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治療﹕將信息帶進潛意識 催眠改善SEN童專注力

新興治療﹕將信息帶進潛意識  催眠改善SEN童專注力
SEN催眠治療 專家解謎

隨着醫學昌明、資訊流通,愈來愈多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孩子被診斷出來,治療方法亦趨五花八門。除了我們傳統熟悉的藥物治療、物理治療、職業治療、言語治療等方法外,近年亦有採用催眠治療、敘事治療、行為治療等手法來幫助SEN學童。究竟這些新興治療成效有多大?是否人人合用?且由專家一一拆解。

文︰沈雅詩、許朝茵、顏燕雯      攝︰劉毓霖      小模特兒︰Begonia

文中配相為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說起催眠,總予人神秘莫測的感覺,或許大家腦海會立即浮起一幕影像︰只要定睛望着催眠師手上左右擺動的陀表,當事人很快便會失去意識,迷迷糊糊地把所有秘密吐出來,好像遇上迷魂黨一樣。「這純粹是電影、電視劇虛構的情節,現實並不是這樣的!」亞洲催眠治療及輔導協會會長鄭穎賢(Wincy)笑着澄清。

保持清醒 不任人擺佈

Wincy表示,真正被催眠的感覺,其實是進入了一種「平靜入神」的狀態,被催眠者仍然是有意識、有自主能力的,不會任人擺佈,「情况就好像你聚精會神地看一齣電影或聽一首歌,雖然你看得或聽得很入神,但你仍然會感受到周遭環境所發生的一切事情」。新興治療﹕將信息帶進潛意識  催眠改善SEN童專注力「凝視法」是催眠常用的技巧,但不一定要望着陀表左右擺動,透過觀察葉紋、看沙漏、凝望筆尖等,一樣可達到相同效果。

意識化為生活習慣

催眠治療師正是要把握這個既專注又鬆弛的狀態,把一些「暗示」或建議傳遞給對方,讓這些說話潛藏在被催眠者的腦海中,並於日常生活中應用。因此,催眠治療實質是心理輔導的一種,多用於改善情緒及行為問題。

在香港,催眠治療並不算主流的治療方法,以往亦多用在成年人身上。不過,隨着近年社會對催眠治療的接受程度提高,也多了治療師以催眠手法來幫助有情緒及行為問題的SEN學童。身兼美國催眠考試局(ACHE)認可催眠治療學導師,以及英國催眠標準協會(GHSC)認可催眠治療師的Wincy,便處理過不少相關個案。「很多家長也向我說,孩子有ADHD(專注力失調/過度活躍症),要他們坐下來溫書、做功課,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於是,我嘗試用催眠技巧去幫助他們專注起來。印象最深是一個4歲的ADHD小男孩,以往媽媽讓他上語文班,他每隔10分鐘便按捺不住要衝出房間,很影響學習,但經過4、5次治療後,他可以坐到一個半小時,效果非常明顯。」新興治療﹕將信息帶進潛意識  催眠改善SEN童專注力鄭穎賢

新興治療﹕將信息帶進潛意識  催眠改善SEN童專注力ADHD的孩子普遍難專心學習,新興治療或可幫上一把。

顏色水筆成催眠工具

不管對象是成年人或是兒童,催眠的原理都是一樣,但Wincy說,所用的方法和技巧就很不同,「如果催眠對象是一個小朋友,治療師需要更大的創意,而且要投其所好」。她以剛才的個案為例,Wincy就曾借助顏色水筆作催眠工具!

「那次小朋友拿着一支水筆,嚷着要用水筆做功課,不肯用鉛筆。我瞥見這支水筆的筆蓋,是可以把筆一支支疊起來的,於是我答應了他的要求,但同時告訴他︰『這是一支很厲害的水筆,每疊起一支,它就可以令你更專心、字體變得更加漂亮!』」Wincy形容小男孩當時表現得很好奇,他一邊寫,一邊讓她把筆疊高,「理論上,水筆愈疊愈高,會變得很重、很難書寫的,但由於小男孩那時已經進入了『入神』的狀態,因為他內心很想把字寫好,於是愈寫愈工整、愈寫愈漂亮。」當Wincy把第6支筆加上後,她停了下來,並向小男孩作出「暗示」、建議︰「你用這麼高的筆也可以寫得一手好字,證明你其實是可以很專心的。」

Wincy透露,之後幾次跟小男孩做催眠治療,雖然不一定每次也用水筆,但也會提及「專心」、「要寫靚字」等說話,目的是把這些觀念帶進他的潛意識,並化成生活習慣。本身亦是註冊言語治療師的Wincy又說,在有需要的情况下,她亦會借助催眠技巧來輔助言語治療的。新興治療﹕將信息帶進潛意識  催眠改善SEN童專注力認可催眠治療師Wincy表示,兒童催眠治療一般每節約45至60分鐘,小朋友在沒有外來騷擾下,能夠停留在最深層的入定靜止狀態約是5分鐘,其間會經歷不同程度的「出入」,很靠治療師的經驗判斷。

