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欺凌說不(三):教師缺認識 隨時處理不當

向欺凌說不﹕教師缺認識  隨時處理不當
欺凌不一定涉及肢體攻擊,講是非、起花名、搞小圈子、排擠亦屬於欺凌行為。([email protected]

相關內容:向欺凌說不(一):校園欺凌零容忍 家校合作有教無「戾」

◆專家之言

研究校園欺凌問題多年的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馮麗姝稱,單靠教育局的通告、指引、幾句口號,根本不足以幫助前線教師解決問題,「單單是應付SEN學生,老師已經忙得頭昏腦脹,加上教育局甚少開辦與校園欺凌相關的教師培訓課程,前線同工可說是沒有什麼裝備,甚至隨時誤以為小一生不會發生欺凌事件而掉以輕心」。

向欺凌說不﹕教師缺認識  隨時處理不當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馮麗姝

真正欺凌帶目的 企圖獲好處

馮麗姝表示,國際上對「欺凌者」有清晰定義,而且年齡可小至6歲,「真正的欺凌,是帶有目的和有企圖的,欺凌者會採取包括肢體攻擊、口頭攻擊(講是非、起花名)或關係上的攻擊(搞小圈子、排擠),從而獲得好處」。

她補充,目的和好處不一定和金錢、物質有關,欺凌者可能是純粹感到無聊,希望透過上述各種形式的欺凌打發時間,令自己獲得快感、覺得開心,「真正的欺凌者會有較多謀算、計劃,行事較為冷靜;與另一類有攻擊行為、常被誤會為欺凌者的學生,剛好相反」。馮麗姝強調,如學生在憤怒下作出攻擊行為,包括打人、講粗口、掟物件,他只是出於衝動,不懂得正確表達情緒,但他所做的行為並非帶有目的,亦不牽涉好處和利益,因此不能界定他是一個欺凌者。

相關內容:向欺凌說不(二):校長安排學生監察 保護受害者

教師應單獨面見欺凌者

「如果老師連哪一個是真正欺凌者都分辨不出來,只把所有不理想行為用同一套方法去處理的話,其實不能真正解決校園欺凌問題」,她指出,對付真正的欺凌者,教師不應該在全班學生面前指摘他,因為這類小朋友會感到自己的權威受損,會使用其他方法奪回。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單對單面見,並揭穿其背後目的和狡辯言詞,而且表明校園內人人平等,校長、教師會保護每一個學生,因此,欺凌者一定需要承擔後果。

避免灌輸競爭心態

另外,要防範子女成為欺凌者,家長便要避免向子女灌輸競爭的心態,「研究發現,欺凌者往往是一群比較『醒目』的孩子,他們常有一種錯誤觀念,認為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是天經地義的事,要贏便要打敗身邊的人。其實,這些想法,很多時是家長在不知不覺中傳遞給他們的」。馮麗姝解釋,很多家長平日只問結果,不理過程,以致小朋友誤以為只要自己取得好成績、成為「人上人」,就會得到成年人的讚賞。

因此,不想子女成為下一個欺凌者,最重要是教導小朋友尊重別人的長處短處,學習互相包容,並要有同理心。

◆怕開罪同學 遭欺凌不敢說

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臨牀心理學家潘麥瑞雯指出,欺凌可以分為四類,推撞、打人等肢體攻擊是最嚴重的類別,但言語欺凌、朋輩孤立、刻意戲弄或破壞物件,同樣屬於欺凌,不宜忽視。

向欺凌說不﹕教師缺認識  隨時處理不當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臨牀心理學家潘麥瑞雯

有孩子被欺凌後不告知家長,一來怕開罪同學,二來認定大人不會幫自己,「有些家長覺得,小朋友打架屬正常,不會干涉其中」。要分辨是小朋友之間「玩玩吓」,還是真的欺凌,家長可留意三點,「第一,雙方是否強弱懸殊,孩子每次都受傷?第二,孩子有人出手幫忙還是被孤立?第三,雙方衝突後會否做回朋友?」

如果孩子不主動告知,家長就要做「偵探」,注意孩子有沒有受傷、衣物變髒、經常遺失東西,也要觀察孩子的情緒表現,不敢外出、脾氣變差、抗拒上學等都是蛛絲馬,「不代表孩子一定受欺凌,可能是出於其他因素,這時便要打探孩子的校園生活」。

家長可詢問工友保安

除了詢問相熟家長外,也可從校方入手,潘麥瑞雯建議「由下而上」,「為了保護校譽,在未有證據前,校長、老師通常不會透露有欺凌事件,但工友、保安每天穿梭校園各個角落,對實况也有不少觀察,家長不妨向他們詢問」。

萬一證實孩子遭欺凌,家長既要向校方反映,也要給孩子求助的渠道,「有信任的老師或社工的話,便可教孩子,一被欺凌便要告訴對方」。

潘麥瑞雯表示,被欺凌沒有劃一成因,但有些孩子有較大可能被針對,如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或者外表與人不同,「簡單如皮膚紅腫或者校服骯髒,都可能導致被欺凌」。同時,個性自卑的孩子,遇上想「扮大佬」的同學,都容易成為被欺凌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