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孩子欣賞世界 啟發創意 視藝非閒科 力爭出頭天

視藝專科專教 促進全人發展

教育界常說要幫助孩子全人發展,培育創意思維,但相關的科目如視覺藝術科(視藝科),卻從來不被重視,不少小學的視藝科教師,連基本的美藝資歷亦欠奉。當教的也是「半桶水」,又怎能寄望學生有所發揮呢?看來,教育局一天不落實「專科專教」政策,香港小朋友的藝術視野難與世界接軌。

文︰沈雅詩、顏燕雯、李樂嘉    圖︰蘇智鑫、馮凱鍵、受訪者提供、[email protected]

欠政策配合 VA淪為湊教師堂數

「我敢說,現時絕大部分小學都無遵從教育局的指引在視藝科推行『專科專教』,基本上,現在是任何人都可做視藝科老師!」胡永德帶點火氣說。

胡永德是香港美術教育協會(HKSEA)副會長,擔任香港藝術發展局藝術教育顧問多年,現職聖公會聖彼得小學視覺藝術科及學藝發展組主任,同時在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兼任導師,主力協助在職小學視藝科教師優化教學內容,「不知為何,視藝科是沒有教科書,當前線老師無相關資歷,又無書可循時,試問怎能搞好一個課程呢?於是我和HKSEA一班執委充當導師,開班分享教學經驗,但杯水車薪,只能盡力去做」。

胡永德認為,教育局一天不落實「專科專教」,視藝科也難有出頭天。

常言道,藝術能陶冶性情,但胡永德指出,一個整全的視藝科,帶出的效能並不限於此,「生活就是一門藝術,美學能夠幫助一個人懂得欣賞世界、欣賞身邊的事物。况且,教育局常強調要培育學生『明辨性思考能力』,藝術創作正好給他們表達內心所想,甚至是表達對社會議題的關注」。

然而,在教育界打滾了16個年頭,胡永德卻看不見視藝科有整全的藍圖。雖然教育局在2017年5月新公布了《藝術教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但該局並沒有政策配合,令一切變成空洞的口號,「教育局下放權力給學校,但大多數校長也很現實的,只看重『業績』,死盯緊中、英、數三科的分數是否夠『標青』,對於視藝科,他們只會視為『閒科』,最大的作用是『攝』教擔」。

真正的視藝科學習範疇非常廣闊,非專科教師根本難以駕馭。

不懂藝術也可教視藝?

所謂「教擔」,就是指教師的教節,當教師被分派任教若干堂數主科後,有時會剩下零星幾節,教擔未滿,總不能「游手好閒」,於是校長便會打視藝科主意,「體育科需要有運動教練牌照才能教,所以不能亂來,音樂科亦然,老師至少也要懂得彈琴吧!唯獨視藝科,仍然有不少校長以為是不用教的,他們停留在40年代美國主張的那套『兒童中心藝術教育(child-centered art education)』,上課時每名學生派一張畫紙,貼幾張圖片給他們參考就可以。因此,若老師剩下兩三節教擔未滿時,校長便一定編配他們去教一兩班視藝課!」

忙送孩子上畫班 忽視視藝科質素

對於教育界這些荒誕的想法,先後在香港教育學院取得學士後教育文憑(視覺藝術)及碩士(視覺藝術)資歷的胡永德,感到難以認同。他說,早在80年代,美國已經發現以兒童為中心的藝術教育理論問題多多,改行以學科本位的藝術教育(discipline-based art education, DBAE),此理論着眼於推展藝術成為一門正式學科,讓學生具有藝術知識與概念,包括美學、藝術批評、藝術史等,「由此可見,藝術是一門專業知識,孩子不能無師自通,是需要老師花心思去教。」

HKSEA不時辦教師課程,培訓在職的視藝科教師。像這班學員,正在學習運用不同顏料,營造不同的視覺效果。

說來奇怪,香港不少家長也把孩子送到畫室,而且每年投資大量學費,他們可曾為視藝科發聲呢?胡永德笑言︰「我不敢說所有家長也是為證書而報畫室課堂,但的確不少家長抱這種心態,所以他們的焦點只放在畫室,反而學校的視藝科教什麼、怎麼教,他們從來不管,亦不會過問。」

畫室學技巧 孩子輸創意

胡永德強調,畫室不能替代正統學科。「畫室始終偏重技巧訓練,但小學生最需要的,根本不是技巧,而是啟發他們的創造力,這正正是視藝科的工作。無論在畫室習畫的那班小朋友技巧有多高超,往往是贏技巧,輸創意,香港小朋友的藝術造詣,仍遠遠落後於東南亞鄰近地方。」

相關內容:最佳學畫年齡 專家:上學前班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