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花》凌文龍親身接觸演活角色 「自閉兒也會與人互動」

加入香港話劇團10年的凌文龍(小龍),選擇以光仔一角走入電影圈,跟電影主題不無關係,「透過角色,帶出自閉症家庭的困境,我覺得很有意義」。首登大銀幕,在《黃金花》的演出即獲一致好評,維妙維肖的演繹背後,對他來說,走進自閉症家庭的家訪是揣摩角色的重要部分。

戲中的光仔對白很少,小龍用身體語言、表情等,演繹這個患自閉症及中度智障的少年角色。(電影劇照)

成長歷程中很少跟有特殊需要人士接觸,小龍以為自閉症代表沉默不語,直至因拍戲而做資料蒐集和家訪,才完全改觀。

為演繹角色 家訪自閉兒

原來自閉症患者一樣會與人互動,而且感情的表達很直接

拍攝前,製作團隊和演員每周跟自閉症家庭相處,一起外出、用膳、傾談,「我求學與工作期間都沒碰過自閉症人士,以為自閉等於不說話、不理人,是家訪扭轉了我的看法」。

家訪中,小龍的觀察對象分別是靖海和家俊,都是個性活潑的青年,「原來自閉症患者一樣會與人互動,而且感情的表達很直接,像家俊,一開心就會拍手」。小龍也拋下固有的溝通模式,「譬如問他們『吃了飯沒有?』,我不期望即時有答案。他們可能會重複一次問題,或者隔良久才答」。

特殊需要家庭﹕凌文龍親身接觸演活角色 「自閉兒也會與人互動」除了靖海外,家俊(左)也是光仔的原型人物,小龍花了不少時間與他相處,摸索自閉症患者的神態和行為。

最令他難忘的,是一次用膳的經驗。因有點小事要處理,工作人員和家俊媽媽暫離飯桌,站在不遠處,剩下小龍和家俊相對而坐,「他睜大眼睛望着我,忽然開口說話,我聽不明白,但直覺他有很多東西想告訴我」。

見到家俊的頭全腫了,小龍的眼淚一下子湧出來

那才是兩人第三次見面,家俊願意與他溝通,叫他驚喜不已,「我腦裏有一個意念,要營造一個歡迎和安全的氛圍,鼓勵他說下去」。小龍笑言沒實質方法,只是很努力去傳達這個想法,「我跟他說:『雖然我不明白你講什麼,但你繼續講,我會聽的。』」

跟自閉症患者相處三四個月,小龍享受其中,但家人要長時間照顧他們,他深知絕不容易。有次他收到一段影片,一打開,赫見激動的家俊不停打自己,「家俊媽媽要把情况拍攝下來,方便社福機構跟進,順道也把影片傳給我」。見到家俊的頭全腫了,小龍的眼淚一下子湧出來,「何况是身邊至親,不時目睹孩子自我傷害,痛苦更是難以言喻」。

特殊需要家庭﹕凌文龍親身接觸演活角色 「自閉兒也會與人互動」家長如何拖有特殊需要人士過馬路,原來都是一門學問,余大俠(左)向劇組分享了不少生活細節,甚至親身示範。

一個眼神 一句加油皆重要

小龍曾聽余大俠說,正因日子不易過,每個鼓勵眼神、每句加油,對家長都很重要,「我能理解,見到街上有人在打自己,下意識一定想逃,怎知下一步會否攻擊我?但經過親身接觸,了解他們的性情及家人的努力,我深信這些情况不會發生」。

■INFO

《黃金花》

上映日期︰4月12日(公映)

級別︰IIB 級

片長︰1小時31分鐘

語言︰粵語(中、英文字幕)

相關:家有SEN孩 《黃金花》電影顧問:盼社會對自閉兒放下成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