年,我經常看見孩子流露天真和燦爛的笑容」。 台灣孩子自小學注音,香港孩子跟得上嗎?「注音基礎音只得37個字,小孩學習很快,當年女兒在等待居留證的兩星期已學會了。」Joanne更參加了學校的晨光媽媽志工活動,逢周一代一堂課,有助更快融入當地生活。 ■小貼士 入讀中小學須有居留證 (1) 台灣教育局規定,所有中小學必須要有居留證才可申請入讀。如果小孩和父母都有居留證,但父母選擇回港工作或居住,只要孩子在台灣有監護人照顧,同樣符合入學資格。 (2) 台灣政府為學童提供12年免費教育(幼稚園至國中),學生只需每學期繳付2000至3000新台幣的書簿雜費;私立學校學費每學期由十多萬至四五十萬新台幣不等。 (3) 台灣小學課堂有「正常班」,即中、英、數、社會、自然、藝術、音樂等,科目跟香港差不多;另一種「才能班」是集中培養孩子專門才能,如音樂班、體育班、美術班、舞蹈班等。才能班乃受政府資助,需要考試才能入讀,於正常上課時間小班教學,學校會安排專門師資,重點培訓學生專門技能。 (4) 台灣各縣市的教育局都有該區學校資訊,市面親子雜誌也提供詳盡的學校資訊。以下提供一個鏈結給大家參考﹕school.parenting.com.tw/schools/search 資料提供:fb群組「香港人移民台灣路」版主及太陽花顧問創辦人Joanne 高中生解難力較佳 易適應留學生活 究竟是否每個孩子都能獨個兒出外升學?又什麼年紀才讓他們向外闖會比較適合呢?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青年領袖、國際及內地事工服務執行幹事黃耀瑜(Carman)指出,不論是以「過來人」身分抑或從註冊社工的角度來看,她都認為,孩子升上高中,兼且自理能力、解難能力較佳的,會相對較容易適應離鄉別井的生活。 黃耀瑜 兒童期需父母管教 Carman的一對子女目前在澳洲念大學,長女性格活潑,中一時已提出想出國留學,但遭她拒絕。「當時女兒年紀太小了,這麼早讓她離開父母身邊,從成長角度來看,並不理想。」 她解釋,兒童期最需要父母的管教和關心,品格、規矩,以至價值觀等,都是需要透過家庭去塑造,「父母的角色,不是學校、宿舍舍監和寄宿家庭可以替代。而初中則經歷青春期,會面對很多衝擊和挑戰,同樣父母在身旁會比較好」。 子女抗拒 不應勉強 最終,Carman讓一對子女在香港讀畢中三才送他們出國,「一來長大了各方面都成熟些,二來從學術的角度來看,他們不單具備一定的英語能力,有助適應新的學習環境,同時又保留到中文聽、說、讀、寫的能力,將來會有較多出路」。 她又提醒家長,要尊重子女的意向,亦要有充足的準備,「若小朋友真的很抗拒離港升學,就不應勉強。付諸行動前,先訓練好他們有足夠的自理能力,外國人講求獨立,什麼事都要自己做的」。

詳細內容

童途有「理」:自閉兒 體能發展多挑戰

對於一般孩童來說,蹦跑跳玩、拋接踢球、踏單車、溜滑梯、晃搖板、盪鞦韆等,都是輕而易舉。這些活動有助促進健康體魄,也是學習社交溝通及禮儀如排隊輪候、禮讓、合作等的好時機。這些活動需要大肌肉動作發展基礎,包括足夠的肌肉力量及耐力、心肺功能、身體平衡、手眼腳協調能力、肢體動作組織及計劃的準確度等,好使動作靈巧流暢。 然而對自閉症幼兒來說,肌肉張力(尤其是核心肌肉)偏低,致肌肉力量和耐力不足及本體感覺較弱,都是常見問題。由於整體肌力不夠,幼兒缺乏對自己肢體或軀幹正確位置的感覺,導致姿勢不良,如做功課時依傍枱面及不專注、容易疲倦、自理事宜被動及緩慢。 肌力及本體感覺不足,做功課時會把身體依傍枱面,姿勢不良。 另外,他們很多時都有感知動覺障礙,包括觸覺和聽覺都較為敏感,並且有內耳前庭覺及視覺感知功能失調,影響身體平衡力。再者,基於自閉症獨有徵狀如狹隘興趣、偏執的喜惡及行為、社交或溝通障礙,在理解「為何要」及「如何做到」訓練要求上會較為困難,學習時因而欠缺主動性及合作性,令學習新技能時有一定挑戰,並造成不良循環。他們難於融入朋輩或群體康樂活動,影響身心發展。 自閉症幼兒興趣狹隘,如喜歡輪子及有難以轉變的獨特玩法(如用手轉動車輪)。 郁身郁勢 仍需體能訓練 由於大多數自閉症幼兒都「識行識跑」,甚至多動,故常被誤以為毋須接受體能訓練。惟他們在感知動覺上,有不少動作上的困難,如亂衝亂動、身體欠平衡、太被動或不願動;整體體能發展遲緩,如2歲仍未懂雙腳跳、4歲未能自如上落樓梯等;自理時,如整理書包會表現不專注、論盡,甚至有發展協調障礙。 物理治療師會透過觀察幼兒活動,分析其感知運動特性、動作及困難所在,繼而設計針對運動,配合適當策略,讓治療變得有趣及有意義,提高他們在訓練時的主動性及合作性,幫助他們改善體能、專注力、提升學習能力及生活質素。

