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專訪:陳守仁小學校長 跳出comfort zone 楊永明退休「更新」 習靜觀助人

校長退休 楊永明轉換角色 繼續守護陳守仁(馮凱鍵攝) 保良局陳守仁小學(下稱陳守仁)校長楊永明今年宣布提早退休,學生、家長大表不捨之餘,也令這間每年爭崩頭的直資小學帶來了「未知數」。楊永明表示退休猶如小學畢業,只是角色上轉變了,心態上依然時刻記掛母校。臨別依依,他在這裏跟大家細說退休後的計劃,也為同事和家長、學生送上真誠寄語。 楊永明指在校十多年,難忘事情有很多,其中2010年有畢業生因菲律賓人質事件失去生命,還有2016年有一年級學生因感染乙型流感逝世,令他體會到生命的脆弱和人生無常,所以後來學校也推出一連串有關加強抗逆力、努力生活、欣賞生命的學習主題。(馮凱鍵攝) 今年4月,楊永明宣布提早退休,任期至今年9月1日,令不少人感到意外。很多人都猜測他退下來的原因,所以在訪問時,他也先派下定心丸,「首先,我並不是移民。退休是早在3年前的計劃,所以這個決定並非因為社會變遷或者疫情的影響,對我來說,只是一個新的開始,對學校來說也會展開新的一章」。 才59歲的楊永明,要說退休當然是「提早」了,他坦言今時今日「退休」一詞已過時,只是他覺得在comfort zone內待得太久,想給自己一個如電腦程式般「更新」一下的機會,跳出舒適圈再接受新挑戰,更上一層樓。由於立下決定是在3年之前,當時他還計劃退休後去旅行,「初時我打算到英國修讀靜觀,覺得這可以幫到很多人。我總覺得近年很多家長都很徬徨,有時在街上碰見我,都會很緊張地查問有關入學的問題,入不到心儀學校又好像世界末日般,令我覺得大家都很焦慮。2003、2017年我先後上過靜觀訓練,覺得它應該幫到大家減輕焦慮,於是想再深入研究,只是疫情令我計劃稍有改變,但現在我正兼職修讀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的碩士課程,之後便會繼續完成餘下的一年課程,希望從中明白靜觀的源起和理念,並答允了陳守仁的家長未來或會透過相關講座、小組來幫助也們」。 2014年興建的天台有機園圃種植不同的有機蔬菜,由家長和學生合力維持與運作,但楊永明校長(中)對它愛惜有加,連打風也特別回校照顧它們,以免學生和家長心血付諸流水。(馮凱鍵攝) 楊永明不會把教師和學生局限在框框之內,他希望每個人都有機會發揮所長。例如早前學校有機園圃的家長培植員便合作出版《園來自有機》一書;有教師更以插畫和文句推出《任何一天,任何一刻,也可以是新的開始……》手帳。(馮凱鍵攝) 陳守仁最令人驕傲的地方 這位笑容可掬、溫文爾雅的校長,1984年初執教鞭,1993年便升任為校長。他曾任職保良局田家炳小學及保良局莊啟程小學,2007年來到同屬保良局的陳守仁,一做便是14年。在楊永明任校長的十多年間,陳守仁一直是最受家長追捧的直資小學之一,近年報考人數平均超過7000,是全港直資、私立小學之冠,可是每年小一學額只有約160個,大約40多人爭一個學位。學校多年來受家長一致好評,楊永明卻從來沒有把功勞歸功於他一人,「這不止是我,是全部同事一起努力的成果。你問我,這間學校最令我覺得驕傲的地方是什麼?我會說是它的『人』。有人的地方,便有互動,在這裏,無論是同事、家長甚至是學生,大家的相處和互動總是令人喜悅的,無論誰有另類的想法都可以說出來,我也會細聽,從中察覺到有一種叫人持續學習的樂趣」。 校內很多人都知道楊永明每天早上6:30回到學校,幾乎是第一個上班的教職員,他愛校情切,愛這裏的所有人、所有事,尤其記掛位於7樓天台的有機園圃。自2014年起,這個有機園圃每天24小時運作,至今已出產超過5.8噸有機農作物,全是學校家長和學生的心血。說到難忘事,楊永明指每次颱風來臨前,他們都會請負責的農夫爸爸和媽媽做好防禦工作,可是有一次遇上黑色暴雨,來不及做好準備,他在家裏坐立不安,一個人竟冒着狂風暴雨駕車回校,逐一為每個種植箱開洞疏水。「這件事其實令我聯想到為人父母的心情。