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欺凌說不(一):校園欺凌零容忍 家校合作有教無「戾」

向欺凌說不﹕校園欺凌零容忍  家校合作有教無「戾」
專家指,若家長證實孩子遭欺凌,除要向校方反映,也要告訴他們求助的渠道。([email protected]

屯門一間小學最近懷疑發生校園欺凌事件,教育局雖多番強調要「零容忍」處理,但實際上,校園欺凌事件仍不時發生!目前,教育局以校本管理原則去處理欺凌事件,由學校自行申報,意味着做什麼、怎樣做,全由學校話事。

雖然失望,但未至於絕望。要防範欺凌事件,家長也可參與,至少可避免家中小孩淪為欺凌者,同時亦要教導小朋友自保,不要成為受害人。只要所有家長都管束好自己的豆丁,校園有望成為一個真正有教無「戾」的地方!

文︰顏燕雯、李樂嘉、沈雅詩    圖︰資料圖片、受訪者提供

◆家長經歷

兒子文具屢被搶 教師安排調位

陳太的兒子浩浩念小一,開學不久,每天回家,陳太總會發現放在筆盒裏的三支鉛筆少了一兩支,最初浩浩說是因為自己弄不見,有時又說借了給同學。但過了兩星期,情况依舊,特別是較漂亮的鉛筆和擦膠總是不翼而飛,陳太覺得奇怪,再細問下,浩浩終於說出是給鄰座同學拿走了。

「我問兒子,那同學是否沒有文具?他說不是,但就是愛拿他的鉛筆。我教浩浩,若下次再有同類事情發生,一定要告訴老師。」翌日鉛筆沒有不見,陳太以為事件就此解決,怎料兩三天後事件又重演,「兒子說已經告訴老師,但老師只是口頭警告過一次,那同學不理,在轉堂或老師不為意時繼續取他的文具」。

不再啞忍 交由班主任處理

陳太說,浩浩每次提起都扁扁嘴,更說不想帶筆盒回校,怕被人拿去;陳太試過多給兒子一個「後備」筆盒放在書包,即使被搶走鉛筆,也有後備筆可用。但她思前想後,為何受害者要這樣迴避欺凌者呢?為什麼欺凌者的家長沒有發現自己的兒子每天拿了那麼多別人的文具回家呢?於是她忍不住在家長群組中婉轉地問,有沒有人見過浩浩的文具?結果竟然沒人回覆。她覺得不能啞忍下去,決定在手冊家長欄留言給班主任。

「浩浩說老師看到留言後,便走到那名同學跟前問他拿了什麼,並要他交還所有文具,又調了位,讓兩人不坐在一起。」

陳太認為,家長不在子女身邊, 唯一可以保護孩子的就是教師,因此,若察覺事情不對勁,便一定要告訴教師,避免讓欺凌者變本加厲。

女兒遭欺凌 傅楚惠:要了解對方動機

別看前藝人傅楚惠外表柔弱,面對女兒Chloe被欺負,她一樣會站出來保護她。「Chloe小時候曾被小朋友欺負,這些不一定在學校內發生,試過在學習中心或與其他小朋友一起上課的地方,一樣會發生」。

向欺凌說不﹕校園欺凌零容忍  家校合作有教無「戾」傅楚惠的女兒Chloe曾被欺凌,並一度模仿欺凌者的行為,她及時糾正其錯誤觀念。

相關內容:向欺凌說不(二):校長安排學生監察 保護受害者

有樣學樣始知問題嚴重

Chloe有次放學回來後眼紅紅,媽媽問她發生什麼事,那時Chloe年紀還小,表達不了太多,只說被同學踢。最初傅楚惠認為小朋友相處總有這些小問題,只想大事化小,直至發現女兒有樣學樣,才驚覺問題嚴重,「Chloe也踢人、向人吐口水,可能她誤以為這就是小朋友的相處方式,於是我認真地指出這些行為是不對的」。

有次Chloe放學回來,手臂又弄傷了,似是被鉛筆刺下去的傷痕,傅楚惠意識到要教她怎樣保護自己,如何適時避開。雖然傅楚惠把此事告訴教師,教師亦表示會了解,但受傷事件仍然接二連三發生。「她有一天放學回來,手臂有一道很深的指甲痕,並感到很害怕。我曾經懷疑是否Chloe做了一些令別人不高興的事情,對方才這樣對她。不過,事後跟其他家長談起,才知受害者不止Chloe,於是一班家長促請老師正視事件。」Chloe強調,受傷害的小朋友固然要關心,但欺凌者同樣需關顧,要了解他的動機、心態,才可對症下藥,徹底解決事情。

相關內容:向欺凌說不(三):教師缺認識 隨時處理不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