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治療師教路:護脊書包助「卸力」 厚書放近背部位置

書包太重有損脊骨健康,所以家校都要加強教育,確保小朋友學識執拾書包。
按照教育局指引,學童不應長時間背負重量超過體重15%的書包,不過,註冊物理治療師吳灝賢(Jamie)認為,書包重量如能控制在學童體重的10%內,情况會更為理想,「因為當小朋友背起重量超過體重10%至15%,甚至是20%的書包時,步行姿勢會改變,他們為了保持平衡,會加快步速但收窄步距,身體也向前傾,如果長時間維持這種姿態,會引致『寒背』」。

替書包「瘦身」固然是治本方法,但若做不到,便唯有從其他方面入手。Jamie建議可選用護脊書包,由於這些書包內藏支架及厚墊,可支撐並固定書包背部結構,對「卸力」有幫助。

常上落樓梯 不宜用拖拉式

至於拖拉式書包,便要視乎上學的環境,若路途以平路為主,拖拉式書包的確可減輕腰背負荷,但如在學校經常要上落樓梯,則不建議使用,以免小朋友用雙手拿起書包行走時,造成更大負擔。

護脊書包內藏支架及厚墊,對穩定書包背部結構有幫助,可發揮「卸力」作用。

若使用一般的背囊式書包,應選擇背帶較闊的款式,平均分配兩邊肩膀壓力;如有胸帶及腰帶,背書包時要將兩條帶都扣起和索緊,使部分重力分散到腰部。

註冊物理治療師吳灝賢(Jamie)

Joel又教路,放置書本都要有技巧,「重的書本應放在最貼近背部位置,輕巧的文具和用品則放在前面位置,基於槓桿原理,這樣做會感覺輕一點。」

借鏡台灣 提供實際援助

學校、家長各出其謀,政府又有何措施,協助學童減輕書包重量呢?教育局發言人表示,局方已向學校發出通告,提醒學校選擇學習材料時,應考慮重量、大小及是否以活頁分冊釘裝;也要設計不同形式的家課,如活頁工作紙等;並調整時間表及提供儲物設備,避免學生同一天攜帶大量物件。

大量的工作紙,往往是造成書包過重的原因,要減磅,並不容易。

家長層面上,除了向他們分發「如何協助子女減輕書包重量」單張外,亦提供網頁教學資源,推廣有效為書包減重的方法,以及鼓勵家長與孩子共同探討書包過重成因。但對於會否採取進一步措施,如要求學校抽磅書包、匯報學童書包平均重量,或資助學校添置儲物櫃,局方則未有回應。

其實,台灣學童同樣面對書包過重的情况,各地市政府早於10年前着手處理,全面開展書包減重計劃。對學校的指引及家長教育方面,港台兩地可算大同小異,以台中市教育部為例,2013年就推出了書包減重指引,提出學校應舉行親職教育講座、家長會等,鼓勵家長檢查孩子書包;同時教師應為功課減重,將作業改作工作紙形式。

資助購儲物櫃 積極監察

為鼓勵書包減重,台灣各市政府均提供實際援助。自2008年起,各市教育部推行「全國學習減壓運動——書包減重」,逐年資助小學增購儲物櫃。

同時,政府也積極進行監察工作,要求學校必須組成「自我檢核委員會」,由校長、教師、家長代表等,按教育部派發的「國民小學加強推動學童書包減重」自我檢核表,定期檢視並匯報書包減重成效。其次,各小學每學期須測量校內過半學生的書包重量,在每年11月前分析書包超重原因、減重的困難,方便教育部提出改善建議。

日子有功下,台灣的書包減重計劃漸漸見效,值得香港借鏡。根據2014年的統計數據,台北市學童的書包重量平均值,低於教育部所訂標準,如三年級男生書包平均重2.81公斤,低於標準的3.77公斤。

不過,由於學科和課外活動多元化,書包過重的情况仍反覆出現。台北市及台中市議會均曾作出相關討論,期望未來能根除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