作為父母或者老師,很多事情其實都是『幕後工夫』,他們為了小朋友在背後做了很多東西,而且完全不計條件。」他說這等於學生升中時,很多人會注重派位成績上,但其實小朋友在學校得到的不止於此,而且大都是看不到的,包括人與人之間的尊敬、親愛,這就是為何很多畢業生與學校關係仍然這麼友好的原因。 雖然學生上了網課一段日子,但楊永明(左)驚訝於看見學生在復課後非常喜歡上學的樣子,明白原來同學之間的相處對孩子來說是多麼重要!(馮凱鍵攝) 校長如導演、編劇 也是演員 如果問校內教師對這位校長有何感覺,他們大抵會回答:「校長給予我們很多空間。」楊永明笑言,這不代表這個校長不理會他們,而是他不想把教學變成倒模,希望每個教師、學生都有空間去發展所長,這樣對大家都有裨益。他更引用老子哲學思想說:「當你身在一個系統之內,不應干預太多,而是讓它得到平衡。」雖然是一校之首,他不用別人對他馬首是瞻,「我同意校長是一個主要的角色,但也不過是學校的其中一個角色,只是校長的角色內容比較廣,工種較闊。以拍戲作比喻,他既是導演、編劇,又是演員甚至臨記,好像什麼都與他有關」。 今年9月1日,陳守仁小學高級副校長周智銘將接任校長一職,新人事新作風,楊永明不否定學校或會有一些重要轉變,但「基本」卻始終如一。「周校長也是看着陳守仁長大的,他對學校的情懷和我一樣。加上我說過學校是一個團隊,不是一個人的事,所以未來的焦點,並不應只放在周校長身上,而是整個教師團隊上。你問我學校未來會怎樣,我也不知道,因為經過疫情,教學上已經出現了很多轉變,如以往我們也沒有想過可以這樣上網課,這樣環境下衍生的新常態,團隊都要慢慢梳理。」臨別依依,他寄語同事要不忘初心,「教書就是要為孩子想最好的,由始至終都要認真的做好當下」。 在「感恩360°」典禮時,楊永明校長提醒同學要常感恩。在感恩節期間,學生熱烈地參與很多有趣及有意義的活動,如寫一張感恩卡給同學或老師、欣賞音樂及電影、網上遊戲。學校亦設計了美麗的感恩卡、文件夾及袋,送給每一個學生。(受訪者提供) ■虛擬開放日 今年周智銘候任校長及楊永明校長會主持網上虛擬開放日啟動禮,有興趣的學生家長記得上網參加。 保良局陳守仁小學開放日 及2022/23小一入學簡介會(網上直播) 日期:6月26日(周六) 時間:下午2:00(啟動禮);下午3:00(小一入學簡介會) 網站:www.we-are-camoesians.com 文︰顏燕雯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玩創校長:教育是一場人生無限的賽局

家長生態是這樣循環的:每年6月,小一放榜後,K3家長都忙於為子女叩門,希望找一間「更好」的學校;另一邊廂,小一至小四的家長,則忙於替小朋友溫習,準備應付學期尾的考試;小五的家長比其他家長更加緊張,因為孩子迎來第一次呈分考試;小六家長就擔心子女中學派位不夠好,所以忙於整理資料夾、面試日的交通安排,務求為7月的中一放榜做好準備。 對家長來說,每處理好上述一件事情,便希望與子女吃自助餐或到酒店staycation慶祝一番,因為每個家長都渴望完結上述的教育遊戲。如果今天告訴你,「教育」基本上是一場人生無限的賽局,會否為你帶來無限的煩惱? 著名作家賽門‧西奈克(Simon Sinek)所撰寫的《無限賽局》(The Infinite Game),可以為家長帶來另一個思考角度。他提出的「有限」及「無限」,並不是「有盡頭」或「沒有盡頭」的意思。「有限賽局」,指的是有既定、已知玩家、固定規則的局面。參與這遊戲的人在事前都有共識,達成某個目的之後,賽局就結束。例如球類競賽就是有限賽局,有比分、規則,時限內分數高的球隊,便可以獲得最後的勝利。 「有限賽局」 消磨孩子學習熱忱 很多家長把教育視為「有限賽局」,把孩子教育視之為可量化的目標,如通過面試訓練,以考入名校為教育的成功;通過補充練習的操練,在考試中成績名列前茅,便完成了教育孩童的使命。我並不是反對「努力用功讀書考取功名」這個概念,但單一把教育設定成有時限的目標,孩子就像倉鼠在滾輪上不斷地奔跑,因不斷重複同樣的模式,在完成求學階段後,已經沒有學習新事物的熱忱。這又是否家長所期望的教育目標呢? 