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別不童:寫稿做司儀 看金庸設計時裝 藝文青之旅 重拾學習興趣

香港扶幼會許仲繩紀念學校推行藝文青之旅,中三生陳文龍(左二)和中六生韋俊聰(右二)都因而激發了學習興趣,努力克服讀寫障礙,用心學好語文。

群育學校的學生,在大多數人眼中是「難搞」的一群,他們大多有情緒或行為問題、學習動機極低,拒絕上學者更比比皆是。

如何令他們重拾學習興趣?如何幫助他們建構未來?

香港扶幼會許仲繩紀念學校(下稱許仲繩)的「藝文青之旅」,卻可令有讀寫障礙和聲言「我讀不到書」的學生,細閱金庸小說、執筆撰寫司儀稿,究竟如何做得到?

文︰李樂嘉    圖︰蘇智鑫、受訪者提供

靈活教學 改革藝術課

頻繁的測考和催谷,在群育學校絕不管用,要提升學生成績,便要花心思勾起他們的學習興趣。「藝文青之旅」在校推行數年,許仲繩的藝術發展主任陳偉康表示,藝文青之旅並無一套預設教程,而是按學生喜好調整內容。「雖然有基本教案,例如中三視藝科要學字形設計,中四起有藝術發展課,要學攝影、微電影等,但不會死板地跟筆記授課,而是保留彈性。」

與別不童:寫稿做司儀 看金庸設計時裝 藝文青之旅 重拾學習興趣陳偉康

以字形設計為例,陳偉康要每名學生設計一種字形,寫出自己的名字,有學生卻主動提出,想更多人看到他們的成果,於是改為叫同學合作設計視藝室的門,在門上寫上不同字形的文字,「因應學生的想法來改變製成品,他們做起來更有動力,亦保留了一定的課程框架」。

教學手法要靈活,難度變相大增,陳偉康就試過碰壁。

他曾經請校外導師來教學生攝影,導師答應了教12課,豈料一開始就教景深、快門、光圈等專業知識,學生跟不上進度,專注力不斷降低,導師也愈教愈沒心機,「上了4堂後,導師突然說不會再教,我嚇了一跳,要重新安排課堂」。

失敗經驗令他重新思考,怎樣才能使學生更投入在藝術中,後來他想到要追上潮流,在藝術發展課中教虛擬實境(VR)攝影,讓學生用相關器材和軟件,拍攝廣角全景相片,「他們覺得新奇,除了揸機外,又會拍一些全班跳起的有趣相片,重拾了對攝影的興趣」,陳偉康再接再厲,邀請校外導師傳授微電影拍攝技巧,「汲取教訓,開課前先請導師來學校,跟同學聊天,了解他們的性格和能力,最後課堂進行得很順利」。

時裝設計看起來十分專業,但在科技與生活科教師吳偉廉(左)指導下,韋俊聰能製作出整套服飾,令他大有成功感。

籌辦設計比賽 發掘學生強項

除了校內學習外,陳偉康帶領一眾師生,在2017年籌辦了「虛擬實境眼鏡彩繪設計比賽」,邀請其他學校參加,並舉行頒獎典禮和作品展覽,「這個活動是『由藝術出發的生涯規劃』,不止要掌握虛擬實境技術,也需要其他技能,如做司儀、招待、整理資料等。學生可嘗試不同崗位,從而發現強項」。

今年讀中六的韋俊聰(阿聰)患有讀寫障礙,在主流學校跟同學打架,打破課室的窗,升高中時被送來許仲繩。學校的藝術課堂吸引了他,漸漸穩定地上學,更在虛擬實境眼鏡彩繪設計比賽中擔任司儀,阿聰笑言有壓力,「我剛升高中時,拿起筆都不懂寫字,現在為了寫好司儀稿,中文老師逐句指導我,我又要練習講稿和即場應對」。

一方面下定決心學好語文,另一方面,在許仲繩的科技與生活科中,他學習了時裝設計,不但要在紙上畫,還要親手用衣車製作,激起他對服飾設計的興趣,甚至找到人生目標,「我想日後的工作,既可用說話為人帶來歡樂,又能接觸有品味的服裝,便以婚禮統籌為目標,有司儀工作,也要幫忙選禮服」。

與別不童:寫稿做司儀 看金庸設計時裝 藝文青之旅 重拾學習興趣
時裝設計課的製成品,會在校園內展出,供其他學生欣賞。

走出課室 探索社區尋靈感

單單改革視藝、科技與生活等科目,不足以提升學生競爭力,主科似乎更為重要。所以中文科教師賴佩怡在教程中,引入了藝術元素,「對於沒有學習動機的孩子,很難叫他們看書,我便叫高中生討論,金庸筆下大俠的衣服和道具是怎樣的?再用衣車等學校資源,一一製作出來,之後穿著拍照,並演出金庸話劇」。過程中,學生主動拿起小說來細讀,更會探討故事的時代背景、人物性格。

與別不童:寫稿做司儀 看金庸設計時裝 藝文青之旅 重拾學習興趣賴佩怡

至於初中生,賴佩怡便帶他們走出課室,中一會到深水埗觀察舊區風味,回校後設計以社區為主題的手繪T恤;中二會到饒宗頤文化館寫生;中三則到香港中文大學,進行文學散步,「很多時同學覺得中文很難,特別是作文沒有靈感,所以要帶他們多探索,並透過手繪、寫生等藝術活動,沉澱個人感受」。而且外出後需要作文,學生可從中練習不同描寫手法。

正是透過這些學習經歷,中三生陳文龍(阿龍)有所改變。中一時入讀許仲繩,患有讀寫障礙的他一見到教師,第一句話就是「不要逼我,我讀不到書」。阿龍也「言出必行」,全年上課不到20天,就算教師拜訪他的家了解情况,他一聽說教師在樓下,便急急腳入升降機逃走。

與別不童:寫稿做司儀 看金庸設計時裝 藝文青之旅 重拾學習興趣左邊是陳文龍的視藝作品,他特別喜歡法國,故創作都以紅、白、藍三色為主調。右邊的作品,則出自一名患有選擇性不語症的學生之手,說話極少的他,會用色彩來表達心情。

直至中二,在朋友鼓勵下,阿龍嘗試重回校園,竟然覺得上課很好玩,「印象最深刻是去街市吃豆腐花。我起初以為很平常,但細心觀察下,會看到許多平日留意不到的細節,如街市的環境、員工的表情等」,結果他洋洋灑灑地寫了600字的作文,教師喜出望外之餘,自己也難以置信,「我中一時連生字也認不出幾個,沒想到可以寫一篇完整文章」。

與別不童:寫稿做司儀 看金庸設計時裝 藝文青之旅 重拾學習興趣製作金庸角色的衣服前,需先讀小說內容,以了解時代背景及人物特色,不少學生因而開始閱讀。

重拾了對學習的信心,他開始用功學習,平時會剪報和朗讀新聞,更重要是認真面對前途問題,「本身一心打算中三後打工,自問升學也不會有好前途,日後再出來社會工作,一樣低人工。但現在不怕上學了,便花時間重新考慮,看看會否升讀高中」。

相關內容:學與教博覽:展出學生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