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School.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遊戲跟課程掛鈎 不是「玩完就算」

Happy School.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遊戲跟課程掛鈎  不是「玩完就算」
Happy School學生讀得又玩得

為怕子女受功課、測考的摧殘,近年本地Happy School不乏支持者,但香港家長向來現實,「既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不想小朋友讀得辛苦,又希望升中派位成績理想,魚與熊掌可以兼得嗎?三間城中公認的Happy School——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浸信會天虹小學、佛教中華康山學校,在剛過去的升中派位是否交到功課?畢業生能否如願以償,升讀自己心儀的中學?

文︰顏燕雯、沈雅詩、李樂嘉      攝︰蘇智鑫

走進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大小朋友都不願離開,三名應屆畢業生吳偉鋒、黃文浩及賴婥瑩都有同樣的感覺。雖然他們都已被派往首志願中學,但回到小學仍然感到依依不捨,更為了「升中後仍然能透過這麼多有趣的活動來學習嗎?」這問題而擔心,只因學校實在有太多「好玩」的事物令人留戀。

Happy School.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遊戲跟課程掛鈎  不是「玩完就算」STEM Lab內有馮校長(右二)30年的珍藏「手指足球」,他口中的學生是讀得又玩得,似乎他自己也是一樣呢!

85%學生獲派第一志願中學

校長馮立榮本身熱愛桌遊,又致力推動STEM課程,近幾年學校先後增設虛擬實境學習室、桌遊室、電影院、電子飛鏢室,以及把電腦室改成STEM Lab,積極推行各種活動教學。別以為花多眼亂的活動會令學生疏於學習,今年學校便有85%六年級學生獲派第一志願中學,成績令人滿意。

將於暑假後升讀順利天主教中學的吳偉鋒是飛鏢隊的校隊成員,以前每逢小息都會練習電子飛鏢,這有助他放鬆心情迎接升中試,最後他亦順利獲派首志願。「其實五年級開始感到有點壓力,但學校有很多活動,讓我們自由參與,平日功課也只是花半至一小時完成,其他時間可以自由分配,用來溫習或者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

Happy School.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遊戲跟課程掛鈎  不是「玩完就算」校長馮立榮(右二)不希望學生玩完只得「開心」的感覺,而是能在當中學到知識,所以設計課程時,他要求設計的遊戲要和學習有關連。

Happy School.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遊戲跟課程掛鈎  不是「玩完就算」學生觀看VR虛擬實境後,再描寫景物。學校每項活動都有相關教案,學生要完成作業或工作紙,並不是玩完便算。

桌遊學中國文化 飛鏢學STEM

該校午飯後的時間為多元智能課,目的是加強學生學習動機。除了各種特別學習項目,也有拔尖保底及課外活動。看上去,在這裏上學似乎很輕鬆,也有不少人視此校為Happy School,然而馮立榮認為,不少人仍對Happy School有誤解。「曾經有家長問我,為何孩子讀Happy School仍要做功課?我說功課是一定要做的!」

他常常強調,儘管遊戲設計很有趣,但一定要跟課程掛鈎,而不是「玩完就算」,「例如STEM課程中的電子飛鏢,學生要從認識電子鏢靶的零件和結構開始,繼而動手組裝;遊戲也是用扣分制,學生要擲中目標,就得認識什麼是拋物線,也要計算怎樣才會贏。至於桌遊,無論中、英、數、常識科都可利用棋類作為學習媒介,如透過《薪火相傳‧饒宗頤國學文化之旅》桌上遊戲學習中國文化」。

Happy School.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遊戲跟課程掛鈎  不是「玩完就算」玩飛鏢過程中,學校教學團隊發現學生不但學到力學、計分等技巧,還能培養專注力、耐性及自省能力。

對專注力不足者效果佳

馮立榮認為,遊戲學習可以把別人眼中枯燥的知識變得有趣,在專注力不足的學生身上,效果更為明顯,「我們已把學習的氛圍都設置在遊戲之中,你看他們入到桌遊室已經很忙,因為他們已專注地去玩,哪有時間被別的東西吸引開去?而對一般或者是尖子學生來說,這氛圍亦會令他們提高興趣,對知識再作進一步深入研究」。所以他很自豪的說,他們的學生正是「讀得又玩得」。

Happy School.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遊戲跟課程掛鈎  不是「玩完就算」去年學校啟用模仿電影放映室的電影院「光影流聲教室」,以看電影的方式作跨學科教學,並先於中文科實行,例如先看小說《巧克力冒險工廠》,再於「光影流聲教室」欣賞電影《朱古力掌門人》,從而分析討論電影內容、人物性格。馮立榮指這是近似「比較文學」的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