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話題王】私院「回流」公院 主診醫生一個小動作贏父母心

今次想分享一個嬰兒看醫生的小故事。丙丙出生後,證實有所謂「肺動脈心瓣狹窄」的問題,早前去公立醫院進行嬰兒心臟超聲波檢查,事前更需注射鎮定劑安睡才可進行,而主診的是一位副顧問醫生。丙媽媽就發現該醫生不經意的一個小動作,就是他完成檢查後,會溫柔的拍拍丙丙小手,安撫昏睡中的小病人。一個小動作,或許說明了一位醫者對病人的態度。

文、圖:小丙爸

先不說什麼是「肺動脈心瓣狹窄」,反正病情評估不會死人,犯不着太緊張!我反而想說說這次丙丙心臟檢查的經歷。

丙丙在公立醫院排期,大概半年後可做檢查,檢查當日早上先安排入院,搞完一輪無聊程序及呆等後,醫護會要求BB吃「瞓覺藥」,原因是想BB靜下來,因做超聲波時儀器會在胸口掃來掃去,BB一定會受驚掙扎,這樣便難以完成檢查。丙媽曾非常抗拒餵藥,雖然理性告知風險極低,但難免會胡思亂想,恐怕丙丙一睡不醒吧。新手父母,大概會這樣吧,要諒解的!

丙丙餵藥後不久便倒睡在病床,不久後便推進另一樓層的檢查病房,而操作儀器的是一位年輕醫生,旁邊還坐着一名實習醫生。這位年輕醫生把弄着一支棒狀檢測儀器,在丙丙胸口反覆掃來掃去,連接着的顯示屏便會看到丙丙心臟的跳動及不同部位的反應。這年輕醫生邊檢查,邊向身旁的實習喃喃說話,講了一堆醫學術語,而坐在身旁的我,偶爾會詢問BB檢測狀况,年輕醫生就說,「肺動脈心瓣狹窄」問題,暫時看來不太嚴重,如維持狀况,理論上99%應無太大影響。我不太懂醫學,只會再用一個普通人明白的說法提了一問題:「其實,他將來會否做運動時猝死? 」年輕醫生答得直接,評估應該不會這樣。臨完成檢驗前,年輕醫生說,日後要定期進行跟進檢查。

完成所有檢查後,理應可以離開病房,而副顧問醫生提出一個訴求,說當日來了一班醫科學生,問我們可否借丙丙一用,讓這班學生聽聽丙丙心跳

接着是主診的副顧問醫生登場,他先檢查躺在病床的丙丙,用聽筒聽聽心跳聲,然後返回辦公桌,看着檢查的資料,跟我及丙媽講解丙丙病情。我們是分不清動脈、靜脈,他便拿出一個巨型心臟模型,然後拆出「心瓣」來解釋這身體小組件的功能。一道小小的「閥門」讓血液通往肺部以獲取氧氣輸送,如果出毛病,嚴重的或要做「通波仔」手術,而當然丙丙的情况尚算輕度,監察着便可。他細心的解說後,我們這一對新手父母都安心多了。

完成所有檢查後,理應可以離開病房,而副顧問醫生提出一個訴求,說當日來了一班醫科學生,問我們可否借丙丙一用,讓這班學生聽聽丙丙心跳,讓他們分辨這種患者的心跳聲。醫生有這個訴求,我們當然樂意。

學生聽完丙丙心跳聲後都聚在一旁等候,而丙媽媽就留意到,副顧問醫生走到丙丙床前再看看丙丙情况,伸手輕輕拍拍丙丙的小手,安撫一下才離開

沒多久,一班為數七、八名的年輕人便來到病房,他們大概都是尖子學生,才考得上醫學院。他們看來都是精神抖擻,對於有「小白老鼠」讓他們實習,都表現雀躍。我問他們幾多年級,他們說已五年級了,多讀一年便畢業。看他們的對話,好像快要測驗之類,要來實地考察及檢查心臟病症的患者。


丙丙躺着熟睡,他們先要把丙丙的病童衣衣鈕解開,露出胸膛,然後圍着病床,逐個排隊用聽筒聽心跳聲頻,而副顧問醫生則在旁提問題、又會問學生有沒有察覺到不正常的音頻。這是一間冷氣極大的病房,在旁的丙媽看着,都擔心「打開心口」的丙丙會着涼,而這班年輕人表現各異,有些聽完心跳便輕快走開,但我們也察覺到,有學生檢查完成時,會懂得細心把丙丙的衣領拉回原位,並輕按一下領口位,免得丙丙捱凍。

學生聽完丙丙心跳聲後都聚在一旁等候,而丙媽媽就留意到,副顧問醫生走到丙丙床前再看看丙丙情况,伸手輕輕拍拍丙丙的小手,安撫一下才離開。

在醫院逗留了半天,弄醒丙丙後便能出院回家,所需費用只是135元正!

唉,其實丙丙出生幾日後,醫院兒科醫生已說,聽到丙丙心跳有輕微雜音,建議可轉介另一私家醫生做心臟檢查,又或安排排期公院,但評估情况應不嚴重,只是可買個安心。丙媽當然大為緊張,出院不消數日,便即帶同丙丙去私家醫生檢查,盛惠4000元!當時我是真心覺得沒有這急切性,但剛生完BB的媽媽,聞說情緒容易波動,而作為丈夫,還敢跟她說道理、講客觀?算吧,錢花了便算。當時醫生的評估是丙丙有輕微的「肺動脈心瓣狹窄」,建議定時檢查。我們於是再到公院排期,遇上剛才說的故事。

後記:個人主觀(未必成立)感覺,對醫生及律師這兩個「神科」的專業人士沒有多大好感,看到他們是一班選科時說自己有服務人民理想的學生,但最終或執業沒多久後便是去服務有錢人民,以成為「月球人」,甚至「星球人」為目標。今次在公院的經歷,再google 一下主診醫生的履歷,發現這位醫生應是由一私院「回流」公院工作的,這讓我不期然對醫生這行業有少許改觀,也期盼聆聽過丙丙心跳的那批尖子學生,除了學會醫術,也能學到濟世為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