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不配合 家庭欠配套 德信「跳船」棄普教中

早前網絡爆出有幼稚園只准學生說普通話,並鼓吹學童互相舉報犯禁說廣東話的同學,事件惹來網民熱烈討論。普通話在香港的地位不斷提升,是不爭的事實,課程發展議會亦早在1999年提出以「用普通話教中文」(普教中)為遠程目標,而相關資助計劃亦在2008年出籠。事隔10年,這個「遠程目標」進展如何?實行普教中的學校,學生語文能力有明顯改善嗎?有學校選擇走回頭路,「跳船」棄普教中,原因何在?

文:沈雅詩、李樂嘉、顏燕雯    圖:楊柏賢、劉焌陶、資料圖片    小模特兒:Yoyo Fan、Benson Lam

場地提供:Fodio

德信學校這10年來,一直努力在普教中的路上摸索方向,亦試過用不同模式推行,惟校長郭超群終於宣布,在下學年起,德信將放棄普教中,全校統一使用廣教中。他強調,這個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而且取得大比數中文科教師、家長和學生的共識。「辦教育應該以學生的學習能力為依歸,而不是受社會大氣候影響,既然發現普教中引伸出這麼多問題,那不如及早走回正軌,轉回廣教中。」

10年前,政府力推普教中,強調有助提升學生的中文和普通話能力,學校紛紛試行,在如此社會氛圍下,德信也坐上這條船。「最先我們只在五六年級行普教中,但不久便發現,高小的課程很緊迫,用普通話授課,難免阻礙教學進度,於是,我們更改安排,五六年級轉回廣東話上課,一至四年級才用普教中。」

檢視普教中﹕課程不配合 家庭欠配套  德信「跳船」棄普教中德信目前雖然仍行普教中,但有些課堂活動會轉用廣東話,始終學生的母語是粵語,採用廣東話會更傳神。

檢視普教中﹕課程不配合 家庭欠配套  德信「跳船」棄普教中由於普通話非本港學童的母語,教師用普教中,便不能說得太快、太複雜。

當日德信推行普教中,碰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教師人手編排。「有些資深又優秀的中文科教師,礙於沒有普通話的語文能力,因此,我只能安排他們任教五六年級,至於一至四年級,他們就幫不上了,這導致人手編配較緊張。」郭超群說。

很多課文也是出自香港作者手筆,寫作的原意,是用粵語來表達,但老師硬要用普通話授課,念出來是有些牽強、不自然的,遇上唐、宋詩詞,就更加沒有粵語那種押韻的味道。

不過,即使通過了國家語委普通話水平測試或教師語文能力評核(基準試)的教師,亦不代表他們用普通話施教沒有困難,「其實很多課文也是出自香港作者手筆,寫作的原意,是用粵語來表達,但老師硬要用普通話授課,念出來是有些牽強、不自然的,遇上唐、宋詩詞,就更加沒有粵語那種押韻的味道。另外,由於普通話始終非學生的母語,教師往往要花更長的教學時間,而且不能說得太複雜、太艱深,因為學生會掌握不到」。

檢視普教中﹕課程不配合 家庭欠配套  德信「跳船」棄普教中小學很多課文也是香港作者用粵語寫作的,未必適合用普通話朗讀。

檢視普教中﹕課程不配合 家庭欠配套  德信「跳船」棄普教中德信校長郭超群批評政府的普教中政策是「掛羊頭賣狗肉」,政治姿態多於實際效用。

教的困難,學的亦不見得因為普教中而成績突飛猛進,「最明顯是默書,課堂上用普通話默,但回家家長替小朋友溫習大多用廣東話,都有出亂子的情况」。

總結政府的普教中政策,他以「掛羊頭賣狗肉」來形容。

既然大家也痛苦,郭超群最終決定懸崖勒馬。總結政府的普教中政策,他以「掛羊頭賣狗肉」來形容。「政府根本沒有任何措施來協助學校,只一味說普教中是好的,學校為吸引收生,加上受社會壓力、社會氣氛影響,於是便一窩蜂轉行普教中,卻沒有想過學生欠缺家庭配套,亦沒有穩固的普通話基礎,加上課程的不配合,所以整件事也是掛羊頭賣狗肉,多於實際效用。」

檢視普教中﹕課程不配合 家庭欠配套  德信「跳船」棄普教中為了配合普教中,校本工作紙會經常出現一些北方詞彙,例如三明治、奶酪、黃油等,跟粵語說法有很大的出入。

 

「用普通話教中文」的遠程目標,早在1999年已出現,當時,由政府委任的課程發展議會建議,在中文科裏加入普通話元素。經多年討論後,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於2008/09學年推出「協助香港中、小學推行『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計劃」,普教中資助計劃正式出籠,每期有40間中小學得到支援,在校試行普教中。

在政府推動下,不少小學都試行普教中,根據語常會做的普教中概况調查,有開設普教中班別的中小學比率,由2008/09學年的55.5%,急速上升至2012/13 學年的70.4%;惟及後增長顯著放緩,2015/16學年有71.7%中小學開設普教中班級。

不過,資助計劃在2013/14學年已正式結束,是否代表政府不再大推普教中?又會否調整這遠程目標呢?本刊曾就此向教育局查詢,該局未有正面回應,只表示所有中文課程都應以提升語文能力為目標,學校可因應校情,包括師資、學生水平、校園語境、課程安排、教學支援及家長期望等因素,自行決定是否實行普教中。

對於有學校轉回廣教中,教育局發言人亦沒透露是否了解原因,以及學校實行普教中的困難,只表示在實施普教中時,學校如有需要,教育局會提供協助及相關培訓。局方又認為,根據「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2016」,沒有證據顯示廣教中比普教中更能提升中文閱讀能力,故教學語言及讀寫能力並無明顯關連。

相關報道:

學者之言﹕「我手寫我口」 靠閱讀培養

藍循、聖三一堂﹕普教中 提升普通話溝通能力

普教中家長心聲:多一種語境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