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有辦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師生化身公民科學家

成功的教學不止於課本上的知識傳授,還應該結合身教、言教、境教,並向學生傳遞當代的核心價值。有生物科老師帶領學生跳出課堂,周末齊齊化身「公民科學家」,落手落腳收集生態數據,不單更深入認識生物的多樣性,還喚醒同學的保育意識,好好履行世界公民的責任。

文︰沈雅詩      攝︰楊柏賢

 

教學有辦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師生化身公民科學家
熱心東涌河保育工作的東涌天主教學校(中學部)生物科主任黃應昌(前排右),以身教、言教及境教,感染到一班學生也投身公民科學家行列,包括方志傑(前排左)、陳健良(後排左)和顧文基(後排右)。

紅樹林記錄物種 探測水質

這天放學後,東涌天主教學校(中學部)生物科主任黃應昌跟幾名同學,帶記者和攝影師興致勃勃來到他們最新的「蒲點」——東涌河。「我每個月都會帶生物學會的同學來這裏一至兩次,有時聯同綠色力量工作人員,一起到紅樹林做生態調查,數算及記錄物種數量,有時就在河口利用簡單的工具探測水質。另外,也會在附近拍攝一些我們辨別不到的生物,然後上傳到iNaturalist App,供專家鑑定。稍後,我們還計劃量度空氣質素,主要監察空氣中的懸浮物及揮發性有機化學物的含量。」黃應昌一口氣說。

教學有辦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師生化身公民科學家黃應昌和學生在河流的不同位置收集水質樣本,他們身處東涌河口的橋上,拋下水桶抽取河水。

正職是教師的黃應昌,另一重身分是公民科學家,公餘最大的興趣就是做生態研究,「除了是教學上的需要,我覺得這也是市民的責任」。

十多年前,黃應昌由市區轉來東涌工作,發現這一帶自然環境有如斯多的瑰寶,激發他深入探索。「最初我獨個兒去做蝴蝶普查,放學後踏單車去東涌䃟頭村考察,尋找特別的蝴蝶品種,例如一點灰蝶、紅鋸蛺蝶等。但最近,因着綠色力量發起『賞.識東涌河』生態保育計劃,加上政府落實推行東涌新市鎮擴展計劃,我覺得不單是自己,還要帶動學生參與生態調查及恆常監察,以觀察發展工程對東涌河的生態影響。」
教學有辦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師生化身公民科學家只要接駁手機專用的小型望遠鏡,用家就可以清晰拍攝到各種動植物,如遇上不能辨別的生物,可上傳到iNaturalist App,供專家鑑定。

盼保護東涌河稀有動物

東涌河是香港碩果僅存的天然河流,從河源、河口至海邊,仍然保留天然面貌,生態及保育價值非常高。不過,在東涌「土生土長」的中四生陳健良卻坦言,未跟隨黃應昌做公民科學家前,他從未踏足過東涌河。「當我在紅樹林親眼見到有這麼多活生生的小生物在面前出現時,我覺得很神奇、很有趣。原來自己身處的環境這樣獨特,作為東涌居民,我感到很自豪。」身旁同樣讀中四的顧文基亦有同感:「在東涌灣,單單是螺,原來也有很多品種,亦見到很多招潮蟹,身為東涌居民的一分子,我們有責任去保護這些稀有動物,不要讓牠們消失。」
教學有辦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師生化身公民科學家生態調查其中一項工作,是要在每個「小樣方」內,對所有動物加以辨認、數算及記錄。