「無限賽局」 不設關卡、毋須「打大佬」 相反來說,「無限賽局」指的是有些已知、有些未知的玩家,彼此沒有明確或事先同意的規則,也沒有時間限制。玩家在賽局內可以打破慣例、決定自己如何行動。因為沒有終點線和時限,也就沒有人能「贏得」一場無限賽局。玩家的首要目標是不停地玩下去,讓賽局持續下去。就像現時孩子很流行的電腦遊戲Minecraft一樣,遊戲沒有設下關卡,沒有「打大佬」任務要玩家完成,但當玩家投入建設或探索這個遊戲世界時,他們可以創造無限的建築物,設定不同的物理觀及生態圈,讓其他遊戲玩家不斷研發下去,創造很多不可能。 如果家長把孩子一生人的教育視之為「無限賽局」,那麼「學習」便不應設下任何框架,亦不應單一量化學習目標,並相信自己的孩子就算今天在一件事情上失敗,只是明天的未成功;有時限的考試及升學,只是孩子人生學習路上的一段過程,倒應把教育孩子的心思及精神,花在孩子對尚不存在的未來抱有更具體的願景,讓他們明白到教育目的,是要為未來的人類帶來更美好的生活。我深信只要大家一起體現這樣的教育精神,無論你是一位教師或家長,都能夠把「有限」變成「無限」。 文:朱子穎(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FB.com/mrchuclassroom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

教學有辦法:跳出紙本教學 創意百寶盒 玩積木學常識

聖公會基恩小學課程發展主任黃禮灝(左一)聯同兩名常識科科主任蘇婉貞(中)和程綺雯(右)設計的「SCAMPER科學百寶盒」,用創新的教學模式,使學生學得既開心又深入。(劉焌陶攝) 教學不應限於chalk and talk,學習亦不該只靠紙本功課。有小學就把部分常識科課程,製作成短片,讓學生回家自學,之後再用管狀積木展示學習成果。教師團隊創新的教學方法,不單令學生學得開心又「上心」,通過自主學習,更可釋出課時,作更多其他方面的探索。 一年級學生可敏(右二)所設計的「迷你電影院」,以「籠中鳥」展示「視覺暫留」的科學原理。(劉焌陶攝) 「我用積木砌了一隻蟹,蟹中間插了一張紙,紙上面我畫了一隻小鳥,另一面就畫了一個鳥籠。你看,只要我不停轉動這張紙,小鳥就會住在鳥籠了。」聖公會基恩小學一年級學生可敏有條不紊地向記者解釋。小妮子所說的,其實是她在今個復活節假期,從觀看教師製作的短片中學到的「視覺暫留」科學原理,再通過動手做,把實驗結果,用管狀積木表達出來。 新型冠狀病毒雖然為學校帶來很多掣肘,但同時帶來新契機。因為疫情,聖公會基恩小學不能一如以往舉辦結合戶外考察和動手實驗的大型科學周,學校遂構思把科學周帶回家,「我們主要從幾個方向去想,第一是繼續培養學生對科學的興趣;第二是自主學習;第三是保留動手做的元素。另外,亦希望促進親子關係」。校長李文傑侃侃談到活動的4大目標。 於是,學校便伙拍商界,設計出「SCAMPER科學百寶盒」。SCAMPER(奔馳法)是一種創意思考方法,思維角度由7個英文字縮寫而成,分別是S(Substitute,替代)、C(Combine,整合)、A(Adapt,調整)、M(Modify,修改)、P(Put to other uses,其他用途)、E(Eliminate,剔除)和R(Rearrange,重組)。在這個意念的大前提下,科學百寶盒每盒都內附一套日本製的管狀積木,以及活動工作冊。 學生用管狀積木創作「我最喜歡的動物」,左是企鵝,右是小熊,像嗎?(劉焌陶攝) 按各級常識科課程設計 常識科主任程綺雯表示,科學百寶盒是配合各級常識科課程「度身設計」的,題目各有不同。一年級的「迷你電影院」,主要探討視覺暫留的原理;二年級的「快樂盪鞦韆」,讓學生學習磁石的正負兩極;三年級的「我最喜歡的動物」,是研究動物的身體特徵;四年級的「3D心意盒」,則學習使用錄音組件和電路板;至於五年級的「螺旋槳飛機」和六年級的「高速跑車」,則分別說明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以及能量轉換等概念,牽涉較多STEM的元素。 