詳細內容

活動推介:體驗爸媽兒時玩意

身為七八十後的家長,你們孩提時代的遊戲玩意,肯定跟這一代不同。為了讓新世代孩子更認識昔日的童年生活,了解父母兒時究竟玩什麼,專門服務弱勢社群的天盛道場、香港特殊跆拳道協會、關愛家,聯合主辦「爸媽細個玩咩嘢??」活動,免費入場,與大家一起玩當年的競技遊戲,促進親子溝通。同場還有職業治療師會接見SEN(特殊教育需要)的小朋友及家長,並有跆拳道表演及競技踢腳比賽。 爸媽細個玩咩嘢??共融跆拳同樂競技賽 日期:11月30日 時間:下午1:00至4:00 地點:屯門兆麟街20號 鐘聲慈善社胡陳金枝中學禮堂 對象:特殊需要人士、SEN小朋友、10歲以下小朋友及家長 費用:全免 詳情:www.facebook.com/tinshing.dojang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我真正的第一個孩子

親子,一般說是家長與子女關係。但其實,世界上還有一種意義完全不同的「親子」,即使現實中沒生過孩子的人,一樣有這種關係。而我,是由當兩子之母開始,才認識到這一重「父母」意義。 我上過很多不同工作坊,學習管教孩子的不同心法和實戰技巧。大兒子約3歲時,老師說他可能有特殊狀况,着我帶他評估。政府兒科醫生評估他屬亞氏保加症,但也有心理學家覺得孩子問題不大,反而是我得關心自己的情緒狀况。於是,我斷斷續續接受心理輔導,又參加了社福機構的身心健康小組,後來接觸到心理劇治療,由此再一步步走向療癒自己身心靈之路。 在這條療癒之路上,我認識了一個以往沒聽過的字眼——「內在小孩」(inner child)。那是心理學概念,意指每個成年人內心都活着一個「小孩」,那是我們早年經歷創傷,在那時空下幼小的自己在內心留下的印記,可能是孤獨、焦慮、擔憂甚至是恐懼。 內在小孩搞鬼 延伸新傷痛 也許我們未必意識到其存在,但即使我們白髮蒼蒼,「內在小孩」都會一直伴隨我們每個人。我們愈是抑壓內心這個面向,到困頓的時候,這小孩就會像陰影一樣出來搞鬼,不知不覺地制約着成年人的自己,延伸出新的傷痛。 例如,由於自身成長的家庭狀况,我自幼不自覺地只容許自己愛爸爸、不容許有丁點憤恨爸爸的感情,那就是說,我有一個被苦苦抑壓的內在小孩。於是到我成為父母、面對孩子鬧情緒時,我內心就很容易對他的憤怒起反應。即使上了許多的管教工作坊,明白到任何情緒都是自然而生的、有其價值的,父母該做的是肯定孩子的情緒、針對孩子的行為,我還是發現自己在實際操作上的死穴——當兒子展現的情緒是憤怒,我就會非常不安甚至害怕;有時更會覺得自己被大力逼迫,結果我在瞬間失控暴走,爆發出遠遠超過兒子、令我自己非常懼怕的憤怒。 從前,我以為棘手的是孩子,兒子的憤怒很可怕,四出尋求處理方法。現在,我終於明白到,自己真正害怕的,其實是「另一個小孩」的憤怒。我需要更多學習,不是如何照顧我所生的兒子,而是如何照顧這個一直被我忽略的內在小孩,看到她的存在、她的狀態,面對她、接受她、肯定她、安撫她、愛惜她。 世界上每個人,不管是貧是富,童年時多少都會經歷過一些創傷時刻。那可能是嬰孩時代,哭了許久都沒得到回應的一刻;可能是大人關起房門,卻傳出令人膽戰的對罵和叫喊的晚上;也可能是父母不在身邊、寄放鄰家照顧的許多個日夜。事情過後,也許問題得到補償,也許沒有,但總之當刻心靈的傷痛,已在那個時空幼小的自己烙下印記。 所以,每個人都有一個內在小孩——而我們每個人,都是自己內在小孩的「父母」。重要的是,不管過去童年如何,有過什麼樣的傷痛,其實我們作為成年人的自己,都可以主動擔當自己「最好的內在父母」,重新好好照顧這個過往被忽略的內在小孩。 也可以說,內在小孩才是我真正的第一個孩子。我現在知道,愈是把她照顧得好,就愈能把其他孩子都帶得好。謝謝兩個兒子,為我開啟這個美好的學習。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7期]

