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諾撒小學(新蒲崗)校長:人手不足 難設課後託管

上一篇:在校課餘託管 孩子不用做「人球」

課餘託管﹕人手不足  難設「課託」父母全職工作,小朋友放學後該如何安置?學校和居住社區有完善託管服務的話,家長的苦惱就能大減了。(設計圖片)

嘉諾撒小學(新蒲崗)校長陳昌信指學校並沒有正式的課後託管,但如家長暫未能接回孩子,學校會有安排。「我們每天有一名專責教師於放學後留守指定課室,看管未有家長接回的學生。」

他指平日最後一班課外活動訓練在下午5時30分前完結,學生會在6時前陸續離開,而所有教職員一般都會在7時前下班,學校需要關門。

「我們教師早上7時多回校,既要教學,學生放學後又要開會,往往工作至晚上6時多,工時已經超長」

陳昌信說,看管學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責任重大。因此被問及是否考慮到該校沒有需求而不提供託管服務時,他指原因並非這樣,而是需要很多人手。「我們教師早上7時多回校,既要教學,學生放學後又要開會,往往工作至晚上6時多,工時已經超長;而學校文職編制亦只有3人,人手根本不夠,况且看管學生絕非校務處職員可處理,我不太放心。」

課餘託管﹕人手不足  難設「課託」嘉諾撒小學(新蒲崗)校長陳昌信

黃埔宣小:需求不大

黃埔宣道小學校長蔡婉英指學校沒有「課託」,不過,在下午3時15分至4時45分就設有課後功課輔導班,如學生參加,每節(1.5小時)收費30元。她指功輔班約有50個學生,以10至12人為一組,學校外聘了4至5名導師指導學生做功課、溫習默書,形式類似補習。

「學校附近的補習社會派固定工作人員來學校接走學生,他們都是經家長授權」

她補充,若遇上突發事故,家長未能按時接放學,只要家長及早通知,校方會安排書記代為暫時照顧,而直至6時前,學生都可留在教員室做功課。蔡婉英解釋,黃埔宣小不設託管,是因為該區需求不大,「我知道大部分放學後家裏沒有成年人看管的學生,他們往往是直接到補習社,學校附近的補習社會派固定工作人員來學校接走學生,他們都是經家長授權」。

課餘託管﹕人手不足  難設「課託」黃埔宣道小學校長蔡婉英 

社區託管中心 僧多粥少

目前參與政府「課餘託管收費減免計劃」的課餘託管中心共有156間,由55間非政府機構營運。每間機構的服務形式也不同,但最大問題是,僧多粥少,而且很多機構都沒有提供接放學服務。

以服務天水圍街坊為主的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天水圍天晴會所為例,目前只有32個託管名額,因此長期爆滿。該中心註冊社工李菊蓮解釋,礙於地方有限,未能增加名額,「况且,我們亦想維持充足的人手比例。現時我們把學生分成4組,每組有1名導師,換句話說,是1:8,我們相信,這樣師生比例,能把學生照顧得好一點」。

社區託管中心  僧多粥少香港小童群益會提供的課託有別於補習班,目的是要讓孩子身心全面發展,因此每星期都會安排一次戶外運動。

天晴會所的託管時間由下午4時開始,最夜可逗留至晚上8時,每月收費900元,以功課輔導為主,包茶點,但就不包接放學。「幸好大多數學生都是在我們中心附近的學校就讀,頂多行天橋過來,不用過馬路。」

香港小童群益會轄下亦有19個單位提供課餘託管服務,當中包括沒有接受政府資助、位於沙田的社區創意學習中心。該中心服務總監(機構發展)、註冊社工王美玲表示,機搆轄下各單位的服務形式雖有差異,但目的都是一樣,就是在學生放學後與家長放工前的「真空期」給予學童適當的照顧。
社區託管中心  僧多粥少王美玲 

設STEM工作坊 兼顧身心發展

可惜很多家長不受這一套,只希望小朋友課後就是做功課和溫習

王美玲說,各單位的課託名額介乎20至60個,收費方面,一星期五天託管每月費用約為900元至1800元,一般託管至晚上7時,部分可延展至晚上9時。她表示,雙職家長愈來愈多,不同社區課託的需求量也大,但發現很多家長寧願選擇補習社。「我們跟補習社最大的分別是,我們不止着重小朋友的功課,社工、支援同事亦會為小朋友安排不同的活動甚至跟進他們的行為情緒,連近年流行的STEM工作坊也有,希望能做到一個全面照顧小朋友均衡發展的課餘託管。但可惜很多家長不受這一套,只希望小朋友課後就是做功課和溫習。」

社區託管中心  僧多粥少小朋友在小童群益會的託管時段,會有導師指導他們做功課及溫習。

下一篇:託管政策倡議:政府不資助 校方卻步