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作業﹕暑期任務代替作業 師生不再為做而做

暑期作業﹕暑期任務代替作業  師生不再為做而做
學生到香港太空館參觀,並發現該館逢周三免費入場。
李金小學兩年前改革暑期功課,而香港培道小學今年亦不再要學生做暑期作業,校長陳敏儀笑言,這跟教育局的呼籲無關,一切純屬巧合。「兩年前我已經開始問自己、問老師,為何要給學生做暑期作業呢?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原來是無謂的,大家都只是因循傳統做法。」

陳敏儀表示,每年9月開學後,教師面對案頭一大疊暑期作業,都甚覺為難,「平日改兩頁功課,都要花很多時間,又怎可能批改一整本作業、逐題看呢?」她雖然沒明言最終會如何處理這些作業,但就表示不會派回給學生。

暑期作業﹕暑期任務代替作業  師生不再為做而做香港培道小學校長陳敏儀今年正式取消暑期作業功課,希望師生不再「為做而做」。

作業價值不大 學生多敷衍

至於從「用家」角度來看,她認為,暑期作業的價值不大。她解釋,一來出版社所出的題目,並非完全適合學生的程度,二來該校的學生多來自中產家庭,小朋友的暑期活動都被安排得滿滿的,根本騰不出時間認認真真坐下來做習作,最終可能都是敷衍了事。

「誰未做過小朋友呢?我以前的暑期作業,都是去到8月尾才趕工,而且是『求求其其』完成的,抱僥倖心態,希望老師不會仔細檢查,交到貨便算。」

為此,陳敏儀決心改革,她去年曾小試牛刀,雖然繼續保留暑期作業,但同時請教師們再分別為初小和高小級各設計10條IQ題,放在電子學習平台Moodel,供學生在暑假期間自行完成,結果口碑很好,「完成率有九成多,不單學生主動作答,家長亦表示喜歡這種形式的習作」。

暑期作業﹕暑期任務代替作業  師生不再為做而做香港培道小學以「暑期任務」代替傳統作業,彈性和自由度比以前大得多。

鼓勵運動閱讀 看展覽開眼界

有了去年的經驗,今年培道正式停購暑期作業,取而代之,是給學生3項任務,讓他們在暑假期間,自行安排時間完成。包括:每星期最少有3天做運動,每次不少於30分鐘;每星期最少有3天閱讀,每次不少於30分鐘;在暑假期間,參觀一個展覽。

陳敏儀解釋,過去一年,學校都很積極推動學生做運動,例如安排各社的學生,輪流在小息跑步,並把各社學生跑得的里數加起來,看哪個社跑得最多,「這個活動,學生的參與率很高,所以想延展至學校以外繼續推行。我期望透過不做暑期作業,釋出一些空間讓學生做運動,甚至推動全家人一起參與,變作親子活動」。

暑期作業﹕暑期任務代替作業  師生不再為做而做一家人做運動,也是在「做功課」呢!

至於閱讀,由於學校向來着重培育學生的閱讀文化,因此順理成章納入為任務之一。而參觀展覽,則旨在開拓小朋友的視野。「以往常識科老師都有舉辦工作坊、講座,甚至組織導賞團,帶領家長和學生去參觀展覽,學習以不同角度探討展題。既然暑假期間,很多學生都有機會外遊,我想借此鼓勵他們去主題樂園之餘,也順道參觀當地的博物館、展覽活動,開開眼界。」

談到沒有實體作業,又如何確保學生有做「功課」呢?陳敏儀不諱言,一切建基於信任。「師長要學習信任小朋友,我相信,當學生享受做運動、閱讀、參觀展覽的過程和經驗時,有足夠的內在動機,就會推動他們去完成這幾項暑期任務。」

名人家長意見

◆楊卓娜(女兒Jasmine升小四):

適當時間表 學習與玩耍平衡

我贊成學校給予學生小量暑期作業,保持學習的態度,例如一些活動式、專題式的功課,讓他們學習做資料蒐集,多發掘和留意身邊事物。我女兒功課不算多,而且都是活動式的功課,例如去科學館參觀和探索。

學術上的功課也未必不好,特別是在某些科目上掌握未如理想的小朋友,就可以趁暑假溫習,不至於完全把書本放下。我認為暑假可以把各方面都安排得平衡些,有適當的時間表和工作表,不至令小孩失去動力、方向和重心。不過,家長也要讓小朋友有適當的玩耍和放鬆時間。

暑期作業﹕名人家長意見楊卓娜(女兒Jasmine升小四)

◆陳琪(大女芷苓升小四、次女芷悠升小一、幼子澔錕快兩歲):

最不認同重複抄寫的作業

我贊成小朋友要做暑期作業,因為暑假不用上學,大小朋友都很容易玩到心散!所以假期做功課,某程度上對孩子來說都是好事,但我認為做家長的,都要為子女好好安排做功課的時間,例如在暑假前、中、後期各做三分之一,不要堆在一起或臨急抱佛腳到假期快完結才做。我女兒的暑期作業是一些工作紙,以及有一列圖書清單,但不是硬性規定他們必須從書單中選書,所以我有空便會帶她們到圖書館借書。由於我們安排了家庭旅行,所以出發前,我會請她們先完成部分的工作紙,例如每天做一至兩張,好好分配時間。

我最不認同的暑期作業就是重複的抄寫,倒不如讓小朋友記錄一下暑假發生的事情,甚至是上網或看電視新聞,一來他們可以藉此學更多生字,二來也可了解一下世界各地正在發生什麼事。

暑期作業﹕名人家長意見陳琪(大女芷苓升小四、次女芷悠升小一、幼子澔錕快兩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