詳細內容

活動推介:在鄰家公園學環保

活開始。珍古德協會(香港)現正舉辦「社區動植物學堂——親子導賞計劃」,跟爸媽們分享如何利用居所附近的公園,化作環保教育基地,用簡單有趣的方法,幫小朋友建立環保與健康生活的價值觀。屆時導師不單會講解不同動植物的故事,還準備了很多生態遊戲,歡迎一家大細來挑戰! 社區動植物學堂——親子導賞計劃 日期:11月16日 時間:下午2:00至4:00 地點:荔枝角公園 費用:全免 報名網址:forms.gle/mBv3X44wBaC1h7LF9 詳情:www.facebook.com/JaneGoodallHK 整理:沈雅詩

詳細內容

問專家:孩子焦慮 不想上學 父母陪伴 增安全感

問:我兒子5歲,現在念K3,一向比較內向。最初上幼稚園時,每天上學都在哭,不過幸好教師非常有愛心,開學大約兩個星期後就不再哭鬧,而且還很開心地上學,只是在K2時偶然會「扭計」,上學時哭過一兩次。但現在剛升上K3,行為像有倒退迹象,幾乎每天上學都哭,不肯上學。我有回想最近家裏或他身邊有沒有一些特別事發生或改變而令他會這樣哭鬧,但想不出來。有時遇到他不想上學,我問他原因,他會說老師好惡,或者很睏,但其實這些情况K2都可能有出現過,為何現在才爆發呢?又如果K3已經有上學焦慮,升小一時,又要怎樣幫他適應? 文:顏燕雯      資料提供:香港青少年服務處註冊社工金鈮 答:這個年紀的小朋友喜怒形於色,會把自己喜歡與不喜歡的事情直率地表達出來,可是有時候他們未必能在語言上清楚表達得到,於是便會在行為中表現出來。作為社工,我會想先了解小朋友有沒有一些焦慮的問題,但就這個案來看,似乎孩子只有單一行為問題,若是焦慮,並不會單單在上學時才出現。 多聽孩子講 找出壓力來源 孩子即將要上小學,或會面對很多挑戰和改變,但家長又表示近來沒有一些特別事情發生,這時候不妨細心想想生活及上學細節上會否有一點點不同了?我好奇這小朋友到底遇到什麼情况,才導致他突然不想上學?家長雖說沒有大改變,其實,孩子即使每天上同一間學校,他的老師可能會變換,上課的課室也有可能調動,甚至K2與K3在教學模式上也可能有些不同。會否寫多了字?做多了功課? 家長可多聽孩子講,因為這些全部都有可能是孩子壓力的來源,只是在成人眼中,那些可能都是小事,不過在孩子眼裏看來,就可能是一件非常難以適應的事情。 其次,家長亦可從親子時間入手,看看可否在這段時期特別抽多一點時間陪伴孩子,令他安全感提升?因為孩子的安全感多來自父母,在陪伴時,更可多引導他說心底話,如:「你擔心些什麼?害怕些什麼?上課時,老師怎樣教你?如果有同學仔不聽話,老師會怎做?」希望在當中找到孩子不安的原因,從而再協助他解決相關問題。 歡迎讀者將問題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或傳真至2898 2537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為子女着想 反成壓迫

