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活躍症兒子畫畫叻 媽媽勉勵同路人:你不放棄才可以看見他們的未來

我好明白外婆,尤其華人社會對SEN特殊教育需要)兒童不了解。天樂媽媽對外婆殺孫悲劇特別感觸。6歲的天樂,在2年前被確診患有過度活躍症ADHD),並患有讀寫障礙和言語障礙。天樂媽媽憶述囝囝確診前,已經是個好動的小朋友。起初以為囝囝只是坊間所說的Trouble TwoTerrible Three,一般小朋友都是這樣。直至我發現他很喜歡排玩具車,一架排一架,可以排上一整天。我突然發現,咦!這不就是自閉症的症狀?後來醫生證實囝囝患有ADHD,這類患者很固執、坐不定、不能專心、無耐性,記憶力短暫等等。天樂媽媽為囝囝領了傷殘證,從此與丈夫展開了面對兒子病情的歲月。

說到固執,天樂只會相信自己認定的事情。例如他自己叫天樂,老師教導他的英文名字是Tin Lok,他打死都不願意相信。有一次,爸爸和天樂搭港鐵上學,天樂先霸了一個座位,想和爸爸同坐,但旁邊的座位被另一位小朋友佔據了。天樂立即大發雷霆,跑到車廂與車廂之間的卡位,大叫又亂跳,這些行為引來所有乘客注目。此時,爸爸如何是好?

爸爸跟天樂說,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現在我們立即下車,因為你不可以騷擾其他乘客,這樣沒有禮貌。但是你選擇現在下車,上學就會遲到;二是你選擇到達目的地後,再發脾氣。聽完爸爸的分析,天樂選擇後者,因為他不想上學遲到。後來,爸爸和天樂坐下來,天樂說:「我常識堂學了新的生字,想拿書本告訴你,如果你站着,我就不可以和你分享。」

爸爸恍然大悟,原來天樂不是想霸著座位,而是想把新學的知識告訴自己。

天樂有言語障礙,不懂表達自己的情緒。媽媽用這個情緒表作為輔助,鼓勵他分享自己的感受。

天樂媽媽說,SEN兒童病情不發作的時候,是很乖的孩子。可是一旦情緒失控,他們就會成為別人眼中的百厭星。「他們就是無辦法控制自己,試想想,你是女性的話,月事或者更年期的時候,你會很暴躁,身邊人怕了你,甚至你也會討厭這樣的自己。」SEN兒童就是如此,自己也無法解釋為什麼出現無理的行為。

照顧SEN小朋友是一門很專業的學問,天樂媽媽因此很明白外婆湊孫兒的辛酸,「不是所有家庭都有足夠經濟能力請傭人照顧,把重擔放在婆婆這位照顧者身上,她是很吃力的」。天樂媽媽補充,她自己也有一份工作,再加上照顧兒子,要看很多研究,有時候也力不從心。婆婆就算與鄰居訴過苦,但這些人沒有照顧ADHD小朋友的經驗,是不會明白自己的擔子有多重。

班主任曾對她說:你做好媽媽的角色,我們學校會幫你教好天樂。

她以同路人身份勉勵相同際遇的家長:「請你們不要放棄,小朋友今天情況或許很糟糕,但誰保證他們的未來也一樣如此?」很多名人都患有SEN,例如森美愛因斯坦迪生等等,若當初家長選擇放棄,我們就無法看見今天發光發亮的他們。其實SEN的孩子在某方面特別有天份,以天樂為例,讀書成績雖然有待改善,但唯獨畫畫和音樂表現十分優秀。固執是他的缺點,但同時是優點。他決定要畫畫的時候,就決心要做好這件事。天樂媽媽特別感謝學校的體諒,班主任曾對她說:你做好媽媽的角色,我們學校會幫你教好天樂。聽到這樣的鼓勵,她相當感激。一路走來,天樂媽媽有着信仰支撐,和丈夫互相分擔壓力,又得到學校的諒解,令她感恩身邊一直有小天使的幫忙。

天樂2017年的得獎作品

2017年活現真我繪畫比賽(亞太區二等獎)

升上小一後,天樂的功課壓力隨之而來,媽媽安排了囝囝看精神科醫生,但公立醫院排期也要到明年12月。這段期間,他會錯失幾多治療的黃金時間?媽媽無奈地問。在香港,求助無門,更易令照顧者感到沮喪。她呼籲政府對SEN學童再放多些資源和援助,很多小朋友都確診不同程度的SEN,數字相當誇張,可見這個社會問題不只是小部份人的事,而是眾人的事了。

我反而感謝囝囝,多謝他令我勇敢地不斷學習

天樂媽媽第一次上電台做DJ和見記者,分享母子的故事。

因著天樂的故事,天樂媽媽時不時要面對傳媒,分享母子的經歷,我反而感謝囝囝,多謝他令我勇敢地不斷學習,擴闊眼界,見識好多人和事!對於天樂的未來,媽媽只求他做一個正直、善良、有禮貌的小朋友,就是她最大心願,其他讀書好不好、以後賺幾多錢,都不重要。

天樂媽媽覺得聖雅各福群會對SEN兒童的支援活動很有用,她鼓勵有需要的家長可以一同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