為鼓勵學生自主學習,學校預先把由教師設計的科學短片、延伸學習教材上載到校內的電子平台,讓學生掌握基本的學科知識,「這些影片很好看呀,我看了很多次」!原來不少學生都像三年級的安霖一樣,是這些教學片的忠實粉絲,「我們做了一個系統,可以收集到學生何時觀看,有否把整條短片看完,以及看了多少次等數據。結果顯示,超過九成學生都完整地看過短片一次,有兩成學生更是重複觀看,甚至有一個學生看了10次」!課程發展主任黃禮灝說。 李文傑(劉焌陶攝) 家人合力同砌積木 至於功課則分兩部分,除了工作冊需要簡單書寫外,另一部分只需要運用積木砌出來。同樣是三年級的芷悅,興奮地向記者展示她的功課,「我上網找過資料,覺得北極熊最可愛,所以把牠砌出來」。她更大方透露,其「北極熊」是集合一家人的力量砌出來的,「爸爸、弟弟也很喜歡『北極熊』,他們亦愛玩積木,於是我們一起合作做」。這個正是校長李文傑當初的期望,「父母不再是督促子女背默書、溫考試,而是跟他們一起動手做、砌模型,我相信雙方都會感到開心」。 另一名常識科科主任蘇婉貞,對於科學百寶盒成功帶動學生高動機、高參與學習,表示欣慰,「以往常識科課堂,當老師要教動物特徵時,可能需要找來大量圖片輔助。但今次不用,透過影片、通過學生自己找資料,他們消化了,然後把捕捉到的特徵用積木表達出來。我覺得學生比以前學得更深入,老師亦不用再花時間在課堂講解一遍」。她補充,學校亦鼓勵學生拍片向其他同學分享作品的創作經過,藉此訓練說話能力。 活動工作冊只要求學生作簡單書寫。(劉焌陶攝) 文︰沈雅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德國疫苗接種步伐慢

大家好!夏日炎炎,抗疫仍未能放鬆,記得多補充水分。再跟大家閒話家常一下,不知道大家何時會讓孩子單獨睡?不諱言,華德媽以前就是一個特別黏媽的寶寶,打搞雙親4年多才被狠狠地「掃地出廳」。那晚的場景到了今時今日還歷歷在目,幸好當年哥哥安慰了一整晚,不過神奇地自從那時開始我便能自己入睡了。 德國寶寶出生起已自己睡 在德國,小寶寶由出生起就自己睡,他們有自己的房間,不得不說,德國文化培養獨立自主的能力相當到位,我都被這社會壓力逼着放手了, 看着哭鬧的寶貝我當然下意識想抱,不如又抱着入睡吧?但華德爸用事實證明孩子能睡好,他說完晚安後就離開房間讓孩子自行入睡,我便開始反省,然後調節自己的黏性,及早放手,對我、對孩子都是成長的重要一課。 疫情反覆 不想送孩子回校 然而,我的「放手」只限於讓他們自行入睡,暫時我還是不想送他們回幼稚園,但考慮到哥哥8月就升小學了,我的心情真的很忐忑,因為德國的新增感染人數反覆,而疫苗接種率更是發達國家之中的低效率。綜觀世界各地的疫苗接種率,以色列已超過五成人口接種疫苗,在發生最新以巴衝突之前,德國新聞報道都在講述當地已恢復尋常消費、餐飲、娛樂活動等,羡煞各國。及至英美兩國也位列前茅,為世界示範疫苗接種的信心和威力。德國的接種率到5月底為止只到人口的百分之十五,真的被比下去了。 不過,德國也會不斷學習他國有效的方針,比如不再輕言封城,就算新增數字超標,也按地方情况而有不同措施,盡量令經濟恢復運作。上年的官方資料顯示,華德爸媽這類非緊急人士,大約2021年12月前可以分配到疫苗,到了今天,德國總理發話希望6月時讓所有人能自行向所屬地區衛生部門申請,當然不代表大眾能即時全面接種,但起碼不會因年齡和工種而限制接種的速度。這樣的變通,也是國人樂見的! 「香港人是幸福的」 我曾經問過在香港的朋友會否接種疫苗,他們大多審慎,如非必要都不想多捱一針。我只能說,香港人是幸福的,由疫情開始至今,香港全民皆兵,自動自覺防疫,讓大家覺得打不打疫苗都不大影響。而德國,每天仍有近百人因感染而過世,歐洲的目標是在暑假前達到七成人口免疫,眼看餘下日子不多,歐洲的戰場仍然是場硬仗。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善意溝通接納離別(上)

