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劇場﹕劇團帶學生回到春秋戰國 活用百家思想 勸退「秦始皇」

翻開歷史書,「七國咁亂」的春秋戰國時代、百花齊放的諸子百家思想學說,總是叫人看得頭昏腦脹!其實,要學習先賢之道,不一定要拿着課本死記硬背,有劇團就嘗試採用別開生面的教育劇場方式,讓學生「親身」回到2000多年前,與「秦始皇」、「六國遺民」展開連場對話,從中學習百家的哲學思想,過程精彩絕倫,學生大呼經驗難忘。

文︰沈雅詩

教育劇場﹕劇團帶學生回到春秋戰國  活用百家思想 勸退「秦始皇」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成員張家瑋飾演燕國公主姬明(中),當她重傷醒來後,得悉國破家亡,情緒非常激動,學生飾演的村民很「入戲」,紛紛上前安慰。(劉焌陶攝)
教育劇場﹕劇團帶學生回到春秋戰國  活用百家思想 勸退「秦始皇」
為達至最佳的互動效果,教育劇場每場最多容納40人,方便分組討論。(劉焌陶攝)
教育劇場﹕劇團帶學生回到春秋戰國  活用百家思想 勸退「秦始皇」
在「前置」及「後置」的戲劇課,學生都因着《姬明傳》的故事脈絡,有更多延展的想像空間。(受訪者提供)

教育劇場(Theatre-in-Education,TIE)有別於一般學校巡迴劇,劇團並非單單到學校演出一趟,而是有至少為期半年的配套活動;更重要的是,在教育劇場下,學生從來不止是觀眾,他們需要介入情節,與劇中人物共商事宜。正如愛麗絲劇場實驗室藝術總監陳恆輝說,參與的學生少一點批判思考也不行。「教育劇場是源自德國劇作家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的意念,他很重視批判思考,我們也秉承了這種精神,在過程中,需要學生去思考、去表達。」

「劇中劇」凝聚專注力

不過,要作深層次的思考,先決條件是投入。為此,愛麗絲劇場實驗室便充分利用了戲劇的張力,創造情景,一邊凝聚學生的專注力,一邊提升他們的參與動機。像今次,劇團雖以古裝劇《姬明傳》之名造訪彩雲聖若瑟小學,但一開始,他們便製造了「劇中劇」的效果。

站在學校禮堂門口迎接約40名小四生魚貫入場的,是6名西裝筆挺、板起臉孔的劇團成員,他們以「中國文化研究特別行動組專員」自居,並以推行「新世代智慧覺醒計劃」為名,聲稱要調查現今小學生的表達能力、協作能力、解難能力和思辨能力,勒令所有學生要正襟危坐,專心聆聽他們以「書說」方式講述春秋戰國七雄的時代背景,以及儒、道、墨、法的思想學說。原本一班「吱吱喳喳」的小學生,在6名「專員」的震懾之下,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飾演「徐專員」的徐靈芝笑言,一切都是刻意安排,「我們一開始這樣嚴厲,是想告訴學生,需要認真對待這次學習,不是鬧着玩」。

「儒家孔孟荀為主,以禮治國以德服人;道家先師是老子,後起之秀是莊子,主張天下無為而治;為民拯命有個墨子,兼愛非攻莫遲疑……」當同學聽得入神之際,劇團成員就一步一步帶領他們穿梭時空,回到2000多年前《姬明傳》的歷史現場。

教育劇場﹕劇團帶學生回到春秋戰國  活用百家思想 勸退「秦始皇」
一班「專員」用「書說」的方式,向學生簡述春秋戰國七雄的時代背景,以及儒、道、墨、法的思想學說。(劉焌陶攝)
教育劇場﹕劇團帶學生回到春秋戰國  活用百家思想 勸退「秦始皇」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一班演員,製造了一齣「劇中劇」,他們先化身成嚴肅的「中國文化研究特別行動組專員」,嚇得學生立時安靜守規起來。(劉焌陶攝)

介入情節 作思考表達

《姬明傳》發生於戰國七雄爭霸的時代,故事圍繞燕國公主姬明抗秦的歷程。雖然姬明公主是一個虛構的歷史人物,而故事中六國遺民生活在一起的隱世村亦是創作出來,但當這班小學生一起戴上古代髮髻,並且在周遭的劇團成員都換上古裝戲服下,加上佈景、燈光、音響所營造的氣氛,大家都很快「入戲」,踴躍地以隱世村村民的身分,商討應否把國破家亡的消息告訴昏迷多時、剛剛蘇醒的姬明公主?如何安慰悲痛欲絕的她?怎樣阻止衝動的姬明公主向秦始皇報仇?