轉眼一個月又過去,大家還好嗎? 由上年開始,小華德需要佩戴眼鏡。我在上年的文章寫了德國的眼科醫生需要經過至少3次不同形式的診斷才會建議小朋友戴眼鏡,所以我斷言他們專業和審慎。而為什麼我現在又舊事重提呢?當然是因為後來的小插曲——話說上年只有3歲的小華德已強烈要求要配「紅框」眼鏡,我當時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心裏不太舒服,感覺全紅框太過沒男子氣概,所以我最後說服他配一副藍色為主但有紅色元素的框。那時的我天真地以為小朋友易哄,過一陣子就不會再心心念念要紅框了吧! 可是,我錯了,小華德在上一年頑劣地抵抗那副藍框眼鏡,我無論如何哄他,他總是有他的方法去「扮戴」,比如把眼鏡滑到鼻子上,像個卡通片裏的老人家一樣。我再生氣也落得「得物無所用」的下場!不得不說,3歲的小朋友已經非常有主見,也可以非常固執。一年過去,我偶有反思,其實男孩子喜歡紅色又有何不可呢?所以,我退讓了,只揀選紅框給他。有趣的是,不論款式和牌子等,只要是紅色的他都二話不說地說「要了」! 機靈的華德媽當然努力地尋找平民牌子。最後,那副令他天天主動佩戴的眼鏡盛惠20歐元而已,而且後來每個看到他新眼鏡的人都對他讚不絕口,根本就不用我來提醒他托眼鏡了。 站在家長角度 否定孩子意願 這是我最近的一個反思,真心恥笑上年的自己。有時候我們站在家長的角度去看小朋友需要什麼,否定了小朋友的意願,以為子女年輕懵懂,家長的選擇完全是「為子女着想」。但有時候這種「為子女着想」何嘗不是一種壓迫呢?反觀自稱為「香港母親」的林鄭月娥女士,她自以為是地硬推惡法(逃犯條例草案),以為香港孩子易哄騙,結果引發連月示威。她在收回逃犯條例後又推另一條惡法(反蒙面法),令示威活動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得到政府正面回應。大家知道的,這5個多月來的特區政府不正正壓迫孩子,令其變着法子來反抗嗎?我開首時的問候,最想問的是大家還能如常地生活嗎?當幼稚園內爆手足口病時,你也不敢為孩子佩戴口罩了;當跟兩個朋友出來一聚已經構成「非法集結」了;連已獲批「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活動也會在開始後10分鐘就被腰斬,防暴警察向撤退中的人群發射催淚彈。華德一家天天都密切關注香港動態,卻一天比一天為香港擔心和傷心。 我認為絕大部分母親不會強迫小孩到以死相逼的地步,我們作為家長,擁有的並非子女的生殺大權,而是監護權,萬一被發現虐兒,為人父母者還會受法律制裁,甚至喪失監護人的資格呢!我希望林鄭月娥女士盡快被褫奪當香港人的母親的資格,讓她承擔殘暴對待香港孩子的後果。我更希望還在責怪這班孩子的人能思考是誰在逼迫孩子到無路可走?是誰在奪去昔日香港引以為傲的法治精神和自由風氣?共勉之!

詳細內容

辣媽CEO:女兒拍幾個月拖就要結婚?