4年前,我與Edwin第一次運用「感受需要卡」並以「善意溝通」方式聊天。(作者提供) 近月不少香港家庭選擇移民。無論是留下,還是選擇離開的人,皆有不同的感受和需要。成年人尚且會farewell,吃頓飯,好好講bye bye,一起面對離別的不捨。但換上孩子,不管是要移民的當事人,抑或有朋友、同學要離開,家長又可如何幫助他們經歷其中,從而認識、接納箇中的感受呢?我將會與各位分享自身經歷,希望拋磚引玉,探討家長在這時代的洪流下,怎樣以陪伴、同理心跟子女同行,促進更良好的親子關係和溝通。 我的親戚Edwin就讀高小,上月舉家移民英國。幾個月前他曾告訴我,某一個不太熟稔的同學有一天突然不再上學,老師沒有任何解釋,這個同學就好像「人間蒸發」般。Edwin和其他朋友都感到很錯愕,即使後來得知該同學舉家移民了,但由始至終,沒有人作任何解釋,一句bye bye都沒有說,令大家都感到怪怪的。我亦聽到另一名家長和我分享,她的女兒得悉好友移民時,哭得很厲害。於是我在想,孩子面對離別的感受,有沒有安全的時間、空間,讓他們好好抒發情感呢? 所以,當我得悉Edwin也要移民時,便決定在他離別前以「善意溝通」方式和他聊天,讓他好好察覺,表達感受和需要。 我邀請 Edwin與我就着移民的話題好好談一談。我們在梳化坐下,然後拿出「感受需要卡」,按「善意溝通」的方式和他聊天(他是令我學習「善意溝通」的其中一個原動力,也是我在幾年前首個使用「感受需要卡」聊天的孩子,自此他便經常使用,所以十分熟悉過程)。我們首先揀感受卡:我揀了「擔心」、「好奇」;他揀了「傷心」、「擔心」、「好奇」和白卡(供自由發揮)。 分享、消化感受 好好講bye bye 我首先分享自己的感受:「我感到擔心,因為你們在外國努力適應當地生活之時,或許會忘記要好好溝通,了解彼此的感受需要。我亦好奇,外國的生活是怎樣的?」然後向他說:「我見到你揀了傷心、擔心、好奇和白卡,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有這些感受嗎?」Edwin回答︰「我不捨我的好朋友,還有你們,所以感到傷心;而且我擔心去到外地生活會不習慣。但我也好奇外國讀書是怎樣的。」他說着說着,便流下了眼淚。 我沉默地陪着Edwin,讓他有安全的空間消化這些感受。然後,我邀請他和我一起揀彼此的需要卡,再與他分享「哀悼」這些需要。當我們察覺到我們有些需要(如友誼)未能滿足時,可哀悼,即擁抱自己的哀傷,想哭就哭,而不是避開、壓抑或自我評論。Edwin的眼淚,就是擁抱了自己的哀傷而自然流出來的。最後,我邀請他好好和朋友講bye bye,察覺和接納彼此的感受和需要。 各位家長,如果你的家庭即將移民,或者你的子女有朋友移民,請嘗試以「善意溝通」認識和接納當中的離別不捨吧!下一篇文章,我將分享我如何幫助孩子認識其他家庭成員面對離別的感受和需要。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成長思維與教育的未來

對未來,我們會有不同的想像,有樂觀展望的一面,但將來的不確定,也會叫人審慎保守。2019年開始的全球疫情,帶來生活各方面的新常態,卻沒有減慢工業社會4.0(又稱為第四代工業革命)的發展。所謂工業社會4.0就是相對於前代工業革命的機械化(1.0)、電氣化(2.0)和資訊化(3.0),而第四代的智能化,則以人工智能、雲端計算、機器人技術、3D立體印刷之應用為主導。 於1913年創建現代工業流水生產線的福特汽車公司,近月公布人工智能提升了生產效率近百分之十五。早前國際管理顧問公司McKinsey也發表報告,指出八成五受訪企業因疫情而加速了工作電子化。可見在後疫情的時代,全球會進一步智能化,到底教育界、家長和學生準備好了嗎? 樂於學習 應付巨變 世界經濟論壇分析在2018至2022年期間,約四成二的工種已改變了所需的主要技能,就業技能的供需差距將進一步擴大。因此樂於學習的心態,將是應付巨變的關鍵。 我們怎能樂於學習呢?英國教育學家Sir Ken Robinson提出學習其實是世上自然不過的過程。人類是具創意、喜歡協作的群體。美國史丹福大學心理學教授Carol Dweck也發現人類大腦本有無窮的可塑性,人類是最會學習和利用工具的生物。