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課餘託管 孩子不用做「人球」

雙職家長愈來愈多,工時愈來愈長,而且並非每個家庭都有家傭或「四大長老」協助照顧學童。雖然大部分小學已實行全日制,但下午三四時放學,很多父母還未下班,小朋友如何安置,往往成為他們最棘手、最頭痛的問題。現時社區雖有不同形式的課餘託管服務,但服務是否真正到位?而課餘託管服務,又有可能交由學校統籌嗎?

文:李樂嘉、顏燕雯、沈雅詩    圖:鄧宗弘、沈雅詩、李樂嘉、受訪者提供    小模特兒:Lucas

請大女、同學家長、校工幫忙

很多全職媽媽趁孩子開始上學,便會重投職場,身為兩女之母的李女士是其中之一。眼見小女兒Miffy已經7歲,讀小學一年級,加上家庭有經濟需要,李女士便當上保險從業員。

然而,即使就讀全日制小學,Miffy下午3時30分便放學,遠比媽媽的放工時間早,李女士慨嘆:「真的很辛苦和困難,我上午留在公司,下午要去不同地區見客,有時還要北上,根本沒辦法空出半天來照顧她。」

課餘託管﹕在校課餘託管  孩子不用做「人球」劉德容紀念小學共開放3個課室做託管班,高峰時段服務80名學生。

Miffy念幼稚園時,媽媽早已試過申請「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配對社區保母,卻因獲派地點離家太遠,最終無法成事,改由懂事的大女兒Katy照顧妹妹。但近日又出現另一難題,原來Katy比妹妹年長得多,已到了備戰公開試的年紀,「她經常在學校溫習至6時,表示很難分心照顧妹妹」。

「我有想過把Miffy放到附近的補習社,但對家庭經濟造成太大負擔。」於是她拜託其他家長,放學時一併接走Miffy,讓女兒待在同學家直至她下班接回。

另外,她還安排了Miffy參加學校每周兩次的功課班,一來可在教師指導下做功課,二來女兒可在學校等她下班,「不過,功課班下午5時便完結,我要5時30分才下班,唯有請校工多照顧一陣子,我放工便馬上趕去接她」。

李女士說下月才是挑戰,因學校開始考試,很多時只需上學半天,而且考試日子不方便打擾同學,「各個方法輪流用吧!我打算間中帶她回公司,但若碰上開會日子就不行了,到時唯有請大女兒幫忙一兩次」。
課餘託管﹕在校課餘託管  孩子不用做「人球」
劉德容紀念小學校長蘇威鳴(左後)認為,託管班既幫助到家長,最重要是有助學生全人發展,而且更有興趣學習。

離島跨區上學接送無支援

Mabel婚後與丈夫及奶奶於離島居住,由於早年奶奶身體尚算壯健,所以兒子出生後,一直由她照顧孫兒。去年,兒子升上小一,要到市區上小學,基於家庭經濟及居住環境問題,兩夫婦沒法子聘用家傭,亦因校車未能安排往離島接送,因此,每天早上由Mabel兩夫婦於上班前順道送兒子上學,下午則由奶奶接放學。

不過數月前,祖母身體開始出現問題,經常出入醫院,未能如常接送,因此令兩夫婦陣腳大亂。他們既找不到親友幫忙,學校又無支援。

「我和丈夫下班後再趕往學校已經7時多,相信學校亦不會讓學生留在校園這麼久。」Mabel說。

Mabel指出,雖然她所住地區約有3間社區中心提供課餘託管服務,但最近那間,也要步行15分鐘,而最大問題是,即使申請了相關服務,但由誰來負責把兒子從學校接送到中心呢?「學校校車不經我們所住地區,試過問保母車,但至少要湊足5個學生才會提供服務。我亦想過請鐘點姨姨幫忙,但很難找到人願意把孩子由九龍送到離島。」Mabel表示,目前唯有與丈夫輪流每星期請一至兩天假接放學,其他日子暫時叫兒子跟同學回家,逗留至他們放工後接回。

課餘託管﹕在校課餘託管  孩子不用做「人球」
由於託管班開放至晚上7時,6時放工的李太,仍有充裕時間來學校接鋒鋒回家。

放學直接留校最安心

相比起李女士和Mabel,在職媽媽李太算是十分幸運,皆因兒子鋒鋒所讀的世界龍岡學校劉德容紀念小學設有課後託管班,學生可留校至晚上7時,讓她有充裕時間在下班後才接回兒子。李太直言:「如果不是學校有託管班,我肯定要辭職了,沒有人帶孩子。」