言語治療 30秒安撫情緒

「需要接受言語治療的小朋友,一般都是有發音障礙或語言發展遲緩問題,由於辭不達意,別人聽不明白他們的說話,孩子的脾氣會特別差,有時進入治療室都未必肯合作,哭哭啼啼。如果我不用催眠方法,可能要花上15分鐘去安撫他們的情緒,但反過來,糅合催眠的話,我試過最快30秒就收拾殘局,孩子乖乖坐下來做訓練了。」

新興治療﹕將信息帶進潛意識  催眠改善SEN童專注力兒童催眠治療只適用於3歲或以上、能理解指令,並願意配合的小朋友。

須懂指令 3歲以上適合

但Wincy強調,催眠不一定每次都成功,還要看很多因素配合。「年紀是一個關鍵,若年紀太細,不能理解治療師的說話、指令,那就無法被催眠。因此,要接受催眠治療,至少3歲或以上。」另外,是否願意「合作」,也相當重要。

「坐定定不代表合作,有時成年人安坐着,卻不肯打開心扉,請他想像什麼也不配合的話,那麼治療師也不能做什麼,因為催眠一定是要在被催眠者『自願』的狀態下才能進行,如果他感到抗拒,是不會成功的。相反,小孩子即使走動着,只要他不抗拒治療師,一樣有機會成功。」

數「星星」坐定定

她補充,曾替一名患自閉症男童做催眠,他雖然不斷在房間來回踱步,但留意到男童一直注視她手上星星形狀的記事貼,於是Wincy把「星星」逐顆逐顆貼在玻璃窗上,「第1粒、第2粒……」,並稱貼到第10粒「星」時,男童便要坐下來。「這次我用了催眠的『凝視法』,雖然男童不停踱步,但他的眼神是聚焦在『星星』上的,果然,當我貼到第10粒『星』時,他就自自然然坐下來了。」認知行為治療 了解情緒感受由於「認知行為治療」中的「認知」是跟情緒掛鈎,因此小朋友需要理解到8至10個不同情緒感受,才能採用這種治療法。

或許不少人都聽過「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 CBT)。早於70年代,美國精神病學家阿倫.貝克(Aaron T. Beck)已提出這種治療方法,而在本港,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香港健康情緒中心於2000年公布多項實證指出,CBT對治療抑鬱症、焦慮症、厭食症都有不錯成效,令CBT漸漸為一眾家長所關注。

想法結合行為

臨牀心理學家朱嘉麗也有為小朋友做過CBT治療,主要用於過度活躍症、自閉症譜系及有情緒問題的孩子身上。她表示,CBT是一套很有系統的治療法,它把一個人的想法和行為結合,假如小朋友理解到要做一個行為的背後原因,便會願意持續進行。「CBT包括認知(Cognitive)和行為(Behavior)兩部分,舉例說,我們想小朋友懂得分享,若告訴他,如果回到學校可以把糖果送給其他小朋友,就會得到獎勵,這是屬於『行為』。但我們若再跟他說,『如果你把糖果分享給他人,他們會感到很開心,跟你說謝謝時,你又會感到很開心』,這便屬於『認知』,當他明白原來這樣會令自己開心,便較容易持續下去。」朱嘉麗說。

認知行為治療 了解情緒感受SEN學童很少純粹做「認知行為治療」,會就個別問題加入其他治療方式,例如藥物治療、遊戲治療、職業治療等,以達最佳效果。

由於CBT中的認知(Cognitive)是跟情緒掛鈎,因此,若小朋友能理解到8至10個不同的情緒感受,便可以採用這種療法。一般來說,小一或以上孩子會較適合。治療時,治療師甚至會採用不同道具,如:情緒卡、情景圖、顯示大小的「度數計」等,讓小朋友可容易說出自己正處於某種情緒和想法。

設計情景 讓小孩代入

朱嘉麗舉例,假如有一個小朋友永遠都想爭第一,永不排隊,治療師可能會設計情景(如用情景圖或布偶)給他看,問他若有小朋友不排隊爭先,其他站在後面的小朋友會感到如何呢?當他認知到別人的情緒和感受後,再在行為上為他訂立一些規則,如在地上畫一條線,請他要排在某個位置,做得到便對他加以讚賞,或讓他自我檢視能否做到。透過認知,提升良好行為。

認知行為治療 了解情緒感受朱嘉麗表示,透過情緒卡,小朋友較容易說出別人或自己的感覺。

留意治療師相關履歷

現時坊間並未有一個專門屬於CBT治療師的認可資格,朱嘉麗指認可臨牀心理學家均會接受相關訓練,但亦有部分輔導員進修CBT理論及經實習後,再替個案作治療。她提醒,家長替孩子尋找相關治療時,宜先了解該名專業人員的背景、職前訓練及是否有做過相關訓練等履歷。

朱嘉麗又稱,很少治療師會安排小朋友純粹做CBT,而是當了解孩子情况後,會就個別問題加入其他治療方式,以達最佳效果。「小朋友來到,我會先看看他的需要,例如他根本坐不定,可能要先借助藥物治療;又如果他情緒有很大困擾,會先做遊戲治療,或者一些能讓他放鬆的課堂,讓他先平靜下來,才加入CBT,因此,在治療過程中未必全部只是CBT,要視乎小朋友需要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