她提倡成長思維(growth mindset)的理論,當一個人從固化思維(fixed mindset)改變過來,她/他的行為和習慣亦隨之改變,發揮無限的想像和潛能,讓成長伴隨人生。 成長思維不是與生俱來的,教師和家長的參與尤為重要。教師和家長不應以孩子在成績單上的數字來定義年輕人的價值,忽略了改變的可能。舉個例子,假如籃球員在球賽有不同表現,教練不要只着眼於其入球得分,而是嘉許持之以恆的努力和挑戰,讓學生親身體驗運動的樂趣不在於賽果,而是持續發現自我成長的方向和可能性,從反思學習中產生成就感。 智能化社會創新教育 既然要幫助年輕人樂於學習,我們的學校又有否建立開放的組織文化,促進團隊的創新學習呢?教師和家長又是否擁有成長思維?現時全球的主流教育系統源自於18世紀的第一代工業革命,革命帶來當時世代的新常態。如今世界走進新階段的智能化,年輕人的事業觀和幸福觀與上一代截然不同,教育政策亦應變革,重新想像未來導向的教育,創建樂於學習的社會文化。 文:鄧希恒(香港教育大學領導創新型學習組織文學碩士(LILO)課程主任) 張立健(南洋理工大學社會學部博士生)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

善養救未來:把善養意識注入課堂

「老師,我跟住要點做?」、「老師,係咪咁呀!」、「老師,我做唔到呀!」在專題研習周課堂,教師忙得不可開交,照顧完這一組,轉個頭又要走到另一組。讓學生主動發現、探索,透過同儕間溝通和協作來解決問題,本應是做專題研習的美好原意。但現實是,孩子到了高小仍未懂得怎樣自行分組、協商、討論、解難並達成共識。自主學習的空間雖然釋放了,主導的卻仍然是教師。 培育「帶得走的能力與態度」 自主學習不是變魔法,而是來自一點一滴的累積。知識更新周期愈來愈短,今天所學的知識,轉眼便過時。培育孩子「帶得走的能力與態度」以面對真實世界的挑戰,成為世界各地教育改革的頭等目標。香港教育雖以考試主導,但隨着5、6年前,學童輕生事件不斷,社會開始為香港教育尋找出路。面對沉重的課業壓力,首要為學童釋放空間,重燃學習的動力。 多元體驗學習 讓孩子全人發展 在2016年,我們伙拍基督教聖約教會堅樂第二小學,開展賽馬會「感.創.做」大本營,改革上課時間表,於下午課時引入「Learning by Doing」(簡稱LBD)課堂,透過多元化的體驗式學習,讓孩子在學術以外得到全人的發展。教師亦邊學邊做,嘗試把學習還給孩子。幾年之間,愈來愈多學校將下午課變成「開心時段」,這無疑是關顧孩子身心需要的一大突破。 下午變得開心愉快,但上午仍要追趕課業,依然是傳統的學與教模式。我們不禁要問:「學科學習也可以變得快樂而又有意義嗎?」於是,我們大膽地跨進多一步。自2019年起,將以孩子為中心的課程設計、教學法及評估貫穿初小(小一至小三)的常識科課程。走進學科,以常識科為起點,重整課程的內容與鋪排,讓學習回歸孩子的需要和興趣。唯有尊重孩子的信念植根於學科的日常教學,學習文化才得以真正改變。 當變革觸碰到核心,迎來的便是更大的考驗。「如何撥出更多課時?」、「面對教學角色的轉變,老師準備好了嗎?」、「不用教科書,如何教?會否教少了知識?」、「課程設計如何做到以孩子為中心?」、「不測考,怎樣評估孩子的表現?」、「家長是否支持?如何向家長解釋?」這一連串的問題都在考驗校長與教師的勇氣。 慶幸的是,走到今天,已有10多間學校與我們攜手開創這充滿荊棘,但滿懷希望的旅途。教師們在教學現場默默地努力,發掘學與教的無限可能。有教師分享,經歷了2年LBD學習的孩子,比過往同齡的孩子更有同理心,更願意表達,更積極學習,是她在學校任教10多年以來從未見過的。亦有教師被孩子的成長所感動,自己也重新反思教學信念,自發地在中英數課堂也嘗試LBD,聆聽多了孩子的聲音,欣賞孩子,更信任孩子做得到。 「教育大同」團隊如何陪伴學校走過這條「感.創.做」之路?教師和校長又有什麼深刻的體會?未來數月,我們會透過這專欄與諸位分享,一同思索香港教育的未來可以怎麼走。 文:程頌琪(教育大同×賽馬會「感.創.做」大本營 助理項目經理) 作者簡介﹕教育大同是由家長發起的慈善機構,自2014年成立以來,一直推動家長及教師透過反思教育的意義,從尊重孩子的不同需要出發,革新在家、在校、在社區的教育/教養模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網樂天地:成也壓力 敗也壓力