跟很多基層家庭一樣,李太和丈夫「公一份,婆一份」,她在超市任兼職,「雖然是兼職,但其實每天也是固定上午9時上班,傍晚5時半至6時放工,只是不用像全職10小時工作,兼容許我星期六、日休假」。

由於鋒鋒年紀尚小,只得7歲,李太不放心讓他放學後獨個兒步行至附近的託管中心,留校成為她最安心的選擇,當然,收費亦是考慮因素之一,「現在學校每天才收10元茶點費,比起補習社便宜很多」!

在託管班,鋒鋒每天都可完成所有功課,回家後,李太只需要替他溫習默書便可,「這讓我輕鬆很多,放工後不用為功課勞氣,親子關係也融洽很多」。

開放校園  助學生全人發展
託管班開始前,學生先獲派茶點補充體力。

開放校園 助學生全人發展

目前有提供課後託管的學校並不多,根據教育局在2012/13至2015/16學年推行的「關愛基金——課餘託管試驗計劃」,只有60所中、小學參與(對象為小一至中三學生),佔全港中、小學校數目僅5.5%,劉德容紀念小學是當中的少數。校長蘇威鳴表示,該校自1996年轉行全日制,及至2006年開始實行「校園開放政策」,希望能善用學校資源,幫助學生有更全面的學習生活。

「我認同教育局所說,全日制學校是有責任兼顧學生全人發展,不是上完課,便叫他們立即離開。每個學生都有不同的故事,有些父母雙職,課後沒有人照顧;有些家長學識不足,難以指導功課;有些家境清貧,買不起電腦做功課;有些家居環境狹窄,連活動空間也欠奉;有些小朋友不擅社交,因為是獨生子女……其實,很多問題,只要學校容讓學生放學後多留一會兒,都可以解決到。」

開放至7時 吃茶點做家課

劉德容紀念小學每天3時30分放學,由3時30分至4時30分屬學校的「延展時段」,學生可以在校園自修、到圖書館閱讀、借用電腦,甚至與同伴在操場上作體育活動。4時30分開始,有需要的學生則可參加課後託管班,在導師指導下完成功課,直至晚上7時才離開學校。

蘇威鳴稱,課後託管班經歷了不同年代,由有基金贊助到學校自費開辦,從未間斷過,「早年民政署、屯門獅子會、關愛基金都先後撥款資助過這個計劃,但2016/17學年起,由於關愛基金更改了資助形式,學校無法受惠,於是我們要自掏腰包全數支付7名外聘導師的費用,學生則繳交每天10元茶點費。不過,如果經濟有困難的家庭,也可以申請豁免茶點費,而去年,整個計劃校方便花了15.9萬元」。

他笑言,要在學校設立託管班,或多或少會增加行政及財政壓力,例如主任要協調導師人手編排、工友要分三更制,但難度並非高至無法解決,最重要是「有無心」,而且是否看得見成效。

「近十年,因為引入了法團校董會的制度,令學校運用政府撥款更具彈性,而學校亦可申請政府的校本課後學習及支援計劃撥款、香港賽馬會全方位學習基金,以及其他慈善基金,所以如果願意做,金錢問題總解決到。但當然,不同校長有不同的理財哲學,我就認為,投放資源辦託管班是十分值得的,因為家長需求真的很大,而且學生有很大得益。」

每天60學生參加 長假上午開放

由最初只開一個課室到現在開足三個課室,短期內還可能要加開第四個課室,蘇威鳴說,每天平均有五六十名學生使用託管服務,有時甚至多達七八十人,「參加託管班的學生,很少欠交功課,教師當然開心,不用花心神追功課。另外,學生留校時間長了,亦令教師有空間跟他們建立關係,教育本來就應該是這樣」。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在學校長假期,劉德容紀念小學未能提供託管服務,但校方仍然維持有限度開放,希望給家長帶來多一點的彈性。「即使是農曆年假、復活節假、暑假或周六,只要不是公眾假期,學校上午時段仍然是開放的,家長如有需要,可把學生帶來學校,讓他們到圖書館、電腦室自學。」

相關:

嘉諾撒小學(新蒲崗)校長:人手不足 難設「課託」

託管政策倡議:政府不資助 校方卻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