「Son姐你好,我女兒剛大學畢業出來社會做事,不曉得怎樣在網上交友平台結識了一個外籍人士。為了讓男朋友在香港居留,女兒和我商量,想盡快和他結婚。拍了幾個月拖,雙方根本未有真正了解,怕她被欺騙感情,更怕被騙婚,我當然極力反對。但最近無意中發覺,原來他們陽奉陰違,已經入紙申請即將結婚。我又嬲又擔心,究竟可以點做好,不知道可以問誰,希望你為我解答提供意見!」 同為人母,我完全明白你的擔心,亦理解為何你會堅決反對。然而女兒已經成年,絕對有權自主決定婚姻選擇和誰結婚,根本不需要你的同意。願意和你商量,證明她很尊重你。 始終年輕,戀愛大過天,感情事很難用理智解釋。你怕那男朋友想利用和你女兒結婚來獲取居留權,站在母親的角度,是合理的懷疑。不過提出結婚究竟是誰的主意?是你女兒不捨得男朋友離港,因此主動要求跟他結婚,還是由男方提出,真相只有他們兩個才知道。所以事情不一定和你想像的一面倒,不能夠抹殺他們兩個真的情投意合,愛得難捨難離。這時候無論你講什麼,女兒都不會聽得入耳。 愈強硬愈抗拒 母女距離愈來愈遠 想當年,我母親一樣極力反對我的婚事,她愈是激烈反對,我就愈是死硬堅持。我以過來人的身分勸你,事到如今,女兒的婚事你根本管不了,更加阻止不了。你的立場愈強硬愈抗拒,只會令女兒愈反抗,和你的距離關係亦會愈來愈遠,愈有隔膜。如果是你杞人憂天,女兒結婚之後兩夫妻感情融洽生活愉快,有丈夫疼惜,你當然毋須擔心;萬一不幸你的擔心成為事實,女兒有苦自己知,死頂不願在你面前認低威訴苦,那就真正大件事! 兒女債,一輩子都還不完,幾時都是做人父母甚艱難,只能夠永遠守在兒女的身邊,全天候做他們最強大的後盾,給予無條件支持。 希望你平心靜氣和女兒坐下來,開心見誠好好商量,媽媽之前的說話和態度,在別人眼中可能過分激烈或者偏頗也好,希望女兒體諒,一切都是因為愛惜,想保護她不被傷害。不要再多講,兒孫自有兒孫福,作最好的期望,最壞的打算,默默地在女兒身邊守護就好。 題外話,我身邊都有朋友,兩夫妻原先在網上打機認識,志同道合,組隊齊齊打機,最終共組家庭,結婚生女,一樣很幸福。所以網上交朋友,不一定是我們想像中那麼危險。千里姻緣一線牽,緣分天注定,是良緣還是孽緣,就要看你女兒的造化。 放手——所有父母必修課 就算不是異族通婚,也一樣有文化、生活上各方面的差異。相愛很易,相處很難,熱戀中的男女,怎麼講他們都不會明白。兒女長大了,終究要獨立,要為他們自己的人生每一個選擇而負責。做父母最難學但又必須要做的,是放手。這是所有父母的必修課!共勉之!

詳細內容

笑着去愛:家長的請假文化

每逢新年伊始,傳媒總會為職場人士整理「請假攻略懶人包」。而每年臨近新學年,不少家長亦都希望可以第一時間取得校曆表,校曆表到手後,除立即留意考試日期,以便提早告假給孩子溫習,亦都會關注學校什麼時候放假,好及早規劃親子外遊。無可否認,旅遊淡旺季的費用落差很大,避開旺季,旅遊熱點也沒那麼擁擠。精明的家長,把年曆和校曆兩相對照,就可編訂出一個最優惠的外遊假期。 另一方面,每間學校,都會訂立她的請假守則,期望學生懂得珍惜每次上學的機會,汲取知識之餘,也學習人際相處,建立一種有規有矩的生活。作為校長,自然希望家長配合學校守則,其背後包括兩重的尊重:對學校的尊重、對自己作為家長這身分的尊重。 自製假期 諸多避忌 然而,以我多年來在學界的觀察,以及同儕校長們的反映,發現總有些家長是敵不過省旅費的誘惑,於是在上學的日子,編造理由為孩子告假。最普遍的理由包括「孩子生病了」、「家中有急事」、「滯留外地來不及回來」、「海外親友突告病倒」等等,然後悄悄出發,暗暗自製假期。旅行本來是開心事,但這種自製假期,無論玩得有多高興,都生怕被人發現;照片拍得有多美,也不能上載社交媒體分享;還要千叮萬囑孩子別跟同學透露半句。試想想,一個愉快的假期要諸多避忌,到底是否好事? 省掉金錢 失去誠信 魚與熊掌往往不能兼備,每件事情都要付出機會成本,廉價機票及酒店住宿亦然。省掉了金錢,失去的卻是誠信,並為孩子留下一個違規的曠課紀錄。更重要的是,不要輕忽這個決定到底為孩子樹立了什麼榜樣,灌輸了什麼價值觀。 作為父母,我們都希望培育出品學兼優、行為知所進退的孩子。我從事教育這麼多年來,發現懂得尊重規則的孩子在群體生活中的表現通常較好,人際智商(EQ)也較高,而這些孩子一般都比較自律。雖然俗語有云︰「忠忠直直,終需乞食」,但我絕不苟同。在現實世界中,「忠忠直直」的孩子,成長後一定「誠信超值」,反而是大機構、大企業極待要羅致的人才。 家庭教育的契機,往往就在具體的生活處境中作出恰當的價值取捨,為孩子日後待人處事奠定方針,影響長足深遠。旺季旅行,付出的金錢無疑更多,但光明正大的旅行,不是更開心,笑得更開懷嗎?純粹為了一兩次旅行而有損孩子的價值觀,到底孰輕孰重?這實在是家長智慧的一個考驗。 文:陳美娟(英華小學校長) 作者簡介:既愛下廚,又愛羽毛球,臉上永遠掛着陽光式的笑容。相比於學習知識,她更重視孩子的品德,致力培養他們的好奇心和觀察力,以有趣話題讓孩子動腦筋,主動尋找答案。家有兩名女兒,卻昂然走進男孩校園,離開工作多年的安舒區,接受新挑戰。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7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牆頭草累死香港教育