疫情漸趨穩定,各項網球賽事亦陸續恢復,在過去一段停賽的日子,仍不停鍛煉體能的小球員,今天終於可以最佳狀態再上陣,但沒想到未雨綢繆的準備工夫,原來也為小朋友帶來千斤重擔。 一個9歲的女小球員剛輸了首輪賽事,一臉懊惱地步出球場,眼見身邊的朋友自開賽以來都各自打開勝利之門,自己卻一直沉於谷底,縱使在疫情期間,她也有艱苦鍛煉體能,然而付出的努力與汗水,卻好像得不到回報,換來的,就只有失望與沮喪。 賽事被列為1號種子的她,賽前備受注目,可惜賽果未如理想,賽後她坦言是因為感到有壓力。這也是大人的錯,基於榮耀和感到有優勢的心態,家長與教練在賽前經常提醒她1號種子的身分。理論上,種子球手可在賽事的早段避開所有排名較高的選手,直至晉級到較後階段,才會遇上實力強橫的對手,這確實是優勢。不過,對於一個9歲的小女孩卻不是這樣想,1號種子的身分對她來說只有壓力,沒有實質的優勢或為她增添額外的自信,她反而擔心如果臨場表現不佳,會顏面掃地。 小女孩在沒有壓力下以玩的心態比賽,終於取得好成績。(作者提供) 摒棄賽前計算 「玩」出勝券 賽後教練和家長檢討後,知道之前的做法不對,於是決定痛定思痛重新出發,並還原基本步,找回初心。當初小妹妹是因為貪「玩」所以接觸網球,是「玩」令她認真,「玩」令她有進步,以致可在球場有所發揮並取得勝利。由於賽事設有遺材賽(即第一場落敗的球手可跌落下線繼續比賽),我們遂以「玩」的策略去應對,讓她抱着去「玩」的心態應付遺材賽。 所謂「玩」的方案,是不作太多的賽事分析、陳述或計劃,不說對手是誰,也不說排名,「玩」得好她自然過關。小妹妹果然如釋重負,在球場揮灑自如,攻守兼備,更打出前所未有的氣勢,即使遺材賽第二三圈都面對實力頑強的對手,她都一一過關斬將,最後還奪得冠軍。 雖然只是遺材賽的冠軍,但可算是小小的鼓勵,令她重拾自信,不單把平日練習的策略應用出來,也戰勝了臨場壓力,這些意外的收穫,更勝小小的獎牌。今次「封口」行動之所以大收成效,是因為減輕了小朋友不必要的壓力,讓她可專心打好比賽。也許比賽本身就是一種遊戲,以「玩」的心態投入其中,摒棄無謂的比較和計算,「玩」好每一分,反而可「玩」出勝券,豈不是一舉兩得嗎? 文:謝昫光 作者簡介﹕專業網球評述員,香港網球總會教練導師,資深網球教練。着重網球員的身心發展,相信透過小型網球比賽訓練,能提升小童的手眼協調、情緒管理及獨立思考能力。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爸爸陪伴的4件事

每年5、6月,都是筆者最忙碌的日子,因為母親節、父親節的緣故,所以經常接受學校、教會和研討會的邀請,鼓勵新一代的爸爸、媽媽要加油。今年亦不例外,父親節當日,我應邀去了馬鞍山一間教會,分享新一代爸爸面對的新處境、新挑戰。平日講學和分享,是我非常喜歡的工作,可是,今年的父親節心情特別沉重。 孩子心聲 渴望爸爸相伴 「爸爸,雖然你身處於外地加上新冠肺炎的影響,我們已經一年幾沒見了,你過得如何呢?」 「爸爸我想跟你說:『你在天國住得習慣嗎!有沒有想念我呢?』你知不知道我今年已經13歲啦!」 「爸爸,你好像從來都沒有向他人傾訴過,我對你的了解很少,你也甚少提及自己的事情。」 「爸爸,你平常工作忙。但是你回到家,我都想把我一直沒說的心裏話一一向你傾訴,可惜機會很少。」 「很快就到父親節了,你離開我們很多年了,我們很掛念你。我和弟弟一起很開心地生活,你不用擔心。時間彷彿過得很快,不知道你現在生活如何?不知道你會不會做運動或聽音樂?」 這些都是我在今個父親節的1分鐘演說比賽中,聽到的孩子心聲。參加者都只是10多歲的年輕人,但從他們口中,我感受到孩子對父親的思念和感情。與此同時,他們亦很成熟,明瞭爸爸的難處,體諒生活逼人,導致一家人被迫分離。