「我們不應該說謊騙人的!」、「瞞得一時,瞞不得一世,萬一被姬明公主知道真相,她會更傷心。」村民你一言我一語地說。當飾演姬明公主的張家瑋聽到燕國被滅的噩耗而痛哭時,這班小村民又一擁而上安慰她,「不用怕,雖然你失去了所有親人,但還有我們」、「你安心留在這裏吧,我們會陪你下棋、玩捉迷藏,不會悶的」。

彩雲聖若瑟小學把是次教育劇場活動結合了中文科,統籌之一的中文科教師杜昭明形容學生的表現令她喜出望外,「或許因為有佈景、道具,加上有一班專業演員的輔助,令整個活動都很有氣氛。相比起平日的課堂,今天學生明顯表現得更投入、更踴躍參與,這是我感到欣喜的地方」。

隨着一幕幕場景的轉換,《姬明傳》的劇情也漸漸進入高潮。秦始皇(嬴政)的胞妹嬴殷原來以田殷的身分混入了隱世村刺探寶物的所在地,於是村民需要不斷提出問題迫使這名奸細露出馬腳。最終,嬴殷引兵入隱世村,小村民跟殘暴的秦始皇零距離接觸,唯一保命的方法,就是明陳儒、道、墨家值得學習的地方,藉以說服秦始皇,法家非唯一治國之道。

結果村民之一的陳昱寧,因為引用道家一句「上善若水」,逗得秦始皇開懷大笑,並奪得「劇中劇」的「智慧覺醒大獎」。「面對『秦始皇』,其實我也有點驚慌,但我作為小組代表,唯有鼓氣勇氣去勸他。我用了石頭和水的比喻,說明儘管石頭的攻擊力很大,但把它掉入河中,也只會沉入河底,水卻毫無損傷,因此,做皇帝不能一味靠惡,應該公平對待人民。」昱寧興奮地對記者說。

教育劇場﹕劇團帶學生回到春秋戰國  活用百家思想 勸退「秦始皇」
劇團為教師提供工作坊,教導他們如何運用戲劇教育策略,帶領學生上「前置」及「後置」的戲劇課。(受訪者提供)
教育劇場﹕劇團帶學生回到春秋戰國  活用百家思想 勸退「秦始皇」
陳昱寧(中)憑着道家思想取悅「秦始皇」,令他開懷大笑,獲頒發「智慧覺醒大獎」。(劉焌陶攝)
教育劇場﹕劇團帶學生回到春秋戰國  活用百家思想 勸退「秦始皇」
戴上古代髮髻後,同學便成為隱世村的村民,正式展開一趟歷史之旅。(劉焌陶攝)

 

 

 

最多40人 達最佳互動效果

正如前述,教育劇場並非一般的「禁毒」、「禁煙」巡迴劇,只逗留45至60分鐘便功成身退,而且教育劇場的學生「觀眾」人數也絕不能像巡迴劇般多,身兼愛麗絲劇場實驗室教育及外展經理和演員的梁智聰解釋︰「因為教育劇場每一個場景,都有特定任務指派學生完成,所以每場最多容納40人,否則很難做到互動的效果。」

完整的教育劇場,由三部分組成,包括「前置戲劇教學」、「藝團造訪」及「後置戲劇教學」,《姬明傳》屬「藝團造訪」環節。而在「藝團造訪」之先,劇團先為教師主辦工作坊,教導他們如何使用戲劇教育策略,去帶領學生作「藝團造訪」前後的「前置」及「後置」的戲劇課。

彩雲聖若瑟小學另一名有參與教師工作坊的中文科教師關桂容不諱言,教育劇場不單令學生受惠,教師同樣有得着,「這個體驗,對我來說也是新的,從中了解多了戲劇元素,知道什麼叫『定鏡』、何謂『思路追蹤』」。

陳恆輝補充,最希望教師能學以致用,「能夠延續戲劇教學的精神,即使計劃完了,也能把當中的策略應用到日常任教的科目之中」。

 

學生心聲﹕「入戲」有趣 學得更多

梁芷琪(劉焌陶攝)
余文鑫(劉焌陶攝)

梁芷琪︰「平日看話劇,只是抱做觀眾的心態,但今次連自己也在劇中,感覺有趣得來又真實。透過這個活動,我學多了歷史及各家思想。我最喜歡墨家的『兼愛』精神,意思是指愛別人的父母如同愛自己的父母,很有意思。」

投入演出 大膽發表意見

余文鑫︰「雖然整個活動接近2小時,但一點也不覺沉悶,因為大家都演得很投入,連帶我也投入到當中的氣氛。例如我平日在課堂上甚少舉手發問、作答,但剛才,我竟然有勇氣站起來游說姬明公主不要走出去報仇,現在想起來也很大膽。」

戲劇教育﹕讓學生在戲中學習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藝術總監陳恆輝(後排中)率領劇團教育部的成員,向全港中小學積極推廣教育劇場。(劉焌陶攝)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成立於1998年(前稱愛麗絲教育工作室),專注於推行嶄新的戲劇教育方法,從2002年至今,共製作了13個適合於本土舉行的教育劇場節目。在2016至2019年,於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撥款捐助下,展開一項為期3年的「賽馬會諸子百家教育劇場發展計劃」,分別在各小學(高小)演出180場《姬明傳》,以及在中學(初中)演出90場《3016》,讓學生體驗在戲中學習的樂趣。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