牆頭草是一些沒有主見、脊骨的人,因時勢而左搖右擺,A得勢時就依附A,A失勢時另覓新主B。以為這是政治圈才見的事,原來在香港教育政策上也是如此。 猶記得李國章和羅范椒芬推行通識教育初期,一大批所謂學者,死撐盲撐,無以名之,錫以嘉名——建制學者。由於局長官威,建制學者推波,再加上一批唯官命是從的學校校長(善觀氣色的建制校長),通識教育科就在微弱的反對聲音匆匆上馬。王師奶在本欄文章不下七八篇反對外,尚記得陶傑先生的反對最受關注。 由於通識科列為必修科,是DSE的必考科,無論在師資、擬題、評卷各方面,教育局也作出努力,近年有重大進步,且已達至成熟階段。可是傳來責難通識科的聲音暗湧,先有前特首董伯伯,繼而有一些自以為通天曉的建制議員,以及一些人云亦云的牆頭草,似乎教育局也有棄城傾向。反對不是壞事,可是通識已推行十多年,不反對於草率上馬的當年,而反對於運行成熟的今日,所為何事?而且反對的不是通識科本身,而是反對學生對時事和他們的不同見解。王師奶不得不草根地再說一次:「屙屎唔出賴地硬」。反對無理。小婦人想批評的不是負有任務的建制議員,而是那些當年列舉一大堆學術理據的建制學者,爭先恐後驚死執輸的建制校長們,點解咪晒嘴,學鵪鶉?是你們牆頭草態度累死香港教育。 建制學者推波 校長唯官命是從 最不熟悉歷史的最愛奢談歷史功能,他們以為熟讀中史就能令年輕人愛國,王師奶反對此說,亦都講到口水乾,唔想再講了。如果將歷史斷章取義,不披露全部真相,短暫時期可能有效,但當年輕人對歷史發生探討的興趣,自行發掘因果,他們就會知道今日的一斤成就,當年就曾付出一噸的代價。現在歷史在初中已獨立成科了,很多建制學者、校長都欣然把草頭側向一邊,且等待他年側向另一邊。 從事教育的人有太多牆頭草 從事教育的人有太多牆頭草。王師奶把牆頭草分兩類:一類是有機心的牆頭草,另一類是無腦的牆頭草。1994年左右,教育署準備引入外國盛行的融合教育,邀請一些辦學團體派員到澳洲及美加考察。融合教育原是溫馨的教育理念,但一個良好的教育理念不是每一個地方都適宜的,更不適宜平地一聲雷的拔地而起。事前要有良好的基本設備,例行師資、校舍、交通、師生比例,和其他累積的細節。可是推銷這概念的官員急於領功,而一班建制學者只曬出融合教育的崇高理念,一大堆世界學者的論文作證,而一大群建制校長(盲撐教育局長,博委任之輩)鳴鑼喝道,於是香港在萬事不備的情况下推行融合教育。 教育局官員們,你們的好大喜功累死香港教育;有機心和無腦的校長們,你們在全無師資,樓高7層的校舍(當時無電梯),無特別殘障通道,師生比例不如今日的小班教學下推出融合教育,其他細節也不提了,「盲舂舂」推香港殘障兒童於心理和學習過程於萬劫不復之地。 請摸着良心,有哪位校長敢說你學校的融合教育辦得成功?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6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