我的兒女和他們的年齡相若,細聽時,心情特別沉重,就好像是自己的兒女向我道出心聲一樣。誰說青春期的孩子眼中只有朋友,沒有父母?從這近100個青年人的心聲,我肯定了處於青春期的子女,和任何成長階段的小朋友一樣,同樣需要爸爸的指引、關懷。他們的內心,仍然很渴望有爸爸相伴。 父愛,只能靠你自己給予 但對今時今日新一代的爸爸來說,能夠付出時間,與子女建立深厚的關係,的確不容易。以下4項,是我在教養上的一些心路歷程,與各位爸爸分享,彼此鼓勵︰ 1. 想跟子女建立感情,爸爸必須投放大量時間相伴才能成就。陪伴對於子女來說很重要。 2. 要為孩子創造珍貴的父子/父女快樂回憶,例如一起踏單車、行山、遊戲或看電影。快樂回憶,是需要爸爸刻意安排的。 3. 要定期抽時間與每個子女單獨相處,讓他感到「擁有」父愛的一刻。父愛,只能靠你自己給予,不能假手於人。即使金錢和禮物亦無法代替。 4. 媽媽與子女關係親密,並不能「自動轉帳」這些關係給你。父子/父女關係要你親手經營。 各位父母,子女首12年成長的時間非常寶貴,爸爸值得付上成本代價去爭取更多相伴的時光。孩子的成長歷程是不會等你的,錯過了,便不能回頭。加油! 文:溫南聲(維護家庭基金總幹事、好爸爸中心註冊社工)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

讀樂樂:「怕浪費奶奶」教善待大自然

《怕浪費奶奶的河川散步》作者、繪者:真珠真理子。譯者︰詹慕如。出版社:親子天下。(網上圖片) 認識「怕浪費奶奶」系列,是從去年日本推出的一系列網上動畫,該系列的動畫以日本作家真珠真理子的經典繪本——《怕浪費奶奶》、《怕浪費奶奶的生活寶典》、《怕浪費奶奶開動了》、《怕浪費奶奶的河川散步》作為藍本製作而成。故事以環保為主題,由「怕浪費奶奶」在日常生活中引導小朋友要愛護環境,懂得珍惜,進而學會感恩和珍惜。 有關動畫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當孩子出現浪費行為時,例如吃剩飯菜、浪費食水、隨意丟棄物件等,頭上繫着髮髻、插着丸子髮簪、架上眼鏡、扶着拐杖的「怕浪費奶奶」便會隨即現身,威嚴十足地大喝一聲「Mottainai」,並教導小孩正確的價值觀,物盡其用的方法。 「Mottainai」是什麼意思呢?根據作者真珠真理子在接受報章訪問時憶述,自己小時候吃剩飯菜,長輩便會向她說「Mottainai」,其大意是對浪費行為表示失望、可惜的一聲慨嘆。這引發作者塑造了「怕浪費奶奶」的人物形象。看了「怕浪費奶奶」動畫後,曾嘗試找有關繪本的中文譯本來仔細閱讀,但原來這套書已出版了近20年,當時很多書店都說早已「斷市」。不過,十分巧合地,最近台灣出版社親子天下重新翻印了「怕浪費奶奶」系列,使小讀者們有機會一睹「怕浪費奶奶」的風采。 河川之旅 合眾人之力改變環境 由於「怕浪費奶奶」系列內容豐富,這次我僅以其中一書——《怕浪費奶奶的河川散步》拋磚引玉。書中,「怕浪費奶奶」帶讀者走了一趟河川旅行,由河川的源頭作為起點,跟隨小水滴由高高的山上,逐漸形成小水窪、小溪流,然後穿過山谷,經過無數小石頭,跌入瀑布。沿途有很多生物都仰賴着小水滴而得以生存。眾多小溪匯集在一起形成河流,河水流進森林,滋潤了大地,養活了各種植物。 可是,小水滴往低處流,便遇到排山倒海的城市垃圾,小水滴的顏色由白變灰,由笑臉盈盈變得愁眉苦臉,在垃圾載浮載沉的海洋中,螃蟹在哭泣,海豚、烏龜也在哭泣。孩子們跟着「怕浪費奶奶」一起執垃圾,單靠一人之力很難改變根深柢固的問題,但結合眾人之力情况便不可同日而語了。 河川孕育着大大小小不同的生命,是真正人類命運的共同體,其顏色是白是黑,關係到整個生態系統,甚至人類的長遠福祉。「擱淺的鯨魚肚內藏有數十公斤垃圾」、「海龜鼻上插着膠吸管」等新聞經常出現,叫人不勝唏噓,在物慾橫流的世界,「怕浪費奶奶」不厭其煩地給了我們「溫馨提示」。我們都應用虔敬、友善、尊重的心對待周遭的事物,共同身體力行,營造一個更美好的將來和大自然環境。 文︰Carol Ma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