「境教」印象更深刻

黃應昌表示,環境保育是全球的重要議題,雖然學校也成立了環保組,舉辦不同的活動,例如有機耕作、回收廢紙及綠化校園等,但他認為這些工作始終不夠「入心」,學生往往只視為「例行公事」,欠缺態度上的轉變;相反,結合「境教」的話,效果就差天共地。這時,黃應昌就突擊問陳健良:「8月那次考察,你數算得最多的是什麼螺?」陳同學馬上回答:「黑口濱螺。」反應之快,證明黃應昌所說,學生已經把經歷深深印在腦海,「這些生物知識,並非一般課堂教得到,而且事隔數個月,同學仍然記得,就證明印象很深刻」。
教學有辦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師生化身公民科學家水質極佳的東涌河是香港淡水魚物種第二豐富的河流,連稀有、受保護的北江光唇魚都找得到。
教學有辦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師生化身公民科學家東涌河口的紅樹林,棲息多種無脊椎水棲生物,包括圖中的清白招潮蟹。
教學有辦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師生化身公民科學家香港現時受漁農自然護理署認可的真紅樹有8種,當中有最少6種可在東涌河口的紅樹林中找到,木欖(紅茄苳)是其中一種。

 

 

學生自製探測器監察水質

事實上,黃應昌對東涌河的「熱血」,的確感染了身邊不少學生,包括中三的方志傑,他更自製水質探測器,希望用較低廉的成本,既準確又能長期監察東涌河的水質,藉以貢獻東涌河生態數據資料庫。相比起業餘的測量儀也要500、600元,方志傑的「土炮」設計就划算得多,「我這部水質探測裝置成本只是100多元,而且操作不複雜。原理是利用一個光敏傳感器,當水質渾濁,通電情况就變差,預先編寫的程式會按通電表現自動計算,然後把數值經由Wi-Fi晶片傳送到伺服器,再透過一個自行設計的手機App,就可以實時觀察及記錄河水的水質」。黃應昌承認,方志傑的設計仍然有改善的空間,但看見學生願意花時間和心機去鑽研,作為老師已經十分安慰。但他強調,生物學會只有約20名成員,力量有限,要保育東涌河,一定要發動全東涌、甚至是全香港市民的關注。

教學有辦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師生化身公民科學家這個「土炮」水質探測器,由學生一手一腳設計。只要把光敏傳感器(箭嘴示)放入水中,程式便會計算出數值,然後經Wi-Fi晶片傳送到伺服器,再透過手機App,實時觀察及記錄水質。

「其實人人都可以做公民科學家。我們打算教市民如何做水質探測器,亦會把編程程式公開,讓大家免費下載;另外,本校亦會開展一個社區導賞計劃,主要是訓練校內的高中生到東涌灣學做生態調查,當同學掌握到相關技巧後,就要走進社區,由他們帶領本區不同學校的小學生到東涌河實地考察,希望把保育東涌河的信息,由東涌天主教學校擴展至整個社區。」

環保團體意見﹕天然東涌河 生態價值高

綠色力量高級保育經理呂德恒(Henry)指出,東涌河是本港河源第三高的河流,分別由鳳凰山和大東山匯合流向東涌灣,是香港少數由河源至河口皆保留天然地貌而沒有被人工化的河流,水質亦屬「極佳」評級。「東涌河是香港淡水魚物種第二豐富的河流,當中包括稀有的北江光唇魚;在西面有一大片天然紅樹林,而河口亦可一次過找到香港6種品種的招潮蟹,也有很多螺、馬蹄蟹(鱟)等生物棲息其中,所以生態價值很高。」

環保團體意見﹕天然東涌河  生態價值高呂德恒

監察東涌西發展保育狀况

然而,即將推行的東涌新市鎮擴展計劃,當中的東涌西發展範圍正與東涌河下游河段重疊,令人擔心東涌河的保育前景。「雖然今次將有別於以往政府擴展新市鎮的做法、把天然河流渠道化作防洪之用,而是首次將天然河道融入市鎮中,概念很好,但執行起來時,前線工程人員是否真的着力保護這條河流,使它不受污染、破壞,我們就要監察。」Henry說。

綠色力量獲香港國際機場環保基金撥款,今年3月起,展開為期3年的「賞.識東涌河」生態保育計劃,發動市民關注及保育東涌河,實踐「自己河流,自己保育」。計劃重點之一是建立東涌河生態數據資料庫,並以「公民科學家」理念帶動市民參與生態調查及恆常監察,而綠色力量亦將透過一系列生態導賞和工作坊,帶領市民探索東涌河生態。

活動詳情:www.greenpower.org.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